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將旺角衝突簡單化:五點隨想

近日發現原來很多同輩對旺角起事者呈同情狀,而那幫人亦不明自曉地成為社會義士,是社會對梁振英不滿的彰顯,我覺得事情完全過份簡化,亦有必要明正視聽:一、資料說法四方八面,肇事因由三吹四改,「起事原因」與後續的事情發展,完全脫軌,不是一句「有社會不滿」就能輕輕帶過。現在資料幾乎可以肯定,(一)本民前駕有裝滿武器的客貨車前往旺角、(二)食環署職員沒有試圖拘趕小販、(三)起事者與警察生衝突的範圍為砵蘭街近山東街、彌敦道一帶,完全與小販擺賣所在地錯置。可以說,基本上食環退場後,就再沒有小販的事。其次,(四)鼓吹衝擊的本民前對行動目標屢搖右擺,先是說「支持小販」,後來以此為說吸攏群眾到場後,卻沒再跟進(包括現在)小販狀況,而是突然戴耀廷式「佔領中環正式啟動」,然後說成活動是反政府勇武;又說是競選遊行。當中各事兒之間的關係、目標兒戲至極,騎劫人群之意不在話下。事件的起首,本民前一定有份擔當他們口中最批判的所謂「大台」。----二、政府反應和事件效果,似乎也為事件添上一層迷霧。愈來愈多報導顯示,當晚警隊似乎刻意按兵不動,讓警員捱打,包括沒有讓他們配戴符合騷亂規模的裝備。及後,政府刻意出來澄清當晚食環沒有執法,事情相當弔詭。倘若政府刻意行此舉營造弱勢形象,即運動完全弄巧反拙,令輿論完全站在倒青年的一邊。不能只靠臉書、朋輩和身邊極有限的圈子,來證明很多人站在當晚起事者的一邊,也不能凡事歸咎於三色台抹黑;事實上,倒起事者的一邊人更多,而且好真心,也不一定是大家腦裡幻想的傻頭傻腦的大姐,而我們亦無須幻想所有異見者均為愚民——這樣對建立民主社會也未必是好事。---三、策略問題:倘若起事是為了搏取更大公眾同情,事情顯然完全fail,credit都在政府身上。我重覆多次,不要只看臉書朋輩和蘋果日報,就以為已瞭解了民情。一個涉嫌主動起事(一),而且主題不consistant(二)、(四)的團體,如今令年青一輩完全失信於大眾,其一是策略失儀、目標飄移、主張閃縮的問題。其次,這群「本土派」主張的「建國」似乎既沒什麼準備,也沒有成事的說服力。Sorry講句地緣政治限制,在香港以武力起事會成功完全是小朋友睇童話FF high大左。像烏克蘭、敍利亞這樣有更大群眾起事基礎,建國條件和更直接可以撼動政權(not Hong Kong sorry)的條件,都搞成這樣,「本土派」妄想可以撇除中國因素獨立建國,還幻想歐美在背後會武力撐腰,而且香港可以獨立於世界體系,財金天然資源突然自給自足,揮低中國後還會有足夠外資(包括中資)撐住社會不倒塌,完全是吸毒上腦。其一在於,你完全沒有本錢以武力跟政權硬併,一味大隻吹到要打仗,卻從沒有review她的後果大家能否承受(看敍、烏),此地有沒有這樣的本錢。一味空談建國,叫人去衝而目標三吹四改,到自已人有事被提告,黃洋達刪Fb status,本民前的「法律援助基金」突然消失。像這樣信口開河,毫無膊頭的所謂「本土」派,到底還有什麼好撐。---四、無諗大局的承上。金融、政治、經濟本為一體,不是屎燴,而是你都要顧謀生的人。不是一句有禽流感要殺晒啲雞就大撚晒,你要俾過渡、善後,你要想雞農要怎過活,而不是一句雞農不撐我就落地獄。燒的士、搞垮小販的經營,固然是這種不負責任的極致表現;惟這班人的「建國藍圖」中必要的「犧牲」,也視已義為大義,別人生計於無物。幻想驅走了內地遊客,連根拔起的是整個藥房業的行業鏈,拖垮了酒店業的資本循環,影響的是千百萬顧員的生計。這班人要想清楚推翻了這些後,這個城市有什麼能賴以為計,那些人如何安頓。不是一個大學生心口掛住個勇字,毫不愁生計——也毫不在乎別人生計,可以句句大義澶然踐踏別人的利益來換取自已其實毫無內容的「遠景」。這些人在經濟上根本沒有切膚之痛,根本沒有犧牲。(我不是指買不買到樓,純粹指有無飯開)。---最後,額外的隨想是,太多情感衝昏頭腦,太多信口開河的說法我們除了沒有查證,就是沒有諗後果。我不住回憶起這幾天以來,我看著警員被圍毆至頭破血流的畫面,有多爽歪歪。單是這點亢奮,已經值得令我一看再看,對本民前「義士」大大鼓掌;一切藍圖責任xyz何不容後處理。然後,立場先行竟成為我賴以為行的指標,走到鏡子前,我忽然發現我跟愛字頭、撐警大聯盟其實差不多。又,對警員施行如此駭人的暴力,我竟有如此快感,其實我覺得自已好變態。當然無法合理化警員對待示威者採用的暴力,以及他背後代表的整個龐大的制度暴力。但對一個個別流落警員的極端暴力,而我們如此痛快,我恐怕個世界已經返唔到轉頭——調返轉,警隊那一邊都是這樣吧:自已人被打,好嬲,打爆示威者個頭,好爽。無法因而諉過示威者,也不是無以理解那種憤怒,打9警員是否唯一可向政權示威的方法,我還沒想得清,這點可以商榷。但,或許我們對自已每一個行動、每一個信念,都應該多一份責任;都應該停一停想一想,都應該對得住自我檢視的過程。不是因為我信,所以我信;因為我已信,所以我繼續信。「因為警察仆街,所以打9佢」「因為大陸仆街,所以香港要建國」我們其實沒跳出去瞭解過這個世界,因而我們沒有長進過任何東西。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文題為編輯所擬 旺角衝突

詳情

重新檢視我們的「非洲觀」:當世上只剩《國家地理雜誌》時…

本篇文章並沒有時效性。一切源於《國家地理雜誌》於數個月前刊登的一篇名為《貴金屬的代價》的文章。事源數月前看到一篇文章,原本以為可藉此重新檢視非洲這個地方,或許可讓大家重新思考全球化與勞興分工下,世界不平等背後的結構原因。然卻失望地發現,那又是《國家地理雜誌》既有的套路。結果,又是另一篇西方的消毒劑。一篇《國家地理雜誌》採訪非洲衝突時的套路文中以一名在吉普車中的記者,被幾名從樹蕞跳出來童兵用槍指嚇,並在給予他們香煙後獲得安全,作為採訪報導的開始。文中依次進入對路段上所見的描述,然後是記者藉著看沿路風境時產生的個人感觸。接著是記者憶述/採訪某個長老的對白,內容大概是「我們這裡的仗打不完」、「雖然我們的黃金很多,但是…」。最後上半部分以記者被叛軍將領抓住,下場不明作為上半的終結。此「吊癮」部分亦成為下半部的引子。在文章下半部,記者嘗試整理「剛果的故事」(歷史)。剛果民主共和國(下簡稱剛果)是一個政府軟弱無能、積弱而絕望的國家,他源於100年前比利時對這地的不仁剝削,致殖民政府退場時國家混亂不已,然後一個野心勃勃的軍人奪位,開始獨裁統治。後來國家不幸再政變,又與其他國家交戰,最終導致國家成為「失敗國家」(Failed state),礦場和資源富饒處被奪。而礦產至今仍是各界爭奪的資源。鑑於聯合國無能,人權組織(以美國為首)開始草議貿易協定,要阻止衝突地區的鑽礦流入市場,但始終仍遇到很多困難。文中到此描述了一下礦工的苦況,以及軍閥豪強勢力之跋扈。最後,一名匿名聯合國官員總結:「大家都在玩分錢遊戲,是所有非洲利益集團之間的勾當」。文章最後一段:「隔天,我們搭乘小飛機離開本尼亞。當我們飛越那些埋藏著珍貴礦物的美麗山巒時,腳下的香蕉樹逐漸淡去成為深綠色的漩渦,茅草屋村莊也變成了一個個棕色的小點。」總之,這樣的套路就總結了我們對剛果的認知,也算是又一份「非洲概況」的摘錄。我們對這片大陸的零碎認知,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地累積起來——而並,我們亦自覺上述套路,與我們多年認知的非洲並無大出 入。然而,事情真的是這樣嗎?「非洲觀」的形成《國家地理雜誌》曾經也是一本我年少時好喜歡的雜誌,因為它總像提供了很多「國際視野」,滿足對世界充滿好奇心的小孩,可以自覺認識了世界多一點。然而,我們很少留意這些「國際視野」的套路其實都很接近,而且帶出的訊息很劃一:世界各地有許多不同文化/處境的人,我們應該知道/觀看他們的現況,聆聽他們的聲音——並且,透過讀者在全球村的參與,改善他們的處境。這些觀點看來很妙,也很logical;只是,《國家地理雜誌》從來沒有告訴我們,他們的起首為何會跟我們不同。在《國家地理雜誌》(和許多歐美「世界視野刊物」)中,某國的特定情況(如非洲的哀痛)總是自有永有的狀況,也是不需疑問的歷史結果。這些雜誌通常會速食式地利用如大肚嬰兒的照片,共伴以記者坐了十小時吉普車顛簸不已的獵奇採訪畫面,二合一地速成提出某國「真的好陰公」這一命題,而且很快取得說服的果效。一旦「陰公」程度已被確認,迅速就走進「生活」、「生計」等的活生生的陰公故事;最終,就是「我們可以做什麼」。即使偶quote歷史,也以簡短為主,絕不佔上大篇幅;而且,除了不觸及世界權力關係的最深處,也好刻意把問題停留在淺層化的理解:部族間信仰分明、資源太豐富、部落軍閥太自私殘暴、戰亂盡毀家園、聯合國軟弱無能。部族似乎生來就是對立,而資源豐富本質上就是罪。而世界亦只有好人壞人之分,軍閥作惡完全是因為軍閥本身是惡,戰爭之所以在發生,是因為戰爭正在發生。而「聯合國無能」更是所有問題的萬能key。這些命題既全部都不打算作進一步檢證,但很快就為觀眾/讀者接受。結果,對非洲苦命國家的理解和思考路向,很快就會在慒然之間跌入一套這樣的套路:非洲真的無得救,他們的人真的太慘,人太貪婪,資源太少,部族太多……但是,歐洲人不貪婪?歐洲人的部(種)族很少?如果探討不足,完全是因為篇幅所限,想從「軟」入手,那固然可以理解。但其實同樣的篇幅,是絕對可以講到完全不同的面向(如下文);並且,即使要從「軟」入手,亦不代表應從「軟」終結。這裡的編採方針,顯然是有一些問題——有一些力量在主導。是誰的筆在寫?也先了解這枝筆的由來。《國家地理雜誌》的前身是美國國家地理學會,成立於1888年,也是世界國家擴張主義進行得如火如茶的年代。美國完成了與墨西哥的戰爭和西進擴張,並轉而轉向太平洋,與西班牙在菲律賓一爭長短。德皇威廉二世將要公佈「世界政策」(Weltpolitik),而英國亦正密鑼緊鼓地推行「三C政策」。在德國,「鐵血宰相」卑斯麥還召開了柏林會議(1884),商討列強之間要如何有秩序、文明有條地確立「殖民地的有效條件」。當時的大時代語境下,列強紛紛成立不少「地理學會」,這些學會常以「學術」與「研究」為名;實以利用知識份子作殖民探子、刺探鄰國地理探索進展的情況為實,列強之間亦常派代表出席各國之間的「地理會議」。如1822年成立的興業巴黎地理學會(the Société de Géographie de Paris)和1845年成立的俄羅斯地理學會(the Russian Geographical Society),都在「文化研究」的熀子下,進行著不能公開的帝國意圖。如在歐洲「文明史」中享負盛名的非洲探險家大衛·李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e)本身就受國家直接委託,要找出尼羅河的沿頭——而他後來因發現的黑奴貿易之黑暗而寫下的文章,卻遭明顯冷落。另一名探險家莫頓·史丹利爵士,(Henry Morton Stanley)更由比利時國王親自接洽,最終成為比國在剛果屬地的代理人。這種歐洲人的「地理好奇心」最終成為「非洲大瓜分」(The Scramble for Africa)的前奏——只是這些行徑都以「白人的負擔」(White men’s burden)為熀子;亦即,「我們正在宣揚文明」。結果,比利時的地理學會最終演變成「國際開發非洲會議」(1876),除了吸引多國「知識份子」參與,更彌訂了日後的「有效殖民地條件」。在沒有非洲國家代表的參與下,歐美列強「文明地」瓜分了非洲。根據協定,剛果被強行劃成兩個國家,這些國家的宗族地緣關係除了被強行肢解,也被殖民當局肆意分化。在比利時當局的管治下,剛果被訂下人種制度,佔少數的圖西族(Tutsi)成國家精英和優越人種,佔多數的胡圖族(Hutu)則成地底泥。在國內人種衝突的有利條件下,剛果徹底淪為比利時國王的私人後園,在瘋狂壓搾、分化和鎮壓之下,這片大陸漸漸煙沒與「文明」的良知之間,而只剩下「地理大發現」等的文字記載。二戰結束,歐美國家在世界形勢的轉變下,紛紛被迫放棄殖民,世界亦因而進入去殖化(decolonization)的年代。剛果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度,亦是歐洲國家「順應民意」和讓世界民族獨立的「良好意圖」。但劇情的發展是剛果如當初預料一樣,發生部族仇殺。各國隨即「保護僑民」,紛紛開兵進境「平亂」,結果比利時在剛果獨立不足兩年,即天降神兵直搗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金夏沙(Kinshasa),乘坐的還是美軍運輸機。法軍從中非共和國(至今仍是法國的私人軍事基地,法軍目前正在當地參戰,惟鮮有媒體覆蓋)開進剛果,英國則與當地土豪部族結交。1965年,剛果獨立不足5年,美國乾脆發動政變,支持獨裁狂人莫布灶上任,然後迅速與之簽訂開礦協議。原先由民選出來的前總統盧孟巴(Patrice Lumumba)旋即被「民主大國」宣稱選舉無效,並聽任其政敵將他處決。電影戲子最後發展到被冠名「非洲世界大戰」(The Great War of Africa),持續了超過11年的兩次剛果戰爭,涉及包圍剛果周邊的每一個國家,這包括了盧旺達、烏干達、納米比亞、津巴布韋、安哥拉、蘇丹、乍得、利比亞、南非、蒲薩地等,而她們恰恰就是其他國家的代理人。而恰巧在戰爭爆發的一年,美國對非洲有一半軍事援助(1億1100萬)落入捲入戰爭的相關國家之中。當金夏沙(剛果首都)的政府軍正接受美軍軍事顧問的建議時,烏干達軍隊卻手持美軍軍備攻進剛果。Dirty work實情可以再Dirty一點。手持法軍軍備的盧旺達(Rwanda)和英國支持的烏干達(Uganda)開進剛果東部「維和」,卻盤據礦場久而不退。然後,礦蘊含量不高的盧旺達突然擠身礦物出口大國——而其出口的礦物;包括對手機和電容器生產至關重要的礦物鈳鉭(Coltan)。然其驚人的經濟增長,不單沒惹來質疑,還引來世界銀行和IMF點名稱讚,稱之為非洲典範;更被美國總統克林頓點解稱讚盧旺達是「非洲的文藝復興」(African Renaissanc)。這到底說明了什麼?根據《國家地理雜誌》的描述,美國是「良心礦物貿易」的重大推手,除了在2010年簽署協定謝絕「衝突礦物」流入市場,更誘使剛果政府頒令停止國家東部所有礦場的一切生產與交易——然而《國家地理雜誌》沒有描述的是,東部根本不是金夏沙政府的勢力範圍。而事實是怎樣?Coltan除了是電子產品的高級電容器原材料,甚至是隱形戰爭塗料中的重要原料,而盤據剛果東部(本國卻沒有礦產)的盧旺達仍是此礦物的出口大國。這等於說明,透過交差隱形和看似不關事的代理人,衝突礦物仍然是在養肥歐洲第一世界的大肥餐之一。法國記者Delphine Abadie就曾撰文《剛果內戰不是一場種族衝突 而是既得利益集團之爭》,說明這些交差控腔、隱形公司與超級大國之間的關係。及至年前,剛果戰局突然惡化,製造PS2的Sony遊戲機突然猛烈漲價,這到底又隱喻了什麼呢?而當走穿過戰場瓦礫時,發現黑色軀體下埋著的都是歐美軍備,又預示了什麼?在現今世界的文明遊戲法則下,Dirty work(如出兵)很難再由第一世界國家自己親手去做;而上兩世紀的帝國主義(Imperialism)法則已由後殖民主義(Post-colonialism)所取代;亦即,帝國主義不再以槍砲和領土佔領作手段,而是以經濟操控和文化再入侵(如製造輿論/世界觀)來穩固「前」殖民者的地位。而誰掌控媒體帝國,誰手執筆,就是這意識形態擂台至關重要的一環。我們在看一套怎樣的世界觀?如建制媒體抹黑佔中一樣,要塑造民眾一整個世界觀,只需選擇性報導即可。除了透過對第三世界(如歐美正採取軍事干預的地區)採取極低度/極低覆蓋率的報導,就是大幅增加人道工作報導的比重,同時對結構性原因(例如只講拉布,不講領匯)避而不談。香港媒體無法看到非洲大陸的任何新聞消息,自然也反映了西方媒體報導世界新聞時的比重分佈。我們看英美大選的進程特別容易,瞭解歐美某嚴重車禍和工廠大爆炸的消息特別靈通(而非洲從來沒有車禍?),是因為港媒(如同全球所有在地媒體)一樣,都是坐著等外國譯電的餵養;而這些外電來源往往來自三幾個固定和一致的來源——如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關於西方媒體如何隻手遮天地壟斷全球的世界新聞資訊,本文不會詳細探討和闡述(網上/海內外/學院內外評論經已舖天蓋地),但我姑且簡單描述一下以美國為例的媒體生態。美國雖然表面上有百多間電台、電視台、報館,但全部追源溯流,都可歸納為五大金主——五個人,控制了美國以至世界的最重大消息發佈。國家地理學會的主席John M. Fahey曾是《時代周刊》的主席,一所由華納全資擁有的雜誌社。華納不單是華府內重要的政治遊說(Lobbying)常客,而且每年有份公開作出選舉政治捐獻(單2015年紀錄在案的政治捐獻就達到669萬美金)。除此之外,華納還管有重要的美國喉舌,包括CNN、HBO、Cinemax等等。以CNN為例,它就即那種對美國入侵伊拉克會高歌頌德,會像拍《導火線》一樣劇情緊湊地追訪獵殺拉登的過程,記者會公開在博客中質疑「穆斯林被殺是因為他是穆斯林」,報導奧巴馬與普京通電話時會刪了普京的回應內容,報導烏克蘭亂局時,從不報導莫斯科回應,甚至捏造消息的媒體。而僅僅在幾年之前,現任國家地理學會主席才會被稱譽為創造奇跡,令「國家地理雜誌可以進入每一個收費電視頻道」,令雜誌發行量和覆蓋讀者群「前所未有地高」……礦區,不一定要在非洲,嗯。———————————————————全球化下的世界,或許不一定如教科書般所言拉近了。反而,全球化只促進了資訊的流通,但不一定根本地改變了世界不同權力地位之下的持份者的語話權。資訊傳達快了,但傳訊傳達還需要網絡、發射站、印刷機、菲林……而這些都需要金錢、權力,才能有效、理想地散播。全球化的另一面,可能恰恰是我們與世界的距離反過來拉遠了——我們對非洲的觀感愈來愈抽離、愈來愈一體化、愈來愈脫離事實。我們會認為現在已能知天下百事,起碼對世界和科學的長進認識了不少。但比起我們上世紀的counterpart,卻似乎很難說我們對世界的人文關懷、同理心,與現實的認知,是否比他們進步;或至少,不比他們退步。 即使我今天花時一天又一天,一個月又一個月,炒冷飯再把別人寫過的文章、報告,給整理出來,提供一個另類的非洲面貌,也絕不能與龍頭媒體相比。消息的散佈率、接收的觀眾,實在有著差天公地的分別。即使這篇文章寫過,或許亦與世界無干,只能停留於三幾個朋友的腦海裡,我們的世界觀絲毫不動搖。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透過一點一滴互相進入對方生命的影響,或許真的可以製造出一張隱形的《雲圖》(Cloud Atlas)。有朋友問我,為何要花費時間寫這些東西。我想,其實若身邊每一個人都對自己身邊世界思考多一點,對身邊的世界、事物、人,說話都會涼薄得少一點。(如同性戀者、建制派支持者、少數族裔)。我只是覺得,這樣世界會好一點。受傷害的人,不負責任的句子;或許,還真的會少了那麼一點點。(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曾經有人批評,公民黨是政治白兔,不吃人間煙火,太理想化,太天真太傻……或許都說得有點對。但也正是這一種人,才能夠做到君子相分,不出惡言。」#分手 #湯家驊 #公民黨#Pentoy #評台全文:http://wp.me/p2VwFC-dFU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hursday, June 25, 2015 傳媒 非洲

詳情

matthewwth:對艾倫 .圖靈的拙劣模仿以外——《解碼遊戲》中的史實是史實嗎?

自《解碼遊戲》播出以來,網上的一片好評吸引不少人去重新認識艾倫.圖靈的生平,也讓人重新審視埋沒已久的歷史。惟近來一篇網上影評〈克里斯蒂安‧卡里爾:《模仿遊戲》是對艾倫‧圖靈的拙劣模仿〉卻給電影來了一個極大掌摑,使不少觀眾掩臉高呼:噢!我到底都在看什麼了?筆者沒有豐厚的科學歷史知識,亦不是什麼懂得剖析電影的文藝青年。就容筆者以筆者所知的史實,檢證一下電影中所描述的史實的真確性。以此文作為一個資源,既可提供多一個史實觀點的角度供思考上的參考,也可供後人討論、評價、與檢視這電影時,能有更多工具和材料可用。本文將帶給諸位觀眾第一個震撼的消息是:第一個破解德軍密碼、繳獲「謎」密碼機和建造超級電腦運算密碼設置的,不是圖靈,而是波蘭人。廢話不多說,現以Q&A形式進入電影史實背景的檢證:Q. 密碼機是誰先發現的?A.1929年,波蘭海關在扣查一批德國送來的寄件時,遭遇德國領事館的強烈請求,要求寄件立即退回德國,惹起波蘭對寄件的疑心。機警的波蘭關員呈報上級後,聯同波蘭情報部門,在寄件退回德國前,仔細把寄件拆開檢查,並發現了一台密碼機。波蘭當局機警地拍下密碼機的內部結構、鍵盤、轉子,並用圖表把它的線路畫出來,並要求駐德情報人員核實機器來歷。至1931年,波蘭已充份掌握機器的用途,並與法國情報部門交換了訊息。惟法國自恃軍力強大,無意耗時破解「不可能被破解」的密碼,破解密碼先機掉失。Q. 第一台密碼機是誰繳獲的?A. 電影中一開首提到的「波蘭情報局把密碼機」偷運了出來,只是事實的一半。出於對德國日益壯大的警惕,波蘭情報部門於戰前,以商業買賣途徑,從德國正式取得一台商用版的密碼機。至1938年(開戰前1年)時,波蘭已能破解、閱讀、並追蹤德國軍方相當可觀數量的即日訊息。波蘭送出的僅是一台商用版密碼機原型,英國的布萊奇利園情報人員在史實上,最終不是靠那台密碼機解得密碼的。Q. 第一台超級電腦是圖靈的建造的?A.錯。二戰前夕,有骨氣的都是小國。對戰火近迫日漸恐懼的波蘭政府,盡了很大努力保存自身。萬分警惕的波蘭政府建造了首台超級電腦,高峰期時更有36部,每天解讀德軍訊息。惟德國似乎也意識到有不妥,除了改良了密碼機外,波蘭亦缺乏資金擴大破解計劃。在英法無意金援的情況下,波蘭盡了最大努力將一切所知——包括超級電腦的藍圖、一整台密碼機的原型,全數交往倫敦。而就在「禮物」交出後的一個月,波蘭淪陷。圖靈在布萊奇利園重建的超級電腦,源於波蘭在最後關頭,避過毀滅而逃出來的藍圖。Q. 圖靈的小組成功解碼後,也成功防止了德軍產生疑心?A. 錯。事實上,德國海軍蒙在鼓裡的時間只有約9個月。至1942年,德國海軍上將鄧尼茲不單因驚人的損失而意識到密碼已被破解,而且還推出了一整套全新名為「鲨鱼」的密碼系統。布萊奇利園之後花了足足半年才能再次破解新的密碼,但德軍於1943年又警惕地加緊配備新的密碼模型,令布萊奇利園一直疲於奔命,無瑕慶祝短暫「勝利」。每次英國與德國在海上的傷亡比率,與破解密碼工作的成功與否成正比。Q. 為何電影特別強調海上作戰?A. 1940年-41年的英國(即電影設定的背景),是英國全島處於守勢的時期。英國除了完全沒有額外兵力向歐陸反攻,本土亦鬧嚴重糧荒,而德國海軍對英倫島嶼的圍困,有份造成英國糧荒的局面。在全島防守的階段,海戰與空戰是英國戰爭部的主要版面。而由於對英國的空襲不是持續了很久,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起碼在1942年英國開始在海外反攻之前,海戰都是英國當時最重要的戰場。而英國首個破解到的,正正亦是德國海軍的密碼。德國海軍、空軍、陸軍、黨衛軍、外交部、內政部用的密碼均有分別。Q. 劇首的密碼機,就是圖靈最終能破解密碼的那台?A. 英國的第一台德軍軍用版密碼機原型,來自一次在海上對德軍的勝仗;波蘭提供英國的密碼機,只是一台商用密碼機。1941年,德軍潛艇U-110執勤時被英國海軍重創,英軍HMS Broadway艦長在最後一擊時選擇不直接把潛艇轟掉,而是偏投炸彈,迫潛艇浮面,讓船員棄船。德軍船員在忙亂之中來不及鑿船及燒毀文件,英軍人員得以在絕對武力的掩護下,登上潛艇搜索。首台密碼機連解碼書,正是在潛艇通訊室內發現。英軍原打算把潛艇生擒並拖回英國,但最終在拖回英國途中沉沒。至從U-110上俘獲的密碼機送到布萊奇利園,解碼進展上的薑局才出現轉捩點。Q. 電影中說某名德國發佈員常以女友名字作編碼開頭,是老作的嗎?A. 不是。Q. 那麼戰爭中的德國,一直都在間諜戰中處於吃敗仗的下風?A. 德國不是永遠都是間諜戰中吃虧的一方。蘇聯在德境內最大的間諜網叫「紅色交響樂團」(Red Orchestra),發報員叫「pianist」,密碼編號叫「piano」,組織指揮叫「conductor」,而其他成員以不同樂器(如violin)命名。德國揪出了conductor,並全數控制了交響樂團。最終「conductor」Leopold Trepper在假裝同意效忠德國後,奮力向蘇聯發出暗號,暗示自己被捕——而蘇聯最終成功解讀他的意思。在對英國的反間諜戰中,德國同樣非常出色。英國慣常以空投放式,在歐陸放置特工。德國曾試過解讀出英國整個在荷蘭的行動部署,清楚知道誰指揮,新「空降」的特工在哪間屋接洽——德國人最終住在那屋子,搶了英國的發佈器,取得發佈編碼。並在一年間,以「英國特工」的身份與倫敦溝通,取得倫敦的指示,並欺騙英國派了足足60個英國特工「增援」——最終全部被德軍設置的陷阱(那房子)擒到。在最後驕傲的勝利中,英國停止派遣特工到該地,而德國用英國的發佈機,在愚人節當天向倫敦發出以下訊息:「(意譯)我們得知你們長久以來試圖甩掉我們。但很遺憾地,在這個國家裡(荷蘭),我們一直是你們特務的唯一代表,並且一直取得雙方滿意的效果……今後若你們欲在拜訪我們,我們將維持一貫殷勤的態度,並給予你們熱烈歡迎!後會有期!」----------------------------〈克里斯蒂安‧卡里爾:《模仿遊戲》是對艾倫‧圖靈的拙劣模仿〉一文中描述的,是一部只求商業效益,而忽略歷史重量與質感,對過往與現在毫無承擔的劣作。筆者不在此評。不過電影似乎除了局限我們看到圖靈本人的真象外,亦影響了我們對這世界史實的一些判斷,繼而影響我們一些世界觀——如波蘭的份量,完全不見;反而電影一出,一手就把功勞盡戴英國的冠冕上——而這種情況反映在很多以二戰為題材的電影上。於是因而,電影在塑造我們的世界觀上,又有多強大的威力。最後,如有任何史實遺漏錯誤,但求不吝賜正。 影評 歷史

詳情

matthewwth:雞排妹與葉璐珊

圍觀起哄的人總很多,自省世界日常荒誕事情有多少的人,又有幾多。這次我倒挺雞排妹。先來事源簡介:事源網上流出某女子的造愛片段——誠如一直以來父權社會對女性進行傷害的流程一樣——然後,片段迅速被網民高呼「好像某某藝人」。裡應外合的媒體來個及時和應,加快傳播涉事片段,以受害人的痛苦,來換取新聞的版面:迫使特定女藝人回應;然後,引她犯錯。最後,成為某女星話題的寶石泉源,創作靈感傾湧而出;至於真實受害的女子,則任由時代巨輪把她壓碎、迫瘋——直至被時代幹掉。雞排妹的回應維持一貫的嗆,而我向來都不甚喜歡她。然而,她的回應具備其他藝人所沒有的勇氣,且也具備一針見血的鋒芒。她指:「若我不上載影片澄清,你們對我家人/朋友的傷害會停止?若我上載的影片有打馬賽克,你們不會續說我心虛?為何不瞭解當事人目前的情況,搶先打來問我怎樣回應提告?」最後,她說:「你們想聽到我道歉,只為了寫新聞:雞排妹承認害人自殺未遂,我的歉意跟誠意,是放在幫助當事人告真正的兇手、散佈者。當你指著我,大罵兇手,那你是什麼?今天你們弄我,我如果被刺激到紅衣自殺未遂,你們的箭靶要換到誰身上呢?但每個人都要堅強,才有力氣對抗壞人。」這幾乎是我看過少有那樣有骨氣、願意對抗社會集體暴力的藝人回應。-----------------------而在雞排妹而外的日常世界,事實的確如此。一方面,我們在日常生活認為偷窺(如電梯向上望、掀人裙子)是不君子的行為;一方面我們對公眾人物的私密片段之流出,喜慶歡呼。一方面,我們批評雜誌下流低俗;一方面我們跪求影片種子。一方面,我們力抨黑警藍絲非禮,力傳黑警留言恐嚇要強姦女示威者的帖子;一方面,我們盜用並捏造葉璐珊的作品,並稱其為娼妓,高呼「不會投票俾你,只會射精俾你」。(來自輔仁媒體總編輯的公開評論)一方面,搶先研讀日本最新女優的片子,讚嘆日本成人電影業造福世人;一方面,以「女優片」來抹黑葉璐珊。除了是徹底的抵毀,也是對日本女優的踐踏——你當她們是什麼?在與你政見不符時,用以抹黑他人的最低賤咒語?女優是供你當作政治娼妓、讓你踐踏她們,自抬己調的萬用百潔布?結果,女性在這個父權社會中,只能在男性預設好了的性意涵中,戰戰競競地找個小角落生存,然後併命祈求這安全區長治久安,別出賣自己——你是女性,要拋頭露臉,你要有具性意像的形象(身材/舉止);要再上一層樓,獲公眾聽取你的聲音(如政見、歌喉)你需要拋露一點身材(如事業線、長腿、樣子)。要繼續在這擋台中站得穩,要確保你性意涵的輸出維持不變,久不久要有「好女仔」、「好SEXY」的影像流出才可以——但你一定要是貞潔之身,不然是蕩婦;而且你要求神拜佛,關於你私人的性面向,不會被爆料(如口傳你的床技、影片流出)。結果,稍有名望的女性都只能在這危險的平衡木中自處。而拋不出身的,沒那些性意涵的女性,則連她們的聲音都不用聽——也不會去留意。而女性的身體、性生活,也只能任由父權社會擺佈:要它時,它是寶;要她死時,它也是利器。那受傷害的事主呢?去挖這私癮出來的犯人呢?傳閱這些種子的人呢?傷口灑鹽的媒體呢?誰有責任?通通沒有責任,千錯萬錯,都錯在女事主「竟然有原來對性有所渴求」、女事主「竟曾經拍過這樣的照片」、女事主「竟原來有過幾個男友」…至於像今次事件一樣墊了屍底的女事主,真遺憾,不過是媒體與雞排妹爭霸戰中的一隻小齒輪,跳樓死了也不值得婉惜。重點還是在於雞排妹有沒有風度。葉璐珊與友人有否被誣衊,對其他女性性工作者和女藝術工作者有否踐踏和侮辱之嫌,對女性性自主的處境有否踐踏,通通不重要。「葉璐珊是雞」也不過是香港大左右論述之下的一句政治武器,順手攞黎用。無權無勢的女性,就只能是時代巨輪下的小工具,是父權社會永遠的附庸——因為有太多野比女主角本身「重要」。-------------------------一句到尾,需要對日常有所觸覺,需要對自己的言行consistent。不是一邊雨傘yeah yeah yeah社會要民主,一邊就只有自己心中的民主才是民主,自己相信的理念才是理念。邊以「民主」為騙詞,邊以極暴力的方式強暴小眾、異見者,讓「民主只在自己人的圈子中發生」。好像「好多同路人」正在維護的「民主」核心價值,應同時適用於異見者。唔係一句「反共」就大_晒。 互聯網 性別

詳情

matthewwth:雞排妹與葉璐珊

圍觀起哄的人總很多,自省世界日常荒誕事情有多少的人,又有幾多。這次我倒挺雞排妹。先來事源簡介:事源網上流出某女子的造愛片段——誠如一直以來父權社會對女性進行傷害的流程一樣——然後,片段迅速被網民高呼「好像某某藝人」。裡應外合的媒體來個及時和應,加快傳播涉事片段,以受害人的痛苦,來換取新聞的版面:迫使特定女藝人回應;然後,引她犯錯。最後,成為某女星話題的寶石泉源,創作靈感傾湧而出;至於真實受害的女子,則任由時代巨輪把她壓碎、迫瘋——直至被時代幹掉。雞排妹的回應維持一貫的嗆,而我向來都不甚喜歡她。然而,她的回應具備其他藝人所沒有的勇氣,且也具備一針見血的鋒芒。她指:「若我不上載影片澄清,你們對我家人/朋友的傷害會停止?若我上載的影片有打馬賽克,你們不會續說我心虛?為何不瞭解當事人目前的情況,搶先打來問我怎樣回應提告?」最後,她說:「你們想聽到我道歉,只為了寫新聞:雞排妹承認害人自殺未遂,我的歉意跟誠意,是放在幫助當事人告真正的兇手、散佈者。當你指著我,大罵兇手,那你是什麼?今天你們弄我,我如果被刺激到紅衣自殺未遂,你們的箭靶要換到誰身上呢?但每個人都要堅強,才有力氣對抗壞人。」這幾乎是我看過少有那樣有骨氣、願意對抗社會集體暴力的藝人回應。-----------------------而在雞排妹而外的日常世界,事實的確如此。一方面,我們在日常生活認為偷窺(如電梯向上望、掀人裙子)是不君子的行為;一方面我們對公眾人物的私密片段之流出,喜慶歡呼。一方面,我們批評雜誌下流低俗;一方面我們跪求影片種子。一方面,我們力抨黑警藍絲非禮,力傳黑警留言恐嚇要強姦女示威者的帖子;一方面,我們盜用並捏造葉璐珊的作品,並稱其為娼妓,高呼「不會投票俾你,只會射精俾你」。(來自輔仁媒體總編輯的公開評論)一方面,搶先研讀日本最新女優的片子,讚嘆日本成人電影業造福世人;一方面,以「女優片」來抹黑葉璐珊。除了是徹底的抵毀,也是對日本女優的踐踏——你當她們是什麼?在與你政見不符時,用以抹黑他人的最低賤咒語?女優是供你當作政治娼妓、讓你踐踏她們,自抬己調的萬用百潔布?結果,女性在這個父權社會中,只能在男性預設好了的性意涵中,戰戰競競地找個小角落生存,然後併命祈求這安全區長治久安,別出賣自己——你是女性,要拋頭露臉,你要有具性意像的形象(身材/舉止);要再上一層樓,獲公眾聽取你的聲音(如政見、歌喉)你需要拋露一點身材(如事業線、長腿、樣子)。要繼續在這擋台中站得穩,要確保你性意涵的輸出維持不變,久不久要有「好女仔」、「好SEXY」的影像流出才可以——但你一定要是貞潔之身,不然是蕩婦;而且你要求神拜佛,關於你私人的性面向,不會被爆料(如口傳你的床技、影片流出)。結果,稍有名望的女性都只能在這危險的平衡木中自處。而拋不出身的,沒那些性意涵的女性,則連她們的聲音都不用聽——也不會去留意。而女性的身體、性生活,也只能任由父權社會擺佈:要它時,它是寶;要她死時,它也是利器。那受傷害的事主呢?去挖這私癮出來的犯人呢?傳閱這些種子的人呢?傷口灑鹽的媒體呢?誰有責任?通通沒有責任,千錯萬錯,都錯在女事主「竟然有原來對性有所渴求」、女事主「竟曾經拍過這樣的照片」、女事主「竟原來有過幾個男友」…至於像今次事件一樣墊了屍底的女事主,真遺憾,不過是媒體與雞排妹爭霸戰中的一隻小齒輪,跳樓死了也不值得婉惜。重點還是在於雞排妹有沒有風度。葉璐珊與友人有否被誣衊,對其他女性性工作者和女藝術工作者有否踐踏和侮辱之嫌,對女性性自主的處境有否踐踏,通通不重要。「葉璐珊是雞」也不過是香港大左右論述之下的一句政治武器,順手攞黎用。無權無勢的女性,就只能是時代巨輪下的小工具,是父權社會永遠的附庸——因為有太多野比女主角本身「重要」。-------------------------一句到尾,需要對日常有所觸覺,需要對自己的言行consistent。不是一邊雨傘yeah yeah yeah社會要民主,一邊就只有自己心中的民主才是民主,自己相信的理念才是理念。邊以「民主」為騙詞,邊以極暴力的方式強暴小眾、異見者,讓「民主只在自己人的圈子中發生」。好像「好多同路人」正在維護的「民主」核心價值,應同時適用於異見者。唔係一句「反共」就大_晒。 互聯網 性別

詳情

matthewwth:教鼓幾件事

?一、再入band 3學校任教。再次強調其banding,不在於標籤,而在於歸納分類法——他們都要把課室翻轉,而且樂於如此。二、音樂老師依舊擺出西方臉孔,對學生千呼百喝。指定教材擺得七凌八落,參差不齊。而學生代表說,他們正籌劃把我在進課室前絆倒。三、漸學會按章工作。老師A說教材在老師B手上,老師B叫我找老師C。我一於慢條斯理地找遍老師ABC,課堂就這樣過去四分一。四、我不是聖人,不是偉大的教育家,我也想休息。而且,學生大概所受煎熬不少。虛渡四分一堂,應該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解脫;我是這樣想的。五、深深吸一口氣,步進課室。六、沒有天羅地網,只有細胞小組。有人進來了嗎?真係膠都廢事俾。七、生物進化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徹底放棄黑板大舞台,轉向小組進攻,自己行多幾步,同小組正面接觸。八、發展了三套戰略。一,拉人出黑板寫野,萬分推唐也好,過程也有互動,乘機與之聊天。戰略二,用鼓棍打出他們看來不可思議的摩打手神功(其實不過是16分double stroke),他們瞬間呆掉,開始對我產生敬重。九、「點解你打得甘撚快既阿SIR?」(原文)、「喂,阿SIR你過黎,做多次俾我睇。」、「屌你平時係咪打飛機咖」十、莫以師生之高低階級看待他們,不以粗口視之為人心雅俗之指標,抵得住俗世告知你的「這叫侮辱老師」的說法。視他們為平輩與之溝通——「你枝棍舉甘高做乜春姐?甘樣快唔到咖低B。十一、學生開始笑。十二、開始與學生聊天,「如果你地對老師爆粗會點?」。「記過囉」、「警告信囉」、「睇邊個老師啦,有d就講兩句」、「你咪唔鬧囉」、「你係第一個唔鬧我地既老師。」十三、「你係第一個唔鬧我地既老師。」十四、這句好沉重。十五、覺得這些孩子所受傷害不非。早先知悉他們被迫學鼓,再度知悉被日屌夜屌、喪屌怒屌,是他們返學是之常態。十六、「拿,我就唔興鬧人既。我唔鬧人姐,我唔擔保下個老師唔鬧咖喎。但俾俾臉,到時你地學得唔好,學校以為我教得唔好,令到我出事甘就唔好啦。最低限度你地唔聽我唔理你,你坐返係個位度。」十七、「咩下個老師?」「我教到你地第四堂,之後就轉老師咖啦。」「點解?」「你要去邊?」「下個係咩人?」十八、他們開始對我生了信任。開始肆無忌憚地取笑我:「你睇下條友頹到」、「佢淨係想搵兩餐咖咋!」;但也開始聽我話。例如,會打下練習,聽下我講書(有興趣時)。有同學會:「俾個柒頭講埋先啦」。總之,我開始在課室找到一個立足點。十九、下課。學生像蜜蜂繞蜜糖般繞過來,有人用乒乓球扔我,引我注意;有人走來看我用什麼手機,有幾個女生走過來看我手機螢幕在看什麼。還有一個學生笑說:「我地呢班係最難搞咖,阿SIR辛苦你啦。」二十、我清楚記得每個同學的臉孔。二十一、我不是想裝聖人。我之所以可以懶高深搞教育研究,不過因為我只需對住一班,因為我只是短期合約工。還有因為太多太多實際工作條件上的差異,才容許自己這樣慢慢沉澱、消化。二十二、不想說什麼「人人可教」、「教師父母」之類,抽空實際人的處境而說的鬼話。看完成語動畫廊後,需要的是返回地球。二十三、在職場與校園,掙扎求存的人很多,掙扎過程的真實與動人,不一定限於「做件大事」的人。學生在充滿荊棘的成長路途中掙扎愛惜自己,老師在人與魔鬼之間、生活與成語動畫廊之間搖擺。沒有誰對不起誰,我們沒有誰生來欠了誰。不是「因你是老師,你就欠了莘莘學子」。這些叫成語動畫廊,只適用於電視節目。二十四、承上,不是「因你是學生,就必須聽老師講野」/「你是老師,你必須教好子弟」。高雅的社會化教化後,需要的是收起我們對別人的高傲。面對別人真實的故事,面對社會真實的牢籠,無知無感地覆述成語動畫廊的美麗言辭,只是對被迫參與過程中的所有人的加重壓迫。二十五、堅持紀錄中學教學點滴,不旨在建立宏大理論,不旨在述說人類大愛。相反,是想呈現真實。太久以來,我們視BAND3學生為無藥可救,而入學校者是抗疫鬥士,如非抗疫鬥士即搵兩餐的蟻民。只要BAND 3學生被愛,他們也可做大事——例如著西裝做律師、到中環交易廣場返工。我們根本沒有活生生當這些人(包括教師和學生)作為人一樣看待,而只信奉成語動畫廊太深。二十六、崗位上有許多人都嘗試在做好,但他們不一定都需要走同一個方向。二十六、本文發出近一小時後,一名身在中學教書的教師,也是我的舊朋友,留下以下感言,卻有感壓力不非,生怕被人撞破,最終把感言刪掉。現把感言以匿名方式發出:「有時不是老師不想與學生說俗話,而是學校教學風氣容不下。有時在學生前找到立腳點;在教員室找不到容身處。」二十七、停止以成語壓迫,用心感受牢籠下互動的細節、真實。原文刊於作者臉書 教育

詳情

matthewwth:教鼓幾件事

?一、再入band 3學校任教。再次強調其banding,不在於標籤,而在於歸納分類法——他們都要把課室翻轉,而且樂於如此。二、音樂老師依舊擺出西方臉孔,對學生千呼百喝。指定教材擺得七凌八落,參差不齊。而學生代表說,他們正籌劃把我在進課室前絆倒。三、漸學會按章工作。老師A說教材在老師B手上,老師B叫我找老師C。我一於慢條斯理地找遍老師ABC,課堂就這樣過去四分一。四、我不是聖人,不是偉大的教育家,我也想休息。而且,學生大概所受煎熬不少。虛渡四分一堂,應該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解脫;我是這樣想的。五、深深吸一口氣,步進課室。六、沒有天羅地網,只有細胞小組。有人進來了嗎?真係膠都廢事俾。七、生物進化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徹底放棄黑板大舞台,轉向小組進攻,自己行多幾步,同小組正面接觸。八、發展了三套戰略。一,拉人出黑板寫野,萬分推唐也好,過程也有互動,乘機與之聊天。戰略二,用鼓棍打出他們看來不可思議的摩打手神功(其實不過是16分double stroke),他們瞬間呆掉,開始對我產生敬重。九、「點解你打得甘撚快既阿SIR?」(原文)、「喂,阿SIR你過黎,做多次俾我睇。」、「屌你平時係咪打飛機咖」十、莫以師生之高低階級看待他們,不以粗口視之為人心雅俗之指標,抵得住俗世告知你的「這叫侮辱老師」的說法。視他們為平輩與之溝通——「你枝棍舉甘高做乜春姐?甘樣快唔到咖低B。十一、學生開始笑。十二、開始與學生聊天,「如果你地對老師爆粗會點?」。「記過囉」、「警告信囉」、「睇邊個老師啦,有d就講兩句」、「你咪唔鬧囉」、「你係第一個唔鬧我地既老師。」十三、「你係第一個唔鬧我地既老師。」十四、這句好沉重。十五、覺得這些孩子所受傷害不非。早先知悉他們被迫學鼓,再度知悉被日屌夜屌、喪屌怒屌,是他們返學是之常態。十六、「拿,我就唔興鬧人既。我唔鬧人姐,我唔擔保下個老師唔鬧咖喎。但俾俾臉,到時你地學得唔好,學校以為我教得唔好,令到我出事甘就唔好啦。最低限度你地唔聽我唔理你,你坐返係個位度。」十七、「咩下個老師?」「我教到你地第四堂,之後就轉老師咖啦。」「點解?」「你要去邊?」「下個係咩人?」十八、他們開始對我生了信任。開始肆無忌憚地取笑我:「你睇下條友頹到」、「佢淨係想搵兩餐咖咋!」;但也開始聽我話。例如,會打下練習,聽下我講書(有興趣時)。有同學會:「俾個柒頭講埋先啦」。總之,我開始在課室找到一個立足點。十九、下課。學生像蜜蜂繞蜜糖般繞過來,有人用乒乓球扔我,引我注意;有人走來看我用什麼手機,有幾個女生走過來看我手機螢幕在看什麼。還有一個學生笑說:「我地呢班係最難搞咖,阿SIR辛苦你啦。」二十、我清楚記得每個同學的臉孔。二十一、我不是想裝聖人。我之所以可以懶高深搞教育研究,不過因為我只需對住一班,因為我只是短期合約工。還有因為太多太多實際工作條件上的差異,才容許自己這樣慢慢沉澱、消化。二十二、不想說什麼「人人可教」、「教師父母」之類,抽空實際人的處境而說的鬼話。看完成語動畫廊後,需要的是返回地球。二十三、在職場與校園,掙扎求存的人很多,掙扎過程的真實與動人,不一定限於「做件大事」的人。學生在充滿荊棘的成長路途中掙扎愛惜自己,老師在人與魔鬼之間、生活與成語動畫廊之間搖擺。沒有誰對不起誰,我們沒有誰生來欠了誰。不是「因你是老師,你就欠了莘莘學子」。這些叫成語動畫廊,只適用於電視節目。二十四、承上,不是「因你是學生,就必須聽老師講野」/「你是老師,你必須教好子弟」。高雅的社會化教化後,需要的是收起我們對別人的高傲。面對別人真實的故事,面對社會真實的牢籠,無知無感地覆述成語動畫廊的美麗言辭,只是對被迫參與過程中的所有人的加重壓迫。二十五、堅持紀錄中學教學點滴,不旨在建立宏大理論,不旨在述說人類大愛。相反,是想呈現真實。太久以來,我們視BAND3學生為無藥可救,而入學校者是抗疫鬥士,如非抗疫鬥士即搵兩餐的蟻民。只要BAND 3學生被愛,他們也可做大事——例如著西裝做律師、到中環交易廣場返工。我們根本沒有活生生當這些人(包括教師和學生)作為人一樣看待,而只信奉成語動畫廊太深。二十六、崗位上有許多人都嘗試在做好,但他們不一定都需要走同一個方向。二十六、本文發出近一小時後,一名身在中學教書的教師,也是我的舊朋友,留下以下感言,卻有感壓力不非,生怕被人撞破,最終把感言刪掉。現把感言以匿名方式發出:「有時不是老師不想與學生說俗話,而是學校教學風氣容不下。有時在學生前找到立腳點;在教員室找不到容身處。」二十七、停止以成語壓迫,用心感受牢籠下互動的細節、真實。原文刊於作者臉書 教育

詳情

matthewwth:教鼓幾件事

?一、再入band 3學校任教。再次強調其banding,不在於標籤,而在於歸納分類法——他們都要把課室翻轉,而且樂於如此。二、音樂老師依舊擺出西方臉孔,對學生千呼百喝。指定教材擺得七凌八落,參差不齊。而學生代表說,他們正籌劃把我在進課室前絆倒。三、漸學會按章工作。老師A說教材在老師B手上,老師B叫我找老師C。我一於慢條斯理地找遍老師ABC,課堂就這樣過去四分一。四、我不是聖人,不是偉大的教育家,我也想休息。而且,學生大概所受煎熬不少。虛渡四分一堂,應該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解脫;我是這樣想的。五、深深吸一口氣,步進課室。六、沒有天羅地網,只有細胞小組。有人進來了嗎?真係膠都廢事俾。七、生物進化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徹底放棄黑板大舞台,轉向小組進攻,自己行多幾步,同小組正面接觸。八、發展了三套戰略。一,拉人出黑板寫野,萬分推唐也好,過程也有互動,乘機與之聊天。戰略二,用鼓棍打出他們看來不可思議的摩打手神功(其實不過是16分double stroke),他們瞬間呆掉,開始對我產生敬重。九、「點解你打得甘撚快既阿SIR?」(原文)、「喂,阿SIR你過黎,做多次俾我睇。」、「屌你平時係咪打飛機咖」十、莫以師生之高低階級看待他們,不以粗口視之為人心雅俗之指標,抵得住俗世告知你的「這叫侮辱老師」的說法。視他們為平輩與之溝通——「你枝棍舉甘高做乜春姐?甘樣快唔到咖低B。十一、學生開始笑。十二、開始與學生聊天,「如果你地對老師爆粗會點?」。「記過囉」、「警告信囉」、「睇邊個老師啦,有d就講兩句」、「你咪唔鬧囉」、「你係第一個唔鬧我地既老師。」十三、「你係第一個唔鬧我地既老師。」十四、這句好沉重。十五、覺得這些孩子所受傷害不非。早先知悉他們被迫學鼓,再度知悉被日屌夜屌、喪屌怒屌,是他們返學是之常態。十六、「拿,我就唔興鬧人既。我唔鬧人姐,我唔擔保下個老師唔鬧咖喎。但俾俾臉,到時你地學得唔好,學校以為我教得唔好,令到我出事甘就唔好啦。最低限度你地唔聽我唔理你,你坐返係個位度。」十七、「咩下個老師?」「我教到你地第四堂,之後就轉老師咖啦。」「點解?」「你要去邊?」「下個係咩人?」十八、他們開始對我生了信任。開始肆無忌憚地取笑我:「你睇下條友頹到」、「佢淨係想搵兩餐咖咋!」;但也開始聽我話。例如,會打下練習,聽下我講書(有興趣時)。有同學會:「俾個柒頭講埋先啦」。總之,我開始在課室找到一個立足點。十九、下課。學生像蜜蜂繞蜜糖般繞過來,有人用乒乓球扔我,引我注意;有人走來看我用什麼手機,有幾個女生走過來看我手機螢幕在看什麼。還有一個學生笑說:「我地呢班係最難搞咖,阿SIR辛苦你啦。」二十、我清楚記得每個同學的臉孔。二十一、我不是想裝聖人。我之所以可以懶高深搞教育研究,不過因為我只需對住一班,因為我只是短期合約工。還有因為太多太多實際工作條件上的差異,才容許自己這樣慢慢沉澱、消化。二十二、不想說什麼「人人可教」、「教師父母」之類,抽空實際人的處境而說的鬼話。看完成語動畫廊後,需要的是返回地球。二十三、在職場與校園,掙扎求存的人很多,掙扎過程的真實與動人,不一定限於「做件大事」的人。學生在充滿荊棘的成長路途中掙扎愛惜自己,老師在人與魔鬼之間、生活與成語動畫廊之間搖擺。沒有誰對不起誰,我們沒有誰生來欠了誰。不是「因你是老師,你就欠了莘莘學子」。這些叫成語動畫廊,只適用於電視節目。二十四、承上,不是「因你是學生,就必須聽老師講野」/「你是老師,你必須教好子弟」。高雅的社會化教化後,需要的是收起我們對別人的高傲。面對別人真實的故事,面對社會真實的牢籠,無知無感地覆述成語動畫廊的美麗言辭,只是對被迫參與過程中的所有人的加重壓迫。二十五、堅持紀錄中學教學點滴,不旨在建立宏大理論,不旨在述說人類大愛。相反,是想呈現真實。太久以來,我們視BAND3學生為無藥可救,而入學校者是抗疫鬥士,如非抗疫鬥士即搵兩餐的蟻民。只要BAND 3學生被愛,他們也可做大事——例如著西裝做律師、到中環交易廣場返工。我們根本沒有活生生當這些人(包括教師和學生)作為人一樣看待,而只信奉成語動畫廊太深。二十六、崗位上有許多人都嘗試在做好,但他們不一定都需要走同一個方向。二十六、本文發出近一小時後,一名身在中學教書的教師,也是我的舊朋友,留下以下感言,卻有感壓力不非,生怕被人撞破,最終把感言刪掉。現把感言以匿名方式發出:「有時不是老師不想與學生說俗話,而是學校教學風氣容不下。有時在學生前找到立腳點;在教員室找不到容身處。」二十七、停止以成語壓迫,用心感受牢籠下互動的細節、真實。原文刊於作者臉書 教育

詳情

matthewwth:不是只有「衝」的,才是英雄

(打篇自殺玩命文,再回顧自己的政治成長心路歷程/這些年來的社會觀察)在戰爭中,軍隊總會瀰漫著一種信仰,即在前線打仗的才是真英雄,才有男子氣慨;殊不知一場戰爭的勝利,還有賴情報、通訊、補給、後勤、科研、截聽等的分工,才促成戰棋成形——而似乎運動者中也有此類信仰。我仍記得我初入大學時的香港。關注社會的人是異類,談社會是要避忌,而且假設身邊沒朋友會有興趣的。所謂「社運」來去只有十數人,全都是熟臉口,「見慣見熟」已經認得有誰誰誰。一年前開始有個笨蛋叫戴耀廷說要「佔領中環」,換來是全城「哈哈哈」。不過,「哈哈哈」是一個開始,因上至「社運老手」,下至「隱匿廢青」都開始加入「哈哈哈」行列,而「哈哈哈」是一個契機:好啊,我地一齊討論下成件事有幾笨柒,最後會點收科——講真啦,你班友真係不切實際。好。但別忘記,「不設實際」已經是一種政見;「哈哈哈」也是。當時一學聯開始「哈哈哈」地傻埋一份,周街貼貼紙開記招煲大佔中的可能規模。當時我的感覺是這是造勢,擺姿態,邊有甘駕勢。但「紙老虎」也是行了一步,結果對家也行了一步。我記得,「愛字頭」是在「哈哈哈」出現後,才開始出現的。在這場大家輕輕動了一步的棋局中,社會有了一種初步的反應:「愛字頭」好黑人憎——這也是政見的一種。政見開始成形,「愛字頭」和「佔中」成了兩個可恥笑的題材。但,一種話題,一種輿論的氣氛確實被製造了出來。上年夏,國民教育科仍然是「小圈子」精英圍威喂開記招才講的宇宙議題。但一個小子叫黃之鋒突然聲言絕食,劇情太Juicy,太多歷史聯想。突然間,一呼百應,第一次佔路是這樣發生的。學民思潮的聲名,亦因而大噪。出於某種光環的附身,也出於劇情Juicy的因由,大家 目以待學聯和三子的「喜帖」公告。我不知在大家心目中,這是否叫「一呼百應」,是否叫「夠號召力」。不過,兩日之間,金鐘交通癱瘓了,史詩的所謂「雨傘革命」、「香港覺醒」發生了。不想過多地評論是否真的「覺醒」了,也不想拘泥於目前運動走向的對錯。但我只想強調我清楚看到這三兩年間的變化。在現在被笑是「傻仔」、「柒頭」的某些「運動領袖」,早在「香港覺醒」前的三兩年已經在做「傻仔」。而那時比他們更「傻」的是,大家連去討論這些「傻事」的時間都沒有。一個月之間,他們成為狗雄,而且是罪該萬死的大笨蛋,我會說,騎劫真的太輕易。不同意其謀略是一件事,但沒放進歷史脈絡的大藍圖去看,而在前線搏殺的一刻,就自命自己是這場運動中最堅實堅勇的前線社會鬥士,而組織者都是犬儒無能的思想倒退者,除了是對歷史不負責任,也是對本城民主運動發展的脈絡無知無感。為何其他旗幟就無法召集如此人數上街?為何三數年前社運只有十數人參加?(老實說,現在聲稱最勇武的派別在三年前甚至未出世吧)。大家睡醒了的一天,夏穀道突然堆滿了人?我覺得,我尊重你在前線被扑爆頭的辛酸與付出,但請也面對歷史,想清楚現在的口吻有否過於自我中心,過於輕判,過於沒有承擔的膊頭。有時面對歷史的公允,我覺得要一視同仁,哪怕我不同意對方的一些政見。比如民主黨柒,但它在八九十年代作為香港民主運動先鋒的地位,它在當時提出過的一些議題、舖陳過的一些說法,可能最終框定了我們日後一些政治爭論的方針(如公安條例),也可能根本地改善了曾經殖民地政權遺留下來的不仁法律。又如工聯會。哪怕認為它今天維穩,也不抵消承認它在六十年代反英抗暴,團結香港工人,爭取改善勞工待遇,間接促成香港勞工法例誕生的功勞。沒錯,即使是建制派,工聯會、共產黨,我也覺得要放在特定時代歷史脈絡去評價它,這樣才不失公允。就是這樣,才能明白為何左派會有真心的支持者;為何民主黨仍有擁護者。而不是「反佔中就係收左錢」、「投票俾民建聯就係盲毛」、「跟大台學聯的就是左膠」……真正的民主所以能實踐,除了要有尊重別人政見的氣量,還要有理性溝通的能耐;不然,只會一看見對家(如反佔中/愛與和平)就谷氣,三句唔埋兩句就「收左錢」。真正溝通永遠不會促成,你也永遠無法拉攏其他派別的人站在你的一邊。唯有看清歷史,你才能看到一個支持左派的人的心路歷程。唯有深入剖析制度,你才能看到時代、意識形體與個體行動之間的互動。此文特別獻給最勇武,有感撐起了整個香港之存亡的勇武人。原文載於作者FB,標題為編輯所擬 社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