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誰取消了體育節目?

網上看到消息,大台TVB解散體育部門,長壽節目《體育世界》也迎來最後一集。網上罵聲一片,很多KOL都非常憤慨,說大台不重視體育運動。我也是看《體育世界》長大的,看到這個節目名也會想起那個熟悉的主題音樂和場景,但應該十多年沒有看了。倒想問問那些義正詞嚴大聲疾呼的人,對上一次看是什麼時候呢?如果有人告訴我最近有看過或一直有追看,我會非常驚訝。  TVB經常是大家批評的對象,劇集、綜藝、台慶、頒獎禮……大家都樂此不疲日鬧夜鬧。我經常想,是什麼人還有興趣去看這些垃圾節目?還有那麼多時間寫文章批評?如果是二十年前還算有點道理,因為那時根本沒有選擇,TVB播什麼大家就要看什麼。到十年前,一半一半吧,年輕一點的都是上網看東西,可能年長的還會好像李香琴一樣覺得沒有電視就世界末日。到今天,婆婆也用手機看韓劇,有品味的找東歐或南美的電影看也不是難事,為什麼非要去看和罵TVB不可呢?話說回來,二十年前沒有那麼多網上KOL,在報紙寫文章的人才不會這樣無聊去評論TVB。說回《體育世界》,雖然是回憶,但我真的不明白停播對大家有什麼影響。喜歡體育的話,網上資訊一整天也看不完,即使是學界比賽也有直播。TVB是商業機構,市場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地方,電視台取消體育節目是公投的結果。如有一天真的體育已死,不是因為TVB ,是大家的選擇。[謝子祺]PNS_WEB_TC/20180711/s00315/text/1531247513229pentoy

詳情

區家麟:理想的年代

為香港電台節目《文化樹下——我們的廣播人》錄旁白,有關廣播處前處長張敏儀一集,題目是平實的五個字「理想的年代」。這五字,深深觸動我。我們這代人,曾經享受過「理想的年代」,一個努力會得到回報的年代,一個理想可以實踐的年代,一個談民主自由人權乃天經地義,不會有人出來咆哮說你不夠愛國的年代。這一集,張敏儀娓娓道來香港電台從「港英喉舌」蛻變至擔當公共廣播機構角色的過程。七十年代,港英官員不習慣「被監督」,但幸得當年港督們的開明,容許變革。張敏儀形容,七十至九十年代,香港的音樂、電影、傳媒行業自由發展,香港人是十億中國人中最幸福的一群,曾經擁有最好的工作環境、最自由的文化土壤。香港電台節目,回應社會,監察權貴,讓無聲者發聲;種種理想,不是空談,而且有資源實踐。不禁令我想起今天很多傳媒,以人手不足、資源緊絀為名,扼殺記者空間;少為無聲者發聲,卻為大商家與富二代度身訂做新節目;少談人權民主自由,卻仿效今天的特首與高官,滿口只有「習主席」、「大灣區」、「一帶一路」,愛國愛黨比天高。曾經發生過的,不能讓它淡忘;要立此為證,讓後世知道,香港人曾經有過美好日子,這本應是五十年不變的一部分。[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03/s00311/text/1530555283510pentoy

詳情

區家麟:世界悶波

記憶中,世界盃大部分賽事都是沉悶的。是年分組賽,不少隊伍糊裏糊塗入了一球,立即進入佛系模式,漫步球場不再搶攻,弱一線的隊伍則章法紊亂,無甚可觀。觀眾們大概可以坐在電視機前打坐冥想,縱使球場聲喧鬧,心跳不會加速,不泛起一絲漣漪。作為一個「觀球者」,這時候最適宜做的,就是把握寶貴時間做家務,例如抹塵吸塵、洗衣乾衣、整理書本、清理雜物等,待聽到評述員聲線稍為高昂才轉過頭來也不遲。四年一度盛事,無疑球員爭勝心切,但他們目標是三分,而非打一場好波;他們目的是晉級,而非以球技娛樂你。現實很殘酷,過去多屆,腳法流麗、小組滲入妙到毫巔的球隊,多數死得好慘。但是,世界盃仍然吸引。我不再期望看球星的耀眼光芒,只集中觀賞國家榮辱掛在球員臉上的表情;也不期待強隊賞心悅目的整體戰,看巨人沉淪才是最佳花生。大家的話題也不是球技,而是冰島小國寡民的熱血、日本積極不進攻的窩囊、德國門將踢左翼的輸波奇蹟與國族鬥爭的新仇舊恨。世界盃還有一項偉大貢獻,就是改變香港電視的慣性收視,ViuTV免費直播部分世界盃賽事,收視超越大台,更吸引好些從來不會拿起遙控器轉台的家庭踏出第一步。的確,有很多人還不知道,看電視其實是有選擇的。[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02/s00311/text/1530469646942pentoy

詳情

足球完了,生活繼續——德國人輸波後 (文:黃國鉅)

德國在今屆世界盃居然分組賽就出局,完全在我意料之外;但德國人接受輸波的冷靜反應,卻又在我意料之內。 當年在德國讀書時,但凡有大型國際比賽,如歐洲盃和世界盃,德國人都會與其他國家一樣,熱烈為國家隊打氣,但一旦戰敗出局,卻是另一個畫面:街上沒有人叫囂,更遑論騷亂發泄,明天當然依舊上班上課,更有趣的是,宿舍的同學都不約而同地不再提昨天的事,只會談談大家的功課、談談生活,對足球絕口不提,更不會再爭論國家隊哪裏踢得不好,彷彿一切沒有發生,如石頭掉進了水裏,泛起一片漣漪,之後又恢復平靜,彷彿石頭沒有出現過。 這就是「理性」的德國人! 這屆世界盃也不例外,而剛好我又身在德國,有機會再看看這個有趣的國家,這些有趣的國民! 生活還是要繼續 在德國對韓國一仗前一天,街頭巷尾充滿足球熱,大家還穿著國家隊的衣服,家家戶戶掛上國旗,酒吧人頭湧湧。經過第二仗對瑞典最後五分鐘美妙入球,一洗第一場對墨西哥慘敗後的頹風,以為輕取韓國一球全無問題,大家興高采烈等待德國隊進入淘汰賽時,結果卻是有歷史以來最恥辱的慘敗。但事後德國人的反應平靜得讓人驚訝,不止街上沒有任何叫囂聲,賽後我在巴士上跟一位女士攀談起來,她淡淡地說:「踢

詳情

尤雅玲:美女廚房?地獄廚房?

《美女廚房》正在熱播,收視率高低不是今天探討的焦點,只是作為觀眾,我忍不住發問:節目意義何在?一般來說,旅遊、訪談、資訊、財經等不同類型節目,都有它的可觀性和價值,可能是帶觀眾了解某個地方的風土民情和特色景點,可能是討論熱門時事話題……但《美》到底帶給我們什麼?是毫無意義的笑嗎?開播前,節目標榜「可能是史上最多美女的節目」,開播後節目名應該改為《美女地獄廚房》才對。看了一集,整個節目播下來,聽得最多就是:「好核突啊!」「唔熟嘅!」「好臭啊!」試問,有意思嗎?然後看着主持人忍不住把口中的食物吐出來,很好玩嗎?這樣浪費食物很有趣嗎?很有娛樂性嗎?社會上的「惜食」風氣讓愈來愈多人培養珍惜食物的習慣。政府宣傳片「咪做大嘥鬼」不斷播放,時刻提醒我們要愛惜食物。然而,這檔節目卻用高級食材,煮出不能入口的食物,然後把廚房弄得一團糟。說真的,我非常心疼那些食物及動物,何必這樣折磨牠們呢?這真是名副其實的「地獄廚房」、「地獄料理」啊!■「自由談」歡迎投稿(約500字)投稿方法﹕電郵mpcolumn@mingpao.com或傳真2898 2539請附中英文全名、英文地址、電話、身分證號碼[尤雅玲]PNS_WEB_TC/20180622/s00200/text/1529605522730pentoy

詳情

馬家輝:女版大盜的臉容

好久沒看珊迪娜布洛演戲了,對上一回應是五年前的Gravity,得了十多項電影獎提名,也拿了好幾個最佳女主角獎,然後便失去蹤影。聞說中間拍過兩三套片,卻不太成功,有沒落的趨勢,直到現下的《盜海豪情》,演個女盜集團的首領,希望有機會重振聲威。然而,不太容易啊。《盜》片是女人版的大盜故事,男版由佐治古尼和畢彼特擔綱,一演便是幾集,佔了男人便宜,皮相老了,卻仍有型有款,至少讓人信服是個有勇有謀的壞傢伙。男人的老去往往是個plus而不是減分,臉上的皺紋代表經驗、智慧、沉著以及膽識,只要把筆挺西裝穿到身上,像戰士披著甲冑,預告了戰爭擺在前頭,觀眾急不及待陪伴他們對付各式挑戰。可是,唉,女人終究受到性別角色的傳統框限,由老去的美女飾演大盜並非不可以,但必須在劇情上設計得更為深刻動人始具說服力,否則,吃力不討好,不易引人入戲。《盜》片的情節顯然沒法替女主角們加分,過於誇張,過於簡陋,過於刻意鋪排,於是由頭到尾只見幾個女人走來走去,依照既定的盜寶程式進行指定動作,然後,完了,像匆匆享用過一場豐盛的晚宴,彷彿腸胃被填飽,在回家的路上卻總想不起來吃過什麼,肚子竟仍覺得空虛浮餓。所以,散場時,記憶最深的只是布洛小姐——還有另一位女主角姬蒂白蘭芝——那張動過不少刀針的臉,蒼白、僵硬,難免替她感到難過。要把五十四歲的臉容弄成廿四歲,肯定吃盡苦頭,美仍然是美的,但美得非常費力氣,似被一個面具牢牢壓住,乍看還有幾分似漂白後的米高積遜,使她的影迷如我隱隱心疼。美容,或整容,確是嚴峻的考驗,必須擁有足夠的運氣,既碰上手術高明的醫生,又且要自己先有一張「受整」的臉。梅麗史翠普便是幸運兒,每齣戲都展現回春本領,忽然年輕,而且年輕得尚算自然,至少不會讓觀眾覺得礙眼。也許關鍵在於梅姨並不貪心,修修補補有個限度,配合情節,迎合戲碼,有時候甚至願意讓自己在銀幕上老去,更用精湛演技把觀眾的注意力從她臉上移開,使人記得演員梅姨而不只是明星梅姨。布洛小姐或該多向梅姨看齊,解放心防,盡快找到全新的演技位置。五十四歲以後的演藝路還長著呢。祝福珊迪娜,你是可以的,一定。[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9/s00205/text/1529346303822pentoy

詳情

大館重生:公民覺醒的歷史見證(文.黎廣德)

正名為「大館」的中區警署建築群重新開放,相信上周有幸入內參觀的市民都有點驚豔的讚歎。昔日門禁森嚴的設施,忽然變得平易近人,在人來人往之間,有點像回到舊日學校操場上舉行賣物會的感覺。 香港賽馬會從政府手上接過中區警署建築群古蹟活化計劃之後,總共花了38億元,用「一絲不苟、不惜工本」來形容活化後的古蹟群並不為過。 馬會把大館定位為「一個集歷史文物、藝術與消閒體驗於一身的文化平台」,這個今天看起來無甚爭議的目標,其實背後經歷了一段風起雲湧的角力。了解這一段特首林鄭月娥在致開幕辭時隻字不提的歷史,正是了解大館意義的關鍵,不但對大館的未來影響深遠,更是對有志建構香港城市願景的年輕一代,必不可少的一堂功課。 最早但是最全 大館擁有4項「全港之最」的紀錄,沿着這些脈絡順藤摸瓜,是尋覓歷史真相最便捷的方法。 最早:英殖政府在香港第一棟公共建築。1841年1月26日英軍於今日的上環水坑口登陸香港,寫下香港殖民地歷史的第一章。同年英國人在港興建的第一棟公共建築物,便是古蹟群內的域多利監獄。香港人若要尋根,特別是有異於其他中國人的根,便不能抹煞這段殖民地歷史的發源地。 但殖民地歷史絕非一段羅曼史,因為監獄正

詳情

馬家輝:誰令殺街成為事實?

旺角殺街,據說為了還西洋菜街居民一個寧靜。這麼多年了,嘈歸嘈,吵歸吵,終究是香港本土的草根娛樂特色,殺街等同拔走一顆「爛牙」,至少初時會覺得空空洞洞,用舌頭舔一下,頗感失落。 如果街頭的吵鬧確是「爛牙」,那麼,到底當初誰令牙齒變壞?誰在一直縱容爛牙?誰在「不作為」讓好生生的一個行人專用區變成露天馬戲團,街霸橫行,噪音沖天,而到最後,乾脆殺街以圖清靜,讓車聲一周七天重新佔領馬路?誰該為今天的不得不殺街局面負責任? 而如果這真是一顆壞了的牙齒,是否又真壞到不可不拔的地步?沒法補牙?沒法矯正?沒法杜牙根?拔了之後,又會否植牙取代?是否只能乾脆殺掉,斬腳趾避沙蟲,一了百了? 不如倒過來想想:如果比不上立法會議員尊貴的區議會議員不遲至今天才通過殺街決議,而是早早並一再發表遺憾和譴責聲明,呼籲由競選落敗卻獲得官位補償的「流華」局長別只懂躲在冷氣房內接見各式愛國社團,而是響應偉大的習主席所揭櫫的「擼起袖子加油幹」精神,帶領下屬想方設法控制噪音,像倫敦紐約巴黎東京台北等城市訂定有效的街頭藝人制度,讓中西新舊的演出百花齊放,西洋菜街豈會淪落到如斯局面? 又如果區議員們早些拿出勇氣,一而再地公開要求警方加

詳情

蔡子強:《幸福路上》:對民主的迷惘和失落

「那個當初的我現在好嗎?」這是台灣動畫電影《幸福路上》同名主題曲的第一句。也是無論台灣或香港,很多當初曾懷有一顆赤子之心的人,長大後不時心裏的糾結。 「史詩式」的視野和野心 《幸福路上》的故事講述女主角小琪的成長經歷,6歲那年舉家搬到新北市幸福路,為了滿足父母期望,她力爭上游。但生活卻是最好的老師,慢慢小琪有了自己想法,祖輩認為吃飽睡夠就是幸福,但小琪對幸福的見解與父母再也不一樣。於是她毅然揀了自己要走的路:進大學但卻不揀醫科、畢業後找了一份不太搵錢的工作、到美國開展新一頁、在異鄉結婚……但可惜現實種種卻不似預期,她也逐漸走到人生樽頸。後來因外婆去世,她重返老家,回首前塵,尤其是童年種種,慢慢想起自己走過的路,午夜夢迴撫心自問:「長大了,我有成為當初理想中的大人嗎?」 老實說,本來抱着看高畑勳《歲月的童話》那類動畫的心情和預期進場看《幸福路上》,緬懷一下種種成長印記。不料最後看到的,除了《歲月的童話》式的成長路上小情小趣之外,還有過去三四十年台灣大事如「921大地震」,經濟變遷諸如躋身世界工廠、股市讓人一夜暴富等。更難得的是它更沒有迴避並涵蓋了種種政治劇變,諸如蔣介石去世、在校內說台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