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斑馬線上的黃絲帶

郵輪的岸上觀光,最大的問題,是匆忙,即使早出晚歸,趕及郵輪開航前回來,最多也只有七八小時,遊巴塞隆拿,肯定不夠。但匆忙也有匆忙的玩法。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滿街都是景點,去到一個有歷史有新聞有爭議的城市,只要細心留意四周,肯定有所收穫。去年底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獨派大勝。西班牙中央政府宣布「加獨」違憲違法,推動者被捕被判,主要領袖更流亡海外。原本以為,經歷一場激烈的政治風波,風暴中心巴塞隆拿會是一片肅殺,但出乎意料,不但沒有任何政治爭鬥的痕迹,反而看到更多我以為應該不會存在的東西。巴塞不少幾層高的老房子,都有歐洲式的窗戶,左右或上下推開,總是擺着開得燦爛、色彩繽紛的盆花,相當雅致。不少房子更有我們叫做騎樓小陽台,也是佈置得甚有品味。在窗戶,在陽台,偶然會見到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的星旗,也有印着「加獨」領袖的肖像,用當地文字或英文寫着「釋放政治犯」,更有象徵獨立運動的黃絲帶,大大小小的掛在陽台的欄杆上,隨風飄揚。在行人道上經過,一個居民在四樓陽台上朝我打招呼,聽不清楚在說什麼,他不停地揮動「加獨」旗幟,向這個東方面孔的遊客,發出明顯的政治信息。我向他揮手示意,他對我微笑點頭。街道上的斑馬線、燈箱、牆壁,也看到很多用噴漆繪畫的黃絲帶,不知是去年公投時留下,還是運動被西班牙視為違憲違法後再加上去,總之,這些民眾抗爭的痕迹,繼續保留,沒有被清洗掉。巴塞隆拿斑馬線上的黃絲帶原封不動,使我不禁想起金鐘「我要真普選」的口號一夜清除。[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07/s00193/text/1530901897850pentoy

詳情

區家麟:世界悶波

記憶中,世界盃大部分賽事都是沉悶的。是年分組賽,不少隊伍糊裏糊塗入了一球,立即進入佛系模式,漫步球場不再搶攻,弱一線的隊伍則章法紊亂,無甚可觀。觀眾們大概可以坐在電視機前打坐冥想,縱使球場聲喧鬧,心跳不會加速,不泛起一絲漣漪。作為一個「觀球者」,這時候最適宜做的,就是把握寶貴時間做家務,例如抹塵吸塵、洗衣乾衣、整理書本、清理雜物等,待聽到評述員聲線稍為高昂才轉過頭來也不遲。四年一度盛事,無疑球員爭勝心切,但他們目標是三分,而非打一場好波;他們目的是晉級,而非以球技娛樂你。現實很殘酷,過去多屆,腳法流麗、小組滲入妙到毫巔的球隊,多數死得好慘。但是,世界盃仍然吸引。我不再期望看球星的耀眼光芒,只集中觀賞國家榮辱掛在球員臉上的表情;也不期待強隊賞心悅目的整體戰,看巨人沉淪才是最佳花生。大家的話題也不是球技,而是冰島小國寡民的熱血、日本積極不進攻的窩囊、德國門將踢左翼的輸波奇蹟與國族鬥爭的新仇舊恨。世界盃還有一項偉大貢獻,就是改變香港電視的慣性收視,ViuTV免費直播部分世界盃賽事,收視超越大台,更吸引好些從來不會拿起遙控器轉台的家庭踏出第一步。的確,有很多人還不知道,看電視其實是有選擇的。[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02/s00311/text/1530469646942pentoy

詳情

足球完了,生活繼續——德國人輸波後 (文:黃國鉅)

德國在今屆世界盃居然分組賽就出局,完全在我意料之外;但德國人接受輸波的冷靜反應,卻又在我意料之內。 當年在德國讀書時,但凡有大型國際比賽,如歐洲盃和世界盃,德國人都會與其他國家一樣,熱烈為國家隊打氣,但一旦戰敗出局,卻是另一個畫面:街上沒有人叫囂,更遑論騷亂發泄,明天當然依舊上班上課,更有趣的是,宿舍的同學都不約而同地不再提昨天的事,只會談談大家的功課、談談生活,對足球絕口不提,更不會再爭論國家隊哪裏踢得不好,彷彿一切沒有發生,如石頭掉進了水裏,泛起一片漣漪,之後又恢復平靜,彷彿石頭沒有出現過。 這就是「理性」的德國人! 這屆世界盃也不例外,而剛好我又身在德國,有機會再看看這個有趣的國家,這些有趣的國民! 生活還是要繼續 在德國對韓國一仗前一天,街頭巷尾充滿足球熱,大家還穿著國家隊的衣服,家家戶戶掛上國旗,酒吧人頭湧湧。經過第二仗對瑞典最後五分鐘美妙入球,一洗第一場對墨西哥慘敗後的頹風,以為輕取韓國一球全無問題,大家興高采烈等待德國隊進入淘汰賽時,結果卻是有歷史以來最恥辱的慘敗。但事後德國人的反應平靜得讓人驚訝,不止街上沒有任何叫囂聲,賽後我在巴士上跟一位女士攀談起來,她淡淡地說:「踢

詳情

馬家輝:侵侵之亂

自上台以來,特朗普帶領他的美國退出這個退出那個,頗有「拳打七省,腳踢六州」的霸王氣概, 造就了另一種形式的「美帝霸權」。難怪《紐約時報》的評論說他既終結了舊有的world order,也建立了新形態的國際關係,令全球政經陷入前所未有的不確定年代。依我看,這樣的關係在本質上是「以美為尊」和「唯美獨尊」,以霸道和粗暴打底,已非傳統的「單邊主義」足以描述,更非止於「不確定」這麼簡單,而是嚴重破壞國與國之間的信任和尊重,即使能替美國帶來短期利益,或就算能夠暫時緩解某些區域緊張,但長遠而言,所有國家──包括美國自身──都要付出無比大的代價。沒有人是贏家。為什麼?理由簡單:國與國等同人與人,共存交往必須以信任和尊重為基礎,否則,大家都要耗費大量時間和資源來做「應變準備」,以便隨時回應突然出現的變動危機,由此,許許多多的長遠計劃根本無法開展,或開展了亦無法實現,朝令夕改,變化多端,到最後,所有人都疲於奔命,形成國際關係的「內耗」,各自在危機漩渦裡轉轉轉個不休,有朝一日,發現大家都在原地踏步,沒有人能夠走出腳下的圈圈。一個欠缺信任和尊重的world order必是一個分崩離析的world order,也就是說,world仍存在,卻沒有order可言了。特朗普的獨斷獨行也打破了美國政治的傳統迷思。一直以來,許多人說「美國政治三權分立,行之有效,絕非任何一位領導者可獨斷行事,所以,誰當總統其實差別不大,誰都必須在原有的政治軌道上運轉前行」云云。看來並非這回事。特朗普雖或在內政上受限,卻在外交上能夠大手大腳粗鹵行事,內政資源隨之不得不調整配合,「出口轉內銷」,他等於做了美國皇帝,「特帝」成形,變成美國的大獨裁者。幸好,天祐美國,美國猶有民主,幾年後將有選舉,特朗普或輸或不輸,「特帝」當下的權力再大亦沒法令自己永續,雖然新任總統必須耗費大量精力來重建特朗普所造成的國際廢墟,但至少,新人新政新機會,希望總會在明天。特朗普之出現倒確認了另一項傳統政治智慧:民主不一定能夠選出最好的領袖,但民主可以換人,選錯了,有機會重來,換人做做看,不至於永續沉淪。這便是「侵侵之亂」的最佳啟示,不是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22/s00205/text/1529605523198pentoy

詳情

陳文敏:美朝峰會

朝鮮核問題曠日持久,美國過往一直依賴中國對朝鮮施加壓力,這次美朝峰會,美國直接和朝鮮對話,繞過了中國,雖然協議未有實質的具體內容,但對解決朝鮮核問題已踏出了一大步。協議能否落實,還要視乎美朝雙方的態度。對特朗普而言,這是歷任總統未能達至的成果,大大提高他在國際社會和國內的聲望,而且繞過先前的六方會談,再次肯定美國雙邊談判的策略成功。對朝鮮而言,美朝峰會亦大大提高金正恩的個人威望,亦證實朝鮮發展核武以增加談判籌碼的策略成功。在過往的六方會談中,朝鮮完全處於被動,近年的一連串核試終於帶來轉機,既能維護政權,亦可望解決朝鮮的經濟問題。在未來的一段日子,朝鮮相信仍然會游走於中美之間。中國是美朝峰會的大輸家,旣被削弱對朝鮮的影響力,還要面對美國的貿易戰。中國近年恃財生驕,以強大的經濟力量不斷干預正常的經濟活動,早已在國際社會引起不滿。中興事件和美朝峰會是一記當頭棒喝。要成為一個真正強國,除經濟和軍事力量外,還需要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道德影響力,即使今天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國際社會,她依然是一個踐踏人權、壓制維權人士、法治落後的封閉霸權。中美貿易戰如箭在弦,香港當然希望能置身事外。諷刺的是當天高喊愛國的人士, 第一時間提出香港是獨立關稅地區,和祖國劃清界線!愛國?開玩笑吧?[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0/s00202/text/1529432643135pentoy

詳情

張文光:異鄉人

世界盃開鑼了,夏夜美好。開幕禮的歌舞稍歇,吉祥物Zabivaka登場,原型來自西伯利亞的平原狼,意謂「射手」或「得分者」。原是俄羅斯產品,但樣本未如理想,開幕前一個月,急找中國幫忙,找到三十間工廠,製造一百萬小型的Zabivaka發售,還有一百個大型的Zabivaka,在現場與球星拍照,帶給世界歡樂。一個月的時光,中國工人由做模、試樣、生產到完工,一針一線,日以繼夜,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當工人看到Zabivaka在開幕禮亮相時,帶點自嘲說:「我們以另一種方式參與世界盃。」言者自得其樂,聽者有點神傷。早前,法國康城影展,一部受關注的中國電影《路過未來》,描述各地的農民工,離鄉背井,到深圳一帶打工,一去幾十年,老病被辭退了,留下他們的子女,繼續農民工的命運。一代又一代,活在冰冷的工廠和陰暗的房舍,埋葬了多少青春和夢想?飛升的租金樓價和高昂的醫療費用,讓農民工永遠不能歸屬與安居。深圳,無論如何現代,都是路過的城市,只有今天,沒有未來。這些活在底層的農民工,數目竟近三億,他們用血汗和青春,像工蟻一樣,撐起中國的世界工場,實現新世紀的中國夢。但城市冷酷,無論深圳、灣區、廣東還是外省,農民工像用完即棄的紙巾,老病者離去,換來青壯者,流入異鄉漂泊的大潮,生死哀哭,任全球化的巨輪將夢想輾碎。故鄉,成了春節短暫溫暖的寄望;城市,是陌生人相濡以沫的異鄉,沒有人關心生產線的過客,沒有人疼惜過客的悲歡。中國的現代化過程,人民付出實在太多。[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80620/s00193/text/1529432642136pentoy

詳情

馬家輝:黃金機會的浪費

據聞特朗普已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金三胖亦是。兩人可厭歸可厭,但,若不以人廢言,也不以人廢事,朝鮮半島的和解確是世紀變局,深遠影響強國之間的權力關係和世界經貿動態,把獎頒給他們,不能說是完全沒有理由。奧巴馬不是在上任之初已取得了和平獎嗎?以事比事,如果奧巴馬的作為可以,特金二人組的世紀握手亦應及格有餘。所以,可以想見,當特金二人組他日站到領獎台上,趾高氣揚,高舉獎狀,滔滔演說,必又是另一場荒誕戲碼,清楚地告訴世人,「妓女從良」可贏得掌聲與喝彩,「烈女失節」則易遭受萬人唾罵,尤其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做成一樁意想不到的好事,足抵先前所做的百樁荒唐混帳。你可以說這很不公平,卻又可視之為吸引和鼓勵壞人「改過自新」的方便法門;如果連這法門亦被關上,壞人可能乾脆一壞到底,反正沒有回頭路,唯有拚命前行做個終極壞人。公平與否是一回事,能否促成好事發生又是另一回事,後者許多時候比前者更為重要,給暴君一條活路,說不定等於給了未來的無數的老百姓一條活路;這是我的「實用主義」,這是我的保守犬儒。頒獎有頒獎的道理,領獎也該有領獎的姿勢,我們期望當特金二人組站到台上的時候,可以拿出多一些的大國領袖風範,在言語演說上,在態度神情上,多向世人展示超邁的價值和信念,千萬別像先前的「特金會」一樣,只像兩個有著年齡差的生意佬,坐上談判桌,各取所需,各施其策,然後向股東們公布我方成功爭取了多少利潤商機和合作單目,絲毫不提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多麼可惜。現實利益和普世價值根本可以不相違背,絕不是有此即沒彼,可惜特金二人組卻偏不強調,白白錯過百載難逢的黃金演說機會。換上林肯,換上甘迺迪,換上列根,換上克林頓,換上奧巴馬,若逢特朗普的和解處境,必能留下激盪人心的精彩名篇。特朗普終究只是特朗普,寵壞的闊少爺,放肆的生意佬,低而俗的商場惡棍,要他說謊容易,要他口吐金句則甚為難,他的國家或許獲利了,他的國家卻氣度變小了,得失之間,視乎你要的是什麼。至於金三胖,只不過是個被迫害幻想症的獨裁者,不再濫殺已經很好,沒必要旨望他來令我們感動了吧?[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8/s00205/text/1529259215967pentoy

詳情

鄭美姿:新聞界oppa

記者協會成立五十周年,請來被譽為「最有公信力」的韓國新聞主播孫石熙,當主禮嘉賓。公信力三個字聽起來浮誇,但孫石熙曾領軍團隊,由一部iPad開始,揭發南韓總統朴槿惠閨密干政的新聞,一手將她送入牢獄。他在JTBC主持的新聞節目Newsroom,收視率自此飈升,聞說當日在地鐵車廂,大家都會談論其新聞議題。於是韓國除了宋仲基,還有一個孫oppa。 早前在浸會大學聽他的講座,現場來了很多居港韓生,他們特地前來捧場,聽他細說嚴肅的新聞故事,更大排長龍要跟孫石熙selfie。新聞大叔能成為少女的oppa,在香港實在難以想像。一個腐敗政權的剋星來訪,而香港一眾高官全部缺席記協晚宴,更見孫石熙魅力驚人,委實是生人勿近。 對韓國印象其實一直很差,當地三星集團惡劣的工作環境,造成很多南韓工人因接觸化學劑而患上血癌,集團卻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公開化學品內容。先進的科技,落後的道德水平,令人齒冷。 我也是其後才知道,三星原來都是孫oppa曾打過的大佬。當年他剛加入JTBC,就報道過三星表面上自稱勞資關係融洽,實際上卻使出不少招數,力阻工會成立。而JTBC此後亦再沒有收過三星等幾大集團的廣告,但從此獲得了民心。

詳情

馬傑偉:「梅根」是誰?

哈里王子結婚了,新娘是Meghan Markle。身邊的港女大發議論:「點解揀呢條女呀!奀星嚟㗎喎,以前做歡樂小姐,即係粥粉麵飯嘅茄哩啡啦……」「喂,你使唔使咁刻薄……」佢話鋒一轉:「點解譯做『梅根馬克爾』呀,梅菜扣肉咩!」如果香港仲可以有譯名字的主權,應該譯「美茵瑪高」之類,點都冇個「梅」字咁核突。哈里王子嘅大佬威廉王子結婚,新娘Kate Middleton,中譯凱特.米德爾頓,也不是港譯。Middleton香港人大概譯成米杜頓。也許,再過一陣子,老外名人的中譯,可能再沒有內地與香港之分;統一了,減少混亂,但卻少了香港文化特色。大陸朋友看港譯,看不順眼,「妮歌潔曼」,他們覺得像一種洗潔精;反過來,陸譯「妮可.基德曼」,我們覺得好似曼德拉,又似肯德基,完全唔見到Nicole Kidman的影子。碧咸的例子大家都知道,Beckham尾音譯作「咸」,是錯讀錯譯。大陸人說,「碧咸」聽起來,空氣中彷彿瀰漫一股海鮮味;但我們聽到「貝克漢姆」,又覺得恍似看到貝殼與水母,完全踢不出碧咸的大腳遠射。大陸人覺得,「占士邦」似一種膠水品牌,但我們聽到James Bond陸譯「詹姆斯.邦德」,瞻前顧後,若要「邦德」打老虎,隨時「死得」。說回來Meghan譯作「梅根」,好似冇乜女人味。演員Megan Fox,港譯「美瑾霍絲」;陸譯「梅根福克斯」,又霉又有鬚根,都係美瑾似番個女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22/s00192/text/1526925626488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