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察:《出師表》應該如何讀?

《出師表》差不多是中文寫作裡留下最多典故成語的一篇文章,並因為一定要背誦和考試的原因而幾乎全民普及,所以每每看到政客文人動輒引用。而諸葛亮也因此獲得非常高的知名度。 遇到環境丕變,就說「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遇到壞人,就說「作姦犯科」,謙虛一點,就說自己「妄自菲薄」。 給總統建議,則曰「親賢臣,遠小人,……親小人,遠賢臣」, 一旦要下野,就說「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真是超級好用。 然而你一旦深入問:作姦犯科的「科」,犯的是什麼科?就幾乎沒人知道。《蜀科》是諸葛亮制定的,劉備集團入蜀(殖民四川)後,馬上大力推行蜀科,「八務、七戒、六恐、五懼」,訓誡臣民,打壓本地豪強,這和毛澤東實施三反、五反及蔣介石的二二八,屬於同樣的歷史結構和邏輯。 當然,這不是諸葛亮的錯,也不是國文老師的錯,我只是覺得,講解古文而不講歷史脈絡是大有問題的,而講錯了歷史脈絡,問題更多。 我們的歷史教育一般是高度評價蜀漢、諸葛亮的,對東吳卻很少談,這是因為在大一統史觀下,東吳實在太不爭氣,只想「偏安」東南過小日子、搞小確性,乏善可陳。你看曹操和諸葛亮追求大國復興、又做得一首好詩、寫得一手千古文章,你孫權太遜

詳情

富察:屈原的祖國是楚國,不是中國

屈原的祖國是楚國,不是中國,大概已經是常識。 中國實則是一套建立在漢字體系上的專制官僚體系,本非國家。中國文化不斷把諸夏諸亞各國的習俗、人物、典故納入這套體系,最後黃河入海,到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時,這套文化制度最終和這兩個國家整合在一起,雖然削足適履,但灰姑娘的姊姊最後嫁給了王子。 灰姑娘的復仇記,就是告訴大家說,我本是華夏,不是中國。那個被我後媽詮釋過、裝飾過的,不是真身呀。是我的姊姊。 專制官僚體系接納各國的習俗,最重要的改造是用來娛樂和消費人民,用儒家思想體系再詮釋,也就是教化,從而讓人民忘記該習俗的本質。 1949年以後,這套專制官僚體系引進中國的節日有婦女節、兒童節、勞動節,都是以教化為主,把女人和兒童和勞動者變成儒家意義裡的忠君典範。而民間在所謂的改革開放後自發引進的聖誕節或萬聖節,則徹底變成消費。 華夏傳統節日,如清明端午中秋本被遺棄,被這套體系再接納,變成法定假日的時間很晚,不過幾十年而已。這其中原因,一方面是創造節日消費商機,一方面是外來列寧黨的本土化,和滿洲人在晚清時期也開始過端午,或國民黨人在選舉時也要去廟裡拜拜一樣。 端午節如果是紀念屈原,則紀念的是另外一

詳情

吳志森: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

五十多年前發生的六七暴動,很多香港人還未出世,但有更多目擊這場暴動的人還在世,包括我在內,都有資格將六七暴動和旺角騷亂加以比較。我不會將兩年前發生的旺角事件,誇大其辭叫什麼「魚蛋革命」,更不會視之為暴亂或暴動,這是當權者處心積慮,就像「八九六四」一樣,先政治定性,然後加諸參與者的種種嚴重罪名。在香港發生過真正大規模全港性的暴動,只有兩次,一次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右派暴動,一次是1967年的左派暴動,兩次都涉及外來政治勢力。而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斗零」,引發以本地青少年為主參與的示威抗議,與今次旺角事件的背景和肇因極為相似,其規模與影響,只能稱之為騷亂。公安條例裏的暴動罪,是六七以後的產物,有資深法律界人士指,社會環境相異,控罪也不同,判刑孰輕孰重?是否合理?不能將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比較。如果從純法律觀點討論,或許有點道理,但斷然說兩者不能比較的人,有其鮮明的政治動機,未能客觀的說明相關事實。六七暴動不是單純的示威抗議,更不是掟磚襲警縱火,而是放炸彈濫殺無辜的城市恐怖主義。六七暴動不是要求政制改革民主化,而是通過暴力手段推翻殖民政府奪取政治權力,是顛覆政權的行為。從政治動機、罪行性質、人命傷亡、經濟損失,對社會的衝擊,由上到下由底睇到面,六七暴動,其嚴重性比旺角騷亂何止千百倍!參與六七暴動的年輕人,除了性質極其惡劣之外,都判較輕的刑罰,甚至感化了事。旺角騷亂,梁天琦判刑六年,比五十多年前放炸彈的狂徒刑罰以倍計。人們不應該問,原因是什麼嗎?[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16/s00193/text/1529086378859pentoy

詳情

潘麗瓊:《鏗鏘集》,請用事實來說服我

港台《鏗鏘集》的「三中商」報道,「揭開」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背後大老闆是中聯辦,成為城中熱話,它又借路人之口:「咁即係佢哋玩晒!」指控它壟斷巿場,不讓一些傘運的書上架,扼殺了政治異見者的話語空間。三中商在香港屹立多年,屬國有產業,行內人人皆知。《鏗鏘集》在查冊中,也找到相關資料,訪問三中商前高層蕭滋和李祖澤,也坦言其事,問題是仍在職的人不肯回答,怕說錯話,僅此而已。傘運觸碰港獨底線,正如港獨人士不能選議員一樣,作為經營者是可以有其政策的。我經營出版社九年,所有書均由聯合物流發行,包括在三中商銷售的,從未因作者的背景或批評中共而遇到阻撓。我出過余若薇《悄悄話》、司徒華紀念文集,以及鍾祖康的文集《中國,你憑什麼?》(內地禁書)。結果,余若薇的書上了暢銷書榜,司徒華文集再版,鍾祖康的書也賣斷了。三中商書店並未封殺本土政治人物。陳雲的《城邦主權論》、《陳雲激語錄》,黃之鋒的《我不是英雄》和《我不是細路》,可以在三中商書店或網站選購。《鏗鏘集》以懸疑手法包裝新聞,成功吸引眼球,製造白色恐怖,但究竟有多少書被封殺呢,卻資料不全。最應該做偵查報道的地方,卻沒有交功課。單訪問一間小出版社、一間二樓書店和兩個路人,並不足以說服我。[潘麗瓊]PNS_WEB_TC/20180611/s00196/text/1528654308182pentoy

詳情

鄭明仁:地產代理要食夜粥

近日可能天口熱,加上樓市熾熱,熱上加熱,新樓盤銷售處外連環出現地產代理爭客群毆場面,地產發展商循例警告會嚴懲違例 agent,稱必要時會罰整間代理行停賽(禁止代理銷售)云云。然而,利之所在,代理之間的肢體衝突在所難免,禁之不絕。筆者忽發奇想,為免發展商難做,agent們不妨改變行規,把群毆改為隻揪,勝者得一籌,憑籌引領準買家入售樓處交易,此舉定可大大改善場外秩序。地產代理公司為了確保奪籌成功,可把代理的入職條件加多一樣——食過夜粥者優先。 六七十年代香港武館林立,年輕人怕被黑社會欺負,或者黑社會要蝦人,都會上武館學番幾招,因此學武成風,街頭巷尾天台晚上不時傳來唏呵、唏呵練武叱喝聲音。練完拳後,師父都會招呼徒弟在武館踎街邊食粥消夜,故學過功夫者俗稱食過夜粥也。當年也流行踢館、食夜粥者比試功夫。 地產代理公司倘若同意吾之愚見以武定勝負,形式可仿效古代的鑣局,在售樓處外紮營,豎起「我武維揚」、「武林正宗」等旗幟助威,派出弟子在指定範圍內與對手較量,地產商、地產代理監管局和武術總會派員做評判,醫療輔助隊、聖約翰救傷隊駐場以備萬一,美食車也可進場做生意。呵呵呵,小弟的idea如果獲得接納推行,一

詳情

張文光:燭光的海洋

八九民運二十九年了。當年,誰也沒有想過,歲月漫長,六四仍未平反。時光沒有改變是非,一個政權,殺去和平靜坐的青年,天長地久,歷史總會記下殺人者的罪孽。然而,平反六四的過程,更多人付出生命:「砍頭也不回頭」的李旺陽,受盡酷刑,不屈不撓,「被自殺」而犧牲;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大志未竟,牢獄度過最後的歲月,患癌而離開人世。他們的犧牲讓六四的罪孽更深,讓每年的維園悼念更添悲壯。二十九年了,香港維園的燭光,仍然在辱罵、恐嚇、分化、嘲笑的風雨中,繼續靜靜點燃,悼念天上的亡靈,追尋民主的理想。多麼沉默而偉大的群眾運動,沒有功利的計算,只有良心的堅持,不單為六四死者,更為人間的公道與是非。還有兩天,又是維園的悼念了;可以預想,萬千燭光依舊升起,那是不能壓服的人心,歲歲年年,不見不散,直到長夜盡頭,平反六四的一天。過去,數算出席的人數;如今,數算集會的年期。更多的人,為港人的堅毅而驕傲,平反六四,無論路有多長;維園燭光,悼念的心更長。今年點燃維園燭光,還有更沉痛的意義:悼念劉曉波的逝世,希望劉霞重獲自由。燭光集會有一首歌:《大海》,就是寄託着人們對劉曉波的思念。思念他生前受過的傷,擁抱的愛,嚮往的夢;哀悼他死後沒有墳墓,沒有墓碑,只有大海。當大海浪濤飛舞,人們就想起劉曉波,想起撲向礁石的浪花,想起他高貴不屈的自由魂。六四維園的燭光,更像人心的海洋,如浪如潮,如泣如歌。[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80602/s00193/text/1527876775167pentoy

詳情

區家麟:歲月

演講、教學時,口袋裏總會準備一堆故事。卻發現,面對大學生中學生,這些故事很快過期。有一次,同中學生提到董建華的笑話,他們一臉茫然,凝住了的空氣中我見到十個代溝;忽然醒覺,對今天的中學生而言,董建華已經是一個古人,董先生腳痛時,他們還在吃奶,就算認識這名字,也沒什麼感覺。二○○三年是香港大時代,既有沙士圍城,復有國安法爭議、五十萬人大遊行。那年瘟疫蔓延時,今天的大學生還在牙牙學語。談當年沙士坐困愁城,他們沒有切膚之痛,沒太多認識,沒什麼感覺,人之常情。就算是四年前的雨傘運動,對大學新生而言,是他們初中的事,朦朦朧朧有點印象,談不上什麼深刻回憶。一代又一代人更迭,歲月無情,出乎意料之狠。這代年輕人,出生於回歸後,英治時期的種種,似是中古年代的傳說,只屬歷史教科書的枯燥文字。六四,也不會例外。經歷過的人未敢忘記,維園將會亮起連續第二十九年的燭光,繼續高呼「結束一黨專政」。學聯說不會參與,大學生也不再舉辦活動,都是正常事。時間是記憶殺手,直到抹掉一切。就讓上一輩經歷過的人守護記憶,當有一天,任何一位年輕人想回眸細看六四淚痕,或霎時感悟那段歷史的重量,他們自會發現,燭光常在,記憶不老;沒走樣,沒變形。[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29/s00311/text/1527530767780pentoy

詳情

吳靄儀:管治之失 奮力求存

為什麼一個公共財政盈餘這麼多的城市,人民的生活會陷入深不可拔的困境?為什麼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成就傲視全球的房屋政策,今日的政府對房屋問題已公開承認束手無策,同時劏房的蔓延已迅速形成新時代的貧民窟?香港怎樣了?短短二十年,為什麼會從成功故事變成負累?顧汝德Leo Goodstadt最新出版的香港研究第五部,書名已點出了問題和答案:A City Mismanaged—Hong Kong’s Struggle for Survival《管治之失:香港奮力求存》。一言蔽之,特區政府自董建華以來,經曾蔭權到梁振英,都沒有做好管治工作,即使不乏良好意願及正確分析,也完全缺乏管治能力和理念。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場,在房屋及土地政策上的大問題,顧汝德不認為會帶來改變,因為她根本一直就是掌管土地發展、規劃及執行建築規管的高官,而她的特首選舉政綱、上任後的施政宣言,所說的一切都顯明她承襲上幾任的理念政策,包括依舊倚賴市場經濟及發展商唯利是圖的行為解決問題。路線不變,問題只會繼續惡化,將責任推給別人,於事無補。無疑香港人不信任政府,是令問題更難解決的重要因素,但特首的言行態度,正是加深市民不信任的主因。顧汝德不留情面指出,殖民地政府不安好心,但他肯定港府在房屋政策上的承擔和成績。他認為香港過去的成功,都是香港人不怨命、逆境自強得回來的,今日的香港,也僅餘這一點生機了。[吳靄儀]PNS_WEB_TC/20180528/s00202/text/1527444237505pentoy

詳情

鄭明仁:香港「家己冷」社團

香港潮籍人口多年來一直超過一百萬,潮屬社團也有一百個,為了匯聚「家己冷」力量,十七年前成立了香港潮屬社團總會,總會幾天前在會展中心舉行第九屆會董就職典禮,特首林鄭月娥百忙中抽空主禮。可能受了維基百科的誤導,主辦單位認定林鄭的老公林兆波也是潮州人,還以為可以把林鄭視作潮州鄉里的媳婦,然而這是美麗的誤會,林鄭當晚澄清「第一先生」並非「家己冷」。講起香港潮州人,最有名的當然是香港首富李嘉誠和國寶級國學大師饒宗頤,饒公今年二月仙逝,潮屬總會就職禮上重播饒公生平片段緬懷饒公。事實上,香港潮州人人才輩出,政商文化報業都有響噹噹人物,特區政府問責官員和議會裏的潮籍人士也多不勝數。香港潮州社團之中,潮州商會是老大哥,它成立於一九二一年,再過三年便到一百年。大半個世紀以來,商會在香港開辦學校,興建潮州義山,編印潮州文獻,積極參與社區活動。現今香港潮州人也面臨母語危機。像李嘉誠、饒宗頤、林百欣等老潮州從鄉下來港打拼,潮州母語當然琅琅上口,他們的第二代或許還可以聽和講,到第三代就出現母語斷層了。潮州商會雖然有潮語學習班之設,但潮州話是很難學的方言,一定要由娘(母親)或者老人家身教,否則拉牛上樹,難矣。香港潮州人,加把勁,搶救潮州母語![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26/s00319/text/1527272620369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