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規無矩

特區政權一步一步從法治走向人治,從西九故宮一事又看得出來。 西九是香港的公家地,不是林鄭的私家地,馬會的錢,基本上也是公家錢,不是林鄭口袋裡的錢。林鄭不知為了什麼目的而自把自為,更要私自「欽點」建築師,任她怎樣解釋,也是講不過去了。為了開脫,林鄭於是扮可憐,說什麼批評她甚至侮辱她沒有所謂,但不要「矮化」故宮。 然後被「欽點」的建築師也有樣學樣,說大家可以認為他「唔夠班」,但不要否定「直接委任」制度。 這些說話,不是真的要扮可憐了,言下之意其實在說,故宮跟這位建築師都是好東西,大家不應該「為反而反」,拿著程序上的「小事」來大造文章兼「上綱上線」。 這是百份百的人治思維。 故宮跟那位建築師斤兩夠不夠,倒是次要,首要的問題是沒有根據公開程序去辦事。就算故宮跟那位建築師「頂呱呱」也好,也不可以自把自為,為什麼?因為此例一開,便中門大開,下一次有個一千億垃圾博物館,主事官員又會說是什麼國寶,明「益」香港人,於是又要「特事特辦」,自把自為,點算? 然後又說那個那個設計師是世界級的,因此不用招標,直接把工程判給他,又點算?既然有「行之有效」的先例可循嘛,大家又憑什麼挑戰政府? 不要跟我說這次故宮事件

詳情

It’ll be really nice to have you back…

昨天訪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步出機場第一句這樣說: ” It’s really nice to be back in Hong Kong”。但我相信不少香港人卻想跟他說 “It’ll be REALLY nice to have you back to the Government House!”。彭定康生於1944年,Oxford歷史系畢業不久加入保守黨研究部,30歲就當上部門主管,再於35歲選上國會,當過幾個內閣職位後,1990年當上負責統籌大選的黨主席,屬保守黨內重量級人馬。1992年的大選,全地球都以為保守黨死定了,但彭定康卻扭轉大局,保守黨贏了,但彭定康卻意外輸掉自己的國會議席,首相John Major於是委任他當香港最後一任總督,那一年彭定康48歲。之前的港督,大多數是外交部之類出身的高級公務員,頭上還有一堆上司,但政治家出身的彭督不同,可直通首相府,於是大有運籌帷幄的空間。彭定康任內最受注目的,是他的政改方案,1995年那屆的立法局因而變相成為全面直選。直至近年,不少港人以為,這是英國人臨走前留下的「陷阱」,即是用民主來搞亂香港。那些人太看得起英國人了,英國人在香港有巨大投資,1997年以後還想繼續在香港搵錢,怎麼可能想搞亂香港?事實上,當時很多的英商,為了自己在華的利益,十分不滿彭定康因政改而跟北京吵鬧,於是紛紛向London打小報告,但彭定康還是頂著壓力。讀歷史出身的他,看世事不只看這幾年英資的投資回報,更看後世會怎樣評價大英帝國撤出香港的這段歷史。這跟往後的特首,整個腦只想著5000萬呀、飛機遊艇豪宅呀、又或者家族生意呀,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事實證明,沒有直選議會的制衡,不用廿年,香港已經變了樣。畢竟,港共除了有權用到盡、有錢賺到篤以外,什麼也不懂,對於英國人那種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器度嘛,丁點沒有打算學。其實政改以外,彭定康的德政還有很多,公立醫院的服務在他任內就大幅改善了,他就曾經豪言,說沒有人會因為沒有錢而在香港看不了醫生。這種話,今天又有那個特府頭目講得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土地,這就是香港。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原文無題,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彭定康 殖民地時代

詳情

「愛國愛港」傳媒開始向林榮基身上潑糞

一如所料,「愛國愛港」傳媒開始向林榮基先生身上潑糞了,又女朋友又桃色醜聞什麼什麼的。這是中國人慣用的技倆,萬試萬靈。記緊,不要針對大陸,因為這一招,在香港人身上也是萬試萬靈。大家一定聽過親友說: 「唓! 長毛走出嚟都係為咗錢啫,立法局一個月幾廿萬喎!」(其實是8萬左右)。那麼,大把錢的公民黨大狀呢? 「唓! 佢地走出嚟都係為咗出名啫,搵夠錢無嘢好做,咪出嚟搞下嘢囉!」OK,那還不須要賺錢養家的學生呢? 這個李國章「教授」說了:「唓! 學生走出來,都係為咗女朋友面前威下啫!」為什麼萬試萬靈? 因為心理學上有個東西叫rationalization,中文應該叫自我正當化吧,亦即自己騙自己,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那種人,看見強權欺負別人了,不敢出聲。本來唔出聲就唔出聲,無所謂,自己悶聲發大財就算了。但這種人接受不了自己無膽、自私跟懦弱的現實,心裡要rationalize 一下自己唔出聲的行為,於是拚命「查找」別人的不足,總之這個受害者私生活有問題,唔抵幫,管他給強權欺凌! 那個挺身而出的,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威嘛,都是自私鬼,有什麼好學?簡單來說就是天下烏鴉一樣黑,於是像他們那種「和平理性」、懶理別人死活而專心賺錢的,道德上反而最高尚。不要以為師奶阿叔才這樣,我身邊很多讀飽書的也是這樣。情況就好像,你看見小女生給侵犯了,你無種出手救她,但事後又過不了自己那關,於是就跟自己說,夜晚十點還走在街上,一定唔係好女仔,抵死,又或者,明知那一區治安差,就小心一點嘛,死蠢,抵死!那種人自己心裡rationalize也算了,但他們很多又愛面子,於是還要「內銷轉出口」,週圍跟別人 (尤其是後輩) 大大聲推銷他們的偉論。「愛國愛港」傳媒對這種心態,太在行了。很快,很多人就會說: 「梗係佢係大陸包小三,錢唔夠,咪賣禁書囉,邊抵幫?」又或者: 「賣得禁書就預咗啦,係香港抑或係大陸被人捉又有咩分別?」所以我說了一次又一次,有怎樣的大眾,就有怎樣的政權,千百年來都是這樣,錯不了的。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標題為評台編輯所擬 銅鑼灣書店 林榮基

詳情

從湯顯明案 看香港律政欠缺監督

就湯顯明一案,對於他慷納稅人的慨,以公款請大陸幹部大吃大喝,法律上的確不容易告,他畢竟是高官,對公款宴請這回事有很大的酌情權。但他收禮呢?也是什麼事也沒有,這個我卻不太懂,《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訂明,像湯這樣的人員,未得行政長官許可而接受任何利益,即屬犯罪,亦即是說,收禮的不用答應什麼回報,也屬犯罪。由於ICAC的調查不公開,湯究竟收了什麼,又或者什麼有得到行政長官批准什麼沒有,外間難以知悉,雖說拿了英國御用大狀的意見,但律政司到底給了或沒有給了什麼給御用大狀考慮,外人也是難以知悉。律政司的檢控權十分之大十分之闊,曾蔭權湯顯明的,拿英國御用大狀的意見才決定告不告,佔中的,想也不想,告了再說,外人也是難以明白為什麼。律政司跟法官不同,法官終身制,不用買誰的賬,律政司卻是由特首提名,再由北京委任,隨時可以被resign,怎樣確保中立?美國很多州的總檢察長(attorney general),不是由州長委任,而是另外民選的,為的,就是確保總檢察長不受州長左右,至於聯邦政府,為了調查總統之類的大官,又會由法庭委任獨立檢察官,連總統也炒不了,最有名的,當然是1990年代調查克林頓的Starr了,還有,聯邦政府的FBI,首長雖然由總統提名,但一任10年,不得隨便炒也不得連任,為的也是令FBI不用買總統的賬,得以獨立行使調查權。美國有強大的民選機制監督,尚且有那麼多其他的機制去確保檢察當局沒有自己人查自己人,但香港呢,那個半民選的立法會只能吵吵而己,其餘什麼監督也沒有,怎樣能令港人信服?附:立會有關討論文件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現文題為編輯所擬

詳情

為何美元仍然是世界貨幣

「美國佬最喜歡亂印鈔票,害全球通漲,把自己問題推給別人,根本是貨幣霸權!」好了,美國既然那麼壞,那為什麼大陸、日本、臺灣、香港、甚至俄羅斯,那麼喜歡拿著成千上萬億美元儲備不放,還要四處吹噓這些儲備?美國那麼壞,為什麼大陸就不拋售美元,再大手買入老大哥俄羅斯的盧布?是美國派第七艦隊到中國,迫北京買嗎?大家可以把貨幣這回事,想像成某某連鎖百貨公司的指定代用幣,那,怎麼樣的代用幣你會大手買入十萬八萬備用,怎麼樣的你只會為了到那邊買東西才買一元換一元?首先,你要肯定那家連鎖百貨不會倒閉,也不要有其他大地震,理由不用說,市場對歐元沒有對美元的信心就是這樣。第二,那家連鎖百貨賣的貨品要夠多夠吸引,如果貨架都是空空的,又或者貨品都是送給你你也不想要的那種,你拿那麼多代用幣做什麼?石油天然氣都不值錢了,你還拿著那麼多俄羅斯的盧布做什麼?所以,貨幣的吸引力,最終還是建基於國內生產力。第三,是所謂的liquidity,你拿著那些代用幣,要隨時可以換回港幣你才會放心,如果那連鎖百貨保證,你的代用幤隨時可以以你的買入價換回港幣的話,那就最好了。世界各國爭著要儲備美元就是這樣了,港幣更要跟美元掛鉤,為的,就是要讓外人覺得,你不信我的貨幣,你也信美元吧,來!快來買我的。如果你手中那代用幣,要隨時轉賣給隔籬街的三叔公又或者摟下的四舅父也有人爭著要的話,那就更好了,如果你拿著那代用幣,去其他商店購物也大受歡迎的話,那就好上加好了。當今世上,只有美元有這種江湖地位,無數跟美國沒有關係的交易也是用美元付款的,人民幣嘛,單是第三點就不成了,不能自由兌換,外人怎麼敢買太多?至於為什麼大陸不敢讓人民幣自由兌換,以後再說。其實還有第四點,那就是那代用幣不要因為濫印而變得不值錢了,今天手上的代幣可以買一部40寸大電視,明天只能買收音機,怎麼辦?但因為美元全球通行,於是美國政府「區區」印一萬幾千億給自己用,不會引發多少國內通漲。那麼爽,怪不得北京早晚也造夢要「人民幣國際化」了。至於美元為什麼有今天的江湖地位,其實都是二戰後的世界秩序使然,想一想,當年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北歐、南韓等都被炸成一片廢墟,而美國卻佔全球經濟總量一半以上,不用美元當國際交易貨幣,要用英鎊嗎?不用美元當儲備貨幣,要用日元嗎?(待續)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詳情

中國經濟問題積重難返

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的十五年,可謂大陸經濟的黃金時期,那些年,除了911那幾個月之外,歐美經濟暢旺,個個大花筒亂花錢,適逢大陸數之不盡的廉價勞工一浪接一浪從鄉下殺入沿海城市當工廠工人,兩者可謂姣婆遇上脂粉客,一拍即合。再加上1997年「收回」香港,大陸冷手執個熱煎堆,無端多了個國際金融中心讓她借錢把生意搞大,還有,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出口市場一下子「砰」的一聲擴大,經濟真的想不高速增長也難了。那些年,無論政府懂不懂經濟也好,經濟都十分有效率,為什麼呢,因為經濟活動由市場決定,不是政府:A工廠的貨又便宜質素又像話了,歐美訂單自然跑去A工廠,競爭不了的B、C工廠自然倒閉大吉,私人企業如是,縣市政府也是,大家鬥吸引外資,鬥接訂單,一切,由買家定輸贏,資源分配自然有效率。鄧小平當年希望見到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再讓這部分人拉其他人也一塊富起來」,算是做到前一半了,在這樣大好的環境下,北京如果用心投資教育跟法制,再一步一步像80年代台灣般開放政制,後一半是絕對有可能做到的,但北京沒有,北京以為真的富起來了,對內對外只懂財大氣粗。2008年金融海嘯了,歐美大花筒不再,更糟的是,大陸人工租金越來越貴,2010年代開始連勞動力本身也在下降,但大陸科技跟法制水平卻遠遠不足以十三億人從低技術勞力經濟提升到更高的層次,怎麼辦呢?於是2008年就大印鈔票,大搞基建,問題是,以前的出口經濟,很有效率,有國外訂單了,才會花錢生產,沒有訂單的,倒閉大吉,浪費小,但政府投資呢,看看今天香港的基建就知了,不管有沒有回報,開了工再算,最緊要是工程都給自己人承包了就好,數以十萬億的錢這樣浪費了,怎樣埋單?難為不少人看到大陸前幾年的「發展」,真的以為大陸要超越美國做世界一哥。好,那靠國內消費吧!一般來說,消費跟出口一樣,也是十分有效率的,優勝劣敗嘛,又平又正的,當然大賣特賣,又貴又爛的,當然要倒閉大吉。但大陸國內消費的比重卻是奇低,畢竟,在沒有最基本的醫療福利的社會嘛,誰會亂花錢?記著,在香港廣東道亂花錢的只是小數,整天為了供房子不敢花錢的大有人在。更重要的是,大陸的國內消費經濟,遠遠沒有歐美的有效率了,這個國企專營,那個央企專利,真的有競爭嗎?你看那麼多人爭着到日本買奶粉你就知道大陸的消費市場有沒有真正選擇了,在沒有競爭的環境下,浪費是必然的,你看國企有多少家是賺錢的?以上的,都是幾十年來沉澱下來入骨入肉的基本難題,不是減一點息加半點借款之類的技術小節就能夠改變,更不是喊喊「一帶一路」的口號可以解決,就算朱鋊基年青二十年重出江湖也沒有用,大陸經濟可能不會一下子暴跌,但拾級而下,是難以避免了,從前錯過了大好改革機會,現在要改變這些基本難題,沒有二三十年也不可能,問題是,時間是不是在北京的那一邊?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詳情

香港經濟不應再依賴中國大陸

大陸所謂的經濟「奇蹟」已經走到盡頭了,不可能挽回,偏偏香港跟台灣這幾年來跟車太貼,在前面狂亂開車的大陸「砰」的一聲撞翻了,香港跟台灣只得跟著撞成一團糟,樓市股市大跌,不過是序幕而已。大陸今天面對的經濟旋渦,深不見底,不是美國2008年的金融海嘯可以相提並論,大陸曾經擁有過無限量的廉價勞動力,但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了,但美國呢?全世界年輕人都爭著要考入的頂尖大學,十間有七間在美國,大陸幾乎一間也沒有;經過幾百年來千錘百煉,既保障私產又鼓勵發明的法律經濟制度,美國有,大陸卻連印度的也比不上,根本是個第三世界國家。還有,取之不盡的天然資源,美國有,單是石油,美國近年已經能夠自給自足了,中國卻還要造「一帶一路」的白日夢,終日擔心石油供應缐;成熟平穩的政制,美國有,所謂的兩黨惡鬥,不過噴噴口水而已,大陸的派系之爭呢,卻天天血淋淋,不知那天會大打出手的生死鬥;共同進退的盟友,美國有,像美英、美澳、美日、美韓都是,大陸呢,為了多做兩單生意給個面子讓你坐坐馬車,有,盟友?北韓、俄羅斯算不算?今天,大陸勞工既不大量又不廉價了,還剩下什麼跟別人競爭?就因為地大?那俄羅斯應該是世界第一了。因為人多?那印度應該是世界第二了。但事實上呢?事到如今,香港跟台灣要認真的反省,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大陸根本不是什麼經濟救世主,不要再終日拉著她的衣袖,今天的大陸,已經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要靠,就只得靠自己,連新加坡這樣小的經濟體也做得到了,香港台灣又有什麼理由做不到?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詳情

三跑只不過是高鐵加強版

三跑不過是「高」鐵的「加強」版。「高」鐵是一條只能夠到達距離廣州市中心十幾個地鐵站的鐵路,而三跑呢,則是一條只能降落不能起飛的跑道。「高」鐵全長不過26公里,速度不超過200km/hr,報價卻要650億,實質近1000億,冠絕全球,三跑呢,不過是一條跑道加半個客運大樓,報價卻要1415億,以特府例行嚴重超支來說,埋單近2000億,當年港英起整個機場加北大嶼山加青馬加西九西隧再加機鐵,才1500億左右。「高」鐵賣點是快,但一地兩檢解決不了,一點也不快,問題未解決就強行開工,起好了,就以米已成炊為由,迫港人接受公安在港執法;三跑賣點是增加航班,但空域問題未解決就強行開工,起好了,就以米已成炊為由,迫港人接受大陸接管香港空域。「高」鐵由地鐵包底,聽起來是正常商業活動,但政府是地鐵的大股東,地鐵包底等如納稅人包底;三跑由機管局包底,even worse,政府全資擁有機管局,機管局包底等如納稅人包底。「高」鐵撥款尚且要立法會批,機管局卻自把自為,把本來應該撥歸庫房的盈利,擅自亂花,不經立法會。這些大花筒工程,都聲稱會有千億萬億回報,但推測九成都是基於大陸經濟永遠持續急速上升這個超現實的假設上,有可能成真嗎?以國企為主的承建商賺個人仰馬翻了,單就由你跟我埋,公立醫院繼續排期排到下世紀,小班教學依然遙不可期,到經濟下滑了,本來的積蓄都花光光了,加稅卻有你跟我的份,OK,大家就繼續「和平理性」下去吧,不要「搞咁多嘢」了。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詳情

在中國面前的不是機遇,是危機

不知為什麼,很多人總是以為大陸經濟有神功護體,不是武當心法就是九陰真經,總之就是與別不同,發生在別的國家的問題就是不會發生在中國大陸,就算發生了,北京也有辦法搞定,大陸GDP一定只會升不會跌,一直到世界未日又或者地球大爆炸為止。真心抱著這個想法的,不是有種「中國站起來了」的情意結,就是對近代史一無所知。連續十年每年10%左右的GDP增長,根本不是什麼奇蹟,遠的不說,二戰後的德國、日本、南韓、台灣、新加坡跟香港也試過,遠一點的,十九世紀未的美國也是,到了一個位,就要慢下來,that’s it.就好像發育期的男孩一樣,你不過因為看見他這兩年每年增高10cm,就斷定他以後30年都會這樣增高,是不是無知了一點?那小孩不是要成4m高的巨人嗎?誠然,大陸高增長的年期,有十多二十年,比其他例子長了一點,但這不過是因為原本的經濟太抑壓了,再犧牲子孫的生活環境而換來而己,說過了,以現在的法制跟教育水平,未來十多二十年不可能再創高峰。當一個國家一窮二白之時,倒沒有太多社會衝突,總之令人人有飯食就是了,但經濟發展起來,人人有飯食了,衝突反而一浪接一浪,無他,不患寡而患不均也。回顧歷史,今天的發達國家,當年隨著經濟發展,一步一步回應了大眾的要求,政制越來越開放,如是者,經濟下滑之時,還能夠國泰民安,看看日本這迷失二十年,國內有動亂嗎?丁點也沒有,頂多換多兩個首相。換了是中國,行嗎?今天我們要思考的,真的,不是什麼機遇了,而是危機。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