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以鬯遇上羅佩雲之後 文:黃勁輝

編按:著名香港作家劉以鬯辭世。評台轉載黃勁輝曾於《明報》星期日文學刊登的文章(2016年9月11日),細說拍攝紀錄片花絮,並發掘劉以鬯在新加坡遇上羅佩雲的動人故事。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着一塊積着灰塵的玻璃,看得見,抓不着…… (《對倒》)   認識劉以鬯老師,不經不覺已經超過二十年了,拍攝的時光亦有六年。當年,我還是個少不更事的大學生,斗膽投稿《香港文學》。還記得在陰晴不定的日子裏,電話那頭傳來劉老師親切的語氣,他的聲音很有力,說話很簡潔。 「你的故事構思很獨特,很有創意。我們會刊用,日後你有好的文章,可以投給我們。」說完就掛上電話。刊登出來,就是我第一篇踏入文學之門的小說了。那時,幾乎不敢置信,因為我當時不過一個寂寂無名的學生,《香港文學》一向刊登成名作家的作品,例如梁秉鈞、余光中等。文章不單能見用,更想不到的是,劉以鬯這位文壇一代宗師親自打電話來,果然是江湖傳聞中「認稿不認人」的大編輯。此後我都一直投稿給《香港文學》,劉老師幾乎每次都會打電話來,給予意見。他會告訴你哪部分寫得好,有時他會給予一些建議,讓我思考修訂的可能。大抵,我們都是從文字開始認識的。

詳情

專訪陳建騏、魏如萱:自由的靈魂 文:崔香蘭

住過香港的魏如萱說,香港是她的第二個家。因為曾住在那裏,學會了那裏的語言,對她來說,是一個很熟悉,但同時又很陌生的地方。   他的創作,總是令人驚艷,像是打開了另個世界 在那個世界裏,你可以聽到故事的細節: 有魚在守候、有屬於幸運兒的自由、有貓與兔子處在海洋裏 有悲傷變成聲音的顏色、花的迷宮、隕石的碰撞…… 所有你沒聽過的,就此展開…… 她的聲音,有如一朵危險的花,優雅又瀟灑的在狂風裏綻放 有時,又像隻充滿計謀的黑貓,來去自如、無法掌握 讓人不經意聽見,就不自覺愛上了 在反覆聆聽的過程,感受到她聲音裏的層次魅力 也感受到自己,一層一層被剝開 他是陳建騏,她是魏如萱。 當他的創作碰上了她的聲音,新的音樂紀元就此開啟。陳建騏被譽為台灣音樂界最廣的跨界創作者,除了流行音樂,更跨足了電視、電影、劇場、音樂劇、廣告配樂……從年輕的樂手時代開始,慢慢成長到現在的金曲獎最佳製作人、最佳編曲得主,他手中生出的創作、編曲、製作,蘊出了華語流行樂的全新篇幅;他更在近年開創了自己的音樂平台「好多音樂」,將喜歡的音樂人,透過這個平台,介紹給更多人認識 ;喜歡音樂,是他從以前到現在不變的初心,也是因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