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藉口》- 當有人愛你,不要推開他

(內含劇透)最近上映的幾部日本電影都非常好看,沒有故弄玄虛、飛簷走壁、CG特技,就一個故事,幾個人物,反而細膩動人。剛上畫的《漫長的藉口》導演西村美和師承是枝裕和(著名作品包括《海街女孩日記》、《比海還深》),擅長透過寫實的故事、充滿生活感的場景,思考人性的複雜和各種人際關係的矛盾。導演西村美和表示《漫長的藉口》的故事靈感來自311地震。「面對媒體上充滿大愛的新聞,西川美和開始思考,如果是一場關係斷得很難堪的離別,會是一個怎樣的故事。」[1]《漫長的藉口》裏沒有天災,就一場意外,截然不同的兩個家庭。讓觀眾低迴的,除了死亡本身,還有對人生各種無奈的體會。假如,來不及好好相處、好好道別衣笠幸夫(本木雅弘飾)一表人材,是個人氣作家。出口成文的他,順手沾來已經是一篇感動人心的文章。深情敏感 – 至少,這是他給外界的形象。其實,他就只是一個很膚淺很自私很虛偽的人。跟妻子(深津繪里飾)大學時代已經認識,結婚多年,在家中他毫不掩飾自己的冷漠。為了保持形象,他會因為妻子在外人面前稱呼他的原名而動怒。妻子的朋友,他一個都不認識;聚會,他從來都缺席。妻子出門,他帶年輕女朋友回家鬼混。妻子意外離世,他沒有流過半點眼淚,在喪禮上擺出哀傷表情讀出深情悼辭,最在意的,其實是自己的髮型,和網上的評論。除了自己,幸夫沒有愛過誰,在乎過誰。和人的所有的交往,都彷彿是機械性的,沒有心、沒有靈魂。然後,幸夫遇上與他完全相反的貨車司機,妻子好友的丈夫陽一(竹原Pistol飾)。陽一就是一個莽夫,粗枝大葉,除了開車,對其他事情一竅不通。帶孩子照顧家庭的重擔,一直由妻子來承擔。妻子因為意外驟然而去,陽一只懂得浸淫於哀傷的情緒,不論在生活上或情感上,都沒有辦法照顧孩子的需要。兩個男人,都有很多的缺點,都沒有很稱職。面對突然而來的驟變,手足無措。不能避免的互相傷害據說導演刻意找來兩個完全沒有演藝經驗的小孩來扮演陽一的孩子。哥哥真平,妹妹小灯,卻成了戲中兩個最耀眼的存在。從來不會照顧別人的幸夫,在妻子死後有點反常,自告奮勇替當夜班的陽一照顧孩子。一個莫名其妙的提議,反而讓他在小孩身上找到了存在感,一份被需要的感覺。這種相處,大概比粉絲們虛浮的熱情,和同事、同行之間的阿諛奉承實在得多。第一次,幸夫發覺人生的意義,不在名利,而是在和別人真實的關係。因為我們都是充滿缺點的人,因為我們都很容易不知所措,跟我們最親密的人,我們通常最不客氣。幸夫和妻子,哥哥真平和爸爸陽一,與及後來幸夫和陽一一家,都曾經說過很狠心、讓對方很傷心的說話。幾段戲看得人無比揪心,因為這幾段戲其實都非常寫實。當有人愛你,不要推開他幸夫原來以為無論自己對妻子如何冷漠,她都會甘心守候,就是到了死亡那天,她都會很安份的愛着他。妻子死後,在那個本來凍壞了的手提電話,幸夫發現了真相。一個沒有發出的訊息,這樣寫着:「我不愛你了,一點也不愛。」原來他一直輕視的家,其實一直是他的橋頭堡。他之所以可以無比任性,全因有妻子這個安全港。然而,妻子對他徹底地失望了,而且帶着這份失望離開了人世,一切無可彌補。幸夫這才發覺一直在外面追逐的名利、形象、成就,都無關旨要。妻子逝去,他才真正的開始學習生活。西村美和導演這套電影非常有心思。兩個家庭不論性格、結構、生活環境、甚至家居的色調,都有強烈對比。本木雅弘在戲裡的打扮、髮型,一直都在映襯他的心路歷程。日常生活裡平平無奇的東西,例如巴士、即食咖喱飯、兒童節目播放的卡通片,都是電影中重要的場景。生活化的取材,令電影更有真實感,也更細膩動人。原文載於作者網誌,圖片取自安樂電影facebook專頁 電影 日本電影

詳情

《怒》:有關信任,與懷疑

(內含劇透)日本名導演李相日的新作名稱叫做《怒》,我倒覺得它更加是關於信任,與懷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或許比我們想像的脆弱。電影的製作陣容星光熠熠,主演的有《渴罪》妻夫木聰 、《潛行凶間》渡邊謙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綾野剛 、 《字裡人間》宮崎葵、《死亡筆記》松山研一 、 《20世紀少年》森山未來 、《海街女孩日記》廣瀨鈴。配樂由音樂大師坂本龍一操刀。今次是導演李相日第二次改編暢銷小說家吉田修一的作品。他們的前作《惡人》同樣由妻夫木聰擔綱主演,在日本電影金像奬襄括包括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及最佳配樂等多個奬項。本片的角色都非常有發揮。森山未來狂放、綾野剛內斂、渡邊謙苦澀、宮崎葵和廣瀨鈴的情緒跨度大,最讚的要數妻夫木聰。他在本片飾演一名事業有成,外表輕浮,內心壓抑的男同性戀者,演繹準確,演技尤其令人擊節讚賞。《怒》這個電影要有耐心細看。它由三個分別發生於東京、千葉和沖繩的獨立故事組成。三個故事的主人翁,並沒有任何關連。一個在東京郊區發生的凶殺案,幾張與疑犯相似的臉,讓觀眾與劇中人一樣迷惘。電影的最大謎底,不是誰是兇手,而是人心的陰暗面。千葉——因為我的過去,你就不相信我嗎?愛子(宮崎葵飾)就是跟別人有一點不一樣,智力彷彿有點問題,思想單純直率像個孩子。一次不知因為什麼緣故離家出走,流落歌舞伎町接客為生,爸爸(渡邊謙飾)找到她的時候,已經被蹂躪得遍體鱗傷。因為這段經歷,回到在千葉漁港的老家,總被他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只有那個剛剛搬來漁村,背景有點神秘,在爸爸家當兼職的哲也(松山研一飾)接受自己,二人慢慢就發展成為一對。哲也對自己的身世總是語焉不詳,當父親的自然難免擔心。「爸,你會相信我嗎?你相信我會找到幸福嗎?」愛子或許不算聰明,然而她明白以自己的經歷,哲也大概已經是她能夠找到的最好的歸屬。一張通緝犯的合成易容照,卻令她動搖了。原來,愛子也不相信自己能夠找到幸福……沖繩——就是因為我相信你,我才這麼憤怒女學生泉(廣瀨鈴飾)純樸、單純,因為家庭問題,與媽媽搬到沖繩,認識了同學辰哉(佐久本宝飾),和在荒島上獨居的男子信吾(森山未來飾)。信吾的神秘感深深的吸引着泉,令她總是禁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荒島探望他。因為一次意外,信吾成為了辰哉唯一的傾訴對象。「無論何時,我都願意做你的同伴。」信吾告訴辰哉。然後,辰哉發現,信吾一直沒有把他和泉當朋友;原來,他們只是他眼中笑柄。怒不可遏,因為出賣自己的,是最信任的人。東京——我不應該懷疑你優馬(妻夫木聰飾)英俊、聰明,是個精英上班族,喜歡夜夜笙歌,在同志場所獵豔來個一夜情。然後,他遇上了瘦削、沉默的直人(綾野剛飾)。優馬最初大概是可憐直人居無定所,讓他在自己的公寓落腳。直人細心、敏感,知道優馬跳脫光鮮的外表,因為母親的病情,內心一直隱隱作痛,主動到醫院照顧優馬母親。本來只為發洩的一夜情,慢慢發展成一段相濡以沫的同居關係。夜夜痴纏,訴盡心底話,優馬的愛情卻仍然不是毫無保留的。或許是因為在爾虞我詐的社會打滾久了,表面嬉皮笑臉,內心還是習慣了計算。他曾經對直人有很多的懷疑。直至謎底解開,方才發覺後悔莫及,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怒》這個電影是好看的,然而也是沉重的。故事雖然是虛構,它所揭示的人性陰暗面卻是如此真實。我們都渴望被信任,卻禁不住懷疑。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影評 電影 日本電影

詳情

《美豬出城》——一點都不豬的深刻諷刺

《美豬出城》這套電影其實一點都不豬,相反地,它是我今年看過的其中一部最有智慧的電影。由曾經憑紀錄片《華氏9/11》奪得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的導演米高摩亞(Michael Moore)執導,攝製隊走訪歐洲和非洲多個國家,發掘種種比美國優勝的制度,揭示美國社會和政治的種種問題。雖然電影諷刺和批判的對象是美國,我倒覺得不論國籍,任何對我們的生活和社會有期盼的人,都值得花兩小時入場觀看這套電影。(特別推介給作育英才的老師們、有良心服務市民的公職人員、和愛惜自己小朋友的家長觀看,保證你看完有所裨益。)英文片名“Where To Invade Next”,電影開宗明義諷刺美國一匹布咁長的戰爭(侵略)史——除了二次大戰之外,美國參與過的戰爭由韓戰、越戰、伊朗、伊拉克戰役等等,都沒有一場是真正成功的,留下來的後遺症卻沒完沒了。那麼高昂的軍費開支,用在其他方面,會否對國民更有好處呢?導演米高摩亞以此為前提,象徵式的拿着一面美國國旗,開展他的「侵略之旅」——走訪多達九個國家「打劫」別人好的制度,反省自家的種種問題。有關教育電影令我最深印象的其中一幕,是有關芬蘭的教育制度。曾經,美國和芬蘭學生成績相差無幾。近年芬蘭大幅改革它的教育制度,令該國學生的成績大幅拋離美國,現在芬蘭的學生,普遍能操兩至三種語言,學術成績亦在國際上名列前茅,而其中一項主要的改變,便是芬蘭差不多完全取締了學生的功課。攝製隊訪問芬蘭的教育部門和學校老師他們的教育理念,異口同聲的都說學生是否開心最為重要。當學生懂得如何欣賞生命,有足夠的批判思考,自然能夠作出好的抉擇。與其作所謂的生涯規劃,不如給予他們足夠的空間去探索他們的喜好和潛質,了解自己,知道了大方向,路就自然行出來了。有關反省另一幕讓我印象猶深的,是德國如何看待歷史。德國曾經侵略其他國家,殘害猶太人。米高摩亞和攝製團隊在當地發現,德國不但沒有嘗試隱瞞、甚至篡改歷史,反而是坦然的面對過失。走在街上,會有記錄當時猶太人如何被迫害的標誌;城裏有有關戰爭和猶太人歷史的博物館;學校會把這段黑暗的史實原原本本的教導給學生,甚至要他們代入當年猶太人生離死別的處境,時時刻刻緊記歷史的教訓……米高摩亞對美國如何面對自己的戰爭史,有嚴厲的批判。其實,如何面對錯誤,不單只是國家,更加是每一個人很基本的一課。有關改過美國監獄釋囚的重犯率高於70%,而挪威的則只有20%,差不多是全世界最低。這樣極端的差距,引起了導演米高摩亞的好奇,於是,他來到了挪威,走訪他們的監獄。他先來到郊區一個猶如世外桃源度假村的低設防監獄,其居住環境,絕對比香港的蝸居優秀。百多名囚犯,只由四名不配備武器的懲教人員駐守。「我們就是要把這兒營運得像一個社區,我們最大的目的,是要把曾經犯錯的人訓練成好鄰居。他們最大的懲罰,就是失去自由,會想念親人、朋友。『懲教』的目的不在報復,而在正面的思想和體驗。有愛,有關心,回到社會他們就可以重新做人。」然後導演又來到了一個還押重犯的高設防監獄。雖說是高設防,這兒的囚犯都有自己囚房的鑰匙,監獄的牆壁掛滿出自囚犯手筆的藝術品,這兒還有錄音室,鼓勵囚犯創作。美國監獄對囚犯(尤其是有色人種)的不人道對待,早已為人所垢病。最諷刺的是挪威的懲教人員指出他們對囚犯的人道立場,其起源來自美國。以暴易暴,結果是更多的暴力、更深的仇恨;尊重人、給予信任,結果就是自愛的人。笑聲以外的反思米高摩亞和攝製隊還走訪了意大利、法國、斯洛文尼亞、葡萄牙、冰島和突尼西亞,由Work Life Balance、小學的營養午餐、女權主義,到茉莉花革命等等都一一探討。課題雖然深刻,導演卻用了抵死幽默的手法去攝製這部紀錄片。除了不少反差極大的影片和統計數字,導演甚至單憑配樂便可以達到諷刺的效果,絕對功力深厚。戲院內兩個小時,笑聲此起彼落;完場以後,思緒不斷。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美國 影評 電影 紀錄片

詳情

亂世 Crowdsourcing

法國巴黎發生恐怖襲擊,Facebook 隨即推出「Safety Check」報平安功能。用戶只需開啟定位設定,並啟動Safety Check功能確認自己無恙,Facebook便會透過推送消息通知你的好友。Facebook還可以讓用戶在確認其他朋友平安無事之後,給他們報平安。每當有地震海嘯等的天災、或是諸如恐怖襲擊的不幸事件發生,新聞鋪天蓋地,有親友在事發當地居住或旅遊的朋友,都會心急如焚,希望第一時間確認親友的狀況,Facebook的Safety Check功能的確來得及時貼心。其實這個Safety Check功能,是在今年四月尼泊爾地震後推出[1],今次巴黎恐襲,正好又派上用場。CrowdsourcingCrowdsourcing中譯「群眾外包」,簡言之就是把工作「外判」給群眾。在2005年Wired Magazine便提出了「Crowdsourcing即將崛起」的預言。其實把工作外判給群眾,並不是新奇事物,例如著名的牛津字典,就是由多達800名志願人士幫忙編著的[2]。隨着科技發展,互聯網(尤其流動互聯網)、社交媒體、GPS、雲計算的普及,集合群眾力量的Crowdsourcing便更容易得到傳播和推廣,在各方面的運用也越來越多。要數 Crowdsourcing 的最佳例子,非Wikipedia莫屬。 從前的百科全書編著需時, 出版之時內容往往已經是明日黃花。因為互聯網的出現,世界各地不同國籍、種族、背景的人仕,不收分文,各自奉獻自己的知識,建立起有史以來最豐富又恆常更新的免費百科全書。群眾本來就有各種才能、各種網絡,在各自的工作崗位 可能只顯露了他們的部份身手。Crowdsourcing的普及,正好讓社會更有效地集思廣益,運用資源。眾包救災  在剛發生的巴黎恐怖襲擊,除了Facebook推出了Safety Check報平安服務,Twitter 也迅速出現了「#PorteOuverte」的主題標籤。法文PorteOuverte即是開門的意思。巴黎市民透過Twitter #PorteOuverte推文,留下自己的住址,為受恐襲影響,驚魂未定,滯留街頭的朋友,打開自家家門,提供容身之所。透過科技集合群眾力量救災,在近年屢見不鮮。在2008年,Google還沒有退出中國。當年5月發生汶川地震,谷歌中國的工程師便接連推出了「物資地圖」及「災區親人搜尋」,並開放了平台,供群眾確認並搜尋災區親友的狀況。[3]Digital Humanitarianism 在2010年的海地大地震,Crowdsourcing 再一次發揮作用。在地震發生48小時內,海地的最大電訊供應商 DigiCel 接納了社會企業FrontlineSMS 和美國政府的建議,設立了「4636」 免費救助短信服務。災民無需連接互聯網,只要有普通的手機或電腦,便可以發出求救訊息。一時間救助訊息如雪片紛飛而至,世界各地的志願者,紛紛透過電腦,把信息分類、翻譯、整理,以便救援組織能夠更有效的調配資源第一時間搶救傷者。[4]近年因為智能手機及社交媒體的普及,不少災民都會在場更災新訊息、拍照、拍片、報道現場情況。透過這些現場即時資訊,加上高空拍攝的照片、航拍影片、衛星圖像,有關救災當局可以更清楚及迅速地評估各災場情況,從而更有效地調配資源。當然,過多的資訊,也會衍生其他問題。以2012年美國的桑迪颶風風災為例,便產生了超過二千萬條 twitter推文。縱使眾志成城,單靠人力,是沒有辦法有效率地整理出有用資料的。所以,配合大數據及人工智能,是眾包救災的一大方向。[5]每有天災橫禍,總會有一種無力感。彷彿除了捐款、換頭像,就沒有其他什麼實質的事情可以幫助災民。原來救災,不一定再需要親赴現場。即使身在家中,依然可以付出自己的時間、用自己最擅長的才能,協助有需要的人。有興趣的朋友, 可以多留意以下幾個機構: Digital Humanitarians Standby Task Force MicroMappers圖: National Geographic作者博客[1] http://time.com/4112585/paris-attacks-facebook-safety-check/[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owdsourcing[3] 《李開復自傳 - 世界因你不同》[4] http://radar.oreilly.com/2010/03/how-crowdsourcing-helped-haiti.html[5] http://www.brookings.edu/blogs/techtank/posts/2015/02/19-digital-humanitarians-meier

詳情

亂世 Crowdsourcing

法國巴黎發生恐怖襲擊,Facebook 隨即推出「Safety Check」報平安功能。用戶只需開啟定位設定,並啟動Safety Check功能確認自己無恙,Facebook便會透過推送消息通知你的好友。Facebook還可以讓用戶在確認其他朋友平安無事之後,給他們報平安。每當有地震海嘯等的天災、或是諸如恐怖襲擊的不幸事件發生,新聞鋪天蓋地,有親友在事發當地居住或旅遊的朋友,都會心急如焚,希望第一時間確認親友的狀況,Facebook的Safety Check功能的確來得及時貼心。其實這個Safety Check功能,是在今年四月尼泊爾地震後推出[1],今次巴黎恐襲,正好又派上用場。CrowdsourcingCrowdsourcing中譯「群眾外包」,簡言之就是把工作「外判」給群眾。在2005年Wired Magazine便提出了「Crowdsourcing即將崛起」的預言。其實把工作外判給群眾,並不是新奇事物,例如著名的牛津字典,就是由多達800名志願人士幫忙編著的[2]。隨着科技發展,互聯網(尤其流動互聯網)、社交媒體、GPS、雲計算的普及,集合群眾力量的Crowdsourcing便更容易得到傳播和推廣,在各方面的運用也越來越多。要數 Crowdsourcing 的最佳例子,非Wikipedia莫屬。 從前的百科全書編著需時, 出版之時內容往往已經是明日黃花。因為互聯網的出現,世界各地不同國籍、種族、背景的人仕,不收分文,各自奉獻自己的知識,建立起有史以來最豐富又恆常更新的免費百科全書。群眾本來就有各種才能、各種網絡,在各自的工作崗位 可能只顯露了他們的部份身手。Crowdsourcing的普及,正好讓社會更有效地集思廣益,運用資源。眾包救災  在剛發生的巴黎恐怖襲擊,除了Facebook推出了Safety Check報平安服務,Twitter 也迅速出現了「#PorteOuverte」的主題標籤。法文PorteOuverte即是開門的意思。巴黎市民透過Twitter #PorteOuverte推文,留下自己的住址,為受恐襲影響,驚魂未定,滯留街頭的朋友,打開自家家門,提供容身之所。透過科技集合群眾力量救災,在近年屢見不鮮。在2008年,Google還沒有退出中國。當年5月發生汶川地震,谷歌中國的工程師便接連推出了「物資地圖」及「災區親人搜尋」,並開放了平台,供群眾確認並搜尋災區親友的狀況。[3]Digital Humanitarianism 在2010年的海地大地震,Crowdsourcing 再一次發揮作用。在地震發生48小時內,海地的最大電訊供應商 DigiCel 接納了社會企業FrontlineSMS 和美國政府的建議,設立了「4636」 免費救助短信服務。災民無需連接互聯網,只要有普通的手機或電腦,便可以發出求救訊息。一時間救助訊息如雪片紛飛而至,世界各地的志願者,紛紛透過電腦,把信息分類、翻譯、整理,以便救援組織能夠更有效的調配資源第一時間搶救傷者。[4]近年因為智能手機及社交媒體的普及,不少災民都會在場更災新訊息、拍照、拍片、報道現場情況。透過這些現場即時資訊,加上高空拍攝的照片、航拍影片、衛星圖像,有關救災當局可以更清楚及迅速地評估各災場情況,從而更有效地調配資源。當然,過多的資訊,也會衍生其他問題。以2012年美國的桑迪颶風風災為例,便產生了超過二千萬條 twitter推文。縱使眾志成城,單靠人力,是沒有辦法有效率地整理出有用資料的。所以,配合大數據及人工智能,是眾包救災的一大方向。[5]每有天災橫禍,總會有一種無力感。彷彿除了捐款、換頭像,就沒有其他什麼實質的事情可以幫助災民。原來救災,不一定再需要親赴現場。即使身在家中,依然可以付出自己的時間、用自己最擅長的才能,協助有需要的人。有興趣的朋友, 可以多留意以下幾個機構: Digital Humanitarians Standby Task Force MicroMappers圖: National Geographic作者博客[1] http://time.com/4112585/paris-attacks-facebook-safety-check/[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owdsourcing[3] 《李開復自傳 - 世界因你不同》[4] http://radar.oreilly.com/2010/03/how-crowdsourcing-helped-haiti.html[5] http://www.brookings.edu/blogs/techtank/posts/2015/02/19-digital-humanitarians-meier

詳情

Elon Musk 風光背後

我們對人和事的理解,總是容易流於片面的。我們所知道的,往往就是一個表象,或者一個結果。一切彷彿理所當然、稀鬆平常。其實,對於那條路是如何走過的,我們一無所知。因此,很喜歡看傳記。雖然,任何的描述,都不一定客觀,但至少,我們還是可以對事情有比較立體的理解。最近正在讀Tesla的創辦人Elon Musk的傳記。在書本的開頭,作者 Ashlee Vance憶述第一次和Elon 見面的情況,臨道別的時候,Elon問了他一個問題:「Do you think I’m insane?」 一個才40出頭白手興家的億萬富豪,同時創辦了顛覆汽車 / 環保能源業和航天業的Tesla和 SpaceX 兩間公司的科技界明星,到底還是充滿了自我懷疑。Robert Downey Jr. 飾演的 Iron Man (Tony Stark),是以Elon Musk 為藍本的。現實世界的Elon 成就了不少大事,人生還是無可避免的充滿了挫敗 - 曾經做錯決定、曾經讓人失望、也曾經被同伴離棄。Elon 在南非長大,父母離異,在學校長期是被欺凌的對象,曾被同學打到半死。為了離開那個令人沮喪的環境,就在18歲的前夕,Elon買了一張單程機票,隻身飛到媽媽的祖家加拿大,到埗後才發覺沒有親戚可以投靠,只有靠做各種艱苦的兼職維生,最後成功考入大學。畢業後先後創立Zip2、X.com和Paypal,亦一再因為年齡、性格和公司策略的問題,被董事局及同事反對成為公司的CEO,甚至趁他放假,策動「叛變」,把他擯於門外。2002年eBay收購了Paypal,Elon 作為PayPal的最大股東,賺取了1.6億美元,他把賺來的資本,向超高難度挑戰,投資在他從年少就有興趣的領域:環保能源業和航天業,先後創辦了民營太空火箭公司SpaceX、電動車公司Tesla Motors 和太陽能發電公司 SolarCity。從來,航天科技是國家級的事業,民營的火箭發射公司,絕無僅有。SpaceX 的創辦可謂荊棘滿途。Elon 曾在公司創立之初親赴俄羅斯洽談合作,卻慘遭白眼, 無功而還。在美國本土,又因為競爭的緣故,被NASA及其他業界留難。Elon最終決定招摟團隊,進行天方夜譚般的計劃,由零開始,自行研製太空火箭,用Startup的模式來營運SpaceX,期望把火箭發射的成本大幅降低幾陪。研發過程艱巨,經歷了好幾年時間,火箭試射的日期還是一拖再拖,最終在2006年至2008年3次發射失敗,用盡了Elon過億美元的投資,公司財政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幸好在2008年9月,火箭Falcon 1 最終發射成功,SpaceX 逃過破產命運,更成功爭取到NASA及其他的機構合約,生意漸上軌道。Tesla 如今在各大城市廣受潮人吹捧,大受歡迎。我們有所不知的是,連Elon自己也曾經懷疑Tesla是否能夠成功,畢竟,除了「三大」(GM、Ford和Chrysler),美國自從20年代以來,就沒有再出現過成功的汽車公司。再者,電動車一向給人的印象都是實用為主,難言時尚吸引。Elon從一開始就有不一樣的想法,Tesla要高檔、性感、美觀、先進、實用和快。它的Roadster以蓮花跑車為外型藍本,Model S 和 Model X則分別是有跑車和 SUV外觀和功能的超級電腦。和SpaceX相似, Tesla的研發也是由零開始,從汽車電池、設計、操控組合、充電裝置、銷售渠道,全部自家製一腳踢。因為產品的穩定性及其他問題,Tesla的投產日期一拖再拖。產品研發完成,公司也曾經缺乏資金生產,以應需求,在2008和2013年,Tesla曾經兩度瀕臨破產邊緣,幾經辛苦才渡過難關。2008年的Elon Musk,表面風光,其實兩間公司都在徘徊於生死邊緣,婚姻破裂, 晚上睡着會因為壓力而尖叫。他把自己所有的積蓄都押上,所有關係都用盡,希望有奇蹟發生。很難想像,面對這樣的困境,一個人怎樣還可以保持理智,一步一步的熬過來。奇蹟終於發生,在期限前的幾個小時,新的資金終於到位,Elon 和他的兩間公司逃過一劫。順境逆境,外在因素我們改變不了,可以改變的,只有自己。往往,把自己做到最好,路就行出來了。我們都崇拜英雄,期望有一個人,知道所有答案,知道每一步應該怎樣走,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對的。然而,強如Elon Musk、Steve Jobs,人生還是充滿了挫敗。成敗得失都試過,經驗多了,人成熟了,步調才慢慢靠譜。每個人,都是在摸着石頭過河,打逆境波不放棄,就有機會贏。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見習冇限耆》The Intern – Startup 輕喜劇

早前在電影院看到 The Intern的預告片,見題材是「耆英」實習生碰上新世代Startup 創辦人;又有影帝羅拔迪尼路,和從《穿Prada德惡魔》長大成人的安夏菲慧坐鎮,便已經非常期待它上畫的一刻。電影一開賣,便趕去捧場。戲,是好看的,有趣地,卻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種好看。完場,覺得有點意猶未盡。電影好看在賞心悅目,和意想不到的笑料連場。全片最搶鏡的,不是安夏菲慧飾演的Jules Ostin和她的時裝(雖然她也演得好好,和真的長得很好看),而是羅拔迪尼路飾演的超齡超班超窩心實習生Ben,幾位萌爆好同事Jason、Davis 和 Lewis,和猶如神來之筆的公司「駐場按摩師」Fiona。 新生代有點漫不經心又不收邊幅,和old school的Uncle Ben相處卻毫無違和感,反而非常有愛。無聊的事認真做,幾個場口都爆笑連場,個人認為,是全片的高潮所在。意猶未盡,大概是有關 Startup 的部份。電影主人翁Jules Ostin 只是用了18個月時間,便把她的網上時裝店“About the Fit”打造成一間有220名員工的企業,並達到了五年的銷售目標。電影把不少 Startup 創辦人的特質,都放了在 Jules 身上,例如喜歡和習慣multitasking、對一切緩慢的事和人不耐煩(在辦公室內都要以單車代步)、說話爽快處事利落、自信但不喜歡束縛、對工作不眠不休廢寢忘餐⋯⋯ Startup 創辦人的煩惱,例如生意的壓力、發展過快步調出現混亂、和VC之間意見不合、難以事業家庭兩兼顧等等的問題,Jules都有。可能兩個小時真的有點倉猝,電影對Jules 的心理狀態,和她面對的問題的複雜性, 都處理得有點表面化。面對種種的壓力,Jules 彷彿只需要作一個決定: 是不是要請一個比她有經驗的CEO 打理公司,然後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記得幾年前自己開始創業,其中一樣最難面對的,是一種非常難向別人解釋的寂寞。從前打工,每天的日程、要辦的事,都很清楚;大方向有上司決定,不明白、唔識做,可以「delegate upward」,總有後路。自己創業,每天面對的,彷彿都是白紙一張,你永遠無法肯定,你所花的心力時間,是否會有回報;你(以為)的策略,是否奏效。每天只能夠不停試、不停試,觀察、修正,再嘗試,和時間競賽。內心其實很彷徨,外表卻要裝得很自信。身邊家人朋友很愛自己,但不一定明白。這個階段,是非常希望有一個過來人,可以傾訴一下的。電影裏的Jules 公司發展過度迅速失誤漸多、婚姻瀕臨破裂邊緣,她卻沒有表現出合乎比例的焦躁。Jules 和Ben慢慢建立起友誼和互信,一起吃pizza一起出差,感情好但那種親厚默契還不如Ben和幾位男同事之間的火花。所有元素一應俱全,卻點到即止,一切有如吃棉花糖般的軟綿綿,大概是我覺得電影意猶未盡的原因。Trail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6dKhzYgkschttp://www.davisenterprise.com/arts/movies/the-intern-definitely-one-to-hire/作者博客作者Facebook專頁 電影

詳情

Uber會在香港落地生根

近來和朋友碰面,Uber總是其中一個熱門話題。我笑言相信Uber和類似的叫車服務,最終會在香港落地生根。好友要以一瓶酒作賭注,還定下兩年這個限期。對共享經濟這個潮流,我滿有信心;近年香港越見荒誕,兩年這個限期,倒是充滿政治性,不好說。對Uber這類叫車軟件的發展有信心,因為我同意另外一位朋友的見解:「要預測未來哪一種科技會普及,除了要了解最新科技,最重要的,其實是要了解人。最先進的科技,不一定會大行其道,用家的反應,才是最決定性的。」Mike Walsh是位未來學家(Futurist),也是《Futuretainment》和《The Dictionary of Dangerous Ideas》的作者。工作關係,我和Mike有不少合作機會,從他身上,我也學到了一點點觀察和解讀科技和社會發展之間關係的方法。流動叫車服務成新常態我認為Uber最終會在香港落地生根,除了因為這個服務有比傳統的士優秀的地方,另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叫車服務已經在世界各地的主要城市普及起來。Uber雖然惹火,不少城市的政府都有對其作出檢控或規管,它的生意還是以驚人的速度增長中。據報道今年全球打車營業額,預料急升逾兩倍,至108.4億美元。[1]Uber現時在超過60個國家經營,單在亞太區,便已經在60多個城市推出服務,當中包括:中國大陸(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蘇州、武漢、青島、天津、西安、重慶、長沙、成都、寧波、佛山)、日本(東京、福岡)、澳洲(悉尼、墨爾本、珀斯、阿德萊德、布里斯班、黃金海岸、摩寧頓半島、吉朗)、紐西蘭(奧克蘭、威靈頓)、新加坡、馬來西亞(吉隆坡、檳城、Johor Bahru)、印度(新德里、 孟買、班加羅爾、海得拉巴、加爾各答、Ahmedabad、Indore、 Bhubaneswar、Chandigarh、Chennai、Coimbatore、Guwahati、Jaipur、Kochi、Mysore、Nagpur、Pune、Surat、Thiruvananthapuram、Vadodara、Visakhapatnam)、泰國(曼谷)、菲律賓(馬尼拉)、越南(河內、胡志明市)、印尼(雅加達、峇里、萬隆)、台灣(台北)、南韓(漢城)、香港[2]。除了Uber,不少公司也成勢推出類似的流動叫車軟件,企圖分一杯羹。在亞太區便有GrabCar(星加坡、馬來來西亞、印尼、菲律賓)、Line Taxi (日本)、KakaoTaxi (南韓)、Ola(印度)、壹號專車(中國)等等。透過流動通訊、GPS和大數據為乘客和專車作配對,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為大都市的新常態。香港如何可以獨善其身?香港向來以國際大都市自居,而當流動叫車軟件已經在亞太區超過60個城市(當中不乏二線城市)大行其道,廣為居民及旅客歡迎;而不少國家亦正準備,或已經修改法例擁抱這個潮流的時候,我實在看不到香港可以如何獨善其身,逆勢而行,把Uber及類似的流動叫車軟件一刀切拒諸門外,為了守住過時的法例,甘心讓我城落後於大勢。工作關係,我需要為商務會議的嘉賓在世界各地安排行程, 對各地的專車服務, 有一定的認識。以機場接送為例,假如在各大城市使用酒店提供的專車服務,一般需要港幣一千元左右一程。Uber及類似的流動叫車服務雖然比的士貴,相對於傳統的專車服務,卻依然甚具競爭能力。凱悅酒店集團便率先在去年八月在其的流動軟件加入Uber叫車選擇[3],雖然對本身的專車服務收入有一定影響,既然是大勢所趨,也寧願肥水不流別人田,兼乘機討客戶歡心。[caption id="attachment_55059" align="alignnone" width="281"] 圖: boardingarea.com[/caption]筆者和不少旅客(尤其商務旅客)一樣,在外地,尤其是言語不通、或的士服務不可靠的城市,現在已經非常依賴流動叫車服務。另外,不少旅居香港的外籍朋友,一來不想自己駕駛,二來香港的的士服務的確有待改善(尤其服務態度、英語水平、依然堅持只接受現金收費等),在過去一年已經習慣出入均以Uber代步。假如有天政府真的把Uber完全禁絕的話,香港的國際形象及競爭力受損,絕對不是笑話。數位化時代「任何可以被數位化的商品和服務,都會被數位化。」這個預言,已經應驗在書籍、報紙雜誌、音樂、電視電影、各類訂位、訂票服務。叫車服務,不會例外。創新科技,單純的先進沒有意義,最終還是要以民為本。我是衷心相信Uber或類似的叫車服務,最終會在香港落地生根。最壞的可能性,是我們被周邊的二線,甚至三線城市所超越,才猛然發現錯過了最佳時機。註釋:[1] http://startupbeat.hkej.com/?p=20961[2] https://www.uber.com/cities[3] http://newsroom.hyatt.com/?s=20295&item=123283 uber

詳情

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暴露了什麼 - 網絡私隱X大數據

近日有媒體報道香港某迷你倉透過整理網上租倉系統,採集關於客戶的的「大數據」,例如客人用什麼電腦、電話、瀏覽器,在那一區、什麼時間進入網站,從而仔細劃分客戶種類,制定生意策略,例如提供的不同的服務套餐、折扣優惠等。 運行一年,生意增長一成。不少網友在社交媒體議論紛紛,笑言要少用某品牌的電腦、電話,減少在中環、金鐘等高貴地段上網查詢,以免被價格歧視云云。無處不在的追蹤軟件其實商業機構透過採集關於用戶的數據制定生意策略,由來已久。不少網站,都會在用戶瀏覽的時候,在用戶的電腦留下例如cookies、beacons 等的追蹤軟件,收集有關用戶的數據,用作自家生意策略分析,甚至轉售圖利。電子商務網站如Amazon、淘寶等的個人化商品提議;酒店、航空公司等對不同客戶實施的價格歧視(price discrimination),都已經運作多年。早前某新媒體的手機應用程式,因為要求用戶提供太多的個人資料而受到非議。其實,一些看起來與商業無關的網站,可能比商業網站對用戶的私隱有更大程度的威脅。早於2010年,華盛頓郵報便曾進行有關調查,發覺不少網站都會在瀏覽者的電腦留下「第三者」追蹤軟件,而不少人經常使用的Dictionary.com留下的「第三者」追蹤軟件更多達159個,為該調查之冠。有心人裝無心人Facebook等的社交媒體,面世不過十年左右,我們都堪稱是它的第一代「居民」, 應該如何自處,什麼有利、什麼有害,大家其實都在探索之中,沒有歷史可以借鑒。本來即興的幾句留言、幾張照片,看似互無關連的幾件事情,被串連起來的時候,影響可以超乎你想像。前幾天有報道,英國F1賽車手詹森巴頓在法國南部度假的時候,懷疑因為其名模妻子道端潔西在社交網站泄露了行蹤,行程中在不同地點打卡,上載照片清楚看到手上帶着的5卡拉鑽石戒指,遭賊人覬覦已被盜竊,損失總值約30萬英鎊財物。詹森巴頓的失竊事件,讓我想起當年初出茅廬的辦公室傳聞:話說有一同事的公事包在午膳時間被盜竊,因為銀包、證件都在身上,事情同事本也不太放在心上。直至幾天之後,他的家在辦公時間被人入內爆竊,門鎖卻絲毫無損,他才明白當日辦公室的賊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他公事包裏的鎖匙包、和剛巧放在包包裏有他住址的銀行信件。自此之後,我一直緊記有自家個人資料的信件,一定不可隨處亂放,更不可和鎖匙等放在一起。實體的物件,我們尚且容易留意;虛擬資料,存放在不同的平台,看似互無關連、無傷大雅,我們更加容易掉以輕心。 個人資料X大數據 - 1+1=3的威力互聯網、社交網站、網購等已經是不少人生活的一部份,無可避免地我們有越來越多的重要個人資料,包括姓名、地址、電話、生日日期、證件號碼、信用卡資料,以致社交網絡、個人喜好、購物習慣、行踨等,被不同的機構收集、追蹤、保存、甚至販賣。不少機構還會把我們的資料,與其他用戶的資料作比較、分析,然後作出預測性的營銷。電子商務網站Amazon的成功,這句 “Customers Who Bought This Item Also Bought” 背後的數據分析能力,居功不少。假如你有網購的習慣,商戶除了擁有你所有的基本個人資料、地址、信用卡賬號,還有你的購物紀錄、瀏覽記錄等。透過對比你與其他顧客的資料,和分析你所購買的商品和其他商品的關係,商戶可以估計出你的喜好、預計你將會需要的物品,從而對你作出個人化的宣傳。美國的大型零售商Target透過觀察客戶的購物習慣,就得出了非常準確的「懷孕預測」。例如Target發現不少婦女在懷孕初期都會購買沒有香味的潤膚霜,幾個星期之後,她們又會開始購買含有镁、钙、锌等的健康食品。Target於是可以從個別顧客購物習慣的改變,估算她們是否懷孕,以及其懷孕階段,從而作出個人化營銷。Target的「懷孕預測」,就曾經因為太準確而闖禍。有一次,該公司向還是中學生的女性客戶投寄初生媽媽產品宣傳,令學生的爸爸大興問罪之師,才發覺他那還是十多歲的女兒,原來真的當了個未婚媽媽。今天,網上零售商甚至比你的家人更了解你。{1} 社交媒體、可穿戴技術造成的透明人生有沒有想過,你在社交媒體的活動,會影響你的信貸評級、保險投保內容和金額、搵工跳槽的成功率、甚至不幸離婚時贍養費和撫養權的安排?前幾天有媒體報道,Facebook 的其中一項科技專利申請,是可以容許財務機構 透過分析你在 Facebook 上的朋友的信貸評級,來決定是否批出你的貸款申請。 Facebook暫時對這項傳聞不置可否。 假如這個傳言屬實,你大概應該會再想審視一下你的Facebook朋友圈。企業透過搜集我們在各社交網絡的活動情況,從而分析我們的性格、健康、財政狀況、信用度、社交影響力等等數據分析,將會是未來的大勢所趨。《I Know Who You Are and I Saw What You Did》一書便列舉出不少因為社交網站的分享而影響現實生活的例子。例如有一位正在打離婚官司的爸爸,就是因為一句吊兒郎當的 Facebook status“single with no children looking for a fun time” 而輸掉了兒子的撫養權。作為用家,我們應該明白社交媒體作為商業機構,其實是會想盡辦法利用我們在其平台上的活動去賺錢的。其他機構,見有利可圖,亦會應運而生來分一杯羹。 你以為是Just For Fun的打卡,會被記錄、分析、利潤化。分析社交數據的科技不斷推陳出新,機構如何去運用我們的資料去作出分析,可以完全超乎我們的想像。例如現在機構不單只分析我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什麼,更會仔細的分析我們的語言(例如說「我」(I) 還是「我們」(We)多一點),登入和活動的時間、 地點、頻率、點擊的網頁、逗留時間的長短等來了解我們的性格和喜好。五年後、十年後,科學家可以用什麼的技術來分析我們今天在社交媒體的行為,我們其實是完全的茫無頭緒。越來越多的可穿戴技術(wearable technology)產品,例如Fitbit、Apple Watch、Google Glass等推出市面,我們的每日行蹤、生活習慣、作息時間、健康指數,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的規模被記錄、分析。無可避免,在可見的將來,這些數據,將會被商業機構和政府用來作決策。例如保險公司會對使用可穿低技術產品監察健康的客戶提供醫療保費折扣優惠;零售商亦會透過你的實時位置、及分析你的生活習慣,對你作個人化營銷。當然,當越來越多我們有關我們的數據被不同的機構掌握的時候,《1984》對Big Brother的擔心其實是有先見之明的。{1}Big Data: A Revolution That Will Transform How We Live, Work, and Think by by Viktor Mayer-Schönberger and Kenneth Cukier作者博客 科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