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完了,生活繼續——德國人輸波後 (文:黃國鉅)

德國在今屆世界盃居然分組賽就出局,完全在我意料之外;但德國人接受輸波的冷靜反應,卻又在我意料之內。 當年在德國讀書時,但凡有大型國際比賽,如歐洲盃和世界盃,德國人都會與其他國家一樣,熱烈為國家隊打氣,但一旦戰敗出局,卻是另一個畫面:街上沒有人叫囂,更遑論騷亂發泄,明天當然依舊上班上課,更有趣的是,宿舍的同學都不約而同地不再提昨天的事,只會談談大家的功課、談談生活,對足球絕口不提,更不會再爭論國家隊哪裏踢得不好,彷彿一切沒有發生,如石頭掉進了水裏,泛起一片漣漪,之後又恢復平靜,彷彿石頭沒有出現過。 這就是「理性」的德國人! 這屆世界盃也不例外,而剛好我又身在德國,有機會再看看這個有趣的國家,這些有趣的國民! 生活還是要繼續 在德國對韓國一仗前一天,街頭巷尾充滿足球熱,大家還穿著國家隊的衣服,家家戶戶掛上國旗,酒吧人頭湧湧。經過第二仗對瑞典最後五分鐘美妙入球,一洗第一場對墨西哥慘敗後的頹風,以為輕取韓國一球全無問題,大家興高采烈等待德國隊進入淘汰賽時,結果卻是有歷史以來最恥辱的慘敗。但事後德國人的反應平靜得讓人驚訝,不止街上沒有任何叫囂聲,賽後我在巴士上跟一位女士攀談起來,她淡淡地說:「踢

詳情

馬家輝:魔幻世界盃

在網絡年代觀賞世界盃真是一樁非常魔幻寫實的事情。iPad開啟,App連線,不僅看到當下現下的球隊熱賽,竟可即時見到無數的連結和點評,七嘴八舌,紛紛把當下現下的賽事跟昔日往績重提相比,於是,眼前所見已不止於眼前所見,而是時空穿越、時空糅合、時空混雜,彷彿有無數的仍在的或已逝的球員在腦海奔跑縱橫,簡直是一場足球嘉年華。自問只是球迷票友,平日不追英超不迷歐聯不看西甲,唯獨四年一度特別關注世界盃。或許正因「世界」兩個字吧。這兩個字似是對於「地球人」身分的號召,如同奧運,對你暗示,這是囊括天涯海角所有人類的比賽,以國家之名,且看今日場上,誰主浮沉。所以你雖知道只是假象(深陷戰火的國家能參賽嗎?赤貧困頓的國家有機會參加嗎?),卻仍抗拒不了被吸引被驅動被開啟,把時間和精神放在各式大小的屏幕面前,觀之賞之,喊之吶之,成為世界盃觀眾群裡的一員。好多年了,都是如此。由十來歲開始看,看到五十來歲了,四年一度,日子年齡累積得夠深,世界盃竟亦可被用作歲月時間的量度單位。那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屆呀?外公尚在人間,坐在收音機旁,邊聽廣播邊手舞足蹈,似有一股久違了的生命之火在胸中熊熊燃起。球賽終結,他對埋首趕做功課的我細想當年,原來他昔日仍是闊少爺時,曾是綠茵場上的豪氣健將,獨力出資支持球隊到外地作賽,好些本地足球名將到了今天見到他仍然喊聲大哥,儘管背後可能嘲笑他是個敗家子。又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屆呀?中學的女朋友陪我和其他死黨坐在電視機前觀賽,汽水瓶和薯片袋零散地扔個滿地,我和她卻緊緊相擁在沙發上似在亂世裡結伴逃生。其後當然分散不復見,大約四五年前,傳來她癌症住院的消息,前往探望,病牀上,病牀前,她眼望我眼,臉容再老再變,熟悉的眼前卻不可能認不得,中間的幾十年好像什麼都沒發生。再其後,她病逝,喪禮上,她閉目,我張眼,剎那間領悟原來中間的幾十年確實發生了許許多多事情,只不過自己不願回看而她已無機會回看。一屆又一屆的世界盃如是發生著也過去著,如流水。人在水裡,朝終場的方向被冲去,待到最後一秒,哨聲長響,才是真真正正的結束。[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20/s00205/text/1529432643400pentoy

詳情

足球說故事:唔好將冰島同香港比

當我哋望到國際排名喺6年前只係131位嘅冰島,到今日可以喺世界舞台發光發亮,力戰阿根廷都不敗離場,就算唔係冰島人,都會覺得呢隊冰島好拿癲。賽後好多人先知,原來冰島全國只有不足33萬人,人口仲少過區區一個深水埗;人哋當中有球員正職係導演、牙醫、甚至係工人,要同腦細請假嚟踢世界盃。 . 「點解人口同深水埗咁上下嘅國家,都可以踢出咁出色嘅足球?」 「點解人哋幾年前都仲係魚腩,而家就勁到打強隊都不敗?」 「點解冰島咁細個地方都做得到,但700萬人嘅香港唔得?」 . 講真係好難唔葡萄,但又有冇退一步諗過,人哋付出幾多努力,而我哋又有幾多? . 先講下冰島政府做過乜。 . 環境方面,冰島知道好難喺寸草不生嘅室外發展足球,18年前起咗第一座室內足球場,時至今日冰島國內已經有13座室內運動場、過百座小型「全天候運動場」以及擁有地熱暖氣系統嘅室外足球場。 . 人才方面,根據2016年統計,冰島有180位擁有有歐足聯A級教練牌、600位擁有B級教練執照,500人當中就有一位足球教練,比率高過英格蘭、法國等足球傳統強國。 . 有人材、有資源、政府亦相當配合,但最重要都係社會氛圍。當地人民相當重視體育,父母從

詳情

LeBron James:我都沒有信心能夠打入總決賽  整理:高天鷲@SlamTalk籃Team

編按:NBA (美國職業籃球賽)總決賽於香港時間六月一日早上舉行第一場比賽,賽事七場四勝制。比賽最少需打四場,此前,專門講評香港及美國籃球壇的網台節目籃Team說地,在討論區提到最近一則專訪,引起球迷討論東岸騎士主將LeBron James。我們邀請版主之一——高天鷲,引介這一則熱議的訪談對話,關於一位球壇「成功人士」如何毫不容易地度過這個球季…… 一份熟悉的味道,連續4年NBA總決賽都由Golden State Warriors與Cleveland Cavaliers上演終極大戰,但這將是小皇帝 LeBron James最困難的一年。除了第二輪與Toronto Raptos的系列賽以大比分4-0外,跟Indiana Pacers及Boston Celtics皆要浴血奮戰拼至彈盡糧絕到最後一刻才分出勝負。明星隊友Kevin Love於Game6因腦震盪後要進入保護程序缺席與Celtics的第七場生死戰,更逼使Tyronn Lue祭出隱藏已久的終極戰術「LeBron 48分鐘戰術」,才能於客場險勝綠衫軍晉級最後一輪比試。此前綠衫軍在隊史系列賽大比分領先2-0的時候從未輸過一輪季後賽,被無

詳情

張文光:費格遜時間

無論曼聯多麼令人失望,都不及費格遜腦中風讓球迷憂心。早前,阿仙奴領隊雲格退休,費格遜帶着笑臉,頒給雲格紀念盃,向老對手表達敬意。誰料一個多星期,便昏迷入院了,雖說手術順利,但對七十六歲的老人,絕對是一場生死搏鬥。費格遜一生永不言敗,但願這曼聯精神,讓他在病牀勇敢搏鬥。將軍一去,大樹飄零,這些年接任的曼聯領隊:莫耶斯、雲高爾和摩連奴,未能帶領曼聯走向高峰,球迷更加懷念費格遜了。人們仍記得費格遜的風采:教波的咆哮、失機的粗口、入球的狂喜、輸波的黑臉,全場狂咬香口膠。人們也聽過更衣室的故事,費格遜的怒罵像吹風機,讓球員心驚膽跳,史高斯即使退休,想起仍非常害怕;有一回,費格遜怒踢球靴,竟誤中碧咸,種下他離隊之心。這就是費格遜,對勝利充滿激情和渴望。曼聯的壓力太大了,六十歲那年,費格遜想過退休,但那一季的曼聯,表現太差了,在最後關頭,他毅然留隊,理由是:他不會以一個失敗者身分離開。他成功了,領導曼聯二十五年,冠軍多不勝數;最大的遺憾,是歐聯只能兩次奪冠,球場沒有長勝軍,誰能永遠如意呢?費格遜的曼聯歲月,培育不少世界球星:簡東拿、碧咸、傑斯、史高斯、C朗拿度,光芒四射,惹人懷念;但人們更加懷念,那傳奇的「費格遜時間」,讓球隊在最後幾分鐘反敗為勝。如今,費格遜仍在醫院,人們多麼希望,費格遜時間再顯奇蹟,助他渡過一劫,回到曼聯的看台,與球迷一起吶喊歡呼,享受美妙的足球時光。[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80509/s00193/text/1525803201380pentoy

詳情

蔡子強:別矣,雲加!

很多年前,阿仙奴作客完曼聯,費格遜暗示對方小家,不接受他的邀請到其辦公室喝一杯。好個雲加,立即「串嘴」回應:「請恕我還是比較喜歡紅酒,而不多曉得欣賞威士忌。」不錯,雲加在我心目中永遠像紅酒般醇美和優雅。 上周五,英超最後一位教父級名帥——阿仙奴領隊雲加——宣布季後離隊。 近年阿仙奴成了「沒落豪門」 與另外一位教父級名帥、曼聯領隊「費爵爺」費格遜於5年前在曼聯球迷依依不捨聲下榮休不同,今天雲加卻是在過去幾年阿仙奴球迷的不滿聲音下黯然離隊。 阿仙奴近年表現只可以用4隻字——「沒落豪門」——來形容。在1990年代中到新世紀初年,阿仙奴在雲加帶領下曾有過該球會史上最光輝燦爛的歲月,不單止三奪英超錦標,更在2003/04賽季以全季不敗成績奪冠,成了英超成立以來第一支也是至今唯一一支能夠不敗奪冠的球隊。在那10年,雲加與費格遜在英超可說是「一時瑜亮」。但在2003/04球季俄羅斯石油大亨阿巴莫域治與其巨額資金入主車路士,並旋即請來另一名帥摩連奴之後,一切都變了。英超從此進入一個新時代,形勢急轉直下,阿仙奴從此被其他強隊甩開,進入一個漫長低迷時期。 自從在2003/04球季拿到英超冠軍後,阿仙奴已1

詳情

石琪:歐聯愈打愈曲折

歐洲列強的國內足球聯賽到了尾聲,球迷更關注的是歐聯大戰。然後等待暑期,觀看俄羅斯世界盃。歐聯打到八強已經很曲折,特別離奇是首回合大勝的巴塞,到次回合竟然被羅馬爆冷淘汰!皇家馬德里也幾乎被祖雲達斯平反,全靠球證賜給十二碼才可晉級,並不公平。難怪有人認為有蠱惑,但我不大相信這幾場打假波,吹黑笛,其實勝負乃兵家常事。現在四強好在有齊歐洲西、德、英、意四大聯賽隊伍,總算平均分豬肉。衛冕的西班牙皇馬,將於四強準決賽對着德國班霸拜仁慕尼黑,等於兩大熱門決賽,應該鬥得精彩吧?英超利物浦對着意大利「黑馬」羅馬,或許勝望較高。我喜歡利物浦的「埃及文明」三位鋒將,尤其是埃及「法老王」沙拿,今季奇蹟揚威,亦為古國埃及增光。失威已久的利物浦,在德國教頭領導下步入佳境,若能打入歐聯決賽,進而奪標,那就真正重振名門聲威了。戰局當然無可預測,總之,近期利物浦惹人好感。曼城與曼聯都在歐聯喪師,令人失望,曼聯尤其反覆不穩,剛剛在英超打敗冠軍曼城,接着卻敗給榜尾降班的西布朗,摩連奴的招牌又有危機了。至於歐霸四強,馬賽對薩爾斯堡比較冷門,最矚目是阿仙奴鬥馬體會,此役對阿仙奴特別重要,該隊久沉後似有起色,能否回勇反彈呢?[石琪 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421/s00206/text/1524247212296pentoy

詳情

謝子祺:金錢之外說電競

這幾年,電子競技這一新興產業冒起甚快。香港一眾政界和商界人士齊趕潮流,大力推動,政府也在財政預算案中給予電競官方地位。很多世界級體育比賽,例如一級方程式和NBA ,都已經着力發展電子聯賽。一時之間,萬千寵愛,大家一起高呼:電競「錢」途無限!翻查網上關於電競的新聞,差不多全都和金錢有關,什麼經濟規模、選手收入等等。難得的是,看到中大黃錦輝教授的文章:〈「電競」運動發展 不宜過分標榜「錢」途〉,就有如一股清流。黃教授用體育角度分析電競,以桌球比較。作為桌球愛好者,我認同很多相對靜態的競技也有體育元素。我非常認同黃教授的看法,如果我們只着眼電競的金錢回報而忽略體育元素,不去鼓勵年輕人從中學習其他正面特質,對他們可說是福禍難料。畢竟電競和其他體育項目一樣,能成為職業選手發展事業的人佔非常少數,我們鼓勵小朋友多運動更多是作為一種鍛煉。而我更關注其負面副作用。無論如何包裝,電競的本質就是電玩遊戲。在未發展成為「錢」途無限的競技之前,很多國家和地方,包括香港,正為網絡成癮和電玩成癮這些新世紀的心理病和社會問題煩惱,怎麼發現電競選手可以賺大錢之後,那些問題就突然藥到病除無人提起了?詳情可參閱協恩中學出版部的專題報道:〈電競狂潮——我們真的準備好嗎?從台灣經驗說起〉。[謝子祺]PNS_WEB_TC/20180411/s00315/text/1523383569728pentoy

詳情

鄭美姿:低裝

今日是「街馬」跑步賽,動筆前翻閱網頁,確認清楚大會沿途的補給站,究竟提供什麼食物,會使得街馬中箭,原來是缽仔糕、魚蛋、燒賣、牛肉乾、朱古力、一口牛,一口鮑魚和珍珠奶茶,也有水、香蕉和能量飲品。題目「低裝」兩個字很虛偽,心嗰句就是cheap。但這不是用來送街馬,說的是衛生防護中心。我從沒留意過衛生署這個專頁,直至前晚才第一次點擊內進,立刻就按了一個嬲。事緣它發了一貼帖文,明嘲暗諷食牛肉粒、鮑魚、魚蛋跑步,會影響表現,叫人跑馬拉松就須認真跑。一個政府部門這樣撩是鬥非,cheap。街馬是改壞名,總是招來話柄。半年前它搞啤酒賽,不過是1.6公里的輕鬆跑,也遭衛生防護中心和很多衛道之士狙擊,指運動飲酒害人之類,賽事最終腰斬。當日我曾在網上寫過一篇文章,大意是這種因愛之名的整治,是對運動背後自律、自愛和自由價值觀的最大侮辱。這篇文最後賺了很不錯的稿費,因為被不少人圍插,間接推高了瀏覽量,分到點獎金。沒有跑者是不認真的,莫論成績如何,自律、自愛和自由是運動所經歷的痛苦下,鑽出來一種有汗有痛的沉澱。成人跑手中途食粒魚蛋你都擔心,那請政府先把巿面香煙回收再丟落大海。我咁樣問死硬,但見這裏人少少只管拚死:批評者有幾多個真正跑過一場半馬賽?[鄭美姿]PNS_WEB_TC/20180225/s00314/text/151949568371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