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虎毒不吃兒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黑心疫苗事件,是十年前毒奶粉醜聞幾乎百分百的翻版。先是農村出現大頭娃娃,驗出禍源是向農民銷售的廉價奶粉,雖有民間迴響,但未引起官方的足夠重視,未有及時查究。然後,爆出奶業巨企三鹿在牛奶加添有毒的三聚氰胺,導致以十萬計嬰兒患上腎結石和其他病症,星火燎原,當局才出面處理。中國面對重大事故有標準的三部曲:高調拘控企業負責人、公布處分主事官員、強力鎮壓為受害者討回公道的維權人士。疫苗出事也非今日始。數年前山西爆出黑心疫苗,以百計兒童注射後,連番出現不尋常症狀,更嚴重至永久傷殘,有些更不幸死亡。當局面對嚴重事故,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揭發黑心疫苗的媒體,老總被調職,記者被炒魷,下令事件不准再報道跟進。黑心疫苗並非突然爆發,山西疫苗敲響了警鐘,當局聽而不聞,以為把提出問題的人處理掉就萬事大吉。更恐怖的是,因毒奶粉被處分的官員,轉個頭,竟連升多級,負責監督藥物疫苗的安全。中央領導口出重話,什麼「超越人類道德底線」,什麼「觸目驚心」「一查到底」。這些聽得令人發笑的官話何其熟悉,幾乎每次出事都照本宣科,但一次比一次軟弱無力。虎毒不吃兒,為何這個民族,一次又一次地毒害自己的下一代?而一個敢於跟世界第一強權比併的堂堂大國,竟然乾淨的奶粉、有效無毒的疫苗都造不出來?而應該負責的主事官員,竟然可以步步高陞,繼續緊握權力?今天中國人的道德是否特別敗壞?可能是。但更肯定的是,連提出問題的記者、為民請命的律師都被拉被鎖,一隻完全不受監督制衡的權力怪獸,只會一次比一次肆無忌憚,不斷地撕咬和吞噬整個民族的軀體和靈魂。[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28/s00193/text/1532715508298pentoy

詳情

鄭志文:危險的生牛肉他他

生牛肉可以做不同菜式,例如西式的牛肉他他、韓式生牛肉、日式牛肉刺身,以至rare或blue的牛扒。不過,其實生牛肉有一定傳染病風險,而切碎的比整塊的生牛肉危險。首先是寄生蟲問題。牛肉可能有牛肉絛蟲(Taenia saginata),未經煮熟,進食就可能受感染。這情况跟牛肉切碎與否無關。另一問題是細菌。牛肉容易沾染牛隻腸道常存的細菌,特別是大腸桿菌(E. coli)。而其中最受關注的是O157型號,這種大腸桿菌特別厲害,除引致一般腸胃炎,在抵抗力低群組,例如小童和長期病患者,可引致溶血症,破壞腎功能,甚至致命。這種情况,預先切碎的牛肉就危險得多。因為細菌可能混和在碎肉中,在運送和存放過程大量滋生。而碎肉難以清洗,唯有靠完全煮熟殺菌。所以預製漢堡扒要全熟才安全,生吃預製碎肉,十分危險。假如是進食前才將整塊肉清洗切碎調製,會相對安全。至於牛肉他他,還會加入生雞蛋,那就要注意禽流感病毒和沙門氏菌。[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717/s00216/text/1531766021537pentoy

詳情

區家麟:香乜嘢煙

「香」煙?為何是「香煙」?不叫「臭煙」?最近社會討論電子煙規管立法,每見新聞或評論有人用「香煙」二字,我都會慨嘆,煙草商長年累月潛移默化的洗腦宣傳真厲害,把臭說成香,把毒物變成時尚。眾多號稱自己中立持平客觀的傳媒,都不經不覺中伏,把煙草產品形容是「香煙」等同把酒精飲品形容為「美酒」,你聽過「海關緝獲走私美酒」的新聞寫法嗎?為何「香煙」二字卻戒不掉?請不要告訴我「香」字意思是煙仔含「香料」,不是「香氣」意思。利用歧義暗渡陳倉,正是賺得盆滿缽滿煙草商的公關計謀。翻查電子報刊文庫粗略數算,電子煙爭議的這個月內,講述煙草事宜的新聞及評論,約六成至七成均用到「香煙」字眼,有189篇,用法包括「走私香煙」、「傳統香煙」、「香煙包裝」、「叼着香煙」等,連政府新聞稿也避不開,相信其中一個原則乃「香煙」是禁煙法例的字眼,用於法律語境中,「香煙」才叫準確。也再反證「香煙」二字之深入民心,連草擬法例的眾多專業人員都中伏;改用煙支、煙仔、煙草等字眼,可能有點「翹口」,但改變可以由傳媒開始,大家慢慢就習慣了。近年禁煙範圍不斷擴大,保障了市民的身體健康;現在是時候,傳媒不要在語言符號上被煙草商佔便宜,保護大家的心靈健康。[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16/s00311/text/1531678938927pentoy

詳情

陳文敏:世有伯樂

前一陣子在大學咖啡店遇到黎青龍教授,隨後在報章得悉港大不和他續約一事。我和黎青龍教授不算稔熟,但他是一位我非常尊重的同事,也是肝臟方面享譽國際的權威。黎教授在港大服務了四十多年,桃李滿門,香港沒有多少醫生不曾是他的學生。多年來不少私家醫院不斷以高薪厚祿向黎教授招手,他都不為所動。雖然他已年屆七十,但仍然活力充沛,希望留在大學繼續教學和診症。以黎教授這種享譽國際的人才,若他願意留下,相信全世界不少大學都會認為是求之不得,但港大卻堅持要他轉為兼職僱員。對黎教授而言,他並不介意兼職合約下少得可憐的月薪,但在兼職合約下他不能再保持教授這職銜,而一句「大學要考慮續約是否符合大學的最佳利益,以及會否阻礙其他人士的晉升」更是如斯侮辱和冷漠!大學最重要的資產便是人才,好的人才方能提升大學的聲譽、研究和教學。這些人才願意留在大學任教,很多時都是基於一份理想和熱誠,他們着重的不是金錢的回報,而是大學對他們的尊重。過往港大有幸能吸引到一批頂尖的學者,可惜,近年港大似乎不再重視人才和經驗,以致流失不少資深的人才。這並非出於政治考慮,而只是僵化的官僚人事政策的結果。如果以處理黎教授的心態來處理人才,人心不思去才奇怪。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但若機構不懂珍惜,伯樂和千里馬最終還是留不住的。[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7/s00202/text/1530038063169pentoy

詳情

馬家輝:原來只是失調

世界盃熱潮下,政府加強宣傳賭波之害,看了電視宣傳片我才後知後覺,原來酗賭已經不再叫做酗賭或病態賭博,而叫做「賭博失調」;酗賭似乎已經變成負面標籤,有失體面,甚至事涉歧視,容易被說成不夠體貼。酗賭也者,爛賭是也。如果酗賭是負面,爛賭必亦是。於是,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的母親道歉。「喂,阿媽嗎?唔好意思,誤會了你這麼久,咁多年來大家一直叫你做『爛賭二』,有辱你的名聲,罪該萬死!」我誠懇地說。母親在電話筒那邊一頭霧水,問道:「我唔係爛賭?冇理由喎。唔係爛賭,咁我係乜嘢?」「你只係賭博失調,據說是一種心理毛病,大家應該幫助你、扶持你、體諒你,而唔應該嘲笑你、看低你、怕咗你!」我再度誠懇地說。母親顯然聽不明白,畢竟被喚了幾十年「爛賭二」,如今竟然不再是爛賭,聽起來肯定不太習慣。所以她說:「爛賭就爛賭吧,點叫都係一句,我承認自己爛賭,有乜問題?賭錢咋嘛,又唔係偷,又唔係搶,有乜咁唔見得光?失乜鬼調?我只聽過『月經失調』,唔知道乜鬼係賭博失調。黐線!」我馬上糾正這個「自甘墮落」的母親,道:「唔係黐線,係思覺失調!話人黐線,有歧視的成分!阿媽,活到老、學到老,你要與時俱進才行!」我母親說:「失調失調,乜都失調,真唔明白你搞邊科。你老竇酗酒,是否以後要叫佢做『飲酒失調』而唔係『醉酒佬』?你舅父成日講粗口,是否要叫他做『語言失調』而唔係『爛口佬』?你表弟成日同人打架,是否要叫他做『肢體失調』而唔係『牛精佬』?呢個世界,路係自己揀的,哪來這麼多失調?」我想了一下,覺得母親不無道理,然而轉念又想,把「失調」二字掛在嘴邊似乎較有水平,檔次較高,也較科學,因為這是心理學家用的修辭,據說能夠把很多負面習慣和行為「去污名化」,有助加強當事人的自信心,鼓勵他們放棄舊習,重拾積極光明的正面人生。所以,我堅持糾正母親的落伍思想,提醒她道:「總之幾十歲人就唔好再賭咁多啦,失調始終不是好事,有需要幫忙就搵心理醫生傾傾。」我母親在咔一聲掛掉電話前只再說了一句話:「失調你個死人頭。係咁先,唔好阻住老娘出門開枱!」[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26/s00205/text/1529950567873pentoy

詳情

陳惜姿:青少年精神健康

正在看陳國齡醫生的新書《揭開神秘的面紗——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個案實錄》,陳醫生是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此書介紹不同精神病的病徵,特別是詳述青少年患病時的狀况,對了解這課題頗有幫助。精神病人經常被標籤,其實精神病是統稱,個別病名大家一點不陌生,如過度活躍、抑鬱、自閉、焦慮、進食失調症等。陳醫生寫的,是醫院裏病人的真實故事。名字是化名,發病、求醫、斷症、診治過程卻是真的。種種精神病裏,以抑鬱症最叫我擔心。研究顯示,九成自殺案例與精神病有關,其中大部分是抑鬱症。但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向教育局提交的報告顯示,2013至2015三個學年的自殺個案中,只有兩成人曾接受精神科服務。若能及早識別抑鬱症患者,可能會救回更多性命。有時候初中生不肯上學,家長無法接受,一味怪責子女,誰知學生可能已患上抑鬱,情緒低落得無法上學,連早上起牀刷牙洗臉都力不從心。若家長對抑鬱症有粗略認識,便能及時帶子女求醫,對症下藥。經過兩年前接連有學生自殺,大家對青少年精神健康都不敢再掉以輕心。陳醫生建議,將精神健康教育納入中小學正規課程中,由認識情緒開始,繼而教導學生各種精神病的病徵及治療方法,鼓勵學生有需要時勇於求助。[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25/s00196/text/1529864831238pentoy

詳情

簡冬娜:濕疹,時代之疾?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出疹,癢得要命,徹夜難眠,皮膚一塊塊的腫起來,看醫生,打針後就立刻好起來。慶幸算不上敏感,海鮮花生什麼毒辣容易過敏之物都會放進口,中招次數屈指可數,最可怕的一次,也不過吃了沙律後上半身脹紅,眼睛充血彷彿魔鬼附體,可一個小時後恢復正常,也沒深究到底沙律裏什麼配料致敏。皮膚敏感,從來很神秘,自己幸運而已,身邊人卻不然,記得中學時代,早會坐在旁邊的嬌小同學,每逢秋冬雙手龜裂,有時還會滲出血水,這是何等折騰,尤其對於女孩子。不曉得這是否後來說的濕疹,那久遠年代,沒聽過這名詞,現在朋友的孩子卻好像普遍都有。到底是食物、環境,還是什麼原因造成?濕疹不會要你立刻死,但嚴重者,生不如死。好友的兩個女兒自小就有,她也是皮膚多問題的人,一度怪責自己遺傳給孩子,長女尤其嚴重。聽過她說做敏感測試,花了幾千元,最終什麼也不能吃似的,小孩子戒乳製品最難,誰不喜歡蛋糕冰淇淋?她的長女甚至試過痕癢,抓傷身體,老師以為她受虐,要召見家長。現在孩子長大了,濕疹依然隨身,可她到外國升學後,不曉得歐洲天氣空氣都比香港好,還是小女孩沒家人管,髒得要命,揚言不會天天洗澡,反而她告訴母親,在外一年,濕疹從沒復發過。香港,一宗倫常命案,據說與濕疹有關,見網上瘋傳治理方法。但如果病的,是一個地方,一個時代,又豈是一兩項偏方能解決得了?[簡冬娜]PNS_WEB_TC/20180623/s00191/text/1529692030754pentoy

詳情

王思啟:做醫生的「黃金時代」已經逝去了嗎?

不少人問過筆者做醫生是兒時夢想抑或是受父輩影響?我不記得自己小時候有沒有寫過「我的志願」之類的功課,不過有一位長輩多年前的話我卻記憶猶新。 睇唔開 報醫科 「乜話?你報咗醫科?點解咁睇唔開呀?」 多年前有一天與父輩飯叙,偶爾問起我報考大學的情况,我爸爸的同學知道我的選擇後潑了我一頭冷水。 「做醫生嘅黃金時代已經過咗去啦。」他呷了一口「瑪歌」紅酒,然後一本正經地告誡我。 他是八十年代初畢業的醫生,當時只有香港大學一家醫學院。聽他教我「做人嘅道理」,意思大概是以前醫生高高在上,所有人都聽他的話,可是短短三十年後的今天,如果治療結果未如理想,甚至只是等得耐,醫護人員都動輒得咎。在他眼中醫生已經失去昔日「光環」,變成「半夕陽行業」。 「家做醫生咁辛苦,你夠分點解唔去讀BBA Law或者環球商業學呢?」 「行行都辛苦㗎啦。」我尷尬一笑。 近日醫委會的判決引起軒然大波,醫患關係受到挑戰,有人甚至在報章撰文覺得「醫生惡晒」。我不知道我父輩剛畢業時是否「惡晒」,不過肯定「惡啲」。香港在去年趕過日本成為全世界最長壽地區,政府在醫療的開支卻在發達地區敬陪末席。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炊」,香港醫護卻煮出「滿

詳情

陳文敏:醫護之間

日前醫委會就病人遭紗布封喉致死的紀律聆訊,裁定涉事的醫生兩項專業失當罪成,被停牌六個月。事件引起前線醫生強烈不滿,有醫生組織認為,「護士做錯不應由醫生負責」,批評醫委會嚴重損害專業互信和合作。醫生的責任大致可以分兩方面:第一是專業疏忽的責任,這是指在當時的情况下,該醫生的診斷是否達到一位合理的專業醫生的標準。醫委會認為,被告醫生巡房八次,造口長時間被紗布蓋着,物理治療師的報告亦有記載,但該醫生仍未能從紀錄中發現護士出錯,屬不能原諒的錯誤。換言之,醫生的責任並非為護士的錯誤包底,而是一個合理的醫生在這種情况下應該能夠發現錯誤,這是醫生本身的專業水準。前線醫生強調醫生和護士是伙伴而非從屬關係,這涉及第二種的責任,即僱主須為僱員的疏忽負責。這方面的責任建基於僱主或上司對下屬的管理權力,即使僱員或下屬的工作高度專業, 例如僱主可能對電腦一竅不通,但他還是要為專業僱員因電腦疏忽引致的損失負責。這種責任,一般但不一定建基於正式的僱傭或從屬關係,要視乎在相關事件上,一方對另一方的工作範圍或模式可以有多大的主導或決定權。現代醫療涉及不同的專業,醫生一般不該為其他專業的失誤負責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似乎並非醫委會判決的基礎。至於前線醫生指出公立醫院醫生的工作極度繁重,資源和人手不足,則是政府應該正視的。[陳文敏]PNS_WEB_TC/20180523/s00202/text/1527012270318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