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列車2》:掠水也抽水

《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在廿一年後以續集身份回歸,消息傳出後即引來全球影迷們的熱切期待,在香港更有院商看準商機,舉辦數場重映,吸引當年影迷進入戲院重溫,也讓年輕觀眾一睹昔日經典,場場滿座,票房得益之餘,亦為即將上映的續作盡收宣傳之效。 日前有幸參與《迷幻列車》的放映馬拉松,不經不覺已經看了三次《迷幻列車》,在完全熟悉原作角色和劇情後,接連觀看最新的一部續集,簡直覺得是沾污經典之名,就算大致班底依舊(攝影和剪接已經易手),都回不去舊時的風采。只覺丹尼波爾(Danny Boyle)在消費自己的招牌作品,導演近作票房記錄,《催眠潛凶》(Trance)跟《時代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都不賣座,現在來個reunion,目的隱而不顯,這架火車滿載商機。 離經叛道、反傳統的原作特色 第一集講求年青的、吸毒的、時代感的澎湃節奏,每個段落選用大量Britpop及舞曲伴奏,其中四人提着海洛英過馬路更是向Beatles的Abbey Road唱片封套致敬並戲謔。在今天看來,《迷幻列車》大膽在於寫年少輕狂的歲月,不帶半點說教或反思,就連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在電影中也看來平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