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警察唔一定個個都係壞人

究竟什麼時候開始,香港警隊變得如斯玻璃心?黃偉綸局長說「警察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其實就像律師、教師、男人、女人「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一樣,「阿媽係女人」,講完等於冇講,根本無甚新意,為何會惹起警察員佐級又「極度遺憾」又「極大迴響」?對人家的批評,反應活像個被寵壞了的小孩。曾幾何時,警隊的形象,居香港紀律部隊之首,多年都排第一。但自雨傘運動之後,暗角七警、朱經緯案,導致警隊形象一落千丈,由第一跌落第尾。但警隊高層卻沒有反省,以諉過於人來卸責。前一哥曾偉雄「你哋冇做錯!」,更令警務人員自以為是,以為永遠正確。諷刺的是,就在員佐級發信遺憾黃偉綸的同一天,警方發布上半年治安數字,整體罪案四十年新低,但警察犯罪卻飈升,上半年有二十四名警員因犯罪被捕,較去年同期增加八成半。過去三年,超過一百名警員犯案被拘,當中包括非禮強姦、傷人毆打、雜項盜竊等等。這些都有新聞報道,請問員佐級主席,當警方高層發放警察犯罪數字的時候,有否「大大傷害警務人員的心」、「打擊警務人員士氣」。警員犯罪只是個別事件,「警察唔一定個個都係壞人」,對玻璃心的警隊,會更容易接受,還是更抗拒?「好仔唔當差」比「好人」「 壞人」論,更加一竹篙打一船人,講咗幾十年,警隊沒發過聲明表示遺憾,高層也沒有出來辯解,原因一字咁淺,以前的警隊,底氣足、信心強,形象愈來愈改善,有眼你睇,講多無謂。今天的警察,為何對外界批評如斯敏感強烈?他們自我的信心形象如何?一清二楚![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31/s00193/text/1532974887177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美中貿易逆差的真相

醞釀多時的中美貿易戰在7月6日正式揭幕,美國開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中國亦隨即宣布對美國同等價值商品加徵關稅。不過,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並未引發全球股市震盪,當日全球主要股市表現「冷靜」。雖然美股表現反覆,曾一度下挫逾700點,但中港股市均不跌反升。我相信這是由於中美貿易「口水戰」已持續多時,市場有足夠時間逐步消化負面影響。 近日,經濟分析師George Kesarios在知名美股投資網站Seeking Alpha上發表一篇文章,指美國蘋果公司也要為美中貿易逆差負上一定的責任。據美國統計,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為3752億美元,而蘋果公司去年的營利為900億美元,佔了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的24%。但George Kesarios指出現時計算貿易逆差的方法極具誤導性,無法反映中美貿易的實況。 按HIS Market估算,蘋果生產iPhone X的成本為370美元,其中近90%來自南韓、日本、台灣、美國及歐洲等地的零件供應商,中國富士康公司負責的最後組製工序只佔成本的3%至6%。然而當前的貿易統計數據只看中國的出口總額,錯誤將大部分製造成本算到中國上。若將其

詳情

葉劉淑儀:債台高築的美利堅

上篇提到,美國人習慣了富裕的生活,不惜靠借貸也要維持自己的生活水平。美債是受歡迎的投資工具,一旦美元貶值,大家都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難怪中國一直力推人民幣國際化,目的想必是要擺脫「債仔」美國的操控。美國政府欠債多眾所周知,然而他們陷入債務深淵之深可能超乎大家的想像。根據美國的一些數據分析指出,美國政府2018年的官方債務數字高達34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120%,預計20年後將達到GDP的240%,可謂天文數字。更令人吃驚的是如果將社保及醫保等淨債務計算在內,今年的總債務高達110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390%!要滅債,只有加稅及縮減開支兩個途徑。然而美國是民主國家,官員及議員都是民選的。為不開罪選民,很少人會提加稅或縮減開支。特朗普在選前曾誇下海口要在8年之內還清美國的債務,但他的稅改法案及大灑金錢的預算案將令美國在未來10年每年產生平均2.1萬億的赤字。其實美國是有人知道自己的國家身陷破產邊緣,有評論指出其他人尚未察覺到是因為負債的影響尚未反映在他們的生活質素上。社保基金將於2034年消耗殆盡,而醫保基金亦將於2026年「乾塘」。美國的經濟其實已經千瘡百孔,政客為討好選民而揮霍無度,最終將拖累全世界。特朗普現尚可以軍事及經濟實力,威迫全世界配合他的保護主義政策,實已帶領大家來到危機的邊緣。港人必須深刻反思在這局勢下如何自強,投資要格外小心。[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709/s00193/text/1531073865510pentoy

詳情

湯家驊:你是什麼人

上星期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發表新一輪身分認同的研究調查。結果沒有任何新的突破,但部分傳媒卻「引用」民調數據大做文章,說香港人對國民身分認同跌至有史以來之「新低點」。假如我們細看這調查的基本數據,會發現認同中國人身分的升幅為4%,較認同香港人身分升幅的2%為高。至於對中國國民之認同則得分5.85;雖較其他身分之認同略低,但分數也不差。港大這項民意調查久已為人詬病之處在於把香港人與中國人放在對立面,要求被訪者二者選其一。這調查方法不但排除了港人擁有雙重身分的可能性,更有借用切身地區身分掩蓋廣義國家和民族身分之嫌。至於要求被訪者表達對中國國民身分認同更是令人大惑不解。國民身分是由法律界定,嚴格而言是沒有選擇的,更何况在「一國兩制」下,雖然香港人在法律上是中國公民,但在制度上卻擁有很多與內地國民不同的權利和表徵。例如我們出外可用香港旅行證件;我們有身分證但沒國家戶籍;我們前往內地需要過關,需要回鄉證等等。把香港人和中國國民放在對立面所引起之謬誤,與把香港人和中國人放在對立面如出一轍。這樣的調查有何意義,相信見仁見智。我不敢問你是什麼人,但我很清楚我是什麼人。我是香港人,也是中國人;我是香港居民,也是中國公民。在這些不同身分中,我不感到任何矛盾,更引以為傲,不用向任何人解釋或致歉。[湯家驊]PNS_WEB_TC/20180629/s00202/text/1530209963982pentoy

詳情

馬家輝:第一代收兵女神

傳媒訪問林燕妮生前好友,說她後悔來不及把舊男友們一一寫進文章;林燕妮自謂,這輩子合共交過76名男朋友。76?的確耐人尋味。先不說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對談情說愛這碼子事樂此不疲(愛上愛情?愛情上癮症?),僅就技術層面而論,這數字已足讓人好奇。讓我們數吓手指算一算:林燕妮活了75歲,假設從17歲開始談戀愛,談到斷氣之日,共有58年的戀愛經驗。中間結過幾年婚,減5;跟黃霑拍了14年拖,減14;據說有位交往了6年的戴姓男友,減6。等於剩下33年的拍拖時間,亦即396個月。好了,76個男朋友,減去3個,剩73個,合共佔用這396個月,等於每人平均有5.4個月。用這邏輯看,林燕妮平均每半年換畫一次,新男友in,舊男友out,走馬燈跑個沒完沒了,直至電池耗盡、電源切斷,燈火頓然熄絕,一切灰飛煙滅,她始深深懊惱沒把牆上的燈火幻影記錄成文。 忙著談戀愛的人,沒空或沒興趣回憶戀愛,但相信有許多男人感到非常慶幸,否則,艷史被爆,說不定惹出幾許麻煩。上述的數式只是簡略估算,真實情况肯定複雜得多。76個男人,有些可能交往得特別長久,以年做時間單位;有些可能只是蜻蜓點水般擦出即生即滅的曖昧火花,以日做計算單位;有些可能共存於林燕妮的某個「愛情時間區」,她一腳踏多船,只不過他們懵然不知或知而不去計較。甚至,有些男人根本沒跟她有過認真的愛戀交流,而只是flirt過、調情過、試探過,但對「愛上愛情」的林燕妮來說,對方已經算是「男朋友」,因他對她動過心,他盯上她,她吸引他,這便足夠,他已被她視為囊中物,她已把他認定是她的男人。所以,76個男朋友,其中有多少是真實存在的,又有多少是僅被認定的,唯有林燕妮心知肚明。或許她如鮮花,群蜂前來採蜜,凡湊過來的,無論遠近,只要她瞄過他一眼,即使只動過幾秒鐘的心,便被她歸檔到一本名為「男朋友」的帳冊上了。心理學家Stanton Peele上世紀70年代寫過Love and Addiction一書,記錄了一些換男友如換畫的現實個案,她們都說把對方「認定」為男友之際已是戀愛的最高潮,認定之後,馬上生厭,有換畫的衝動。換句話說,「收兵」最快樂,其餘是閒話——林燕妮恐怕是香港的第一代「收兵女神」。女神去矣,可有來者?[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2/s00205/text/1528741230475pentoy

詳情

潘麗瓊:誰是「全球返工發夢王」?

你猜猜全世界什麼人最鍾意返工時,成日發白日夢渴望放假?網上旅行社Expedia.com.hk去年做了一個很有趣的調查,叫做「全球假期缺乏症」調查,共訪問約一萬五千名來自三十個國家及地區的人士,其中三百零一人來自香港。結果發現,自命為「人中之龍」的香港人實是「人中之蟲」,可憐蟲的蟲!年假數目為全球尾二,平均十四天年假,慘絕人寰的程度,僅次於包尾只有十天年假的泰國。講到年假,全世界極度貧富不均,在亞太區中普遍只有二十天或以下年假;年假富戶,唔使問阿貴,為芬蘭、丹麥、德、法、西班牙及阿聯酋,平均放足三十天!假少欲望多,八成受訪香港人都患上無藥可醫的「假期缺乏症」,唯有用「精神勝利療法」。調查發現,極度渴假的香港人在全球受訪者中「脫穎而出」,榮膺「返工發夢王」!打工仔「身在曹營心在漢」,三分一受訪香港人每星期至少擠出兩小時,會在返工時靜雞雞瀏覽旅遊網站,計劃大假行程。雖然肉體賣了給公司,但精神上會「出走」。受訪香港人中,七成半會在返工時發白日夢,靈魂出竅,雲遊四海。互聯網讓打工仔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蛇王」;互聯網也令35%打工仔放假時心掛掛諗住工作,不時檢查電郵或信息,近六成甚至曾因工作而犧牲或者延後放假,實屬人間慘事!既然樓又買不到,不如「彈弓式消費」,以旅遊填補心靈上空虛。[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30/s00196/text/1527617830857pentoy

詳情

蔡子強:記協五十:「逆風堅持」的路上要不畏寂寞

上周六,對於香港記者協會(記協)來說,那是一個五味紛陳、冷暖自知的日子。 五味紛陳 冷暖自知 那是一個喜氣洋洋的日子。在這一天,記協慶祝成立50周年。 那也是一個義憤填胸的日子。同一天,記協就北京公安襲擊now新聞台記者及特區政府的噤聲,發表聲明強烈抗議。 那是一個濟濟一堂的日子。記協的舊雨新知,包括9位當過主席和眾多當過執委的朋友,以至創會主席的女兒Maria Spackman,以及當過創會執委的陳橋先生等,都特地前來為記協賀壽。 那也是一個冷清孤立的日子。同日下午,特首林鄭月娥在一眾官員眾星拱月簇擁下,出席教協慶祝成立45周年活動。但到了晚上,除了新聞處長朱曼鈴之外,所有官員都芳蹤杳然。據說大約3個月前,記協已發出邀請,但一眾官員卻紛紛不約而同推說無暇出席。還記得在兩個月前,在另一個新聞界的類似慶祝場合,特首、司局長不單傾巢而出,更粉墨登場上台大玩遊戲,與今夜成了一個強烈對比。難道真的是不怕孤立,才可獨立? 生於憂患 50周年,換句話說,那就是於1968年成立。心水清的讀者,恐怕都能察覺到那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不錯,那正是六七暴動期間。 記協其實正正是因為六七暴動期間,記者在採訪時

詳情

蔡子強:補選總結:為何民主派催不出票?

一連寫了幾篇補選,香港島、九龍西、新界東3個選區都逐區仔細談過,但談的都是微觀問題如選舉工程、樁腳表現、致勝關鍵等。今天作為這個系列的總結篇,轉為從宏觀的角度談一下。 投票率偏低的4個原因 今次補選最突出的現象就是投票率偏低。以往補選投票率大致徘徊在換屆選舉的八至九成,但今屆,新界東、香港島、九龍西3個選區投票率分別只得42.1%、43.8%、44.3%,只及2016年換屆選舉的七成至七成多,明顯跌破以往底線。傳統智慧告訴我們:高投票率對民主派選情有利,反之則不利。在低投票率下,果然民主派得票大幅下跌,被建制派大幅拉近。民主派只在以上3區保住了2016年換屆選舉時的五成半、七成六、六成六選票;反之建制派卻保住了七成七、八成六,以至超越原先選票總數。於是傳統智慧再一次得到確認,民主派在九龍西選區甚至被迎頭趕上,丟掉議席,讓民主派在回歸後的補選歷史性首嘗敗績,震動政圈。 今次補選民主派的票都催不出來,究竟是何原因呢?再者,這又對香港政治生態以至版圖有什麼啟示呢? 筆者認為今次民主派的票催不出來的原因不外乎4個。 政府民望仍高 民主派難催谷抗議票 首先,正如我反覆說過,綜合九七以後20年來選

詳情

蔡子強、陳雋文:陳家珮真的是輸在民建聯樁腳?

補選之前,在3個選區之中,民主派在港島區的選情被普遍看得最淡,原因正是我之前在本欄談到,民主、建制兩派在這區的得票差距最小。但結果區諾軒還是以不足1萬票贏了對手陳家珮。 補選後3天,3月14日,網媒「獨立媒體」刊登了一篇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的專訪。眾志今次在區諾軒的選舉工程中擔當「軍師」的角色,在這篇專訪中,由黃之鋒親口道出港島選舉策略成功之處。 黃之鋒指民建聯未有盡力 當中有如此一段:「他(黃之鋒)特別提到中西區的堅尼地城,當區區議員、民建聯的陳學鋒未有盡力,故他們安排重兵在當區宣傳,最終區諾軒在當區得票高出陳家珮約600票。」 這段後來遭個別報章進一步發酵,刊出了一篇題為〈建制鬼打鬼 拖垮陳家珮〉的報道,當中提到西環街坊反映:「指投票日當晚陳學鋒很早已『收檔』,沒再為陳家珮催票,而由西營盤均益到堅尼地城亦只見新民黨陳家珮的旗,但無太多人站台,又稱過往區選期間民建聯一定霸盡街口及轉角位做街站拉票,還要掛滿大型橫額宣傳,西環街坊形容今次民建聯為陳家珮拉票不似全力以赴。」 之後不少政圈中人便竊竊私議,說港島區民建聯樁腳今次未盡全力,甚至因此導致陳家珮選輸。這也難怪,不少人還記得10年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