攻訐之前,還請自省

當我們痛斥熱普城陣營只懂攻訐不絕、不知自省的時候,別忘了也得用相同甚至更高標準警惕自己。我不齒熱普城的所作所為,但是對他們的批評,無論是有理的、無理的,我覺得已經飽和了,沒有「永續」的必要。更重要的是,必須先問清楚自己:對於熱普城的批評,是出於善意的提醒,還是洩憤的還擊?如果屬前者,從已有的批評聲音中梳理出有建設性的意見就可以了;如果屬後者,情緒宣洩是必要的,但小心別掉入仇恨的漩渦。有人覺得:痛斥熱普城,是為了警醒被迷惑的年輕人。同樣地,若以相同標準量人量己,若我們真心相信「支持者唔係屌返嚟」,就不要奢望以謾罵鬧醒「迷途」的年輕人。嘗試用溫和的態度表達你對熱普城的意見,嘗試了解熱普城支持者的深層思維,才會有展開真正對話的空間。假如我們一開始擺出的姿態,早就認定對方必然全錯,那我們跟熱普城「非我者即港豬」的取態,其實一點分別都沒有。事實上,在時間的洪流裡,沒有人能肯定自己絕對正確。所謂求同存異,不過是無論結果如何,也得盡量尊重彼此的不同選擇而己。關於這次選情,非建制派得的多,失的亦多。身為新東選民,我衷心感激楊岳橋不顧私利,一手扶持本屬勢危的泛民戰友。張超雄、長毛、陳志全甚至林卓廷順利攜手入局,楊岳橋功不可沒,泛民陣營中暫時只得他坐言起行尋求共贏,堪稱義舉﹙至於他在醫療改革二讀時何以投贊成票,他都反覆詳細回應過了,懶人包可以在他的facebook page重溫,buy不buy由你﹚。長毛的瀟灑,捧人略己,堅拒告急,尊重選民,亦屬佳話。然而新東的捷報,始終彌補不了新界西、九龍西及九龍東的飲恨。容海恩、何君堯入局,快必、黃洋達「攬炒」(而陳澤滔在此亂局中尚且能取得12,000多票,算是很不錯了),馮檢基、李卓人、范國威高票落敗,黃毓民意外出局,何秀蘭幾近被放棄,都教人扼腕。有人咬定青政、熱血是鬼,讓幾個毫無經驗甚至口齒都不大清晰的黃毛丫頭乳臭小子入局,對那些耕耘多年的舊人很不公平。我倒是抱觀望態度,既已成定局﹙假設政府不會臨門又玩DQ的話﹚,就用正面角度面對:本土派入局,就沒有藉口說泛民老鬼生人霸死地了,今後無論他們的表現如何,自有公論,也有望為不思進取多年的老泛民,帶來多點衝擊和反思,甚至進一步合作團結的契機,避免互相廝殺「攬炒」的情況再再再次出現。但願如此。至於雷動計劃是否「陀衰家」,我是統計學白痴,完全不懂分析,但雷動最初策動之時,我去聽過戴耀廷親身講解計劃的理念與實踐,雖然不解,但由衷尊重他希望集中非建制派票源的苦心,更佩服他不怕千夫所指,盡了自己最大能力為眼前亂局尋求突破。執行上或有漏洞甚至大錯,但就如他當日發起佔中一樣,他雖然膠,有時更可能好心做壞事,但對他,我始終疑中留情,不忍苛責,畢竟他做了我們很多人想做卻做不來、不敢做的事情。是的,香港或者時間無多,甚麼仁義道德大愛包容,對於某些人來說都是不切實際的事情,但它們是一些必然存在的價值。如果香港終將步向毀滅,我不會選擇怪罪任何人或任何一種價值,因為我深信歷史上每件事情的發展,無論好壞,都必有它的意義。身為被動的人類,我們堅守自己相信的原則,在有限的時空裡盡自己所能做到最好,就足夠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玩Pokemon GO,學打一場逆境波

蘇格拉底說過:「我唯一所知的,就是我一無所知。」正因為我一集《寵物小精靈》都沒看過,反而勾起我對Pokemon GO和《寵物小精靈》的興趣:打開圖鑑嘗試好好認著初代151隻小精靈,記著他們的名字;找回動畫第一集,看看小智和比卡超的邂逅過程。然後我忽然懂了,《寵物小精靈》和Pokemon GO,都在訴說一個關於打「逆境波」的故事。小智因為睡過頭遲到,原本屬意的「御三家」小火龍、車厘龜和奇異種子都被其他訓練員收服了,只剩下大木博士口中「有點問題」的比卡超。Pokemon GO有一個隱藏設定,玩家只要在遊戲開始時不選擇「御三家」,不久後便會自動遇上比卡超,原來是為了忠於這段典故。小智並沒有像我們厭惡波音蝠般嫌棄比卡超,反而輕描淡寫地說:「不要緊,我也是有問題才會遲到啊!」之後小智帶著桀驁不馴的比卡超,也只能收服到膽小力弱的綠毛蟲和實力中規中矩的比比鳥,莫說抵抗常來侵擾的火箭兵團,其小精靈的實力和使喚小精靈的熟練程度,就連小霞和小剛都比不上,但小智從沒埋怨過自己輸在起跑線,還對每一隻小精靈都愛護有加,跟他們一起咬緊牙關,步步向成為小精靈大師的夢想進發。《嚦咕嚦咕新年財》說得沒錯,「人品好,牌品自然就會好」,有耐性、存善念的人,哪管如小智一樣拿著一手「爛牌」,一樣可以絕處逢生,因為這些人深明爛牌自有爛牌的打法,越爛的牌就越要沉著氣用心打。所以你懂嗎?當你埋怨滿街波音蝠尤如公廁,你能不厭其煩反覆收服,直至把他進化成大口蝠為止嗎?當你嘲笑鯉魚王百無一用,你有收集400顆糖果把他進化成鯉魚龍的堅毅和耐心嗎?小智沒有被PokeVision牽引他的去路,也沒有一味只求升呢迷信捷徑,他由始至終都以戰戰兢兢的心情,善用際遇帶給他的每一個機會,珍惜每一隻跟他並肩作戰的小精靈。個人挫折、政治環境,今天香港人面對的「逆境波」,前所未有地多,亦前所未有地教人氣餒。妮妲走後的下午,梁天琦被剝奪參選資格,還有陳浩天、楊繼昌、中出羊子、賴綺雯、陳國強,還有專欄被停的練乙錚……政權的黑手,就似無窮無盡的波音蝠將我們重重包圍,我們把手上的精靈球都丟盡了,仍對眼前困局束手無策。世上很多事情本來就徒勞無功,然而表面徒勞有時並非真正徒勞,「無用之用」,往往要走到前無去路的絕境,意義才會慢慢浮現,關鍵是:無論你覺得前路有多絕望,手邊可用的板斧有多脆弱,你都必須走下去,因為每走到一個PokeStop,每一次藍色的圓板轉動,都是一個希望。願此刻只能掙扎求存的香港,經歷400次歷練之後,有天終可進化成有尊嚴的鯉魚龍,捉緊我們心中最珍視的民主超夢夢。Innie Cc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cyinnie/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Pokémon Go

詳情

黎小軍同志

總有些人,必須經過歲月洗禮沉澱,你才會發現他的好。例如黎小軍同志。那是黎明在《甜蜜蜜》裡的角色名字。戲中,張曼玉飾演的李翹極力掩飾、擺脫自己新移民的身份,一方面對同為新移民的黎小軍嗤之以鼻,另一方面又按捺不住處處佔他便宜,理性上嫌棄他,情感上卻依附他,正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我對黎明的印象亦大同小異。小時候,從未喜歡過黎明。經常取笑他是「走音天王」,完全無法理解他有何俊俏(俊?邊度俊呀睇過……),每次看到他傻笑著唱「Sayonara O~ Sayonara O~」,配合他歪著頭把手掌放於額前的招牌道別手勢,總覺得他「勁低能」。偏偏,他的歌入屋入腦,他的《原振俠》一度是我每晚必須追看的精神食糧。他是我既厭惡又感親切的偶像。直至《甜蜜蜜》出現,我才「身心合一」,初次對黎明另眼相看。黎小軍同志戇直、純樸、勤奮,笑起來還一臉孩子氣,非常可愛,跟我印象中有型、靚仔、就算走音都要keep住風度翩翩的黎明簡直差天共地。然而黎明演黎小軍,卻像呼吸一般自然,可能黎小軍正是他真實的另一面,也有可能是黎明純粹用演技演活這個角色,如果屬後者的話,那就不折不扣是黎明的實力了。李翹又在甚麼時候才對黎小軍「身心合一」?就像很多人的經歷一樣,在風景看透的時候。有說女人天生比男人早熟,早熟、聰明兼有野心的女人,就更不甘於平凡。李翹不惜一切想成為香港人,竭力埋沒自己的出身,黎小軍於她卻像一面鏡,不斷反映她不想面對的本質。他的戇直、純樸、勤奮,在她眼中等同土氣、貧窮、「唔識走精面」,等同她不堪回首的過去。她深信自己可以找到更好的,她覺得他配不起自己,雖然她心裡清楚,她與黎小軍之間的默契,黎小軍帶給她的安全感,無人能及。黎小軍同志就像我們錯過的人。只有他陪你捱過鹹苦,只有他最了解你一路上的高低起伏,只有在他面前你才放心卸下武裝,做最真實的自己,但他跟你的目標,永遠無法同步。他安於平淡,十年如一;你渴望高飛,善變求進,兩個人之間,原來只有愛不足夠。曾經你嫌棄他一成不變,卻在經歷驚濤駭浪、千帆過盡以後,才懂得欣賞他那堅定不移的溫柔。昨日的缺點,今天統統變成求之不得的優點,錯不在timing,而在人的需要和心境,總要有些年月摸索,才會從懵懂走向澄明。正如黎明,以往看只是個偶像,現在看,他長了實力和智慧,昔日他的種種,無論可愛的、可笑的,都已成了一代人的集體回憶。這一切,都需要時間和經歷去提煉。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一句簡單歌詞,有時候必須經過至少一次刻骨銘心的痛,才會突然參透。等到風景都看透,陪你看細水長流的人,還是不是當初那位?Innie Cc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cyinnie/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愛情 兩性 黎明

詳情

衣冠禽獸李國章

小時候對「衣冠禽獸」的認識,僅存在於電視熒光幕裡。這類角色多半由吳啟華或溫兆倫扮演,通常都學歷高、外貌好,架著金絲眼鏡,人前一臉誠懇,滿口仁義道德,人後卻出賣朋友、推阿媽落火車、殺掉揭發自己惡行的女朋友。現在當衣冠禽獸哪用如此費勁?Book個場,開個記者會,盡情抹黑自己的學生就成。李國章於毫無理據下聲稱「少部份」港大學生被「毒害」、受操縱、行為不理性,又因為圍堵沙宣道當晚見到公民黨人和長毛助理在場,便一口咬定公民黨是幕後主使,慫恿學生「政治干預」港大事務,其證明此推測的唯一佐證是:梁麗幗曾為梁家傑的實習生。Come on, James. I mean Arthur, 堂堂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家又家世顯赫,何事如此看不開,讓自己淪為跟Regina一般見識啊?呢,Regina呀,那位跟你在行政會議共事、日前身披逾60隻水貂皮出席公開場合的murderer葉劉淑儀呀,當天佔領期間,她不也是只看到學生使用WhatsApp、Telegram等通訊軟件,便肯肯定學生「勾結外國勢力」嗎?指控不用真憑實據,因為權在你手,你對眼就係證據,好大的官威啊。港大畢業生議會早前進行公投,逾4,400人參與投票,當中98%投票人士反對李國章出任校委主席;港大學生的公投亦反映,5,300多票中,有9成人反對李國章在校內擔任任何職位。稍知廉恥的人,看到如此公投結果,都該為自己的不受歡迎感到汗顏,但梁振英尚且夠膽反問一句 “Was I unpopular?”(奇怪,通常人死了,才會以過去式描述那人的行動……),李國章是何許人也?面對此等質疑,自也無恥無懼,霸氣反指有近17萬的校友沒有投票,即是「調轉頭講,有97%人對我無意見,無問題。」嘩,好強的邏輯啊。幸好我們香港人見慣風浪,同一論調,周融都早已玩弄到爐火純青:當日政改方案出台,民調訪問1000人當中大多反對方案,他就說全港有700萬人,即是有600多萬「沉默的大多數」支持政改。多謝周融,多謝李國章,他們一次又一次騎劫民意來告訴你:你不挺直腰板代表自己,他們的歪理就會代表你。公民黨被李國章這樣帽子一扣,新東補選,如虎添翼,所以Arthur呀,曲線記住講明。衣冠禽獸不再只活在戲劇裡,它們身處高位,操控大權,恣意指鹿為馬,反白為黑,連把它們形容為禽獸都覺得太對動物不起。最可恨的不是未能把它們扳倒,而是無論它們的言論有多可惡多荒謬,就因為它們衣冠楚楚、狀甚親和,相信它們的就永遠大有人在。謹此引用王丹先生日前在社交平台說過的幾句話:「有無腦的人,就有有腦的人,每個社會都是如此。我不會為無腦的人心酸,我只會為有腦的人高興。」做個有腦的人,更重要是:無論多累、多絕望,都要堅持做個向荒謬說不的人。學生們為校譽、為公義、為創造一個更美好的社會,押上前途,港大人、非港大人,都不能讓他們孤軍作戰。Innie Cc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cyinnie/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港大

詳情

攝氏4度下的深水埗,我挽著她走到麥當勞

﹙我沒有拍下任何照片,謹以北河燒臘飯店的照片代替﹚2016年1月24日,下午5時40分,深水埗北河街錄得攝氏4度,人人都趕著買東西回家,弄火窩取暖。就在北河燒臘飯店門外,我遇到一位婆婆。婆婆身穿一件尚算厚淨但已見殘舊的黑色大衣,裡面穿了毛衣,戴了冷帽,腳上穿著的鞋子亦未見破爛。以裝束推斷,她應該是有人照顧或接濟的,這教我稍稍寬心,但她的神態吸引了我。只見她把頭垂得低低,一隻手拖著一大個透明膠袋,裡面放滿她拾荒得來的物資,另一隻手就拿著幾個外賣盒,一個人站在熙來攘往的街頭,看來有點不知所措。「婆婆,妳好!」我走過去打招呼。「妳好,妳好呀,靚女!」婆婆抬頭看到我,笑得非常燦爛。「婆婆,妳要去哪裡?天氣很冷哦,為甚麼還不回家?」「甚麼?我聽不到妳說甚麼,我兩隻耳朵幾乎全聾了!」婆婆笑著說。我靠近婆婆耳邊,用喊破喉嚨的聲量把以上問題重覆一遍,婆婆總算聽到了,繼續笑咪咪回應:「我無家可歸呀,我住在麥當勞!」我的推測完全錯誤了,還以為她是有人照顧或接濟的獨居老人,卻原來是連家都沒有的「麥難民」。如此苦寒天氣下,她在街上承受風吹雨打,如何熬得住?婆婆很健談,開始向我一一介紹她手裡的物品:「這兩個飯盒是剛剛有人託北河飯店的老闆娘送來給我的,這杯熱湯就是有位太太親自煲好拿來送我喝的!她很了不起啊!」那杯「熱湯」是個半滿的塑膠杯子,早就涼掉了,但尚未喝完,婆婆捨不得丟掉,只好把它放在外賣袋裡,跟兩個飯盒一併提著。「婆婆,這裡很冷,妳要先找個地方坐下來吃飯嗎?」我問。「好呀,我回去麥當勞再吃。很近,轉個街口就到了!」「哦,那我陪妳回去好不好?」婆婆不斷說不好意思,但還是笑著答應了我這個陌生人的請求。於是我一手提著婆婆的飯盒和那個放滿其「家當」的透明膠袋,另一隻手輕扶著婆婆,往她的「住處」走去。「妳要幫我看路啊,我左眼已完全盲了,看不清楚,靠妳替我引路啦!」婆婆用開朗的語氣若無其事地對我說。在這之前,她剛剛告訴我她80歲了,前幾天跌了幾交,腿上擦破了皮,走路時舉步維艱,所以當我說要陪她走回「家」時,她千恩萬謝,感激我肯花時間扶她一扶。我心裡一驚,一位眼盲、耳聾、腿上有傷又行動不便的80歲老人家,每天就在麥當勞裡寄宿,而我只是剛巧路過陪她走一小段而已,哪裡承受得起她的謝意?「婆婆,不好意思,這區的路我不太熟,到該轉彎的時候,妳告訴我,可以嗎?」這句話反覆大喊了幾遍以後,婆婆終於聽到。「妳不是住在深水埗的嗎?」婆婆問。「不是啊,我住在附近,今天剛巧路過。」「這裡的菜很便宜啊!有些住在旺角的人,也專誠過來買菜的!」婆婆爽朗地說。接著,婆婆便擔當我的「導遊」,向我這個「外區人」沿路介紹深水埗的「景點」。「這裡是北河街市政大樓。看見牆上的字嗎?」婆婆向牆上指一指。「這裡的招呼很好,東西都很好吃啊!妳來這邊如果不知道要吃甚麼,就來吃碗粥吧!」經過新香園,婆婆向我極力推薦,老闆剛巧站在門口,聽到她這麼說,自也笑逐顏開,開玩笑回應:「是啊,是啊,這店子婆婆有份的!」「妳要去洗手間嗎?」婆婆很細心,走到桂林街口那座幾層高的公廁附近,她問我。我說不用了,她就邊慢走邊向我鉅細無遺地介紹公廁內的設施,可以想像這兒也是她經常棲息的地方。「記得啊,如果妳走到這裡,不知道往哪兒去找洗手間,記得這兒有座很大的公廁啊!」婆婆臨離開前,仍不放心地向我再三叮囑。她對我的關切,我心裡明白,礙於她聽覺不好,於是我只猛力點頭,大聲說知道。我不好意思告訴她,我們這些自命「身光頸靚」的人,經常嫌棄公廁骯髒,寧可走遠路到附近商場借用洗手間,但是對於婆婆來說,這裡是她生活上的一扇方便之門。「阿妹!阿妹!」走到水果檔前,一位賣水果的阿姨叫住我。「妳要帶婆婆到哪裡去?」阿姨問我。我直接說婆婆想去麥當勞,我陪她過去而已,她就沒有再問下去。沿路上,不停有途人向我們投以奇異目光,只有這位阿姨向我主動發問。我非常欣賞她,鄰里之間,遇上覺得可疑或不解的情況,本來就該多問、多關心。「我可以問妳一件事嗎?」婆婆突然停下來問我。「當然可以呀。」「妳有做運動的習慣嗎?」婆婆問。原來婆婆年輕時是位運動健將,天天都會游泳。「妳要趁年輕,多做運動,才會長命萬萬歲!不過妳一定會長命萬萬萬萬萬歲的,妳心事好﹙婆婆應該是指「心腸」吧﹚!天主一定會祝福妳!但記得呀,當妳的白頭髮跑出來時,就不要去跑步了,好像我一樣,步行就好!」我告訴婆婆我喜歡跑步,婆婆如此叮嚀,又教我羞愧不已。「妳早上要多喝果汁或豆漿,對妳的健康很有好處!例如西芹,很有益,in the morning要多吃哦!我也很喜歡喝豆漿的~」婆婆走到果汁店前,突然說了一句英文。「婆婆,妳很厲害!妳怎麼知道這些養生之道?妳還會說英語嗎?」「因為我把健康放在第一位!妳也要注重健康哦!妳的媽媽一定很疼妳,是不是?」「是啊婆婆,妳怎麼知道的?」「摸摸妳的手就知道啦!媽媽一定半點粗活都不捨得讓妳做,我這種捱慣苦的人,一摸就知道了!我很小的時候就從大陸來香港,父母沒有讓我讀書,我不會中文字,英文是我自學的。」我忘了,方才順勢拖著婆婆的手,細心的婆婆已猜想到我的背景,又是一陣慚愧。婆婆的手很冰冷,我的很暖,她笑說因為我的大衣比她的厚多了,我無言以對。「我請妳喝杯果汁吧!」婆婆逕自在大衣口袋找零錢,嚇得我連忙找個藉口打住。「不用!不用!婆婆,我不渴,麥當勞就在前面,妳讓我先進去把東西放下,好不好?東西很重呢!」婆婆的「家當」少說也重兩、三磅,加上那兩個滿滿的飯盒,和我自己的手袋,其實我也走得蠻狼狽,但婆婆平時每天都要提著這麼多東西在街上游蕩。到達目的地之後,婆婆說起在麥當勞的寄宿生活。她說一到夜裡,二樓便會擠滿伏在桌上睡覺的人,到天亮他們便會自行離去,日日如是。她的腿不好,只能在樓下一角歇息,幸好職員都不會驅趕。唯一教婆婆有點微言的是,這間聲稱24小時開放的麥當勞,其實有時候是會關閉數小時的,這時她和其他街友只好到附近的分店去歇息。「婆婆,這幾天冷,店裡有開暖氣嗎?」「沒有,開冷氣的,我天天睡在這裡,我最清楚。妳不喜歡喝果汁,那妳要喝杯熱飲嗎?」婆婆又在口袋裡找零錢了,我只好推說家人正在等我,臨行前把準備好的暖包塞給她,教了她使用方法,便匆匆而別。地圖上顯示七分鐘的路程,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一路上,婆婆走不快,途人匆匆而過,大都不敢碰撞到婆婆,有些看到婆婆的裝束,更已躲得遠遠,唯獨在經過我身邊之時,放心推撞。我掛在肩上的手袋,好幾次被途人撞至飛脫。香港人,你真有這麼冷,這麼趕嗎?你忙著照顧自己和家人的溫飽,街上的鰥寡孤獨,你又看得到嗎?離開深水埗時已差不多是晚上7點,桂林街頭有一位瘦小的婆婆拖著一堆紙皮走過。婆婆說,早幾個小時前冷雨綿綿,她的雙手都凍僵了,不能工作,所以到傍晚雨停了,氣溫稍稍回升,她的手回復活動能力,才能走到街上拾紙皮。當下我能做的,就只有給她一個暖包,著她不要太晚回家而已。Innie Cc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cyinnie/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超強寒潮

詳情

我們的SMAP

SMAP是甚麼?SMAP是中居正廣、木村拓哉、草彅剛、稻垣吾郎、香取慎吾。如果你是他們的資深歌影迷,甚至會記得還有一位早已退隊的成員森且行。成軍於1988年,爆紅於90年代,認識他們的20多年來,SMAP一直等於五個不可分割的名字。初識SMAP,應該是從那個Kanebo唇膏廣告開始。1996年,一位劍眉星目的長髮少年,在鏡頭前拿起紅色唇膏輕輕一擦,一個眼神,三成功力,一下子便顛覆了唇膏必須是女性專屬的性別定型,還順道迷倒萬千少男少女。從此,我便知道世上有一位集俊美妖媚於一身的東洋男明星,叫木村拓哉。當Yahoo! 仍然是網絡第一搜尋器、楊致遠仍然是IT界最炙手可熱的天才少年時,我用56K的上網速度,在Yahoo! 的日本偶像條目下搜尋有關木村拓哉的網頁。條目下除了官方網頁,還有很多粉絲自發用Microsoft FrontPage寫成、架設在GeoCities的非官方網頁,裡面包括木村的基本資料、最新動向、大量靚相,還有他的所屬團隊SMAP。木村以外,我對SMAP毫無概念,只牢牢記住了它的全寫:Sports Music Assemble People。當時,我並不知道SMAP的全寫原來不太重要,SMAP背後代表的五個名字,才是影響一代人的共同回憶。我不算是SMAP的忠實粉絲,但是那個年代的哈日族,不可能跟SMAP沒有交集,就像90年代的香港樂壇,即使你對四大天王都沒興趣,也總會哼一兩句他們的歌。如果說木村的劇集是哈日族的啟蒙門檻,《SMAP x SMAP》就肯定是哈日族深入認識SMAP甚至窺探整個藝能界不可多得的養份。我知道甚麼是「月九」日劇,全賴木村的《愛情白皮書》、《Long Vacation》、《Love Generation》和《HERO》;哪位嘉賓有幸上《Bistro SMAP》享受兩隊精心炮製的佳餚,哪位可以在節目裡得到SMAP全體伴舞伴唱,哪位就是當今藝能界最紅的明星。現在看《Running Man》可以有很多途徑,串流、下載,乖乖等待電視台播放,任君選擇。20年前要看《SMAP x SMAP》,就得扭盡六壬,主動出擊。回到那座56K上網的桌上電腦前,好不容易找到某個非官方網頁內零散地整合了幾集「.rm」格式的《SMAP x SMAP》可供下載,即使你飢不擇食,下載了再算,也難保連結沒有死link,或者下載中途不會斷線。然而我們還是耐心地從一個又一個粉絲網頁裡把一集集散亂的《SMAP x SMAP》找回來,一集集分段下載,一集集珍而重之地收納在電腦桌面上那個名為「SMAP x SMAP」的資料夾裡,在無數個無聊的午後和夜裡,重播又重播。某年,我忘了是從銅鑼灣中心商場地庫那幾間專賣日本偶像(盜版)精品的小店,還是信和二樓那些$100三套的(盜版)日劇VCD專門店內,捎來了一張《SMAP x SMAP》的合集兼聖誕Special VCD。看過這麼多集《SMAP x SMAP》,我記得慎吾媽媽的「O Ha!」,記得中居的多個嬌俏女裝扮相(而草彅就往往扮演被「她」欺負的無奈男朋友),記得木村形神皆似的「古煙任三郎」(當時正在追看型大叔田村正和的經典探偵劇《古畑任三郎》),很多很多零碎的片段回憶,鮮明卻粗疏,唯獨對那張合集VCD裡其中一幕,記憶猶新,每每跟別人提到我的《SMAP x SMAP》回憶時,都會說起這一幕:稻垣吾郎突然說要表演一項絕技,眾人好奇赤手空拳的他可以變出甚麼花樣之際,他傻笑著說:「我表演吃吞拿魚腩~」說罷便把舌頭捲成厚厚一塊,吐出唇外,然後用姆指和食指拈著舌頭左右兩端,驟看就似兩指挾著一塊肥美的吞拿魚腩在咀邊似地,再倏地把舌頭一縮,表演完畢……其餘四人,被冷得呆了半秒,才懂得大笑不止,原來貌似木訥的稻垣也有如此搞怪一面。因為這個教十三億人都震驚的表演,我多留意了他的個人發展動向,當然也忘不了他跟菅野美穗令人惋惜的多年戀情。在我們聽說韓國藝人的經年地獄式訓練之前,我們知道日本有一個專門出產少男偶像的Johnny’s事務所。SMAP本來是替光Genji伴舞的眾多Johnny’s Junior成員之一,從寂寂無名到今天每個成員都能獨當一面,28年光輝歲月,不會單靠樣子就能成全。SMAP的歌,我有認真聽過,買過幾張唱片,看過幾個演唱會的錄影帶和VCD,感覺是他們不愧為紅褲仔出身的偶像,是專業的entertainer,在台上唱做唸打絕無欺場,事務所為他們選曲時又懂得因應各人聲線的不足避重就輕,分工合作,突出每個人的優點。木村的聲線最沉穩,技巧也最好,所以一直擔當主音;慎吾的嗓音響亮,在稻垣和草彅兩位聲底較薄的隊友唱不上去時,他正好和一和、墊一墊;中居是徹底的爛嗓子,根本唱不了歌,但是這個公開的秘密我要聽到《La Festa》這張EP才發現。EP收錄了五首SMAP成員各自獨唱的歌,中居那首基本上是rap,到後來看了他在演唱會上演譯這首歌,我才恍然大悟他不得不rap的原因,而先前我已經聽過兩張SMAP的大碟了,竟也完全聽不出端倪。從56K桌上電腦移步到電視機前,YMC台播放著SMAP的《Celery》,應該是我第一首認識SMAP的歌,也是我最喜歡的SMAP的歌。也許人到了不同年紀,著眼的事情就會不同,就連看一個MV也不例外。第一次看《Celery》MV的時候,只知道盯著帥到不行的木村看;再過幾年,會突然發現中居笑容裡莫名的靦腆;然後又過些時日,始終窩心的是慎吾和木村站在後排邊唱邊玩、曲終時木村從後熊抱草彅的畫面。那首被強賦中詞的《世界上唯一的花》,還有與女子十二樂坊的驚嚇crossover,都是不堪回首的後話了。28年,經歷木村結婚、稻垣被捕、草彅醉酒失態等等危機,曾揚言絕不解散的SMAP,今天竟然逃不過公司內部權鬥而面臨分裂。如果說我因此感到難過,那未免有點矯情,只要回想自己上一次收看完整一集《SMAP x SMAP》是何時,或者有多久沒有聽畢一張SMAP的唱片,便知道我的生活裡,早就沒有SMAP的存在。曾經千辛萬苦才能求得的精神寄託,現在只需掏出手機,連上YouTube,一按便可統統看到,但我們已經有更多更新更教人目炫的新鮮事,取而代之。SMAP,如同我們的青澀歲月,回不去了,也不需要回去。感激那孤寂躁動的少女時代裡,有過他們陪伴,或者就是對他們最恰當的紀念。最後,不得不分享這張被戲稱為「SMAP黑歷史」的照片。時為1991年,SMAP主演這部真人版《聖鬥士星矢》舞台劇,由中居正廣飾演星矢、草彅剛飾演紫龍、森且行飾演冰河、香取慎吾飾演瞬、稲垣吾郎飾演一輝、木村拓哉飾演朱利安。只能說,初見這劇照時的震撼,教我久久不能言語啊(笑)。Innie Cc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cyinnie/ 日本

詳情

而她們竟不知道劉鳴煒是誰?

看最新一集《我係乜乜乜》,越看越糊塗:明明節目要求女士們選她們心目中的男神,為甚麼她們似在選老公一樣?一問對方如果只得100元會跟女朋友吃甚麼,二問為賺錢可以放棄些甚麼,雖然女士辯解這是價值觀問題﹙游學修反問:難道價值觀都跟錢有關?﹚,但大多問題都離不開查問候選兩位男士的賺錢能力。似乎女士們都很著緊男神的經濟條件,是否可給予她們生活穩定的安全感。我很好奇:到底她們認為「男神」和「配偶」的分別在哪?對我來說,男神是用來看的,配偶才是過人世的。我喜歡王宗堯,但就算王宗堯站在我面前,讓我有機會認識他,我大概都只會問他平時去開邊度做gym、《導火》電影版拍成點、要求一起selfie時有意無意打探一下他有多少塊腹肌……他為人孝不孝順、有沒有上進心,甚至賺多少錢、會為女友犧牲些甚麼,與我何干?這些機會都不屬於我的嘛。如果連吃一塊eye candy都要用選配偶的最高規格來做準則,那做人會不會太累了?好吧,就當我幾生修德,男神說機會屬於我了,有意跟我發展,當他跟我說起馬田史高西斯的電影、劉以鬯的小說、《100毛》的降龍二創腿封面、摩連奴被炒雲高爾點解又冇事……難道我就能一邊愣笑著重覆地問:「係呢如果你今個月冇戲拍冇收入,咁你會帶我去邊食飯呀?」,一邊篤著他的六塊腹肌相依到老嗎?女士們渴望男士們別只顧盯著自己的外在,也要了解她們的細密心思;將心比己,除了外貌,除了經濟條件,我相信王宗堯、其他男神和所有男士,都渴望自己的才華、努力和夢想,能獲自己深愛的另一半尊重、看見。布幕掀起,有幾位原本選擇游學修的女士,「跳船」轉投劉鳴煒的陣營。我欣賞這幾位女士,起碼她們誠實得很,坦言喜歡劉的眼睛,認為他整個「package」較為吸引。游學修年僅25歲,那些投選的女士看來較年長,單憑外貌年紀去選擇狀甚成熟穩重的劉鳴煒,我可以理解,教我驚訝的是:她們到底知不知道劉鳴煒是誰?劉鳴煒呀,那位叫月入萬五元的青年「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每月就可儲三千元做首期買樓的劉鳴煒呀;那位身為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聲稱希望約見黃之鋒,又被黃之鋒揭發從沒收到其邀約的劉鳴煒呀;那位主持某個跑山賽事開步禮,卻連一句半句開場白都說得結結巴巴的華人置業主席兼行政總裁劉鳴煒呀。也許她們真的不知道劉鳴煒是誰;也許,她們甚麼都不用知道,只需知道他是「大劉個仔」;又也許,她們正因為知道,才更要選擇劉鳴煒。但別忘了,至少還有六位女士,堅定不移地選擇了游學修,那個有夢的少年。原文載於作者網誌(封面圖片為節目《我係乜乜乜》截圖) 我係乜乜乜

詳情

一步難,一步佳,走下去

放假,每逢電視播映舊戲,我都喜歡看。未看過的,是驚喜;看過的,重溫時會有一種熟悉的安全感。元旦早上,電視重播《歲月神偷》,title sponsorship是「XXXX薯片與你歡渡佳節」。嗯,這位客戶大概不知道這部電影是關於甚麼的吧⋯⋯香港這年發生了很多令人沮喪的事。2015年最後一天,一位神憎鬼厭的權貴,被素來與民為敵的特區首長委任為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的消息,更把我們打進絕望的谷底。在此悲傷時刻重播這部電影,竟又適合得很。小主角的哥哥罹患絕症入院,連喝一瓶白開水、輸一包血,都要給護士「紅包」;小主角的爸爸是個鞋匠,有一間小小鞋店,收入本就微薄,三不五時還有警察上門「收片」。這不是電影情節,是數十年前每個香港人都曾熬過的苦、真實面對過的不公義。從前看到這類情節,都慶幸香港成立了廉政公署,數十年來肅貪倡廉,香港才有後來的繁榮。今天再看,我感到痛心和恐懼:難道經年努力建立的公義社會,就要眼巴巴看著它往回走,甚至毀於一旦了嗎?小主角的哥哥終究走了,他記起外婆對他說過:只要你願意把你最心愛的東西丟進海裡,把苦海填滿,就能夠與親人團聚。於是,他把自己為博哥哥一笑偷回來的珍寶,一件件丟進大海,當中,有一面英國國旗。可是,當然,苦海並未填滿,哥哥也沒有回來。逝去了的歲月,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追回。如果回看空餘唏噓,前望一片迷濛,或者就有餘裕檢視一下眼前還有甚麼握在手裡,值得捍衛。捨棄,不是為了重塑昨日,是為了可以輕裝上路,創造新的明天。遠景不見,但仍向著前。我們還是要一步難、一步佳地,慢慢走下去。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如果我老闆要我陪梁振英唱K

畫面跳接到各個大學畢業禮上的同學們。十年寒窗,終於捱到畢業一刻,昂首闊步走到頒授畢業證書的舞台上,背靠親友,面向師長,準備欣然接受眾人祝福道賀之際,冷不防一個皮笑肉不笑的權貴,站在舞台正中央,邊輕輕拍掌邊微笑看著你,仿佛向你示意:「你要畢業嗎?先向我鞠躬致謝再說。」此時你才猛然想起:你畢業這年的校監,叫梁振英。呢個moment,你會怎麼辦?滿臉堆歡的迎上去,順道趁此良機跟特首selfie,事後辯稱對這一切你完全身不由己,再在社交網站發表千字文一訴自己強顏歡笑的無奈,振臂高呼沒有背棄理想,慨嘆若非生於這個年代入讀這間大學碰上這個校監,你會更幸福?沒有,統統都沒有。過去一年各個高等院校的畢業典禮上,同學們屢屢跟梁振英正面交鋒,以上戲碼一次都沒有上演過,倒一次又一次展現了他們「口裡說不,身體也很誠實」的抗爭創意。如果我老闆要我陪梁振英唱K,我想我未清高到即時黑面扔咪,拂袖而去,但也擬好了以下幾個緊急應變方案,以備不時之需,各位如有需要,也歡迎隨便採用。雖然種種證據顯示我老闆應該係黃絲,但你知啦,呢個年代,誰為了生活不變?【方案一】:扮暈若無其事地接過咪高峰,但就在前腳踏上舞台一刻,假裝雙腿一軟眼前一黑,順勢昏倒地上。此時應該有人上前攙扶你,身邊亦會開始有人著急大叫「叫白車呀!」,但乖,別為了避過跟梁振英同台便濫用救護服務,可嘗試緩緩張開雙眼作恢復意識狀,並以氣若柔絲的聲線說出以下對白:「我冇乜事,俾我抖吓得啦……」大家見你啱啱暈完,就算不送你去醫院,也會主張送你回家好好休息吧,仲點敢再叫你唱K?切記:扮暈的過程不宜過長,否則有可能濫用救護服務之餘,難保梁先生為博收視,親身上陣為你施展人工呼吸……【方案二】:破地獄若無其事地接過咪高峰,若無其事地跟梁先生微笑合唱,但全程以極投入、極亢奮、極忘我的狀態,走音高歌。注意:不管你唱的是哪首歌,每粒音都必須唱盡唱破,務求用破地獄的聲音,蓋過梁先生那被撒旦吻過的聲音。需知道此舉表面上是你丟臉,但畫面上只會見到一個引吭高歌、樂在其中的市民,旁邊站著一個陪你飆歌不是,傻笑附和也不是的尷尬特首,而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畫面。本身五音已經不全的朋友建議採用此方案,定必手到拿來;歌藝超凡的朋友則可能要多加鍛煉。【方案三】:沉默是金若無其事地接過咪高峰,若無其事地走到台上,輕輕把咪高峰的音量關掉,然後垂下雙手,背向觀眾,無論誰來攬腰搭膊逗你轉身開口,你都要穩如泰山,保持這個姿勢,直至歌曲播完為止。當然你很有可能等不到歌曲播完,已被工作人員請下台了,但管它呢,反正你已得逞。若然老闆興師問罪,你就說:「Oh sorry! 我有stage fright!」【方案四】:我要真普選這是最「勇武」又最快可以收工的方法:若無其事地接過咪高峰,若無其事地走到台上,然後笑著用咪高峰對台下所有觀眾不徐不疾地吐出這句:「我要真普選,(此時轉向梁先生)梁振英下台/落地獄(二選一,或兩者皆選)!」當然緊接要下台的多半會是你,但摸摸你的良心?還在呀。頭盔:以上方案都涉及被秋後算帳的風險,麵包、前途還是良知先行,可自行判斷。年過半百的搖滾遺孤(當事人聲稱自己並不渴望當搖滾戰士或演藝人員,但其半生名氣偏偏因一隊樂隊而來,那我姑且當他是一個搖滾傳奇逝去以後遺留下來的孤家寡人吧)聲稱自己被騙為權貴陪唱,我不在其位,難以理解他有何苦衷,但我想即使上級命令你開槍射殺平民,你可以遵從如儀,但不小心射失射歪。政權或能扼殺你的自由,但扼殺不了你的意志;身不由己,也總可以保留點點創意。說了一大堆,其實都是花邊,真正值得注意的是:一個政黨的私人黨慶,竟可邀得特首、政務司司長和一眾高官賞面出席,而特首、政務司司長和一眾高官又毫不避嫌出席,還不惜犯上侵權之險,唱K拍片upload上網,這意味些甚麼?雖然,類似場面在梁先生的政權下,早就屢見不鮮。君不見去年另一建制政黨的籌款晚會上,還邀得張曉明和李剛賜與墨寶及畫作各一,為該黨籌得1,880萬元嗎(該黨當晚共籌得6,838萬元)?果真為善最樂呀。Innie Cc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cyinnie/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立即按Like及Share「評台Pentoy」Facebook,即刻與各方好友分享貼文!(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GB/sdk.js#xfbml=1&version=v2.5”;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評台 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