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有在一起

黃翠如洪永城牽手走紅地氈,有潮文慨嘆他們有緣無份;胡杏兒快將嫁人,又有潮文和歌詞為黃宗澤暗自惋惜;如今王菀之也要嫁作人婦了,雖然明知道張敬軒只能是她的知己,多年來喜歡看他們「打情罵俏」的網民,又會否為這段「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親密關係,譜出一篇題為《有一種相知,叫張敬軒王菀之》的潮文?想起一個從網上看到的小故事。一位書生,跟未婚妻早訂婚盟,可是快到二人成親之時,未婚妻卻說要另嫁他人。書生大受打擊,傷心欲絕,從此一病不起,任誰來開解勸說,書生始終難解心結。眼看書生奄奄一息,一位僧人剛巧路過,決定點化一下他。僧人來到書生床前,從懷裡摸出一面銅鏡給書生觀照。書生從鏡子裡看見大海茫茫,岸邊有一位遇溺女子,一絲不掛地伏屍海灘上。此時一位路人經過,看一眼,搖搖頭,便拂袖而去;未幾又路過一人,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給女子蓋上,便又離去;最後路過的人,挖了個坑,小心翼翼地把女子安葬了,方才安心遠去。僧人說,那位岸邊的遇溺女子,正是書生的未婚妻,書生就是第二位路過的人,對女子有蓋衣之恩。女子今生與書生相戀,只為還他這份恩情,然而她要用一輩子報答的,是那位把她安葬的人,即是她今生的丈夫。書生聽罷,大徹大悟,大病終告痊癒。你曾甘願化身一座石橋,歷盡風吹雨打五百年,只為換來愛人路過時的一記回眸;也願化身一棵大樹,再用五百年的春去秋來,花開花落,等到愛人在你的樹蔭下稍息安睡,千年單思,一朝夢了。你問:一千年了,為甚麼我專情守候,傾盡所有,仍然無法跟他長相廝守?差一步就可以一起,差一步就能跟他共偕連理,然而那一步之遙,可能在上輩子、上上輩子,已經埋下伏線。前世種因,今生結果,牽引出一段可望卻不可即的距離。緣份也許是一筆筆債,離離合合,有時是為了討債,有時是為了還債,討夠了、還夠了,從此便各不相欠,各自再碰上別人,生生世世,牽牽絆絆。人間最痛,莫過於一往情深,緣卻太淺。今生等不到那位守候了一千年的人,你以為你終於明白:有些幸福,不用握在手裡。原來放下,不過是為了轉身,邂逅在不遠處默默等了你二千年的人。誰是誰的石橋?誰是誰的大樹?誰對誰有蓋衣之恩?誰才是要用一輩子報答的人?愛或難留,兜兜轉轉,誰都沒虧欠誰,緣份自會給我們一個分曉。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愛情

詳情

我們沒有在一起

黃翠如洪永城牽手走紅地氈,有潮文慨嘆他們有緣無份;胡杏兒快將嫁人,又有潮文和歌詞為黃宗澤暗自惋惜;如今王菀之也要嫁作人婦了,雖然明知道張敬軒只能是她的知己,多年來喜歡看他們「打情罵俏」的網民,又會否為這段「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親密關係,譜出一篇題為《有一種相知,叫張敬軒王菀之》的潮文?想起一個從網上看到的小故事。一位書生,跟未婚妻早訂婚盟,可是快到二人成親之時,未婚妻卻說要另嫁他人。書生大受打擊,傷心欲絕,從此一病不起,任誰來開解勸說,書生始終難解心結。眼看書生奄奄一息,一位僧人剛巧路過,決定點化一下他。僧人來到書生床前,從懷裡摸出一面銅鏡給書生觀照。書生從鏡子裡看見大海茫茫,岸邊有一位遇溺女子,一絲不掛地伏屍海灘上。此時一位路人經過,看一眼,搖搖頭,便拂袖而去;未幾又路過一人,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給女子蓋上,便又離去;最後路過的人,挖了個坑,小心翼翼地把女子安葬了,方才安心遠去。僧人說,那位岸邊的遇溺女子,正是書生的未婚妻,書生就是第二位路過的人,對女子有蓋衣之恩。女子今生與書生相戀,只為還他這份恩情,然而她要用一輩子報答的,是那位把她安葬的人,即是她今生的丈夫。書生聽罷,大徹大悟,大病終告痊癒。你曾甘願化身一座石橋,歷盡風吹雨打五百年,只為換來愛人路過時的一記回眸;也願化身一棵大樹,再用五百年的春去秋來,花開花落,等到愛人在你的樹蔭下稍息安睡,千年單思,一朝夢了。你問:一千年了,為甚麼我專情守候,傾盡所有,仍然無法跟他長相廝守?差一步就可以一起,差一步就能跟他共偕連理,然而那一步之遙,可能在上輩子、上上輩子,已經埋下伏線。前世種因,今生結果,牽引出一段可望卻不可即的距離。緣份也許是一筆筆債,離離合合,有時是為了討債,有時是為了還債,討夠了、還夠了,從此便各不相欠,各自再碰上別人,生生世世,牽牽絆絆。人間最痛,莫過於一往情深,緣卻太淺。今生等不到那位守候了一千年的人,你以為你終於明白:有些幸福,不用握在手裡。原來放下,不過是為了轉身,邂逅在不遠處默默等了你二千年的人。誰是誰的石橋?誰是誰的大樹?誰對誰有蓋衣之恩?誰才是要用一輩子報答的人?愛或難留,兜兜轉轉,誰都沒虧欠誰,緣份自會給我們一個分曉。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愛情

詳情

GONE TOO SOON:《Amy》

我的少女時代,過得並不開心。在一間有名的港島中學就讀,功課一直不太跟得上,有幾位很好的朋友,但總有些愁緒,不知道怎樣表達排遣,仿佛跟大部份同學都格格不入。當年的銅鑼灣HMV尚在皇室堡,放學後如果沒事幹(通常都沒有),又不想馬上回家,我都喜歡在那裡流連,表面上是聽聽歌消磨時間,現在回想,其實我更希望找到一首歌、一把聲音,可以唱出我的鬱悶。年輕人大都喜歡節拍強勁的音樂、憤世嫉俗的歌詞,因為投入在這個氛圍裡,可以暫時麻醉憂傷,也可吶喊出心中難以名狀的憤怒。但是麻醉和吶喊過後,誰來給躁動不安的心一個溫柔擁抱?那天如常漫無目的地闖進HMV的Jazz試聽室,隨便抓起一個耳筒戴上,按下播放鍵。Won’t you tell him please to put on some speedFollow my lead, oh, how I needSomeone to watch over me溫婉的歌聲在耳邊輕柔迴蕩,一種酥軟綿綿的感覺,又似是突然被了解的感動,令我呆在當場。低頭看看那張唱片,是一張精選集,歌手名字:Ella Fitzgerald。原來,這就是爵士樂。此後,很多赫赫有名的爵士樂手和歌手,都曾經帶給我相同的觸動:Nat King Cole、Frank Sinatra、Dinah Washington、Louis Armstrong、Chet Baker、Duke Ellington……還有,當年只得20歲的Amy Winehouse。是的,Amy Winehouse,那位總是盤著大髮髻、劃上誇張粗黑眼線、滿身刺青、被媒體封為「毒后」的英國女歌手。紀錄片《AMY》沒有企圖為Amy Winehouse濫藥、吸毒、酗酒的行為開脫,相反,電影將時間倒流至Amy未紅時,帶觀眾看看這位女孩的本性。小時候的Amy,已是率性敏感,酷愛自由。她很有音樂天份,不喜歡受管束,只愛隨心唱她的歌,喜怒哀樂都形於色。Amy的父母早已離異,父親很少理會Amy,她表面上嘻嘻哈哈毫不在乎,旁觀的親朋好友卻深知她的脆弱,明白她其實很渴望得到父親關愛。每當Amy覺得難過,她便會寄情音樂,靠寫歌唱歌來抒發愁緒,可惜多愁善感、任性又脆弱的Amy實在沒有多大能力駕馭悲傷與挫折,十多歲開始已習慣倚賴暴食、酗酒和吸食大麻等方法麻醉痛苦。她的傷感結局,似乎早有預兆。《AMY》呈現的Amy Winehouse憑藉才華與運氣步步攀上事業高峰,但她的本性一直沒有改變,她依然是那個渴望被愛的任性女孩,一顆玻璃心一戳即碎,一點點傷害也能教她整個世界土崩瓦解。音樂是唯一能拯救Amy免於自毀的靈藥,她其實並不需要我們欣賞,是我們不肯放過她的歌聲。如果我們知道身邊有一位少女正在毒海沉淪,我們或者會選擇譴責幾句,繼而避之則吉,熱心的會想出手襄助,希望她遠離毒品,重過新生。但是如果那位少女是公眾人物,我們對她的道德要求便會提得很高,同情心卻會大大降低。我們會忙著八卦她何時出醜人前,批判她不知自愛,卻很少會有人停下來細想緣由,關心她何以表面風光,仍選擇借毒消愁。Amy Winehouse在猝死前最後那段日子,頻頻酒醉失場,傳媒樂於拍下她的醜態,在節目裡大肆嘲諷取笑,今天觀眾才知道原來Amy當時正面臨失婚打擊,傷心到連唱歌的意欲都失去了,但父親和經理人卻以合約早已簽訂為由,強迫Amy巡迴演唱。Amy為了反抗,不惜故意於演出前喝得酩酊大醉,堅拒被人擺佈。一位名人理應比大部份人更容易得到她需要的協助,但偏偏正因為她是名人,她失去了普通人被理解、被憐憫的權利,而傳媒理應運用其影響力引導觀眾認真反思 “What happened to Amy?” 的時候,選擇了帶領群眾一起不求甚解,落井下石。誠如Amy的摯友憶述,Amy一直以來需要的其實只是有個人告訴她:我明白妳的痛苦。我不容許妳繼續放縱下去,但是無論妳站起來的路如何難走,我都會在妳身邊。Amy相信她找到了,其前夫Blake的確很明白她,他能夠理解Amy過往濫交縱慾,是源於從小缺乏關愛,所以她不懂愛惜自己,不懂如何建立一段健康的關係。他理解,因為他的經歷幾乎一模一樣,二人就像兩個同病相憐的小孩,誰也拯救不了誰,只能抱著一起沉淪。命運弄人,遇到一個最了解自己的人,那個人卻沒有能力牽著你手走出陰霾,還教你萬劫不復。這是Amy最大的不幸。片中最令我動容的一段,是Amy和Tony Bennett的交會和合唱。Amy首奪格林美獎那年,透過直播從其偶像Tony Bennett手上獲得殊榮,賽果宣佈那刻,鏡頭特寫Amy猶如小女孩般興奮雀躍的表情,仰慕之情溢於言表。那個表情,穿透一切浮誇打扮和言行,把Amy還原最初熱愛音樂、別無所求的純真模樣,現在回看,份外教人心碎。後來Tony Bennett邀請Amy為他的唱片合唱一曲,Amy一見偶像便緊張羞澀,巨星立即變回小粉絲般侷促不安,到錄音時更因不滿意自己的表現差點想放棄,幸好Tony Bennett很了解她的心事,不僅懂得怎樣安慰她,還輕描淡寫地提起他跟故友、Amy偶像Dinah Washington的軼事,讓她不知不覺放鬆過來。這中間的情緒變化,Amy從拘謹到忘我的歌聲,鏡頭都一一拍下了,亦因為看到這些變化,我們才更加驚嘆:Amy Winehouse,真的唱得很好、很好。才27歲,她的歌聲已如此成熟。如果Amy還活著,那是蒼生的福氣,卻是對她的詛咒。未知Amy在天上是否已找到那位可以看顧她的人,Tony Bennett被問到假如Amy尚在人間,會對她說甚麼。他說:“Slow down. You’re too important. Life teaches you how to live it, if you live long enough.”(慢慢來,妳太重要了。生命自會啟導妳如何活下去,但妳要活得夠長久。)可惜Amy,實在gone too soon。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影評

詳情

看《華麗上班族》前你要有的心理準備

首先,你要面對現實:這是一部合拍片。意思是,就算有張艾嘉編劇、杜琪峰執導,你都不會看到主角們在石板街遊走談情;就算這是一部關於辦公室鬥爭、愛慾橫流的電影,題材跨越了地域限制。超現實的辦公室佈置刻意經營冷漠、疏離、無分地域的氣氛,甚至為加強香港觀眾的代入感,在對白和場景上都做了好些localize的工作,只要那對擔綱戲裡其中一條重要感情線的陌生內地演員一出場,配角主角們一開口大合唱普通話歌,附加左一句「張總」右一句「王副總」,再投入的情緒,都難逃瞬間抽離。第二,這是一部舞台劇改編的電影。上文提到的超現實辦公室佈置,以光管搭建而成的透明全視角場景,舞台劇感極為強烈,也許是編導難捨原著設定,也許是刻意營造的疏離感覺,但假如你期望看到一部像《孤男寡女》那樣貼身的辦公室電影,你就得為自己的投入感做點「打底」功夫。第三,這是一部3D歌舞片。所以,你要有心理準備眾演員會忽然唱歌(普通話的)。至於畫面是否如片名所言華麗,是否有必要3D?我會說:華麗之名、3D之實,還有連場難以融合劇情的歌舞,都是這個上佳故事的負累。別誤會,我並不打算狠批這部電影,相反,我是看了它之後覺得喜歡,為它的美中不足惋惜。接下來,姑且說說何以在此三大turn off前設之下,我仍然覺得《華麗上班族》值得一看。喜歡,因為故事好看。劇情結構很簡單,故事圍繞老中青三對半辦公室情侶發展:董事長周潤發及其得力助手、集團CEO兼多年情人張艾嘉,背後有位昏迷多時的元配龔慈恩;愛炒股投機的集團高層陳奕迅和財務部阿姐湯唯,中間夾雜陳奕迅和張艾嘉互相利用的曖昧關係;集團新人王紫逸和隱瞞太子女身份的郎月婷(演員名字於Google搜尋所得),本該是幾對男女中最純潔的關係,都因男方迅速上位和女方一開始故意瞞騙而產生微妙質變。然後就是那些老掉牙的設定:張艾嘉朝思暮想「坐正」,取代元配,周潤發似是不動聲色卻懂得在適當時候給她甜頭加以制衡利用;陳奕迅金錢至上,卻對受情傷的湯唯表現關心,另一邊廂又似對上司張艾嘉動了真情;王紫逸是充滿幹勁和理想的年青人,真心喜歡身份不明的郎月婷,面對各位上司也帶著一股傻勁,知無不言。妙就妙在原以為很老套的設定,竟因為人物之間時而真情、時而假意的互動,轉出一個又一個疑團,令觀眾看罷不禁若有所思。究竟表面上深不可測的周潤發,對張艾嘉是否只有計算,並無情意?張艾嘉何以一面渴望成為周潤發名正言順的賢內助,另一面卻在商場和情場上都背叛他?陳奕迅對湯唯,又是否一開始已有所圖謀,抑或他剛巧遭逢大劫,才乘機利用?他對張艾嘉的醋意,是出於男女之情,還是為自己付出收穫不成正比而心有不甘?他對後輩王紫逸的忠告,是肺腑之言,還是只為阻其上位?王紫逸又是否真的那麼天真無辜,對背後企圖操控他的多個勢力都一無所覺?這虛實互換、真假難辨的氛圍得以成功營造,劇本應記一功,演員的到位演譯更功不可沒,當中尤以陳奕迅和湯唯最精彩。陳奕迅演返工都只想著炒accumulator的高層,一臉酒色財氣,實在手到拿來,不知是配合劇情還是本就如此,陳奕迅在戲中臉容浮腫疲憊,為角色增添不少說服力。湯唯把財務部阿姐的拘謹、神經質和歇欺底里都演得自然細緻,她有一個咬手指頭的小動作,未知是她即興設計抑或劇本使然,巧妙地撮合和貫穿了她和陳奕迅的關係。陳奕迅跟她首次獨處時瞄到這個動作,輕描淡寫又口甜言滑地拋下一句:「唔好咬手指啦,隻手咁靚。」,配合Eason那低迴的溫婉語氣,俗套的金融佬頓時脫胎換骨,令人投入感狂up,好奇這個賤男跟這良家婦女如何發展下去。到後來陳奕迅的計謀事敗,湯唯跟他對質,加倍死命咬著指頭,陳奕迅爆出一句:「妳唔好咬住先啦,聽我講!」觀察簡單,表達直接,觀眾報以笑聲,整場戲因為一句對白有了現場感。張艾嘉也很好看,她的氣場就像《The Devil Wears Prada》的Meryl Streep,有壓場感,對白唸起來句句舉重若輕,和每位演員的對手戲都很有張力。周潤發就只屬客串性質,發揮不多,但恐怕就只有他這種級數和形象的男演員,才不會被張艾嘉的光芒蓋過之餘,還獨力閃得耀眼。配角方面大多只為陪唱陪演,並不深刻,倒是一眾久違的臉孔和名字,教人意想不到,例如車婉婉、周家怡,還有N年不見的朱健鈞。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問:如此劇情,怎樣拍成歌舞片?一齣成功的歌舞片,最理想是能以歌舞表達和帶動劇情推展,可惜《華麗上班族》做不到這個效果。電影早段還能以歌曲交待一點劇情和人物內心寫照,到了後段劇情變得複雜,歌曲便沒有能力把故事說清楚了,有時甚至為唱而唱,歌與故事互相排斥,無法融合。電影歌曲由大師級的羅大佑一手主理,林夕譜詞,每首歌聽起來卻淺薄虛浮,令人扼腕。《華麗上班族》旨在點出現代職場男女空有華美表相,實則空虛迷失,內心泊不著岸。這個主旨,諷刺地一如《華麗上班族》本身的瑕疵,星光熠熠之下,遮蓋著難以同時迎合的中港台三地文化,包裝著編導無法兼顧平衡的歌舞、舞台劇和辦公室鬥爭元素,想說的騷不著癢處,可省卻的偏偏說得太多。有時候,less真的is more,褪去華麗、3D、歌舞和超現實場景等等煞有介事地說故事的前設,換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幢甲級商廈裡,請同一班演員以不同的方式演譯同一個故事,我相信故事會細膩更多,觀眾也共鳴更多。原文載於作者網誌Innie Ccy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cyinnie 電影

詳情

「不是為了改變世界,只是為了不被世界改變」

《誓不低頭》終於播到尾聲,昨晚一集講到曾江飾演的陸國榮向兒子家明(羅家良飾)「攤牌」。家明幼時親眼目睹父親殺害舅公一家、嫁禍謝文武(鄭少秋飾),他明知父親惡貫滿盈,無奈父親對自己的確愛護備至,孝義兩難全之下,家明一生都在指證父親和盡孝之間掙扎徘徊。陸國榮卻利用兒子心善的弱點,假意欺騙家明自己早就後悔不已,一來希望挽救父子感情,二來為哄騙兒子放棄頂證自己。直到大律師曹珠(胡楓飾)為謝文武翻案,家明得知陸國榮一而再迫害謝文武及其親友,還將所有有力證人或收買或殺害,家明終跟父親對質,陸國榮亦明確表示自己毫無悔意,所有被害的人只是他的踏腳石而已。家明對父親心死,為了讓父親知道他必須為其所作的孽付出代價,家明選擇在父親面前自轟而亡。一個贏了全世界、也擁有全世界的人,失去他唯一重視的至親。昨日,建國(或稱竊國)66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慶祝(絕口不提的國民黨)抗戰勝利70周年,於歐美多國元首缺席下,在發生六四事件的天安門廣場上舉行盛大閱兵儀式。用飛機大砲紀念和平,聲稱永不稱霸世界又忙不迭展示軍力,展示軍力又當著辛勤操練的軍人面前宣佈裁兵,精神錯亂尤如陸國榮,明明好勇鬥狠,謊話連篇,卻妄想自己的金玉其外,騙得了人民,騙得了全世界。香港人寧願慶祝叮噹生辰,亦不願承認所謂的抗戰勝利日值得紀念,一場逼和中國隊的世界盃外圍賽,都教香港人有「吐氣揚眉」的感覺,可想而知香港人對這個「祖國」,早如家明對陸國榮,以前或者尚有丁點顧念血濃於水的感情,可這一口東江糞水被迫灌了又灌之後,今天都被嗆到夢醒,不再奢望這個政權會有良心發現的一天。有權有財又有勢的中共,也像陸國榮一樣,買得到世上所有奴才獻媚,買不到真正歸順的民心。香港人可不必像家明那樣以死明志,卻不妨向謝文武借鏡。謝文武含冤坐牢十五年,在獄中斷了一條腿,出獄後為求生存歷盡艱辛,遇上曹珠為己翻案,以為終交上好運,卻因此被陸國榮連番迫害,兒子坐牢、好友被殺、女友被姦、女婿家明被迫到自殺,可謂慘絕人寰,但他始終恪守原則,相信公義,無論前景有多絕望,他都不肯以暴易暴對付仇人,反而咬緊牙關,堅拒向惡勢力屈服,最終因他的堅持令陸國榮伏法,沉冤得雪。香港人面對重重挫敗,公義難彰,和平抗爭暫時未見成效,轉而聯想到武力升級,是人性,沒有人喜歡失敗,沒有人喜歡無了期的等待。今時今日看謝文武,好多人可能會覺得他「戇居」,但我總是不敢忘記電影《無聲吶喊》裡的一句對白: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只是為了不被世界改變而已。不要讓仇恨將你變成你鄙視的人。香港人,要堅定,也要團結。對某幾位為人民幣服務的無知藝人來說,則要首先警惕連甚麼是「法西斯主義」都未搞清楚之前,別那麼輕易感動致敬,除非你的眼淚跟你的尊嚴一樣廉價。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口供,應該是這樣錄取的

日前傳媒報導,一位操客家話、有初期至中期認知障礙症的九旬婆婆,早前於超市購物時懷疑忘記付款,被帶返警署錄取口供,期間沒有家人或社工陪同。警方的口供紙不但紀錄婆婆操本地話﹙即廣東話﹚,更引述婆婆聲稱「我偷番嚟自己食,比(俾)次機會」,令人懷疑警方捏造口供。到底錄取口供的正常程序是怎樣的?有甚麼準則界定是否需要翻譯員在場?數年前,我曾於警隊擔任翻譯工作,協助前線警務人員替疑犯及證人錄取口供,因此對錄取及翻譯口供的正常程序,尚算熟悉。警隊文職編制內設有「警察翻譯主任」一職,屬公務員職位,日常工作包括筆譯口供,並於警務人員向母語並非本地話的疑犯及證人錄取口供時,擔任傳譯。每當遇到操普通話或英語的疑犯或證人需要錄取口供,警務人員便會聯絡駐警署的翻譯主任從旁協助,確保警方、疑犯或證人在完全理解有關程序的情況下,順利錄取口供。安排翻譯不獨是為了保障疑犯或證人的權利,警方如果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勉強錄取口供,就有不顧程序的嫌疑,錄取的口供在法律上亦會無效。萬一疑犯或證人並非操普通話或英語,而是其他方言或外語呢?我在職的時候,就處理過不少涉及菲藉及印尼藉女傭的案件,她們雖然大都能以簡單英語或本地話溝通,但當需要仔細描述案情時,始終使用母語表達會最清晰。警察翻譯主任的基本入職要求並不包括通曉中英文以外的方言或外語,因此遇到這類情況時,便需要多請一名相對應的外語翻譯員在場。這些方言/外語翻譯員都是警方以外判兼職形式聘用的,他們不在既定編制內,24小時候命工作,但因為他們是「自由身」,所以亦有適量拒絕工作要求的權利。假設一位菲藉疑犯被帶返警署錄取口供,警方便需先行了解疑犯最常使用哪種語言,才決定是否需要聯絡外語翻譯。因為也有一些案例是疑犯屬印度裔,但在香港土生土長,平時說的是本地話,印度方言卻一點都不懂;也曾遇過一位日裔女士,能操流利英語,堅持不用另請日語翻譯。換言之,警方在拘捕疑犯並將其帶返警署的過程中,有責任先行與疑犯溝通,了解其語用習慣,並不能單憑其國籍便判斷其所需翻譯,而疑犯或證人本身的意願亦需尊重。以菲藉疑犯為例,雖然他加祿語﹙Tagalog﹚是菲律賓的官方語言,在該國最為通行,但亦有一些菲律賓人是操其他方言的,完全不諳他加祿語,因此可以想像,在聯絡合適翻譯員的程序上,所花的時間絕對不少,萬一那種方言比較冷門,全港只有寥寥數位合資格的翻譯員,剛巧他們又正在處理其他案件無暇接應的話,警方便只能乾等,直至翻譯員到場,才能開始錄取口供。這一等,三兩小時是平常事,另行再定日子錄取口供亦絕不稀奇。待方言/外語翻譯都到場了,錄取口供的程序便可正式開始。一般筆錄口供分「證人口供」及「警誡口供」兩大類,「證人口供」即俗稱的「協助調查」,例如你遺失錢包到警署報案,警方便可能會替你錄取一份「證人口供」備案;「警誡口供」則適用於疑犯,整個口供的錄取過程都在警誡下進行,而疑犯在期間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可能會用作呈堂證供,因此錄取或翻譯「警誡口供」時需要更加嚴謹,不但筆錄時要直書其意,翻譯時亦該盡量照字面直譯,以免歪曲任何一方的意思。為保資料真確,「警誡口供」的每題問答之後都必須齊備警方、疑犯及翻譯員﹙如有的話﹚三方的簽名作實。牽涉到警方、警方翻譯主任及方言/外語翻譯員三方才能錄取的口供,行內俗稱「三色雪糕」。每當接到警方電話預約做「三色雪糕」時,便要有心理準備最少預留半天,因為程序上是非常花時間的。平時我們在電視劇或電影裡看到錄取口供的情況,警員向疑犯句句進迫,疑犯因驚慌而長篇大論地和盤托出,警員邊聽邊把證供寫下來……其實與現實有點不符。無論錄取哪種口供,警務人員都會先以中文在口供紙上寫下基本資料,然後以問答形式紀錄疑犯的證供。在「三色雪糕」裡,警務人員會先以口頭問一遍,警方翻譯主任以英語口譯一遍,再由方言/外語翻譯員口譯成對應的方言/外語,待疑犯回答後,便以同樣的方式倒序翻譯一遍,到此會稍作停頓,由警務人員把剛才的問答先用中文筆錄下來,警方翻譯主任筆譯成英文,再交由方言/外語翻譯員筆譯成對應方言/外語,每題都是如此做法。如此一來,大家明白為何做一次「三色雪糕」至少需要半天了吧?碰上案情複雜的案件,需要通宵達旦地錄取口供,這情況也屢見不鮮。九旬婆婆說的是客家話,自然需要客家話翻譯員,客家話翻譯通常都兼會書寫中文,因此未必需要做「三色雪糕」,但聯絡外判客家話翻譯員到場,這程序是絕對不能省卻的,何況婆婆有認知障礙,亦必須家人或社工陪同協助。以往在職時,無論碰到的方言/外語有多冷門,聯絡相關的翻譯員有多困難,警方亦必會耐心依足程序辦事,即使需要等候多時,各方亦毫無怨言,這為之專業操守。事隔不過幾年,除非我離職後警隊內部另有新指引,否則胡亂紀錄疑犯的語用習慣,甚至在沒有翻譯員在場下涉嫌私自杜撰疑犯的口供,這做法不但愚蠢、荒謬,更是無法無天,禮崩樂壞。各位如有需要到警署錄取口供,可以注意幾件事: 留意自己錄取的是「證人口供」還是「警誡口供」。 如屬「警誡口供」,即代表你已被捕,在警誡下所說一切都有可能被用作呈堂證供。 切記:警方在警誡下的提問,你不一定需要作答。你有權聯絡律師,亦有權保持緘默。 你有權選擇自行筆錄口供,抑或由警務人員代為筆錄。程序上,警務人員會於正式錄取口供前詢問你的意願。警務人員多半會提議由他們代寫,因為會「快啲」,如你感到不放心,亦有權拒絕。 假如你選擇由警務人員代寫口供,並對當中某些字眼有異議,你有權即時提出修改,直至滿意為止。完成後只需在修改部份旁邊簽名作實便可。 完成錄取口供後,警方會影印一份副本給你﹙如是錄影會面,則會連同錄影光碟副本一併給你﹚。緊記好好保存副本,以便有需要時有所參照,或轉交給律師參考。其餘被捕需知,很多團體都已製作過懶人包,在此就不贅了。總之,各位保障自己權利之餘,也別忘了繼續監察警方的辦案手法,絕對不容誣陷智障男或這宗客家婆婆懷疑「被錄口供」的類似案件再次發生。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警察

詳情

「襲擊」的法律定義是甚麼?

女文員被指「胸部襲警」,襲擊罪成,被判囚3個月15日,全城譁然。此案可斟酌的地方是:「襲擊」的法律定義到底是甚麼?就裁判官的判詞看來,女被告被控的「牌頭」應該是襲擊罪裡最輕微的「普通襲擊」罪。快查法例,根據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40條「普通襲擊」條文說明,僅規定「任何人因普通襲擊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1年。」,但對「普通襲擊」的定義,原來至今尚未被寫入成文法。執法人員在衡量被告有否干犯「普通襲擊」罪時,只能參考普通法的定義,即「被告的動作致使受害人意識到即時和不合法的人身暴力,而被告是有意或罔顧後果地作出這種行為的。」(Any act that intentionally or recklessly causes another to apprehend immediate and unlawful personal violence.)裁判官陳碧橋判刑時稱,女被告的胸部曾「撞到」(有些報導的字眼為「襲擊」,有待查證)警員手臂,本屬輕微,但她隨即大喊「非禮」,其他示威人士聞言附和,令「本來不嚴重的襲擊變得嚴重」。對照上述對「普通襲擊」的定義,女被告的胸部觸碰到警員手臂這個行為(無論是故意或無意),是否強烈到足以令警員意識到他有可能遭受「不合法的人身暴力」?女被告先是胸部觸碰到警員手臂,及後叫喊「非禮」,這個一般理解為「人之常情」的舉動,又是否有足夠證據被解讀為「有意」或「罔顧後果」而作出的行為?若根據裁判官的邏輯,眾人附和叫喊令案情變得嚴重,是否意味附和眾人亦同樣干犯「普通襲擊」罪,也應當一併被判刑?但事實是,案件中僅有四名被告被判罪,一眾涉嫌有份令「本來不嚴重的襲擊變得嚴重」的示威人士都沒有被審訊或定罪,這是否代表裁判官的判刑準則不明,甚至前後矛盾?我並不是法律專家,這些疑慮或者需要法政匯思或其他法律界專才一一解答。我感到疑惑的是,裁判官對女被告判刑的其中一個考量是有感襲警行為「猖獗」,因此判刑必須具阻嚇性。但觀乎裁判官的判詞和以上分析,女被告和附和眾人的「牌頭」,應是「妨礙司法公正」(涉嫌誣告)或「阻礙警方執行職務」(涉嫌阻差辦公)似乎更為恰當。到底裁判官是覺得「妨礙司法公正」或「阻礙警方執行職務」這現象「猖獗」,抑或襲警行為「猖獗」?我對此感到相當懷疑。

詳情

趙雅芝的柔焦鏡

還記得《算死草》裡的家丁阿仁嗎?整部電影裡,他的鋒頭都被飾演陳夢吉的周星馳蓋過,被飾演何歡的葛民輝蓋過,甚至連飾演龍二的黃偉文都比他搶鏡,直至電影臨近結尾,他只出現短短數分鐘,已經足夠教我自此對他留下深刻印象。因為他在柔焦鏡眷顧下,以極為「俊俏」的姿態出現在觀眾面前,還順勢輕撥髮梢,霸氣地拋下一句:「唔怕話你知,靚仔真係大晒架!」原本是喜劇裡刻意安排的一個反差效果,目的是以誇張又帶點荒謬的對比博觀眾一笑,沒料到18年後,同樣手法居然套用在劇集《風雲天地》內,用以修飾趙雅芝的俏臉,讓她每個特寫鏡頭都以雪膚零皺的完美臉容示人。目的雖然不同,效果卻殊途同歸,換來網民陣陣竊笑,還帶點點唏噓--香港人連想在電視機前看看一個久違的熟悉臉孔,也難逃造假的愚弄,在所謂中港融合之下,尚有多少東西是真的?又有多少是我們真正想要的?《風雲天地》播映以來,劣評不絕,批評離不開劇情老套、毫無港味又離地、配音和現場收音陰陽夾雜。起用大量陌生的內地演員,也不算大問題,就當認識一下新演員好了,問題是眾女角位位臉容尤如蠟像一般,分不清誰是誰,也看不出她們的喜怒哀樂。難怪網民們飽受「經過那些年~」一役後雖猶有餘悸,仍不禁慨嘆無可選擇之下,始終阿姐最好、最耐看。香港人捍衛的港劇,說穿了只是一份實而無華、能引起共鳴的親切感。《大時代》重播可以再掀熱潮,除了劇本和台前幕後著實出色以外,劇中穿插的種種舊物舊事,如公共屋邨的冷巷、錄音帶、馬騮架等等,都標誌時代衝擊下日漸凋零褪色的舊有文化和價值,偏偏這正是我們最珍惜、最懷念的。《導火新聞線》早前受熱捧,很大部份原因也基於它的取材緊貼社會脈膊,敢於嘗試描寫露宿者、傳媒道德和新聞自由等議題,不似獨大的那個一台,仍然迷信收視保證必須包括一哭二鬧三爭產最後BBQ跳起yeah大團圓結局的方程式。所以《大時代》和《導火新聞線》縱有瑕疵,觀眾也樂意接納包容,因為劇集裡彌漫的本土情懷,已足夠教我們感動不已。仔細想來,不免悲哀。中港矛盾就像趙雅芝的柔焦鏡,當權者企圖粉飾太平,以經濟發展為藉口,用白花花的銀紙把貪腐頹敗統統遮蓋,殊不知真正具公民質素的香港人,不需要政權為它的衰敗美圖秀秀,不畏懼真相如何醜陋殘酷,我們只想捍衛知情的權利,和選擇如何應對的自由意志。王晶面對網民的口誅筆伐,高傲地回應自己「好少睇啲我覺得唔專業嘅文字」,連口吻都跟特區一眾首長高官一樣,不知自省,與民為敵,試問如何能得香港人擁戴? TVB 電視

詳情

張國榮並非死於自殺

每年四月一日,香港人總會想起張國榮。那一年,香港人如在霧中,面對兇狠卻完全陌生的疾病,盡力自救以外,也就只能聽天由命。哥哥在愚人節離去,更給憂心惶恐的香港人,開了個最殘酷的玩笑。今年,除了繼續重溫哥哥的經典作品,我還想起一個人:羅賓威廉斯 (Robin Williams)。去年八月,窮半生為影迷帶來無盡歡笑的美國影星羅賓威廉斯,因飽受抑鬱症折磨,最終自殺身亡。威廉斯的電影也是我成長的一部份,他猝然而逝,亦教我心有戚戚焉。當時關於他的報導很多,只有一位blogger的一篇文章,我無意中看到,竟震撼至今。文章標題是這樣的:羅賓威廉斯並非死於自殺 (Robin Williams Did Not Die From Suicide)。文中提出一個很重要的觀點:羅賓威廉斯並非死於自殺,而是死於抑鬱症。一位癌症病人,其死因可能是種種可怕的併發症,但我們一樣會明白:他是被癌症帶走的。可是,如果一位抑鬱症病人自殺身亡,就會有人認為他是「睇唔開」、「自己揀嘅」,忽略了他的痛苦源自抑鬱症,也不了解這種痛苦,到底有多身不由己。抑鬱症同癌症其實一樣,可以是一種不治之症,亦需要配合適當治療,並非單靠個人意志就能戰勝。抑鬱症的成因可分為生理和心理兩方面,社會普遍仍然以為只有碰上壓力或不開心事等心理因素,才會導致患上抑鬱症,但其實人腦內有數以億計的腦細胞,細胞與細胞之間在信息交換時需要靠一些分泌物質來傳遞,如果腦部分泌的化學傳遞物質失衡,會令情緒受到影響,便可能引發抑鬱症(資料來源:醫院管理局智友站)。換句話說,抑鬱症就如所有疾病,可以毫無先兆、純粹受生理變化影響形成。癌症對付的是癌細胞、腫瘤,一些實實在在的病變;抑鬱症對付的,是無形無相但分分秒秒都在蠶食你的無力感,令你身心都會感到極度不適和不安。為甚麼身體有病你會去求診,但情緒有病,你卻諱疾忌醫?肉身受苦,需要照料;精神受苦,難道就不值得好好關注?癌症病人無法選擇不去患病,抑鬱症病人也不是旁人一句「睇開啲」,便能輕易走出陰霾。自殺對抑鬱症病人來說,並非一種選擇,也絕對不是疚由自取,那只是代表他已經徹底絕望。就正如你不會怪責癌症病人為甚麼會患病,不會追究他為何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痛苦的化療,依然難逃一死一樣。你勸勉抑鬱症病人要cheer up,難道他不想?他很可能已經用盡氣力和辦法,依然辦不到,也不知道還可以怎樣令自己振作起來。這種明知自己有問題卻完全束手無策的恐怖自覺,也會令抑鬱症病人倍感絕望。17歲那年,我有差不多一個月時間,每天只懂不停大哭,每天都覺得驚恐不已。說不清楚為何驚恐,但那種恐懼,曾經令我實實在在地感到心跳得很快很快,快到我無時無刻都坐立不安,吃不下嚥,睡不著覺,我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不受控地哭。我當時很清楚意識到自己有問題,我很想快點康復過來,但我甚麼都做不到。那次經歷讓我第一次明白:原來人並非自己想像般堅強硬朗,任何人都可以在毫無預兆下,失去一切自控能力。我不肯定自己當時是否罹患輕微抑鬱症或任何情緒病,但近年我進修了一些心理學課程,對抑鬱症了解多了,就明白抑鬱症和所有情緒病,都需要我們多點認識,多點體諒,才能讓自己和身邊人防患於未然。假如我17歲那一個月都如此難熬,你可以想像罹患嚴重抑鬱症的病人,每日所承受的身心煎熬,何等痛苦嗎?哥哥離世已整整12年,我們對抑鬱症的認識,有伴隨對他的思念與日俱增嗎?如果我們真的愛哥哥,真的希望防止同樣悲劇發生在其他摯愛親朋身上,就請先明白這個事實:張國榮並非死於自殺,他是死於抑鬱症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精神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