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國家安全

我一直認為,香港早已落實第23條立法的責任。在1997年回歸後,特區政府將一系列回歸前針對英國政府的法律改為針對中央人民政府,並對社團條例和官方保密條例修訂。第23條所禁止的行為,基本上已受香港不同法例所涵蓋。那些鼓吹為第23條立法的人士,大多是出於對法律的無知,或只是急於表現政治上的忠誠!我們需要的並非要就第23條增訂相關罪行,而是要修訂現時過於嚴苛的相關法律,以符合基本法對人權自由的保障。近日政府提出引用社團條例,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將香港民族黨定為非法社團,禁止其運作,該社團的負責人及成員均可能面臨檢控,這正好印證了上述的觀點,第23條立法既無需要亦無急切性。另一方面,社團條例未有對國家安全作出定義,國際人權法中曾多次被法院引用的Siracusa Principle,指出國家安全必須是涉及整個國家和領土的安全,而這武力威脅是真實和嚴重的。地方性的動亂並不屬國家安全的問題。禁止一個社團運作,涉及人權法案及基本法對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保障。維護國家安全是合法限制這些權利的理由之一,但政府必須提出足夠和客觀的證據,證明民族黨涉及一些實質的行動而非止於言論主張,並真實和嚴重威脅國家安全。在民主自由的社會,單提出獨立的主張並不足以危害國家安全,蘇格蘭、魁北克、夏威夷多年來均有人提出獨立,但何曾損害英國、加拿大或美國的國家安全?[陳文敏]PNS_WEB_TC/20180725/s00202/text/1532456400055pentoy

詳情

馬家輝:馬逢國在哪裡?

村上春樹之禁,等於刺殺了村上春樹,村上先生變成騎士團長,千里之外也中槍。 但當然並非村上先生的損失,遠在千里之外的他,若聞信息,很可能失聲啞笑,暗想這正是他自《挪威的森林》以來屢次在小說裡所嘲諷所惱恨所瞧不起的僵化愚昧思維,而小說之所以有魅力正因常具普世意義,愛是普世,恨是普世,曖昧是普世,而愚昧與僵化,唉,更是普世。香港的所謂淫審處在國際上盡丟香港人的臉,令香港以另一種悲哀的形式在國際文學出版閱讀史上留下怪異的惡名。事情大不大,在乎你要臉不要臉。 稍翻書頁即知村上作品常有性情愛慾,外遇、亂倫、3P、雙飛……你說得出來的款式幾乎都可找見,他在訪談裡自己說的:「我愈來愈常寫性愛,只因年紀愈來愈大,發現性是權力,亦是希望,人的快樂和悲哀都在性愛裡找到墮落或救贖的力量。但我希望讀者看到的並非性的動作,而是關係,是性愛裡的複雜關係。性只是人與人的連結而已。」 眼淺的讀者——尤其只有眼睛而明顯沒有腦袋的淫審裁判員——想必見不到箇中複雜。或有眼無珠,或視若無睹,注視的永遠只是性愛的動作和肢體。他們的大腦運作非常非常簡單直接:一是淫審法規寫過不可以有乜乜乜;二是作品裡確實寫過了乜乜乜;三是我的責任乃

詳情

馬家輝:村上包膠春樹

上網讀新聞之際,老友阿黃剛好打電話約飯,他以前是小文青,後來做咗公務員,仲係幾高級那種,但聽說仍然偶爾翻翻書本。我順道提醒他關於村上春樹被評不雅之事,問他有乜意見。「向西村上春樹?唔係不雅咗好耐嗎?一直都包膠袋的。」阿黃反問。我笑道:「唔係香港的向西村上春樹,係日本的村上春樹!」「哦?邊本?《挪威的森林》?《1Q84》?佢本本都有好多鹹嘢,點解遲唔審早唔審,𠵱家先嚟審咁離奇?」我道:「係《刺殺騎士團長》呀!都出版咗將近一年,可能𠵱家先有人投訴啩。」「咁又唔係唔啱。有投訴就要做嘢,只要依例辦事就行,有乜問題?如果有人投訴都唔做嘢,咁先唔啱,分分鐘搞到自己畀人投訴。香港乃法治社會,依法辦事係核心價值,要村上春樹包膠袋,正正彰顯咗我們的法治精神,抵讚!」阿黃道。「吓,咁都得?」阿黃續道:「有乜唔得?時勢唔同啦,今時今日係我哋公務員的黃金盛世,有法在手,乜都得。求其一個AO都可以話唔畀你參選就唔畀你參選、話唔畀你組黨就唔畀你組黨,easy到無倫。評審一本書,濕碎到唔濕碎,更加唔使麻煩AO出手。你update吓自己啦,輝伯!」我開始無語了。這些年來,無語的事情太多,藏有道具銀紙要被判刑、阿婆執紙皮執一蚊要被罰款、運輸管理一團糟的陳帆從未道歉更不必下台、律政司長暗中僭建兼公然避稅……要叫區區一本村上春樹小說包膠,確係小case到唔小case,已經懶得勞氣,亦再也無氣可勞。阿黃見我沉默幾秒,安慰道:「輝伯,凡事要往積極面看、朝光明面看。村上春樹本本都鹹濕,𠵱家只係要一本包膠,而其他無事,讀書人應該慶幸特區政府於嚴格執法之餘亦唔係唔講人情,之不過,萬一有人投訴埋他的其他作品,在法治精神下,咁就日本天皇都幫唔到佢囉。」我仍沉默。於是阿黃又道:「仲有呀,以後唔好再話我們祖國無言論自由啦,村上在中國大陸係唔使包膠㗎!祖國有祖國的評判標準,如果你覺得包膠唔啱,咁就要倒過來讚吓祖國開明。如果唔讚,就係別有居心,唔╳公道!話時話,其實我仲未睇過《刺殺騎士團長》,唔講咁多啦,趁書展熱潮去買番呢本膠書,湊高興望幾頁再講。食飯見啦,記得準時到!」電話掛線,我瞄一下書架上的村上春樹小說,書裡的團長彷彿亦望我而笑。魔幻之地,魔幻之世,香港其實非常村上春樹。[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23/s00205/text/1532283949240pentoy

詳情

吳志森:講獨

保安局取締香港民族黨,根據《社團條例》提出三大罪名,包括危害國家安全、危害公眾安全、危害他人權利。 危害國家安全,是指民族黨主張港獨、宣揚港獨、推動港獨。證據是民族黨的創黨宣言、面書內容、公開集會和街站演講。召集人陳浩天宣布參選,到海外參加主張獨立的研討論壇,都視為罪證。 所謂主張港獨,充其量只是「講獨」,鍵盤戰士在社交媒體發表意見,有咁激講到咁激,打咗當做咗,光說不練,仍留在言論層次。至於宣揚和推動,就像當年六七暴動,那位愛國前高官,中學時代派傳單「反對奴化教育」,被港英迫害,拘捕判刑坐監,都是典型的以言入罪。 至於危害公眾安全,是指民族黨主張暴力、支持暴力,證據之一,就是街頭集會,聲援旺角騷亂被捕入獄的「義士」。 警方列舉的證據,牽連甚廣。為旺角騷亂入獄者站過台、抱過不平、呼過冤、捐過錢的香港市民,多得不可勝數,若這就等於支持暴力,有幾多人會因此入罪,是否要拉晒佢哋? 危害他人權利,是指發表「仇恨言論」,攻擊新移民來港佔學位攞福利,是殖民香港。何謂「仇恨言論」,各國有不同定義。但因中港矛盾激化,本土主義興起,批評新移民的網上言論,比民族黨更激烈的,每天都充斥面書。若民族黨因此被取締

詳情

吳志森:覆巢之下

特府財爺陳茂波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冇信用兼霸凌,希望美國能回歸理性。看起來陳茂波確實勇武,帶頭開名批判特朗普,比林鄭的隱晦批評更進一步。但細看陳茂波的遣詞用字,原來是鸚鵡學舌,跳不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框框,只是向中央表態顯示忠誠而已。美國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頭炮五百億,未及招架,又加碼二千億。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香港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但中美貿易戰,來自中國的轉口貨物已受影響,金額高達一千三百億,特府官員稱要嚴陣以待,但會佈什麼陣式對待,除了一句空口號,便一無所有。這場硬仗打下去,香港單靠「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覆巢之下無完卵,起不了什麼作用。九七前,美國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將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有了美國這條法律,芯片禁運也好,提高關稅也好,貿易制裁也好,香港雖未至完全置身事外,也可減少影響,保存元氣。美國對香港和中國有這個區別對待,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美國定期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看看可以「區別對待」的元素是否存在、狀態如何,才決定是否繼續。當中港加速融合,京官不停指手劃腳,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港官口脗似足京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名存實亡……一國只有一制,不再需要區別對待,《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會馬上取消。[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9/s00193/text/1531937316487pentoy

詳情

謝子祺:社運大晒?

世界盃決賽,三女一男示威者在比賽期間衝入球場,後來俄羅斯社運組織Pussy Riot承認是他們的行動。我對他們這次行動非常反感,原因很簡單,他們為了實踐自己心中的正義,而罔顧其他人的感受和自由,那場比賽的主角,是球員。香港的社運人士在社交媒體分享了這件事,我忍不住留言發表上述看法,一如所料引來大量謾罵,其中有兩個回應比較值得討論:克羅地亞的球員會理解;人權比足球重要。我當然完全不認同。現在大家都知道,克羅地亞很多球員在戰火中成長,花了一生以足球去追求理想和改善生活,以及撫慰經歷戰亂的國民,最重要的一刻給你搞砸了。你在其他時候去反對暴政他們可能會支持,但肯定不是這九十分鐘之內。有些人說,我沒問過球員怎知道,但你也沒問過,Pussy Riot也沒有。我也沒興趣拿人權和足球比較,現在的問題是示威者的權利侵犯了球員的權利,只為了他們自以為重要的目標,就是落普京的面。如果你在他的就職典禮或閱兵時搗亂,效果一定更大而且不影響其他人。我有時真的怕了香港和外國的社運人士,不是因為理念,對抗極權是那麼的崇高。最大問題是手段,自認為是對的就不理後果、不顧他人感受,有一部分甚至不肯承擔責任。當你為了自己的目的,將自己的價值凌駕其他人的價值,其實和你所反對的極權做的都一樣。如果這些人掌權,世界也不會更好。[謝子祺]PNS_WEB_TC/20180718/s00315/text/1531851597130pentoy

詳情

法政匯思:把公義外判,何其容易 文:梁麗幗

第一宗於高等法院審理的暴動案審結,陪審團裁定五名被告當中其中兩名罪名成立,然後法官判處他們分別六年及七年的監禁。然後,便沒有然後了。在這個「法庭不考慮政治」,但政治卻偏生喜歡追著法庭,要法庭在亂世之中還人「公義」。 案中第三被告的代表大律師在判刑前為被告求情的說話中,提及1966年的暴動發生後,當年12月便發表的一份《1966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然後大律師作出比較,2016年初一發生的事件,政府不應允組成調查委員會去查找事件的真相,遑論效法港英政府的主動任命要員、籌組調查委員會,因此社會無從得知當晚事件的真相。 法庭的公義,離不開說一個人是否犯了罪,就是有沒有作出涉案的行為,以及有沒有相應的犯罪意圖。順帶一提,參與暴動的犯罪意圖可以簡單如:有人作出了實質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而另一人繼續參與那個集結,雖然他自身可能不曾作出那些實質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但他亦已有參與暴動的犯罪意圖。正如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說的那般,一個人為病重的家人拔喉了結生命,可能是出於讓家人免受疾病折磨的善意,但那不是法庭在判刑時可以考慮的問題,法庭只可考慮他是否有意圖去作出結束家人生命的行為,以及他是否確切作

詳情

馬家輝:馬英九組織流亡政府?

馬英九在官司纏身裡慶祝六十八歲生日,態度依舊從容,不亢不卑,不似陳水扁當年捱告時咬牙切齒、呼天搶地。僅憑這份風度,已值得被額外尊敬。可是,在政治惡鬥的扭曲環境下,從容不管用,風度不奏效,司法系統掌握在綠營手裡,尤其正值選舉年,不把你鬥死鬥臭,怎可滿足深綠分子的狂熱意願。先前的「泄密案」初審無罪,二審忽又逆轉有罪,沒新證據,無新邏輯,純因法官換人,政治操作呼之欲出,老馬哥的氣度再好亦無可奈何。這回,又來了,檢察機關以證券交易法和刑法第342條之背信罪提控馬英九,高調要求「從重量刑」,殺氣騰騰,似不把他關進監牢誓不罷休。眾所周知老馬哥對金錢有潔癖,說他貪財,無人相信,但交易法和背信罪皆不以被告人私下牟利為入罪前提,而只要曾讓他人牟取不當利益便可成立,所以,關鍵問題是:老馬哥自己沒拿錢或沒故意讓別人拿錢,他的手下也沒拿錢或也沒故意讓別人拿錢?老馬哥知情嗎?即使不知情,在過程裡有簽名同意嗎?一旦以國民黨主席身分簽了名,水洗難清,恐有監獄之災。須知此番的「三中案」涉及數十億港幣資產轉移,在台灣官商勾結的悠久「傳統」下,若說國民黨的老官僚不曾趁機跟商賈合謀,巧取豪奪,上下其手,說出來亦不會有人相信。是的,這是陰謀論,是黑暗的推測,但重點是對台灣政治的黑暗陰謀推測十有九九得到證實,推測便成足以依憑的「判斷」了。總之,下台後的老馬哥這一劫,異常凶險,深綠陣營已經等不及看判決了,這一秒已經展開圍攻,呼籲把馬英九收押候審,以防他和證人串供甚至潛逃之類。他們的陳前總統嘗過的鐵窗滋味,他們亦要國民黨的馬前總統嘗一嘗。潛逃?很有趣的政治想像。如果馬英九真要逃,可逃到哪裡?先到金門,再搭大飛到廈門,然後轉往北京,擔任政協副主席之類?他可能是地球上最後一個喊「中華民國萬歲萬萬歲!」的深深深藍,該不至於。那麼,會否逃到美國?既然深深深綠愈來愈「去中國化」,眼見「中華民國」已經到了亡國邊緣,不如乾脆在美國弄個「流亡政府」,唯恐兩岸不亂的特朗普肯定舉腳支持。馬英九在哪裡,「中華民國」便在哪裡。這齣政治狂想曲,足讓陳冠中再寫幾部政治烏托邦小說。[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16/s00205/text/1531678935495pentoy

詳情

吳志森:人道主義

特首林鄭回應劉霞去國就醫,說是「人道主義」,典型開口夾着脷。對涉及國策的敏感問題,林鄭一向謹小慎微,今次也毫不例外,先來個鸚鵡學舌,引述外交部發言人的口徑:「我留意到外交部說,這是一方面尊重劉霞女士的個人意願,亦是依法辦事……」本來,說到這裏就完,已經夠了。但好衰唔衰,口快快說了「一方面」,當然還有「另方面」。也可能一早鋪排,想突顯貴為香港特首,可以與別不同,於是作了以下補充:「我亦都覺得,這是人道主義的表現。」這樣,就出事了。劉曉波發表《零八憲章》,被控煽動顛覆,重判入獄,劉霞的日子已經不好過。到二○一○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劉霞已陷入軟禁,屋內有人竊聽,屋外有人把守,出街有人跟蹤,限制訪客,限制探親,敏感時刻會被旅遊被失蹤,不服從命令聽指揮,家人會受到威脅……劉霞處於這種嚴酷的狀態,已經八年。林鄭透露了一個令國家尷尬的極大機密。釋放劉霞去國就醫,就是林鄭特首口中「人道主義」,等於承認了過去八年,當局維穩部門對待劉霞的方法,根本就是極不人道。林鄭一向自視甚高,以為自己真係好打得,回應劉霞獲釋,先引述外交部發言人的口徑,再加上港人啱聽的說話,應該穩陣啩!殊不知,當香港價值遇上中國邏輯,就有理說不清。不知林鄭是否醒覺自己犯了政治錯誤,即使知道,也只能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了。林鄭自以為好打得的另一個證據,就是至今仍未有新聞統籌專員,line to take都是自己度的,形勢咁複雜,即使叻到識飛,都有犯錯的一天。[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6/s00193/text/1531678933764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