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朱元璋的智慧

中美貿易戰冷卻中國的浮誇風。五百多名清華校友上書,批評「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提出「中國綜合國力已全面超越美國」,上誤國家,下惑黎民,遠國戒心,近鄰恐懼,遺害深遠。他們要求解僱胡鞍鋼。胡鞍鋼的豪言壯語,二○一六年已開始,為何到二○一八年,美國制裁中興和發動貿易戰後,才憤而上書?近年,夜郎自大、自吹自擂的文章,在報章網絡熱傳,「美國害怕了」、「日本嚇傻了」、「歐洲後悔了」的觀點,讓國人興奮莫名,來源豈止胡鞍鋼?文章之外,還有影視:《戰狼》、《紅海行動》、《厲害了,我的國》,賣座節節上升,觀眾亢奮離場,誰敢橫逆上意煞停這浮誇風?影視之外,還有科技:高鐵、移動支付、電子商務、共享單車,自誇為中國「新四大發明」,藉緬懷漢唐絲路風光之餘,對一帶一路充滿樂觀憧憬。或許,胡鞍鋼是拙劣的始作俑者,但沒有全民亢奮的情緒,就不能煽起氾濫全國的浮誇風;沒有多元觀點的獨立傳媒,就不能讓社會冷靜反思,只會誤信國家忽然強大。上有好者,下有甚焉,浮誇風源自學者領導,也是輿論一致的產物,如今冷靜下來,反是一件好事。文革後期,中國與美蘇冷戰,毛澤東熟讀《明史》,將朱元璋劣勢抵抗元朝的戰略: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改為冷戰核威脅時代的國策: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仍是韜光養晦之世,滿招損,謙受益,自求生存發展,切忌樹大招風。新冷戰時代,浮誇之風惹來制裁之痛,朱元璋的草莽智慧,如暮鼓晨鐘再上心頭。[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80807/s00193/text/1533579502439pentoy

詳情

陳惜姿:天地任我行

我承認對越南有點沉迷,作為遊客,這裏物價低廉、風景優美,一家人旅行吃好住好食好,消費也不算高。旅遊業發展完善,網上預約的服務,全部也能兌現,沒有貨不對辦。山水風景獨特,與純粹在度假酒店游泳曬太陽幾天,來這裏有趣得多了。上次到過越南中部,今次遊北越。這裏最熱門的景點,莫過於沙壩和下龍灣。上山和下海,體力要求頗高,但幸好一家人的體力都能應付。我頗珍惜這幾年的家庭旅行,自己年紀尚未算太大,女兒已長成少年,體力足以應付較困難的旅程。像沙壩兩天一夜行山,因天雨路滑全程頗為辛苦,一天之後各人像泥鴨一樣。但傍晚住在山上,鳥瞰山谷梯田風景,背後是崇山峻嶺,美景觸動人心。回程時我念念不忘,說下次不如在秋天來,行三天兩夜,孩子們竟然都說好。遊下龍灣本可以舒服坐着遊船河,我又犯賤地選了一個活動頗多的行程。兩天一夜裏,扒獨木舟、入山洞、上山觀景、兩次到海灘游泳。在下龍灣嶙峋怪石下載浮載沉,感覺超現實。大玩九天之後,回港方知自己累得不似人形,全身像散了。我跟孩子說,若干年後,或者我已老得只能遊船河,而他們則自己背包旅行去,到時我們家庭旅行,已經不一樣。趁這幾年大家體力相若,好好一起闖蕩天地去。說時,確是有點感觸。[陳惜姿]PNS_WEB_TC/20180806/s00196/text/1533492779879pentoy

詳情

張銳輝:在日本看中國維權節目

假期和女兒到東京小遊幾天,晚上回到酒店都會開了電視,看看新聞,看看綜藝節目。一晚,偶然在熒幕上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她不就是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嗎?於是,也就安坐熒幕前細看。原來這是NHK電視台的時事專題節目,名為《失蹤的律師們——中國「法治」社會的現况》。雖然節目是日語旁白,但受訪者的對話都是以普通話播出再配以日文字幕,因此,要明白節目內容沒大問題。節目從去年九月李文足到天津看守所尋找丈夫王全璋下落開始,鏡頭伴隨着李文足的步伐,讓我們看到她在看守所受到的冷待、看到她在家裏斥退硬闖的公安,也看到今年四月王全璋失蹤千日,她徒步尋夫行動,以及國保在她家門外阻撓記者及朋友來訪的經過。除了這些新聞事件性的內容,記者也陪伴李文足回到家鄉巴東,看到她在沉重的政治壓力和尋夫憂鬱下的一點抒懷,令人能更立體地看到極權對一個普通公民的蹂躪。除了李文足,節目也同時訪問了維權律師余文生先生,及早前也受香港傳媒訪問的王宇女士。或者因為節目有一小時的空間,內容比在香港看過的相關專題都要詳盡細緻。當晚睡前上網,看到一位老師好友,正巧也在東京,也看到了節目,然後在面書上分享。關注極權對人權的侵犯,又怎放得下?[張銳輝]PNS_WEB_TC/20180801/s00204/text/1533061126481pentoy

詳情

區家麟:革命不忘selfie

在古巴看哲古華拉與革命經典,有一張黑白相片無處不在,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1956年,卡斯特羅與哲古華拉等人坐遊艇偷渡回古巴靜靜地起革命。相片記錄游擊隊員雙手高舉槍支、涉水上船;圖像粗糙朦朧,但複製品在博物館、相片集、藝術品二次創作中,頻頻出現,記錄着革命冒險事業之始、先行者的犧牲精神。不可思議的,正是義士們搞革命也不忘拍照,縱使要秘密行事、起義九死一生、起行之際厄困滿途,也要打一打卡。這幫游擊隊,確實走在時代尖端,比起現在我們聚會時相機先吃,早了一甲子。不只起程一刻,在山野根據地、在關鍵戰役中,都有相片記錄他們的英姿;哲古華拉是最突出的一位,部分流傳後世的人像照更是自拍的。在游擊戰時期採訪過哲古華拉的阿根廷記者曾描寫,哲古華拉打游擊時,肩上掛着兩把長槍,頸上掛着一部相機。桑塔格於《論攝影》中曾形容:相機是槍支的昇華。相機可以是一種武器,拍攝人像是一種顛覆,可以塑造一個拍攝對象也未見過的自己,形象可以被扭曲、誤導,而不為平常讀者所察。哲古華拉聰明之處,除了搞革命,更懂得自行營造深入人心的影像世界,革命軍有隨團攝影師,不假他人之手。有時我會懷疑,若沒有哲古華拉的粗豪型男照,他的傳奇會否大大失色。[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30/s00311/text/1532888296775pentoy

詳情

張文光:原罪

劉霞去國才得自由。 但中國的維權律師,仍被視為異見者被拘禁。 「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王宇,原是商業律師,十年前,投訴鐵路公安遭報復,被判冤獄兩年半。 親身感受司法黑暗與權力傲慢,她走上維權律師的不歸路,三年前,與三百多位維權人士集體被捕。 秘密關押了一年,審訊前夕,王宇忽然在電視認罪,對過往作為感到後悔,但人們心裏明白,又一宗「被認罪」的個案。 兩年後,王宇說出真相。 她的十五歲兒子包卓軒,因她的被捕,赴澳洲留學高中時,在機場被抓走,送到內蒙偏遠小鎮。 那些日子,官方不斷要她上電視認罪,被王宇拒絕,直到一天,她被公安告知:兒子逃往泰國被捕。 王宇昏了過去,醒來被要脅,想救兒子,就要上電視認罪和譴責反華勢力。作為一個律師,可以拒絕屈服;但作為一個母親,能不救兒子麼? 何況,若不是她當上維權律師,兒子早飛澳洲讀書了,她怎能不深自悔疚,怎能不扭曲自己,為兒子背上屈辱的十字架? 她背叛了自己,在電視公開認罪,直到今年一月,兒子平安抵達澳洲,才將真相說出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十年的法治經歷,王宇絕望地總結:「中國根本沒有法律!」 一個專業律師,在法庭為人辯護,最後成了異見者,被捕後秘密拘禁,丈

詳情

吳志森:虎毒不吃兒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黑心疫苗事件,是十年前毒奶粉醜聞幾乎百分百的翻版。先是農村出現大頭娃娃,驗出禍源是向農民銷售的廉價奶粉,雖有民間迴響,但未引起官方的足夠重視,未有及時查究。然後,爆出奶業巨企三鹿在牛奶加添有毒的三聚氰胺,導致以十萬計嬰兒患上腎結石和其他病症,星火燎原,當局才出面處理。中國面對重大事故有標準的三部曲:高調拘控企業負責人、公布處分主事官員、強力鎮壓為受害者討回公道的維權人士。疫苗出事也非今日始。數年前山西爆出黑心疫苗,以百計兒童注射後,連番出現不尋常症狀,更嚴重至永久傷殘,有些更不幸死亡。當局面對嚴重事故,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揭發黑心疫苗的媒體,老總被調職,記者被炒魷,下令事件不准再報道跟進。黑心疫苗並非突然爆發,山西疫苗敲響了警鐘,當局聽而不聞,以為把提出問題的人處理掉就萬事大吉。更恐怖的是,因毒奶粉被處分的官員,轉個頭,竟連升多級,負責監督藥物疫苗的安全。中央領導口出重話,什麼「超越人類道德底線」,什麼「觸目驚心」「一查到底」。這些聽得令人發笑的官話何其熟悉,幾乎每次出事都照本宣科,但一次比一次軟弱無力。虎毒不吃兒,為何這個民族,一次又一次地毒害自己的下一代?而一個敢於跟世界第一強權比併的堂堂大國,竟然乾淨的奶粉、有效無毒的疫苗都造不出來?而應該負責的主事官員,竟然可以步步高陞,繼續緊握權力?今天中國人的道德是否特別敗壞?可能是。但更肯定的是,連提出問題的記者、為民請命的律師都被拉被鎖,一隻完全不受監督制衡的權力怪獸,只會一次比一次肆無忌憚,不斷地撕咬和吞噬整個民族的軀體和靈魂。[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28/s00193/text/1532715508298pentoy

詳情

馬家輝:文明的選擇

長生企業老闆被捕,是女人,照片流出,幾乎毫不意外地有網民在照旁加字:「蝎子尾上刺,黃蜂尾後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彷彿仍在封建年代,牆上仍然掛著老黃曆,對於女性的羞辱踐踏像不經思索即可說出;多年來的性別平權意識沒有寸進,而把照片輾轉流傳的人,不管擁有多少個學位頭銜,仍然像沒受過教育般囂張荒唐。世上無樂土,人間無天國,地球上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皆有悲劇鬧劇,但測量一個社會的文明指數,並非有沒有悲劇鬧劇或有多少悲劇鬧劇,而是觀察這個社會對悲劇鬧劇作出什麼回應反應。是予以補救,抑或只懂發怒?是把怒氣對準焦點發出,從而改善景况,預防未來再次發生,抑或讓怒氣四濺,把無辜的人推向困境,承受無妄之災?是認認真真地依法抓人審人判人,抑或只基於輿情而草草結案?是即使領導不開聲亦會執法調查,抑或只因領導下了硬指示始動手辦事?是把調查結果如實公布,毋枉毋縱,抑或只宣布抓了幾個人、判了多少年?諸如此類,此類諸如,唯有選擇用文明的方式來回應悲劇鬧劇,始有機會修補文明的漏洞,令文明往前推進而非原地踏步,甚至更壞更差。也只有如此,才對得起在悲劇鬧劇裡的犧牲者和受害者,也才可減低未來出現更多犧牲者和受害者的可能性。每回出現關乎大眾健康的悲劇鬧劇,我們充其量只聽見抓人判人的消息,卻極少見關乎調查的細節和監察機制的改善,彷彿只要讓民眾出了氣便可了,下一波的風險是遙遠的日後事情,眼下不必管,或只用嘴巴說說便成,反正不會有太多跟進了解。於是,所謂調查,所謂回應,只變成一場雷厲風行的「除魔」行動,卻沒想過是什麼樣的環境使得妖魔存在和壯大。斬草不除根,當歪風來了,當然一吹又生。沒法了,遭受一波又一波的健康恐襲,內地父母的選擇——若有能力 ——自是把子女帶到香港打針。繼子宮頸針、美白針、流感針之後,香港或將再成內地人的「健康避風港」,唯望此城有能力承擔衝擊,別令本地居民因此吃虧。咦,深港邊境的購物城不是十室九空嗎?說不定可考慮改建為「打針城」,鼓勵有興趣的醫療業者在當地集中「接客」,一來方便南下的消費者,二來可免加深香港的擁擠度,這是聊勝於無的下策,而無奈,已成此城主調,沒有其他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27/s00205/text/1532628112098pentoy

詳情

法政匯思:回顧西德對奧地利的醜聞 文:烈巴司機

今屆世界盃首次使用VAR,令球證可即場糾正自己的錯判,大大減少問題球出現的機會。至少保證不會重蹈1986年墨西哥世界盃馬勒當拿「上帝之手」入球有效,或2010年南非世界盃林柏特對德國入球無效的覆轍。 但世界盃有今天的公正水平,絕非一朝一夕的事。不過是上世紀80年代,世界盃決賽週仍有對賽球隊為了製造想要的賽果,而合謀不盡全力作賽。 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西德在分組賽與奧地利、阿爾及利亞和智利同組。西德對奧地利是這一組的壓軸戰。由於當時分組賽最後一輪賽事並非同時進行,西德與奧地利在開波前便已知道只要西德贏奧地利不多於兩球,兩個德語系鄰國便雙雙出線,兩勝一負的阿爾及利亞則出局。 當西德十分鐘攻入一球後,兩隊便放軟手腳,球在腳下的一隊大部分時間只傳不攻,球不在腳的一隊亦無壓迫對手搶回控球,賽事就在這樣毫無競爭氣氛下,以西德一球小勝奧地利,兩隊攜手晉身下一輪比賽結束。 賽後阿爾及利亞向國際足協投訴,國際足協的回應是德奧兩國家隊並無觸犯國際足協規例,故拒絕懲罰兩隊。 可能怯於全世界球迷的憤怒,國際足協在下屆世界盃(1986年墨西哥)開始,安排分組賽最後一輪賽事同時間開波,以杜絕這種「睇餸食飯」的

詳情

梁家傑:打假須治本

內地爆發假疫苗醜聞,「中國什麼都是假的」名單再添一筆。黨媒試圖漂白,引「專家」之言「澄清」假的不是疫苗,是生產紀錄而已;維權家長遭公安扣查;曾經揭發疫苗出問題的記者丟職;內地網上開始流傳赴港接種兒童疫苗攻略。只欠維權家長討回公道不果反遭當局起訴尋釁滋事而下獄的荒謬,幾乎是十年前的毒奶粉事件翻版。不禁要問,香港民族黨的吹水論政,抑或假疫苗這種不擇手段利己害群的行為,哪個才是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破壞公共安全和秩序?毒奶粉、假疫苗,受傷害的是無辜稚子,比起假蛋、毒米更加道德淪亡,喪盡天良!這不是中共勒令徹查及嚴懲,或李克強總理怒斥黑心企業「突破道德底線」的色厲內荏所能解決的;而是官民同樣必須認真反省,決心重塑社會價值。否則,拜金拜權、草菅人命的類似事件不會自動收斂,只會繼續十年一閏,層出不窮,愈加猖獗。要國際社會改變觀感,相信一個十四億人口、近三千萬戶實有企業的國家尋回道德底線,不是一時三刻辦得到的;相比之下,香港仍然有優勢,有信譽、專業和法治。因此,當林鄭特首過於熱切鼓吹香港的年輕人北上大灣區發展,我不以為然。促進中港兩地人流、物流、資金流「三流」無錯,但特首忽略了一點,使勁地送走土生土長、擁抱香港價值制度的年輕人,清水落入墨汁,香港的優勢誰來承傳?[梁家傑]PNS_WEB_TC/20180726/s00202/text/1532542727006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