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新聞界自求多福

香港記者協會成立半世紀,正慶祝創立五十周年,本來可喜可賀,但記者這份工一天比一天難打,新人入行不久又轉工,能擔起中層大樑的行家買少見少,實在是荊棘滿途。 做記者,工時長薪水低已是本質,人身安全也受威脅。一周內兩記者在內地採訪被打,港府官員不聞不問,冷言相向。林鄭班子雖不如梁振英,會發律師信警告批評他們的記者,但他們也絕非支持香港新聞界。 記者被打後,特首林鄭說四川省政府相當開明,已勒令打人者道歉,息事寧人。政務司長張建宗說港澳辦已作協調,請大家給他們時間。律政司長鄭若驊更妙,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詫異地說:「好奇怪,好難相信會發生。」事情確已發生,她作為律政司長只大喊難以相信,又有何用?打人者犯法,為何不追究? 香港新聞界一路走來,遇過幾多挑戰,發展至今天的規模得來不易。高官不支持傳媒,無異於自毁長城。香港新聞界具監察功能,而非充當喉舌,這是香港和內地城市的分別。 每年參加新聞比賽頒獎禮,都聽到主禮的港府高官對新聞系學生的勸勉,有一年,林鄭詰問學生為何熱中報道雨傘運動;又有一年,張建宗提醒學生不要只報道一帶一路,還要寫寫大灣區。可悲地,這就是他們對新聞界新血的叮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

詳情

區家麟:審查有洞

若然說中國新聞審查嚴苛、傳媒信息片面,很多內地朋友必然一臉不同意,也許還會覺得自己上網很自由。這正是審查黑手高明之處。新聞封鎖太高調,會出現「史翠珊效應」。美國藝人芭芭拉史翠珊,十多年前不滿一個民間組織航拍加州海岸照片令其大宅曝光,侵犯私隱,遂興訟禁制,但史翠珊敗訴。案件引人注目,數以十萬計網民湧到網站查看其大宅照片,結果欲蓋彌彰,適得其反。美國學者Roberts新作《滅聲》(Censored),形容中國的審查方式,是「Porous Censorship 」,姑且名之「孔洞審查」,即是審查系統未至於鐵板一塊,而是有孔洞,敏感信息還有散播的方式。例如中國技術上可以禁止民眾翻牆,拘捕敢言者的手段可以更殘酷,還未做,乃因避免惹來大反彈,反而損害政府公信力,加上現時以「資訊氾濫」的方式淹沒民眾觸覺,令人感覺資訊目不暇給;政府刪了什麼、媒介缺了什麼重要信息,平常人不易察覺。Roberts的研究發現,內地積極翻牆尋找信息的人,比例極小,都屬學歷高、掌握網絡技術、關心政治的一群;絕大部分人都是「理性地無知」(rationally ignorant)。選取信息時,只求方便、容易、減少成本,網絡慢了,很快就放棄,以為網絡不暢,根本不知道原來是政府刻意為之。大家不要天真,熟練的攻心手段,正蔓延到你身邊。[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15/s00311/text/1526321714251pentoy

詳情

吳志森:大灣區人

那位紅底商人政協常委「我們將來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的言論,初看嚇一跳,後來得啖笑。這種毫無水平揣摩上意亂噏一通的信口開河,如果次次都跟他認真,肯定會死很多細胞,短壽幾年。 資深傳媒人盧峯肯定比我認真兼有危機感得多,他在報章社論批評這位紅底商人:「這樣的人不僅水平低,更為了討好北大人而罔顧香港根本利益,是活脫脫為私利出賣香港的茅賊。」言辭雖然激烈,但卻說出了實情,而且立論中肯,更是一矢中的。 北京人、上海人、福建人、湖南人、廣州人、香港人……千百年來,中國人都用出生地或籍貫確立自己的身分,說的母語,吃的食物,對不同事物有獨特的名稱和叫法,用地理、文化和生活習慣作為身分認同,理所當然,也是應有之義。 為了政治正確,強求所謂的大一統,把各省市地區的獨特性磨平消失,以防止地方主義,逢迎今上政策,最終會招致強力反彈,絕對不會有好下場,歷史教訓,古今中外皆然,毫不例外。 盧峯一針見血的批評,肯定觸到痛處,梁前特首在面書反擊,一輪指控之後,亮出利劍:盧峯先生文章的作用,是把香港人在感情和生活上和大灣區切割,和整個內地切割,在青年人當中散播「獨港」的思想。 「獨港」?唔係「港獨」咩?有冇寫錯字?以

詳情

區家麟:中國偉大貢獻

強國崛起,開創新時代人類政治文明,其中一個貢獻,正是豐富了人們對新聞審查的認識。美國學者Margaret E. Roberts新作《滅聲》(Censored),形容擅長審查資訊的中國政府,是一個「迹近完美的案例」,因中國新聞審查之技,包羅萬象,高科技應用超前,傲視全球專制同儕。作者把審查行為,歸類為三個「F」,製造恐懼(Fear)、增加阻力(Friction)與資訊氾濫(Flooding)。「製造恐懼」正是透過法令與高壓手段阻嚇,如微博封號、以言入罪等。但精明的審查黑手,會把威迫利誘的手段集中用於關鍵發布者,如媒體把關人及意見領袖,很多人為了趨吉避凶,乖乖就範。「增加阻力」的手段,如減慢網速或封鎖網站、不讓你搜索敏感詞,雖然你可以買軟件翻牆或重複嘗試,但要額外付出時間與金錢,等同一種「資訊稅」。大部分人無耐性,遂放棄追蹤政府不想你知的新聞。留意由國家控制的香港連鎖書店,好些敏感話題書籍已不能上架或入貨極少,難以買到,正是「增加阻力」之妙用。「資訊氾濫」,則發放大量無關宏旨的信息,如洪水暴發,轉移視線,平常人無時間無心力分辨真假輕重。大家有眼見,眾多新興親建制媒體,主打軟性新聞、消閒資訊,娛樂至死。此舉有效淹沒政府不想你知的信息,有消聲效果。認識審查新法,正是防止被愚弄的第一步。明天待續。[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14/s00311/text/1526235589039pentoy

詳情

林勉一:中共捱罵不刪帖?

日前美國白宮公開直斥中共把其 “Orwellian Nonsense”(歐威爾式胡言亂語)強加於美國企業和公民,這措辭之強硬是前所未有的,那根本是公開吊打中共一樣。 事源中共強迫美國的航空公司不准把台灣和香港與其他國家並列,這種要把台灣和香港矮化的天朝心態我們見得多了,麻木了,可是當白宮出手摑中共耳光的時候,還是感覺前所未有的痛快。 白宮發聲明之後,美國大使館的微博帳戶發佈了中譯本(下圖)。在一般人連擦邊球也會被刪帳、大V批評中共會失蹤的微博平台,美國大使館這個吊打中共的帖子,中共就是不敢刪,雖然新浪可以減低這帖子的觸及率,但全中國用戶還是可以直接到美大使館的微博看到,這帖子留在微博上中共刪不得,痛快。 “Orwellian Nonsense”是個新的說法,連英文版維基百科也未有條目。字典上所謂“Orwellian”是用個形容詞,那是借用《1984》和《動物農莊》作者George Orwell的名字,用來形容那些反自由社會價值觀的東西。 Orwellian Nonsense很容易令人聯想到《1984》裡面的「新語」(newspeak),所謂的新語,就是獨裁的黨中央規定全國人民使用的言語

詳情

張文光:五月飛霜

讀着紀念劉曉波的詩集《同時代人》,驚異有這麼多的詩,來自不同國度,追懷逝去的英靈。 詩之外,還有歌,改寫自台灣張雨生的《大海》,歌詞有這樣的一節: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仍然在留戀,就讓它隨浪飛舞;如果大海能夠懷抱你的夢想,就像生命每條河流,所有受過的傷,所有做過的夢,所有愛,請深深擁抱。」 原是悼念劉曉波的歌,唱着唱着,彷彿在訴說劉霞的心事,默願大海能擁抱逝去的夢想與傷痕;只要明天太陽照樣升起,所有痛楚都成往事,大海靜靜埋葬劉曉波的自由魂。 然而,一切都是妄想。 劉曉波逝去十個月了,生前的遺願,是希望摯愛的劉霞,能遠離這傷心的國度,好好活下去。 善良的人以為:劉曉波不在了,墓和碑都沒有了,只留下思念與記憶,再沒必要軟禁劉霞,過一些日子,她可去到更遠的地方。 歲暮,人們看到劉霞的照片,戴着老花鏡,在書店靜靜看書;除夕,更說她在家跟弟弟包餃子。 每一回細碎的消息,都寄託人們的祝福;還未證實的傳言說,劉霞將到德國去。但過了清明,竟傳來劉霞抽泣的聲音,說:「現在沒什麼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裏。曉波已走了,這世界再沒有什麼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簡

詳情

區家麟:不辱使命,不負此生

聽到林建誠離開有線新聞的消息,心裏一沉,終於來到這一天。有線中國組,中流砥柱很多,林建誠是其中的主幹。十年前汶川大地震,林建誠趕赴災區,遇上山崩泥石流;烏坎事件,他一馬當先突破封鎖;六四周年,他竟然找到陷獄廿多年的李旺陽,也不幸成為李旺陽最後一次訪問。他為弱勢社群發聲,聆聽小人物的遭遇;林建誠最後一次中國採訪,乃去年海祭劉曉波事件,事後公安追捕劉曉波的朋友,有線新聞的司機亦一度遭扣押,他提早被調回香港,在大本營負責編輯策劃,從此再無踏足中國採訪。香港電子傳媒慣常的內地記者,每次輪調只駐兩三個月,剛建立了一點人脈關係與新聞線索,又是時候回香港跑其他新聞,難以累積經驗。林建誠是異數,他有廿多年記者經驗,駐廣州一駐十年;他熟悉內地潛規則,採訪時面對官員留難,何時擺出一副強硬的姿態,何時表現一副偽裝的軟弱,早有充足盤算。遠離家人新聞長跑十數年,殊不容易,林建誠本來已退居後勤,準備稍作沉澱。林建誠說過,駐中國十年,是他人生最精彩的十年;他的報道,見證了劃時代的急劇變局,不辱使命,不負此生。離開記者崗位後,他將轉讀神學,祝願他有一個更精彩的下半場;也希望香港傳媒的中國採訪人馬,人才輩出,繼承衣缽。[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01/s00311/text/1525111761518pentoy

詳情

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 文:Kady Fung

這陣子在內地,《摩拜創始人胡瑋煒套現15億: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一文(簡體字網站),被著名作家韓寒怒懟而火紅了。 因為每天都在騎這小橙車,看着標題挺有意思,就探究了一下來龍去脈,發現各位網民的唇槍舌劍,比胡瑋煒的發跡史更精彩。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原文看看,趕時間的朋友,以下是一些摘要: 「不過僅僅三年,她(胡瑋煒)就把企業,做成了當紅的創業公司。這次收購,她可能從中套現15億。現在的80後,多數都在做什麼?要麼在北上廣的寫字樓裡,剛剛成為一個總監,小腹上長出贅肉,每月因為房貸不敢辭職。要麼在三四線城市裡,過着平淡,卻一眼可以看到未來的日子……」 「當發覺同齡人比自己優秀很多時,你作何感想?底下有個高贊的答案是:就感覺,有些人活了30年,跟活了1年似的,有些人1年,活的跟30年似的。」 「同齡人拋棄你的時候,連一聲再見也不會說。」 「千萬不要在你本該奮鬥的時候,選擇了安逸。千萬不要在年輕時不愛錢,不愛努力和打拼,每天過得雲淡風輕。」 通常看罷這文章,有些人會覺得很雞湯,正能量滿滿;有些人會覺得嗤之以鼻,一副吃不到的萄葡是酸的模樣,說人家不過靠什麼關係,根本是沒有技術的公司,不值這麼的價

詳情

區家麟:歷史會記住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李文足百里尋夫,走未及一半,已被公安用武力「邀請」去「聊天」。回家後,家門出現不明來歷的惡棍流氓大媽群,孩子想外出被咒罵至哭,朋友來探望遭踢傷。公安袖手旁觀,違法侵權暴力惡行,大剌剌在京城上演。大數據認臉技術可以千里追兇,光天化日大媽與流氓高呼「你不愛國」就可以打人;乾乾淨淨的老大哥戴上白手套,詐作看不到就是詐作看不到,認臉技術只認老大哥不喜歡的臉。良知聲音一一被流亡、被恐嚇、被賜死;剩下李文足和709家屬們,一葉孤舟,淒厲的呼喊被繁華的喧囂蓋過。老大哥肆無忌憚,因為認清楚了中國人真的很容易管;惡形惡相的流氓大媽群,它不介意讓人知道,這叫殺雞儆猴,往人心注入恐懼,叫你自我劃線、自我審查;大部分人為一啖飯,為免麻煩,乖乖就範。李文足勇者無懼,但很多人會怕,怕鬧事令丈夫受更多冤屈,怕加刑、怕酷刑、怕株連無辜孩子。尊敬的人大政協新貴,號稱向國家進言,監察政府乜乜乜,眼見政府無法無天,默許愛國賊行私刑,卻時運高睇唔到。這一群上了位的新貴,一遇到有人談論「港獨」,卻以急不及待的搶狗屎姿態,趕忙示忠連聲譴責,唯恐舔得太遲。歷史會記住,李文足的孤獨身影,也會記住,在專制淫威下跪的一大群奴隸。[區家麟]PNS_WEB_TC/20180416/s00311/text/1523815596032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