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港女藥丸Post

facebook心理,變化微妙。我和世侄女早已睇post唔發post。以前,fb friends,都真係friend friend哋,今天fb好似個「公海」,乜人都有,你今日出咗兩粒暗瘡,唔會喺銅鑼灣Sogo十字路口,大大聲嗌「好痛啊!」但世侄女話我知,有一種「港女藥丸post」,當事人久唔久post張相,show幾包醫生開嘅藥丸袋,或一樽咳水,話:「又病喇,好辛苦!」然後下面一群朋友留言:「加油啊!」「好可憐啊!」「錫錫!」看官,你懂的!病人就是要朋友同情鼓勵。我係男人,唔知女人心理。世侄女話,有些妙齡女人瘦身美圖,經營女神形象,亦愛收兵,明知唔會同班觀音兵拍拖,但暗示有可能發展,久不久「派軍糧」,即係合照一下、飲杯咖啡、post張卡娃兒照片,激勵一下軍心。藥丸post係一種十分專門嘅genre,要病得慘情,給人有種頭暈身㷫的酥軟感,例如「低燒幾日都唔退,今日仲要present,點算呢……」聽世侄女說,見過一個「搬屋藥丸post」,效果立竿見影,女神搬屋先嚟病,下面留言群情洶湧,麻甩兵團,人人搬屋。我發覺,藥丸並非港女獨享,男人也有呢鋪癮,有些「軟男」,也愛在facebook訴苦,話自己做得好辛苦,飯都唔得閒食,或給賤人陷害……下面留言,也是「加油啊!」「撐!」求仁得仁,眾親友打氣,當事人迎難而上,發憤做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9/s00192/text/1526667456486pentoy

詳情

馬家輝:醫生真係大晒

「紗布事件」引發醫生聯署,亦替升斗市民如我長了知識——原來醫生與護士之間沒有從屬關係,在工作制度上,護士不受醫生監督,所以,醫生亦無理由為護士的失德負責。確是天大的誤解。這麼多年來,在公立醫院見到醫生看病或巡房,總有護士跟在身邊,醫生囑咐護士咁做咁做、點搞點搞,姑娘們頻頻點頭,從不駁嘴,永不say no,絕對不會阿芝阿佐。臨牀照料病人,遭遇任何質疑,護士亦總是左一句「等我問吓醫生先啦」或「醫生話乜乜物物」,一切以醫生之令為令,醫生是將軍,護士是小兵,醫生揮手說要攻左,她們絕對不敢打右。如果這樣的工作關係都不算從屬,確實離奇到無與倫比。有權下令工作,卻毋須監督工作之妥善完成,也就毋須承擔失德責任,豈不等於有權無責?豈不簡直是「神」?香港的「醫病關係」向來嚴重不對等,醫生高高在上,掌握所有醫療資訊,往往三言兩語,只花兩三分鐘便把病人打發離開診療室,病人或家屬想多問幾句病情都似要搖尾乞憐。以「忙」之名,讓病人處於非常劣勢。私家醫生當然比較好,問題是閣下要用錢去換笑臉,醫生的時間並不廉價。萬料不到,經「紗布事件」揭示在社會大眾眼前的是,原來連「醫護關係」亦極不對等,醫生有權指手揮腳令護士必須唯命是從,一旦出了事,醫生卻可說「我唔係佢上司,所以佢做錯事都唔關我事」來推掉責任,並且可以極速發動幾千人聯署,係威係勢,對醫委會帶來了無比壓力。顯然只是四個字:醫生大晒。出了事往往唔關佢事,即使幾經轉折而證明了確關佢事,亦經常只是緩刑或極短期停牌。人命和醫生的權責非常「不等價」。醫生萬歲,下世輪迴,我也要當醫生。[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516/s00205/text/1526408619152pentoy

詳情

鄭志文:機艙內疾病傳播

長假期,不少人外遊。幸好流感高峰漸過,但大家還是要提高警覺。很多人擔心,坐飛機困在狹小機艙,和鄰座又非常近,還要一同進食,會否容易被傳染疾病,特別是飛沫和空氣傳播類疾病,例如流感,甚至當年的沙士?不少專家曾說飛機內空氣更新頻密,可能比坐辦公室更安全。但這是只考慮空氣,並未顧及近距離傳播和物件傳播。最近,美國有一項研究,觀察並測試中距離飛行(211分鐘至313分鐘)的傳播模式。結果顯示,與患病者坐在同一行和前後一行的乘客是高危,比在沒有患病者同機的情况高80%機會被傳染。但其他乘客的影響非常輕微,只是提高了3%的被傳染機率。這項研究頗仔細,它考慮了每個乘客的在座時間、離座時間、上廁所次數、飛行期間行為等。研究另一發現是帶病的空中服務員亦要關注。研究設定一個不十分病的服務員(因為大病的應該不能上班),基於他的走動和工作性質,會傳染4.6名乘客。所以,要注意附近生病的乘客;而生病的空中服務員就不要上班。[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403/s00216/text/1522692992463pentoy

詳情

王思啟:好死?不得好死

編按:每年,「急症室爆滿」總會佔據各新聞報道大小篇幅;今年才踏入第三個月,在流感肆虐的背景下,急症室新聞比以往報道的,更顯頻密。是日王醫生ER手記,有張伯伯的故事…… 香港自去年起取代日本成為全世界最長壽地區(男性平均壽命為81歲,女性87歲),相信現在的年輕一代更有可能「長命百歲」,在高興之餘不知大家有否想過自己「收尾嗰幾年」會點過? 這個問題可說是引致近年公營醫療系統瀕臨崩潰的癥結所在,而流感高峰期只可以算是導火線。 長期病患者,當中大部分是老人,是醫院的常客。急症室每天迎來送往不少這類病人,他們有的老毛病發作、有的慢性病情惡化、有的因為抵抗力低而重複受到感染。近來乙型流感肆虐,不少老人因而喪命而成為衛生防護中心定期公布的數字。人年紀愈大,自理能力愈低,病痛愈多,需要的照料就愈多。不少人最後的歲月其實都是在往返醫院和護老院中度過。 大家都聽過流感可致命 以流感為例,雖然每一次高峰期都有數以百計的嚴重甚至死亡個案,不過立法會醫學界陳沛然議員早前卻指出香港的流感疫苗接種率不足一成。 大家掉以輕心是可以理解,因為大部分嚴重流感都是發生在長期病患和老人身上。 根據衛生防護中心截至2月22日

詳情

疫苗VE的意義:公民科教師的逆襲 文:LAO KA WANG

這篇文章,無論是支持接種流感疫苗的人,還是反對接種流感疫苗的人,都值得一讀。 要科學地討論疫苗成效,至少需要明白疫苗保護效力 VE 的意義,否則在專業知識被壟斷的情況下,公眾將繼續被專業人士輕蔑,卻無法查證專業人士所說的話到底是否可信。 這篇文章不像之前那兩篇,這是寫給所有人看的。看不懂數學的人可以直接跳到【結論】和【後記】,嫌文章太長的話那就沒辦法了。 ——————————————————————————————————– 先導知識 關於疫苗研究,常用的指標是VE值,是一個範圍由 -∞ 到 1 的數字,按道理應該是用小數來表達(例如 0.4709),不過醫學界通常會將之改

詳情

鄭美姿:低裝

今日是「街馬」跑步賽,動筆前翻閱網頁,確認清楚大會沿途的補給站,究竟提供什麼食物,會使得街馬中箭,原來是缽仔糕、魚蛋、燒賣、牛肉乾、朱古力、一口牛,一口鮑魚和珍珠奶茶,也有水、香蕉和能量飲品。題目「低裝」兩個字很虛偽,心嗰句就是cheap。但這不是用來送街馬,說的是衛生防護中心。我從沒留意過衛生署這個專頁,直至前晚才第一次點擊內進,立刻就按了一個嬲。事緣它發了一貼帖文,明嘲暗諷食牛肉粒、鮑魚、魚蛋跑步,會影響表現,叫人跑馬拉松就須認真跑。一個政府部門這樣撩是鬥非,cheap。街馬是改壞名,總是招來話柄。半年前它搞啤酒賽,不過是1.6公里的輕鬆跑,也遭衛生防護中心和很多衛道之士狙擊,指運動飲酒害人之類,賽事最終腰斬。當日我曾在網上寫過一篇文章,大意是這種因愛之名的整治,是對運動背後自律、自愛和自由價值觀的最大侮辱。這篇文最後賺了很不錯的稿費,因為被不少人圍插,間接推高了瀏覽量,分到點獎金。沒有跑者是不認真的,莫論成績如何,自律、自愛和自由是運動所經歷的痛苦下,鑽出來一種有汗有痛的沉澱。成人跑手中途食粒魚蛋你都擔心,那請政府先把巿面香煙回收再丟落大海。我咁樣問死硬,但見這裏人少少只管拚死:批評者有幾多個真正跑過一場半馬賽?[鄭美姿]PNS_WEB_TC/20180225/s00314/text/1519495683715pentoy

詳情

馬拉松又關你事?衞生防護中心的公關災難 文:不惑

馬拉松活動前夕,衞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在臉書專頁發帖,提醒市民跑步保健宜忌,誰料一帖激起千重浪,跑友網民齊派嬲,CAP圖抨擊。有留意世界各地馬拉松的網民,都看過日本各地跑場有不同食物派發,跑手不一定要取要吃,只是許多品牌放在路旁贊助宣傳推廣以示支持運動,作為路邊風景,甚至有國家展示紅酒,難道跑手以為真可跑著喝嗎? 衞生防護中心真的關懷市民嗎?如果真的那麼關懷市民,怎麼好端端的乙型針會派到非本地居民手上?為什麼香港本地市民無針可打?那種嘗試運用公共關係與一項運動項目的參與者擦邊球,無疑是挑釁:如果跑友真的要受教育,為什麼不早早就辦一場講座,給跑友知道所謂的健康須知? 離地與偽善,一一都在衞生署公告可見一二。在大型廣告牌上,呼籲市民去打針,結果因為疫苗資助計劃採先到先得制,而不是以高危程度(長者、長期病患及小童)分優次,花費的人力物力,根本不是用於防疫。那些疫苗廣告牌還會說明,要注意個人衛生,保持環境清潔,難道寫幾個字,市民就明白嗎?到有悲劇發生時,公佈一堆數字,連有打針的都會病逝,然後在最後一段戴頭盔,說打針並不保證不會感染,反而叫市民平日注意什麼什麼;無打針而病亡的,就趁機呼籲打針,打針與

詳情

知識份子在流感疫苗爭議中 需要檢討什麼 文:居里

編按:近幾月乙型流感肆虐,據報預計三月將有甲型流感,衛生署防疫措施宣傳,暫未見積極。財政預算案引起一浪一浪爭議,醫療開支除了臨時增撥五億外,預算到底有沒有公帑可撥備,尚未可知。評台轉載一文,在醫療制度急需檢討與相關財政預算仍未落實前,先看看家長對近年流感疫苗爭議的討論,當中提到疫苗資助計劃的失效,值得政府和市民關注。 曾有人證實疫苗66%有效。你以為家長看到的是66%,其實他們看到的是34%無效。曾有人證實疫苗副作用風險僅為百萬份之一,你以為家長看到的是百萬份之一,其實他們看到的是:一。如果不知道家長看到什麼,這文章不必讀下去;如果知道家長擔心什麼,認為假資訊舊新聞錯信息害死人的一群知識份子,或已找到更好的溝通方法,游說家長為孩子打針?然後,就出現了「謝安琪錄音」與「黎明臉書帖文」事件。儘管一眾知識份子與醫生都反駁二人,不惜動用「醫學歸醫學,娛樂歸娛樂」的階級觀念猛烈抨擊娛樂界發表言論的人,卻仍未改變現實:疫苗竟然缺貨!兩批網民,一群專業人士,澄清疫苗生產過程與部份成份,紙上談兵;沒有疫苗,人人空談,市民只好自求多福。 今年一月,袁國勇醫生接受主流媒體訪問時,主持人提到醫護界流感疫苗接

詳情

韋玉珍醫生:流感高峰期,疫苗注射惹爭議

近期一段被廣傳的錄音,一把具影響力和說服力的女藝人兼媽媽的聲音,認為流感疫苗,有效率只得一成,又懷疑疫苗含有水銀、鋁等不良成分,更憂慮疫苗的培植過程。作為三個兒子的媽媽,我很明白媽媽的心理,亦理解因流感高峰期感染情况嚴重,而引起的各種資訊氾濫。打不打疫苗當然是個人選擇,但我作為經常進出醫院手術室的麻醉科醫生,想給大家一些客觀的資訊考慮。首先現在本港採購的流感疫苗,都是四價疫苗,可以同時間防禦四種流感病毒,包括今年高峰期肆虐的乙型流感;第二,接種後不會感染流感病毒;第三,疫苗並不含水銀化學物和鋁。流感是經由呼吸道感染的,假如你住得遠離人煙,環境空氣良好,你受感染的機率是很低的,那麼你的確可以選擇不去注射疫苗;但大多數香港市民都生活在人煙稠密的大都會,而且經常在地鐵、巴士等交通工具上和眾多乘客一起來來往往,那麼你每天接觸到流感病毒的機會是極高的。基於這點考慮,我認為注射總比不注射好。■「自由談」歡迎投稿(約500字)投稿方法﹕電郵mpcolumn@mingpao.com或傳真2898 2539請附中英文全名、英文地址、電話、身分證號碼[韋玉珍醫生]PNS_WEB_TC/20180223/s00200/text/1519323289970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