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馬英九組織流亡政府?

馬英九在官司纏身裡慶祝六十八歲生日,態度依舊從容,不亢不卑,不似陳水扁當年捱告時咬牙切齒、呼天搶地。僅憑這份風度,已值得被額外尊敬。可是,在政治惡鬥的扭曲環境下,從容不管用,風度不奏效,司法系統掌握在綠營手裡,尤其正值選舉年,不把你鬥死鬥臭,怎可滿足深綠分子的狂熱意願。先前的「泄密案」初審無罪,二審忽又逆轉有罪,沒新證據,無新邏輯,純因法官換人,政治操作呼之欲出,老馬哥的氣度再好亦無可奈何。這回,又來了,檢察機關以證券交易法和刑法第342條之背信罪提控馬英九,高調要求「從重量刑」,殺氣騰騰,似不把他關進監牢誓不罷休。眾所周知老馬哥對金錢有潔癖,說他貪財,無人相信,但交易法和背信罪皆不以被告人私下牟利為入罪前提,而只要曾讓他人牟取不當利益便可成立,所以,關鍵問題是:老馬哥自己沒拿錢或沒故意讓別人拿錢,他的手下也沒拿錢或也沒故意讓別人拿錢?老馬哥知情嗎?即使不知情,在過程裡有簽名同意嗎?一旦以國民黨主席身分簽了名,水洗難清,恐有監獄之災。須知此番的「三中案」涉及數十億港幣資產轉移,在台灣官商勾結的悠久「傳統」下,若說國民黨的老官僚不曾趁機跟商賈合謀,巧取豪奪,上下其手,說出來亦不會有人相信。是的,這是陰謀論,是黑暗的推測,但重點是對台灣政治的黑暗陰謀推測十有九九得到證實,推測便成足以依憑的「判斷」了。總之,下台後的老馬哥這一劫,異常凶險,深綠陣營已經等不及看判決了,這一秒已經展開圍攻,呼籲把馬英九收押候審,以防他和證人串供甚至潛逃之類。他們的陳前總統嘗過的鐵窗滋味,他們亦要國民黨的馬前總統嘗一嘗。潛逃?很有趣的政治想像。如果馬英九真要逃,可逃到哪裡?先到金門,再搭大飛到廈門,然後轉往北京,擔任政協副主席之類?他可能是地球上最後一個喊「中華民國萬歲萬萬歲!」的深深深藍,該不至於。那麼,會否逃到美國?既然深深深綠愈來愈「去中國化」,眼見「中華民國」已經到了亡國邊緣,不如乾脆在美國弄個「流亡政府」,唯恐兩岸不亂的特朗普肯定舉腳支持。馬英九在哪裡,「中華民國」便在哪裡。這齣政治狂想曲,足讓陳冠中再寫幾部政治烏托邦小說。[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16/s00205/text/1531678935495pentoy

詳情

蔡子強:《幸福路上》:對民主的迷惘和失落

「那個當初的我現在好嗎?」這是台灣動畫電影《幸福路上》同名主題曲的第一句。也是無論台灣或香港,很多當初曾懷有一顆赤子之心的人,長大後不時心裏的糾結。 「史詩式」的視野和野心 《幸福路上》的故事講述女主角小琪的成長經歷,6歲那年舉家搬到新北市幸福路,為了滿足父母期望,她力爭上游。但生活卻是最好的老師,慢慢小琪有了自己想法,祖輩認為吃飽睡夠就是幸福,但小琪對幸福的見解與父母再也不一樣。於是她毅然揀了自己要走的路:進大學但卻不揀醫科、畢業後找了一份不太搵錢的工作、到美國開展新一頁、在異鄉結婚……但可惜現實種種卻不似預期,她也逐漸走到人生樽頸。後來因外婆去世,她重返老家,回首前塵,尤其是童年種種,慢慢想起自己走過的路,午夜夢迴撫心自問:「長大了,我有成為當初理想中的大人嗎?」 老實說,本來抱着看高畑勳《歲月的童話》那類動畫的心情和預期進場看《幸福路上》,緬懷一下種種成長印記。不料最後看到的,除了《歲月的童話》式的成長路上小情小趣之外,還有過去三四十年台灣大事如「921大地震」,經濟變遷諸如躋身世界工廠、股市讓人一夜暴富等。更難得的是它更沒有迴避並涵蓋了種種政治劇變,諸如蔣介石去世、在校內說台語

詳情

龍應台:媽媽在,就是最好的時光 文:柯美君

世紀編按:台灣作家龍應台離開政壇後,放下一切,回鄉陪伴失智母親。出生在山河破碎的一代,決定走入錯過的歷史。龍應台開始給母親美君寫信,寫上一代的生命記憶,亦是母女間再對話。二○一八年四月,這些文字集結成《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一書,是感恩,是提醒。本版專訪龍應台,聽她講母親與自己的故事。 龍應台今年六十五歲,過去一直專注於教學、寫作和養育孩子,甚至兩度進入政府,在政治與文化建設的前線。她的母親應美君來自浙江,今年九十三歲,已有十多年時間認不得她。龍應台意識到,她幾乎錯過了對母親感恩致謝的機會。過去十五年,不管是在香港還是台北工作,她每兩個星期都會到屏東潮州鎮陪伴媽媽,風雨不改。去年,她索性搬到鄉間,專心陪伴。 是什麼讓她下定決心離開台北?去年初,她在香港大學嘉道理中心參加了一個禁語的禪修。行禪時,她看着山徑上的木棉花一朵一朵地墜落,落在隨風搖晃的樹影之間,木棉花雖然凋零,但花瓣依然肥美紅豔,她想到:「生命的凋零是一寸一寸漸進的。」然後發現,此生唯一能給母親的,只有陪伴,而且,就在當下。「因為人走,茶涼,緣滅,生命從不等候。」她說。 儘管媽媽老了,不再認得自己,她只想好好照顧她,陪她走人

詳情

馬家輝:不知恥者更勇

美國批准軍事企業把潛艇相關技術售給台灣,雖然只是初階技術,卻是明顯的信號,尤其在中美貿易戰即將開打的時刻,等於向世人宣布,特朗普將把台灣作為棋子,大打「台灣牌」,向北京施壓:若你不加速開放市場,我們將跟你的敵人愈走愈近——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老狐狸特朗普是心狠手辣的謀略騙徒,沒有任何事情他做不出來。就此階段而言,蔡英文當然是高興的。白宮准許台灣官員訪問,開放潛艇相關技術在後,對台灣而言,是極佳的「外交成就」,讓蔡英文取足面子,也替綠營的年底選戰增加了若干口號籌碼。可是,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今天有理由給你,明天也有理由收回,一旦他跟北京談妥了貿易條件,對台灣翻臉不認人是可以想見之事。「信用」對他來說是屁,以美國利益之名,他不管做什麼都理直氣壯。內地有句老話說「無恥者無畏」,香港網民亦有句潮語說「知恥近乎勇,不知恥者更勇」,套在特朗普身上,百分百合身。然而北京亦非善男信女,枱底談判歸枱底談判,白宮在枱面上愈打「台灣牌」,北京必愈會打「勇武牌」,加強對綠營政府的威迫力度。外媒近日說北京將在數年內施展閃電戰,先取釣魚台,再攻台澎金馬,因為眼見日本已建自衛隊,亦見台灣漸行漸遠,更受不了美國反覆脅迫,像被特朗普伸手一把抓住了褲襠,是可忍,孰不可忍,乾脆先發制人,打它一場硬仗。難怪屢有人說第三次世界大戰並非不可能。「人」的條件已經存在了,美有老狐狸,中有習永帝,俄有萬年普京,北韓有個金三胖,台灣有位蔡菜子,都是好戰敢戰的硬男女,如果日本再選出一位右翼首相,又遇上一回國際經濟風暴,世亂不堪聞問——看來應該多買幾支金條傍身了,對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410/s00205/text/1523297803763pentoy

詳情

馬家輝:有貪,沒有賄?

朴槿惠判囚廿四年,不可謂不重,且看現任或下任總統會否在某年某月予以特赦。政治貪污之於南韓是常態,但特赦亦是常態,昔日不少高官甚至總統皆在坐牢數年後施施然出獄,不知道會否因此令繼任者更加不懼斂財,反正「本小利大」,用數年生命換取巨額財富,「性價比」非常高,是很大的貪污誘因。常有人說台灣像日本,其實就貪腐而言,亦似韓國。別的不說,且看陳水扁和吳淑珍,明明貪腐罪名已成,卻只受了短短刑罰即可回到家裡吃喝玩樂,所謂「保外就醫」,笑死人。其子陳致中當年亦涉洗錢,也公開認錯,但竟然可以把錢吐出來即不獲起訴,今年還在高雄參選市議員呢,明明說「病重」到快翹辮子的陳水扁還有精力替他吶喊助選呢。有人貪,必有人賄。當年把大筆大筆鈔票送給陳水扁夫婦的辜家少爺,同樣明明已經定罪,卻是上訴又上訴,而且案子拖了又再拖,至今竟未坐過半天牢。台灣,還真有法治可言?每年「台灣月」都有「台灣式言談」活動,其實應該也搞個「台灣式法治」系列講座,讓香港人開開眼界,了解真正的台灣到底是何回事。對朴槿惠案件,有傳媒評論說「因為總統權力過大,所以容易貪污」。這是事實,卻又只是一半的事實。若要套用因為所以的句式,不妨亦說「因為罰賄不力,所以企業放肆」。看看把錢送給青瓦台的幾位企業家便知道了,或無罪釋放,或輕判了事,如此處理根本無法產生阻嚇作用。送賄必有後來人,只因,同樣是本小利大。從南韓到台灣到日本,再到中國大陸,其實莫不如此。內地常說懲處若干貪官,卻極少公布他們從誰的手裡貪財,行賄者又有否受罰。貪與賄永遠是雙向道,反貪打貪,缺一而罰,永遠只等於演戲和搞笑罷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409/s00205/text/1523210187154pentoy

詳情

馬家輝:誰在調戲李敖?

台灣的所謂文化部長主動呈請蔡英文「明令褒揚」李敖先生,她打電話給李戡,李戡「婉謝」了,說,不要了,「父親一生率性而為,依其遺願,後事務求從簡」。 這都是報上寫的話語。有機會我倒要向李戡八卦一下,他在電話筒裡到底是「婉謝」,抑或直發狠言,嗆罵「你們是什麼東西?你們在搞什麼鬼?想來調戲先父?敢來調戲李敖?」——李戡向來亦是言談爽直的人,所以,我不排除後者才真。我更希望後者才真。 鄭麗君此舉,簡直不知所謂,而我猜度,與其說這是善意褒揚,不如說是刻意戲弄。若這不是戲弄,鄭麗君和她的女主子蔡英文也實在是智商太低太低了。 以李敖先生的生平行事風格和信念,他會稀罕你們的褒揚?這樣的「褒揚」,看在他眼裡簡直等同褻瀆。須知李敖瞧不起「中華民國」,更不承認「中華民國」,他早年撰文雖曾也用過「民國」年號,但在中年以後,已跟「民國」徹底決裂,更引用蔣介石於五十年代的台灣演講,一寫再寫、寫了幾百篇關乎「民國已亡」的嘲諷文章。用香港潮語來形容,他是「大中華膠」裡的大中華膠,超級那種,特大號那種,若死後被他瞧不起和不承認的政權機器硬生生地「褒揚」,無異於把他強暴,泉下有知,李先生不瞑矣。 更何況目前政權掌握在綠營手

詳情

鄭明仁:李敖痛罵香港政府唔識貨

李敖不止一次公開說過要入籍香港成為香港人,而且坐言起行,於二〇一二年十月透過「優才計劃」入紙申請移民香港,但遭香港官員玩死,李敖到死也不能成為香港人。二〇一一年七月李敖來香港書展演講,他在台上雖然批評香港的民主是「有問題的民主」,他說「香港離倫敦愈來愈遠,離台北愈來愈近——香港跟台灣學的是粗糙的民主」,但他也稱讚香港「是我們的希望」。二〇一四年七月李敖重臨香港書展演講,演講後我到後台休息室探望他,提起他的移民申請被拒時,李敖和在場的吳思遠導演即時扯火,齊齊痛罵香港政府唔識貨,沒理由拒絕接受這位華文世界的才子。李敖申請入籍時,吳思遠是以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長身分作為推薦人,向時任入境處長陳國基推薦李敖。李敖七十年代在蔣介石威權統治時期坐過政治獄,香港入境處要他證明自己是良民,這是強人所難。另外,李敖著作等身,入境處要他提供所寫著作,包括證明自己的英文程度,李敖認為是很大侮辱,決定放棄,不再與入境處糾纏下去。李敖口沒遮攔,狂妄自大,以特區政府謹小慎微的辦事方式,又焉敢把這位「文化狂人」引狼入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唯有犧牲李敖大哥了。李敖後來發晦氣說,即使以後香港特區政府邀請他入籍,他也會say no!李敖死了,這事不會發生。[鄭明仁]PNS_WEB_TC/20180321/s00319/text/1521569299127pentoy

詳情

艾思德:台式僭建下的斷掌殘肢

編按:2月6日台灣花蓮發生的地震,奪去多人生命,救援仍在繼續。此次倒塌的三棟大樓均應民宿旅遊等因素,進行了原始結構改造。今日本版作者艾思德從台灣民宿談造成慘重災情是否另有原因? 台灣花蓮震災全球關注,來自本地及國外的救援救災行動,都有許多感人故事。然而溫馨真情掩蓋不了此案致災的醜陋真相,那就是地震雖是難以精確預測的天災,但真正造成慘重災情的,卻是民宿旅館業者的貪婪與漫不經心,以及始終未能從災難中習得教訓、怠惰放水的政府。 翻開台灣地震史,從一八九六年有紀錄儀器算到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止,芮氏規模(黎克特制)六級以上、震度較大的地震,不少發生在花蓮。然而由於花蓮早年房屋較低矮,數量與人口也少,傷亡一直較小,也使得網絡上出現用「不怕地震」來辨別花蓮人的趣味說法。 速成民宿旅館 然而大眾顯然輕忽花蓮近數十年的急速發展。在政府追求觀光的口號與鬆散的民宿、旅館管理下,全台各地大興旅館、民宿,沒法新建的,就在現有建築裏亂蓋——此次四棟倒塌大樓中,就有三棟與旅館民宿相關,包括統帥飯店、一至三樓變成「漂亮生活旅店」的雲門翠堤大樓,以及在原六層樓上硬蓋七至九層樓、打算當民宿的「吾居吾宿」大樓。

詳情

鄧健苓:台港命運共同體

2017年將盡之際,台灣發生了兩起頗為哄動的事件。12月19日,民進黨當局根據《國家安全法》強行搜索帶走新黨4名青年黨工,事前新黨代表曾到訪大陸,訪問結束僅數天4人即被帶走,輿論嘩然。各界驚覺解嚴30年,「反共國安」一把刀仍懸在民眾頭上,當局隨時可整治異己。諷刺的是,今天引用國安法者正是當年高喊「只要解嚴,不要國安法」的民進黨。事件反映,台灣的「反共國安」政法結構並無因為「民主化」或執政者變更而有所改變。 第二件事,是台灣勞工團體12月23日在台北發起「反勞基法(《勞動基準法》)修惡大遊行」,逾1萬人參與。台灣警方嚴陣以待,遊行隊伍佔領道路,警民爆發衝突。組織者宣布遊行結束後,不少民眾留在現場,晚上有示威者移至台北車站一帶。人權組織表示,警方在「未表明任何法律依據」下開始抓捕,民眾及律師雙手被縛上束帶,帶上警備車。 港輿論受反共意識主宰 窒礙民智 以上事件,熱愛民主自由法治的香港公民似乎理應關注,尤其是《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令泛民主派聞「國家安全」色變,認為相關法例勢必成為當局打壓異己的工具。此外2014年雨傘運動通過佔領主幹道路來爭取「真普選」,被認為是「公民覺醒」的里程碑。香港公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