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叔:大學生多過中學生

學歷貶值又稱學歷通脹,乃世界潮流大勢。 鄰近的台灣1995年教改廿多年來,大學由23所增至122所,在學大學生人數由24萬增至124萬,九成青年人能讀上大學。韓國大學生人數亦增加70%,起步較早的日本增加12%。雖云大家都明白學歷通脹後遺症要正視,但在社會上要求為弱勢社群向上流動、一片政治正確的平權呼聲中,各地政府也不敢輕言煞車。 台灣已出現了大學學位多於高中畢業生。因出生率低,更導致大學生人數多於高中生的局面。華人喜歡追求「大學生」學歷的情况下,高中後的技職體系少人入讀而逐漸崩潰,這又致勞動力市場供應呈現上大下小。因台灣是個代工島,其實需要大量技術操作員工,教育體系卻與產業需求脫節,以致大學生畢業後,失業率高於高中職技生。 如今大學畢業生高薪優職局面不復見,台灣大學生月薪台幣二萬餘三萬是常態。從拿薪資角度看,的確是「學歷無用」。 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便延後就業,躲進研究院再讀多個碩士。倘一天未能解決就業能力問題,可能只是飲鴆止渴而已,因為「學貸」不斷增加,負債更重。 須知學歷不等於實力,更不等於就業能力。學歷只說明你過去受了什麼培訓,不說明你未來的工作能力;也許說明你的考試答題能力或

詳情

德叔:生涯規劃要包括發夢

老友的兩個女兒都富音樂才能,於校際音樂節中獲獎無數。香港名女校畢業後,赴美升學,先後入讀著名的茱莉亞音樂學院,都得碩士學位。大女在加拿大結緍生子作歸家娘,每天柴米油鹽接送子女,除了教子女學琴外,生活與音樂無直接關係。 妹妹在紐約結婚後與丈夫開了間三文治店,就靠賣三文治為生。夫在電台掙得每周一晚介紹古典音樂節目的職位,工資僅夠付汽油錢。她兩口子留在紐約,為的是有較多演出機會,因為可以接些臨時散工演出,包括:在宴會中組個小型室樂或四重奏、年中各管弦樂團要演出人多的曲目時,要增強陣容,也會多聘些人手。她告訴我,若離開紐約,這些機會也少了。 平日一周五日每天十小時在夫妻檔工作,非常困身。倘要放假,也就聘個大學的師弟妹來頂檔。她指出隔鄰餐廳的侍應廚師中,約七成都是藝術學院的畢業生,有唱歌劇的、作曲的、寫劇本的、跳舞的、做電影/戲劇演員和導演的……人才嘛,要啥有啥,實在可以夠組個劇團搞演出了。他們待在紐約,因為這裏較能掌握市場的動向脈搏,盼着有多些機會演出。 來美前,你可知道是如此謀生嗎?「讀書時大約知道一些,只不知道這麼久都還是這樣……不過見多了,心也平靜了。」 有個後輩問,侍應廚師賣三文治的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