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評程翔《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 文:江關生

研究六七暴動著作最豐的張家偉指出﹕「研究和採寫六七暴動的歷史,似乎是沒有盡頭的。」內地雖然有《檔案法》,卻沒有嚴格執行,隱藏了大量本應依法公開的六七檔案;官方的出版物也藏頭露尾,不盡不實。例如,1967年5月18日,總理周恩來出席首都各界革命群眾十萬人反英帝國主義鎮壓香港愛國同胞的集會,如此重要的政治活動,相當於工作日誌的《周恩來年譜》卻隻字不提。 資料所限,要對一場發生在半個世紀之前的動亂作全面精準的復盤,絕非易事。譬如,毛澤東對六七暴動除了下令不出兵收回香港,還作出過什麼指示,至今諱莫如深。 程翔新作《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下稱程書),推進了對六七暴動的探究。他對六七暴動的基本判斷,筆者原則上同意,但也有若干值得商榷之處。 1、香港癱瘓九龍大亂陳兵邊境打破邊界 「香港癱瘓、九龍大亂、陳兵邊境、打破邊界」是否中央批准的鬥爭方案,是程書存疑的一大懸案。 程翔引述曾在外交部西歐司港澳辦公室處理六七暴動的冉隆勃(筆名﹕余長更)寫道﹕周恩來指定外辦副主任劉寧一參加會議後隨即離去。劉寧一聽完(與會者)討論後,把提出的意見歸納為四句話,叫做﹕1.香港癱瘓;2.九龍大亂;3.陳兵邊境;

詳情

鄧小樺:糾結出希望

去聽My Little Airport(下稱MLA)的演唱會,首先大概是因為感情——這麼多年,MLA的歌名和句子都已成為部分小眾社群的共通語碼——有些轉折我們一起經過,有些話語我們一下就能明白背面的部分。比如MLA演唱會名字,愈來愈浪漫地走「代人表白」形態(今年是「聖誕留一晚陪我」),當然是個好的行銷點子,但也可能釀成許多表白被拒、痛苦單拖入場的悲劇——浪漫背後時常是悲劇,這我是懂得的;只是我入場前,還沒有想到,這悲劇原是關於香港的。 還是先從感情說起。感情不變,乃由周遭變化對照而知。本來MLA演唱會是我與朋友不約而同的聚首場合,今年我看聖誕正日那場,竟沒有遇到誰——出於種種原因,由聚首,以至不能聚首。演唱會起始於〈Japan實瓜〉的經典錯開與溝通落差,那些語誤曾創造出一種不被大眾理解的密語空隙;而與MLA同代的人,都逐漸走入生命另一階段,像〈驗孕的下晝〉中能正面積極想像人生進入另一階段、保持開放與祝福形態,是很難得,「不負如來不負卿」。事實上並不見得能如此毫髮無傷。 個人的情感失落、關係變化、狀態流離,乃與城巿的變化同步——這些年MLA寫了這麼多因為城巿發展、地價飆升而人們失去遊樂場

詳情

楊焯灃:誰的(第三)世界? 借《欠發達回憶》敬覆某君

「讀我詩者,村莊國度,大都林野,園地校塾,無處不在,書生莽漢,童叟男女,無不喜極而顫。」十一世紀克什米爾梵語詩人Bilhana 「如果你拿(非、亞、南美)這些地區和歐美比較,那你當然可以說他們欠發達(underdeveloped),說他們有一個重要的共通點,但只在就這個角度而言。(……)你找天試試對一個中國人說他和非洲班圖土人屬於完全同一個世界,相信我,你得到的反應會讓你詫異得畢生難忘。」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 不管多麼令人尷尬,我們還得承認我們很多人對「第三世界」的認識往往仍是來自慈善機構募捐廣告,那些黑皮膚、瘦骨嶙峋、瞪大雙眼無聲哭叫的無助兒童面孔,站在黃土地上,而前面就是籌款熱線號碼——第三世界不過是貧困的同義詞。飽讀社會人文科學經典的,比較能夠指出這些片面印象的害處:這種以慈善援助為名的宣傳廣告,重複着發達世界對非洲原始落後的想像,繼續讓西方人自視救世主,讓人忘記非洲許多地方發展滯後,是由殖民帝國歷史遺害、跨國資本和本國政治腐敗勾結,導致資源和利潤外流造成的(而且刻板印象背後的「非洲」其實也有很多不同的面貌)。再深入一點,甚至可以談世界體系論,講華勒斯坦(Im

詳情

朱漢強:一劑「廿四味」 篤爆廢膠回收出事

面對中國年底收緊進口24種回收品的政策(註),腦海中浮現出以下畫面:一碗勁度十足的廿四味。有環保園租客提起,她每個月都會北上代表公司跟客戶交流,最近一次上去,六成人不見了,不少人被補。原因是,廠房不符國家排污規定。 這劑涼茶,不只苦澀咁簡單。 中國回收禁制 掀廢紙風暴 不是說回收禁令年底才實施嗎?習大大4月主持的中央改革領導小組會議,決定中國不再做發展國家的垃圾桶。對這個決定,任誰都不敢怠慢,未等法令出台,上千計的環保督察走遍大江南北,凡有不符入口回收品執照的處理場,要不停產取締,要不自行休業整改,反正就是絕不手軟。 香港廢紙出口商近日風風火火鬧罷市,有業者在閉門會議上說,這源於內地有紙廠過不了環保的關,無法接貨,全球出口中國的廢紙貿易幾近停擺,香港自難倖免,以致裝卸區堆起兩層樓高的紙陣。內地缺貨,加上人仔貶值,內地廢紙價已大幅加至每公噸3100元人民幣。這層層疊疊的紙磚,運得上內地就變成鈔票,長期積壓便見財化水,最糟是淪為垃圾。 這碗廿四味,業者甘苦自知。 說實在,香港的廢紙質量不是最好,估計還經得起年底回收政策的考驗,無奈是遇上內地急驚風式的「掃場」,受到短暫牽連。 如果這場廢紙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