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朱元璋的智慧

中美貿易戰冷卻中國的浮誇風。五百多名清華校友上書,批評「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提出「中國綜合國力已全面超越美國」,上誤國家,下惑黎民,遠國戒心,近鄰恐懼,遺害深遠。他們要求解僱胡鞍鋼。胡鞍鋼的豪言壯語,二○一六年已開始,為何到二○一八年,美國制裁中興和發動貿易戰後,才憤而上書?近年,夜郎自大、自吹自擂的文章,在報章網絡熱傳,「美國害怕了」、「日本嚇傻了」、「歐洲後悔了」的觀點,讓國人興奮莫名,來源豈止胡鞍鋼?文章之外,還有影視:《戰狼》、《紅海行動》、《厲害了,我的國》,賣座節節上升,觀眾亢奮離場,誰敢橫逆上意煞停這浮誇風?影視之外,還有科技:高鐵、移動支付、電子商務、共享單車,自誇為中國「新四大發明」,藉緬懷漢唐絲路風光之餘,對一帶一路充滿樂觀憧憬。或許,胡鞍鋼是拙劣的始作俑者,但沒有全民亢奮的情緒,就不能煽起氾濫全國的浮誇風;沒有多元觀點的獨立傳媒,就不能讓社會冷靜反思,只會誤信國家忽然強大。上有好者,下有甚焉,浮誇風源自學者領導,也是輿論一致的產物,如今冷靜下來,反是一件好事。文革後期,中國與美蘇冷戰,毛澤東熟讀《明史》,將朱元璋劣勢抵抗元朝的戰略: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改為冷戰核威脅時代的國策: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仍是韜光養晦之世,滿招損,謙受益,自求生存發展,切忌樹大招風。新冷戰時代,浮誇之風惹來制裁之痛,朱元璋的草莽智慧,如暮鼓晨鐘再上心頭。[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80807/s00193/text/1533579502439pentoy

詳情

張銳輝:在日本看中國維權節目

假期和女兒到東京小遊幾天,晚上回到酒店都會開了電視,看看新聞,看看綜藝節目。一晚,偶然在熒幕上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她不就是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嗎?於是,也就安坐熒幕前細看。原來這是NHK電視台的時事專題節目,名為《失蹤的律師們——中國「法治」社會的現况》。雖然節目是日語旁白,但受訪者的對話都是以普通話播出再配以日文字幕,因此,要明白節目內容沒大問題。節目從去年九月李文足到天津看守所尋找丈夫王全璋下落開始,鏡頭伴隨着李文足的步伐,讓我們看到她在看守所受到的冷待、看到她在家裏斥退硬闖的公安,也看到今年四月王全璋失蹤千日,她徒步尋夫行動,以及國保在她家門外阻撓記者及朋友來訪的經過。除了這些新聞事件性的內容,記者也陪伴李文足回到家鄉巴東,看到她在沉重的政治壓力和尋夫憂鬱下的一點抒懷,令人能更立體地看到極權對一個普通公民的蹂躪。除了李文足,節目也同時訪問了維權律師余文生先生,及早前也受香港傳媒訪問的王宇女士。或者因為節目有一小時的空間,內容比在香港看過的相關專題都要詳盡細緻。當晚睡前上網,看到一位老師好友,正巧也在東京,也看到了節目,然後在面書上分享。關注極權對人權的侵犯,又怎放得下?[張銳輝]PNS_WEB_TC/20180801/s00204/text/1533061126481pentoy

詳情

張文光:原罪

劉霞去國才得自由。 但中國的維權律師,仍被視為異見者被拘禁。 「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王宇,原是商業律師,十年前,投訴鐵路公安遭報復,被判冤獄兩年半。 親身感受司法黑暗與權力傲慢,她走上維權律師的不歸路,三年前,與三百多位維權人士集體被捕。 秘密關押了一年,審訊前夕,王宇忽然在電視認罪,對過往作為感到後悔,但人們心裏明白,又一宗「被認罪」的個案。 兩年後,王宇說出真相。 她的十五歲兒子包卓軒,因她的被捕,赴澳洲留學高中時,在機場被抓走,送到內蒙偏遠小鎮。 那些日子,官方不斷要她上電視認罪,被王宇拒絕,直到一天,她被公安告知:兒子逃往泰國被捕。 王宇昏了過去,醒來被要脅,想救兒子,就要上電視認罪和譴責反華勢力。作為一個律師,可以拒絕屈服;但作為一個母親,能不救兒子麼? 何況,若不是她當上維權律師,兒子早飛澳洲讀書了,她怎能不深自悔疚,怎能不扭曲自己,為兒子背上屈辱的十字架? 她背叛了自己,在電視公開認罪,直到今年一月,兒子平安抵達澳洲,才將真相說出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十年的法治經歷,王宇絕望地總結:「中國根本沒有法律!」 一個專業律師,在法庭為人辯護,最後成了異見者,被捕後秘密拘禁,丈

詳情

吳志森:虎毒不吃兒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黑心疫苗事件,是十年前毒奶粉醜聞幾乎百分百的翻版。先是農村出現大頭娃娃,驗出禍源是向農民銷售的廉價奶粉,雖有民間迴響,但未引起官方的足夠重視,未有及時查究。然後,爆出奶業巨企三鹿在牛奶加添有毒的三聚氰胺,導致以十萬計嬰兒患上腎結石和其他病症,星火燎原,當局才出面處理。中國面對重大事故有標準的三部曲:高調拘控企業負責人、公布處分主事官員、強力鎮壓為受害者討回公道的維權人士。疫苗出事也非今日始。數年前山西爆出黑心疫苗,以百計兒童注射後,連番出現不尋常症狀,更嚴重至永久傷殘,有些更不幸死亡。當局面對嚴重事故,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揭發黑心疫苗的媒體,老總被調職,記者被炒魷,下令事件不准再報道跟進。黑心疫苗並非突然爆發,山西疫苗敲響了警鐘,當局聽而不聞,以為把提出問題的人處理掉就萬事大吉。更恐怖的是,因毒奶粉被處分的官員,轉個頭,竟連升多級,負責監督藥物疫苗的安全。中央領導口出重話,什麼「超越人類道德底線」,什麼「觸目驚心」「一查到底」。這些聽得令人發笑的官話何其熟悉,幾乎每次出事都照本宣科,但一次比一次軟弱無力。虎毒不吃兒,為何這個民族,一次又一次地毒害自己的下一代?而一個敢於跟世界第一強權比併的堂堂大國,竟然乾淨的奶粉、有效無毒的疫苗都造不出來?而應該負責的主事官員,竟然可以步步高陞,繼續緊握權力?今天中國人的道德是否特別敗壞?可能是。但更肯定的是,連提出問題的記者、為民請命的律師都被拉被鎖,一隻完全不受監督制衡的權力怪獸,只會一次比一次肆無忌憚,不斷地撕咬和吞噬整個民族的軀體和靈魂。[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28/s00193/text/1532715508298pentoy

詳情

馬家輝:文明的選擇

長生企業老闆被捕,是女人,照片流出,幾乎毫不意外地有網民在照旁加字:「蝎子尾上刺,黃蜂尾後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彷彿仍在封建年代,牆上仍然掛著老黃曆,對於女性的羞辱踐踏像不經思索即可說出;多年來的性別平權意識沒有寸進,而把照片輾轉流傳的人,不管擁有多少個學位頭銜,仍然像沒受過教育般囂張荒唐。世上無樂土,人間無天國,地球上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皆有悲劇鬧劇,但測量一個社會的文明指數,並非有沒有悲劇鬧劇或有多少悲劇鬧劇,而是觀察這個社會對悲劇鬧劇作出什麼回應反應。是予以補救,抑或只懂發怒?是把怒氣對準焦點發出,從而改善景况,預防未來再次發生,抑或讓怒氣四濺,把無辜的人推向困境,承受無妄之災?是認認真真地依法抓人審人判人,抑或只基於輿情而草草結案?是即使領導不開聲亦會執法調查,抑或只因領導下了硬指示始動手辦事?是把調查結果如實公布,毋枉毋縱,抑或只宣布抓了幾個人、判了多少年?諸如此類,此類諸如,唯有選擇用文明的方式來回應悲劇鬧劇,始有機會修補文明的漏洞,令文明往前推進而非原地踏步,甚至更壞更差。也只有如此,才對得起在悲劇鬧劇裡的犧牲者和受害者,也才可減低未來出現更多犧牲者和受害者的可能性。每回出現關乎大眾健康的悲劇鬧劇,我們充其量只聽見抓人判人的消息,卻極少見關乎調查的細節和監察機制的改善,彷彿只要讓民眾出了氣便可了,下一波的風險是遙遠的日後事情,眼下不必管,或只用嘴巴說說便成,反正不會有太多跟進了解。於是,所謂調查,所謂回應,只變成一場雷厲風行的「除魔」行動,卻沒想過是什麼樣的環境使得妖魔存在和壯大。斬草不除根,當歪風來了,當然一吹又生。沒法了,遭受一波又一波的健康恐襲,內地父母的選擇——若有能力 ——自是把子女帶到香港打針。繼子宮頸針、美白針、流感針之後,香港或將再成內地人的「健康避風港」,唯望此城有能力承擔衝擊,別令本地居民因此吃虧。咦,深港邊境的購物城不是十室九空嗎?說不定可考慮改建為「打針城」,鼓勵有興趣的醫療業者在當地集中「接客」,一來方便南下的消費者,二來可免加深香港的擁擠度,這是聊勝於無的下策,而無奈,已成此城主調,沒有其他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27/s00205/text/1532628112098pentoy

詳情

梁家傑:打假須治本

內地爆發假疫苗醜聞,「中國什麼都是假的」名單再添一筆。黨媒試圖漂白,引「專家」之言「澄清」假的不是疫苗,是生產紀錄而已;維權家長遭公安扣查;曾經揭發疫苗出問題的記者丟職;內地網上開始流傳赴港接種兒童疫苗攻略。只欠維權家長討回公道不果反遭當局起訴尋釁滋事而下獄的荒謬,幾乎是十年前的毒奶粉事件翻版。不禁要問,香港民族黨的吹水論政,抑或假疫苗這種不擇手段利己害群的行為,哪個才是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破壞公共安全和秩序?毒奶粉、假疫苗,受傷害的是無辜稚子,比起假蛋、毒米更加道德淪亡,喪盡天良!這不是中共勒令徹查及嚴懲,或李克強總理怒斥黑心企業「突破道德底線」的色厲內荏所能解決的;而是官民同樣必須認真反省,決心重塑社會價值。否則,拜金拜權、草菅人命的類似事件不會自動收斂,只會繼續十年一閏,層出不窮,愈加猖獗。要國際社會改變觀感,相信一個十四億人口、近三千萬戶實有企業的國家尋回道德底線,不是一時三刻辦得到的;相比之下,香港仍然有優勢,有信譽、專業和法治。因此,當林鄭特首過於熱切鼓吹香港的年輕人北上大灣區發展,我不以為然。促進中港兩地人流、物流、資金流「三流」無錯,但特首忽略了一點,使勁地送走土生土長、擁抱香港價值制度的年輕人,清水落入墨汁,香港的優勢誰來承傳?[梁家傑]PNS_WEB_TC/20180726/s00202/text/1532542727006pentoy

詳情

讀書:評程翔《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 文:江關生

研究六七暴動著作最豐的張家偉指出﹕「研究和採寫六七暴動的歷史,似乎是沒有盡頭的。」內地雖然有《檔案法》,卻沒有嚴格執行,隱藏了大量本應依法公開的六七檔案;官方的出版物也藏頭露尾,不盡不實。例如,1967年5月18日,總理周恩來出席首都各界革命群眾十萬人反英帝國主義鎮壓香港愛國同胞的集會,如此重要的政治活動,相當於工作日誌的《周恩來年譜》卻隻字不提。 資料所限,要對一場發生在半個世紀之前的動亂作全面精準的復盤,絕非易事。譬如,毛澤東對六七暴動除了下令不出兵收回香港,還作出過什麼指示,至今諱莫如深。 程翔新作《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下稱程書),推進了對六七暴動的探究。他對六七暴動的基本判斷,筆者原則上同意,但也有若干值得商榷之處。 1、香港癱瘓九龍大亂陳兵邊境打破邊界 「香港癱瘓、九龍大亂、陳兵邊境、打破邊界」是否中央批准的鬥爭方案,是程書存疑的一大懸案。 程翔引述曾在外交部西歐司港澳辦公室處理六七暴動的冉隆勃(筆名﹕余長更)寫道﹕周恩來指定外辦副主任劉寧一參加會議後隨即離去。劉寧一聽完(與會者)討論後,把提出的意見歸納為四句話,叫做﹕1.香港癱瘓;2.九龍大亂;3.陳兵邊境;

詳情

趙崇基:劉霞的笑容

那是一張讓人既開心也痛心的照片,攝影者捕捉了精彩的一刻。劉霞自由了。飛機在赫爾辛基過境着陸,踏入芬蘭國土的一刻,也許劉霞終於確定自己真正自由了,她開心得張開雙臂,像極一隻剛從籠裏逃出來的鳥,盡情拍着翅膀,彷彿聽到她在高呼:「讓我飛吧!」當然還有她的笑容。那似乎是一種久違了的笑容,她多久沒有在外人面前笑過了?自丈夫劉曉波入獄、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以至病逝,我們一直只看到這個女人的苦,做一個異見者妻子的苦,做一個中國人的苦,每一次看到她的笑容,都帶着難以言喻的苦澀,當然看到更多的是眼淚,那種非常中國人的眼淚。她終於笑了,由衷地笑,開懷地笑,她自由了,因為離開,才有自由,離開,才有笑容,離開,才有個人意志。當一個國家的國民,只有離開才得到自由,只有離開才笑得出來,這個國家,還能夠天天對着國民奢言愛國?而我相信,她也曾經深愛這個國家,她的丈夫也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語帶不屑地譏諷香港記者,為什麼你們那麼關心一些個人問題?因為她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國家是由個人組成。我們的特首說那是人道主義的表現,她也顯然不知道何謂人道主義。而我看着那張照片,只想到富蘭克林說過的話:「哪裏有自由,哪裏就是我的祖國。」[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3/s00305/text/1531419592466pentoy

詳情

馬家輝:像她這樣的一個女子

泰國少年和教練全部獲救之日,亦是劉霞安然飛抵柏林之時,總算,終於,兩邊的人都嘗到了自由的滋味。然而自由的意義之於少年和劉霞,到底萬般不同。受困捱苦是共同的遭遇,但一方付出的只是忍耐和等待,另一方,在此以外還要承受無比的屈辱和折騰。家破人亡呀。家.破.人.亡。多年以來的肉體和精神囚禁,多年以來的威嚇和虐待,多年以來的孤絕和無助,多年以來的幻想及其破滅,肯定像把劉霞壓在最深最沉的海底,使她感到沒頂窒息,幸好她用無比的堅忍意志讓自己活下來,終能浮出水面,嘗到一口久違了的自由空氣,但她心裡,那股屈辱,那股創傷,想必仍在餘生裡緊緊相隨,無論受到多少榮譽補償都無法抵消。多麼堅強的一個女子。堅強地選擇嫁給「國家的敵人」,堅強地在丈夫身邊一起戰鬥,堅強地在被軟禁的家裡守候與抗爭,如鋼如鐵,未曾展現過半分猶豫。是的,猶豫。念及此點便難免感到酸楚。有這麼的一種說法:劉曉波在牢裡,曾有機會「因病保釋」,只要他點頭答允簽名悔過,說我錯了,說是我錯,說我不應如此或如彼。但他偏偏不肯,他說我沒錯,他說錯的不是我,他說我仍要如此或如彼。於是繼續坐牢,坐穿牢底,坐到病死牢中。當他把這決定告訴妻子時,劉家女子有何反應?曾否猶豫,曾否勸他,曾否有半絲「曉波,不如我們認輸吧?」的撤退念頭?即使當時沒有,在丈夫死後,有沒有?有沒有?有沒有?不管有或沒有,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沒有扯丈夫的後腿,這是丈夫的戰役,卻亦是她的戰役,她在原地,她在戰場,她沒有在眾人面前展現任何退卻之意。其實,和平獎應由雙人共得,他們本是戰友,缺一不可,獨立而共生,兩人對和平獎的理想追求有著形式不一的能量貢獻。離開了,自由了,未來如何走下去?路還長得很。在自由的天空下,異議者不見得走得比較容易,孤絕的狀態或許暫時消退,可是戰場仍在,子彈和槍炮仍在暗處,尤其這麼的一個堅強女子,不可能禁語默然,所以走得必須步步為營,自由往往隱含壓力,這之於她是新鮮之物,必須謹慎以對。「這裡必須根絕一切猶豫,任何怯懦都無濟於事」,這是詩人但丁在地獄門上的標示。自由了,相信劉家女子必跟昔日一樣,無比堅強。[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13/s00205/text/1531419589783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