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鮮浪潮

鮮浪潮電影節原來已經辦到第十二年。還記得小友在第一屆得了獎,那時他正學牙醫,但非常喜歡電影,參加比賽兼贏了自然高興,他當了牙醫後偶然會拍點東西,後來因為再讀一個醫科學位,忙得不可開交,沒時間兼顧興趣,鮮浪潮成了他成長階段的一個小浪花。這些年,斷斷續續看過不同屆別的作品。導演多數仍在學或剛畢業不久,不論題材和手法,多少透着學生的情懷和痕迹,例如談夢想,寫壓抑。青春,也不無青澀。幾年沒關注,今年看了兩齣,猛然發現年輕人世故了。《艷陽天》導演葉嘉麟,二十出頭,卻選取了一個單身母親的視角,家庭破碎,兒子隨父在加拿大生活,假期短暫回港,兩母子淡然相處,表面看不出隔閡,不論聚散,看來都理所當然,只因生活總還得繼續。片長半小時,其間並無大事可說,但看完回想細節,前事如洶湧波濤,目下看來波平如鏡,艷陽天卻灑起了雨。葉嘉麟摘下最佳編劇,實至名歸。另一齣《白沙堆》,楊兩全得了最佳導演獎,情節比《艷陽天》豐富,五個角色,除了囉嗦的母親比較平板,其餘四人各有觀眾猜得到又猜不透的故事——其美的伴侶身分、來勝的心路轉折、叔叔的家庭狀况、父親的經歷,線索散了出去,由得觀眾聯想,加上精警對白,成熟的不是技法,是洞悉世情的慧眼。[陶囍]PNS_WEB_TC/20180424/s00211/text/1524506604167pentoy

詳情

蔡子強:當你總把隊友看成豬 他們也只能早晚變豬

近日罕有地為了一套動畫走進戲院,片名叫《超級無敵世界波》(Early Man)。 山谷本土部落家園遭入侵 故事講述石器時代,一個山谷部落原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享受安穩而平靜的生活。不料一天卻大禍臨頭,貪婪的外族「青銅族」,覬覦谷中的豐富天然資源(銅礦),於是大舉入侵,並驅逐原先這個本土部落,霸佔他們的土地和家園。男主角「德仔」機緣巧合闖入了青銅族的神聖足球場,更誤打誤撞找到一個機會向對方下戰書,獲以足球為傲的青銅族承諾,如果輸波便讓他們討回土地重建家園。於是德仔回到部落後,便嘗試團結一眾「豬一般的隊友」,夢想要與「神一般的對手」皇家青銅隊一決高下,打贏對手重奪家園。 老實說,除了宮崎駿的作品之外,動畫電影向來不是我的「那杯茶」。今次入場,起初是因為看到電影簡介,說故事講述外族大舉入侵,本土部落家園淪陷,後來他們選擇在球場上抗敵,希望打敗對方,吐氣揚眉還我家園。這讓我聯想起西班牙兩支「冤家球隊」巴塞隆那及皇家馬德里的故事,而片中代表強權一方的球隊甚至叫「皇家青銅隊」(英文真的叫「Real Bronze」,與皇馬「Real Madrid」相近)。 球場上恩仇了斷 讀者或許知道,巴塞是西班

詳情

賴勇衡:為何幻想是必需品

早前香港迪士尼樂園扮演卡通角色的演員在演出時昏倒,在遊客面前始終沒有脫下頭套。有人認同卡通角色扮演者不應在兒童賓客面前露出真身的政策,因為「童心破壞咗,邊個可以補得返?」可見甜美夢幻的基礎,其實是殘酷的現實。《歡迎光臨夢幻樂園》的故事發生在美國佛羅里達州「迪士尼世界」旁邊的廉價賓館「魔幻城堡」,裡面住滿買不起迪士尼門票的人。電影原名The Florida Project是「迪士尼世界」在草創時期的計劃標題,如此戲名夾雜著反諷與渴求。我們的生活,不是理想破滅,然後面對現實;而是現實朽壞,因而投身幻想。 人們在假期放下工作,去旅遊玩樂,但旅遊和日復一日的工作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時光暫時懸擱,彷彿凝固起來,如量産的啫喱糖。《歡迎光臨夢幻樂園》的創作者Sean Baker用了這樣的敘述風格,一塊又一塊小女孩Moonee在暑假中打發時間、作弄別人、自得其樂的片段,看似結構鬆散,無關劇情前文後理,但那正是一個無所事事的小孩的生活狀態,無進展卻充滿趣味(被她作弄的大人或許不會同意)。米奇老鼠和叮噹一樣不會老,亦因他們存在於凝固了的時間。 這齣戲是迪士尼幻想世界的鏡像,鏡像就是既有相同亦有相反之特性。「

詳情

林勉一:深水埗黃金商場裡面開車撞人? 重溫《毀滅號地車》經典場景

《毀滅號地車》是劉德華1983年還是死𡃁仔時主演的電影。我被它吸引是因為網上有一段劉德華在深水埗黃金商場裡面開車撞人的影片,那時候黃金商場應該剛剛開始經營,片中有很多吉舖仍在招租。我曾經看過關於黃金和高登商場的故事,說當年黃金商場只是個不太旺場的普通商場,後來有商人把二樓改為高登商場,招來了一些電腦商店(看電視新聞片段,起初是賣Apple II的),於是便搞旺了,成了香港最旺的腦場。高登成功了,連帶樓下的黃金商場也多了很多電腦和電子產品舖頭。 《毀滅號地車》這個名字,令人聯想到黑白西片《慾望號街車》,不過故事完全不是那回事。《毀》的故事是講出身富裕單親家庭的劉德華和嚴秋華兩兄弟如何由反叛走向毀滅的過程,我對1980年代的社會認識不多,所以有些地方不太肯定是否合理,例如劉德華兩兄弟雖然單親,但父親是懲教署高級人員,家境豐裕,但兩兄弟讀的是設備簡陋的Band 5學校,平日兩兄弟無所事事,就是在球場和機舖撩是鬥非。沒有車牌的他們後來竟然偷車去非法賽車,香港那麼容易非法賽車場的嗎? 故事的女主角是剛成年的劉美君,她演的是一個因為被強姦而有個兒子的越南難民。她的角色似乎是要把劉德華走上不歸路合理

詳情

林燕妮:活潑開朗古天樂

知道古天樂取得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再看了他得獎的片段,覺得這個「活潑開朗的小朋友」,不負我望,摘下一個在工作上獲得認可的獎項。為什麼人人認為古天樂既酷又不愛說話,而我卻認為他活潑開朗呢。那是某年某日在某酒店內,古天樂跟我聊天時給我的感覺。雖然說自己寫過不少有關歌星影星的稿,但我從來不認為那是訪問,那是完全兩個人在一個舒適的地方笑笑聊聊,就像朋友一樣說說近况,談談未來的聚會。所以,當人人認為古天樂不喜歡說話時,反而在見面過程中,他說了許多話,就如小朋友一樣,說他最愛的卡通片,說他喜歡社會工作,喜歡簡單的生活。這些年來,古天樂成熟了許多,男性品味更濃。還記得他在「神鵰俠侶」中的楊過,已經認定他有觀眾緣,這是藝人必須有的本錢,靚不一定可以取得觀眾喜愛,但有觀眾緣的藝人必定走紅。「活潑開朗的古天樂」,用最簡單的方法去令自己寧靜,那是他自己練出來的「不說話」秘笈。相信今日的他,依然喜歡在他的卡通世界內,也相信在掌握劇本中人物性格更會得心應手。得獎感言中看到他說直至今天,仍是跟父母住在一起,而且媽媽更是他的「御用鬧鐘」,這位大男子,永遠是母親眼中的小朋友,需要呵護。知道他活潑開朗一面時,相信大家更會寵他多幾分,恭喜天樂小朋友。[林燕妮]PNS_WEB_TC/20180420/s00198/text/1524160261613pentoy

詳情

鄭明仁:崔銀姬案傳媒亂作一團

遭北韓特工從香港綁架往平壤的南韓影后崔銀姬,周一在南韓病逝,結束傳奇一生。崔銀姬一九七八年一月十一日被誘騙來香港,藉口洽談拍片。她下榻中區富麗華酒店,一月十四日離奇失蹤,事件曝光後香港傳媒老鼠拉龜,不知從何入手。筆者當年入行當記者只有幾個月時間,沒有資格參與採訪這宗國際大新聞,只能留意各報每天的報道。最初兩三個星期,各報各顯神通,大批南韓記者也雲集香港,大家起初都是倒瀉籮蟹,南韓領事館、香港警方毫無頭緒。當時的情景就只有南韓記者採訪香港記者,香港報紙翻炒南韓報道。有一天,香港某報頭版頭條報道稱崔銀姬(記者閒談都以崔銀雞稱之)已遭撕票埋屍大嶼山,近百記者馬上湧往大嶼山「尋屍」,警方也信以為真,結果當然是白走一趟。另外,有報紙派記者二十四小時陪伴南韓記者,希望第一時間取得南韓的消息。至二月十日,南韓領事館放出風聲說崔銀姬已遭「政治綁架」,三天後,崔銀姬前夫申相玉抵港會晤領事館人員後,證實崔已被綁架往北韓,但沒透露詳情,傳媒又各自爆料,有的說人質是經澳門入大陸再轉往平壤。事實上,北韓特工早已把崔銀姬誘騙到淺水灣,坐大飛上了公海的北韓貨輪載往平壤。崔抵北韓當天便獲金正日(金正恩父親)接見,原來金正日醉心電影,於是便把崔銀姬綁架到北韓替他拍戲。[鄭明仁]PNS_WEB_TC/20180420/s00319/text/1524160265529pentoy

詳情

《再見螢火蟲》是失敗之作? 文:鄺明呂

高畑勳去世後,網上談到《再見螢火蟲》的文章,多說這是齣反戰電影。數天後,有人轉貼高畑勳當年自述,直指這不是反戰電影;他是要批評兩個受害角色脫離社群,釀成悲劇。這是原作者野坂昭如的半自傳小說,動畫開場的描繪與小說幾乎一致,就是男主角清太倚着車站大柱前虛弱地等待死亡。作家記載自己當年離群的懊悔,作品裏的清太死了,作品外的清太則活到2015年才離世。高畑勳其實是批評年輕人在重大事件所做的錯誤決定。哪管小說中孩子的年紀尚小,在重大事故來臨時,也要做正確決定,不應離群。想到大江健三郎寫過自己童年為抗洗腦教育,獨自走進樹林自學植物,弄得大病一場,幾乎死掉。獲救後,他再不敢離群,一來不想母親再傷心,二來明白群體重要。人面對戰禍或肆虐政權,群體生活往往可保護生命、守護主張。這電影未令日本年輕國民明白導演本意,遑論連背景都把握不來的香港年輕人,只管沉溺電影那糖罐而感動流涕,在這意義看來,算是高畑勳失敗之作。■「自由談」歡迎投稿(約500字)投稿方法﹕電郵mpcolumn@mingpao.com或傳真2898 2539請附中英文全名、英文地址、電話、身分證號碼[鄺明呂]PNS_WEB_TC/20180420/s00200/text/1524160262674pentoy

詳情

馬傑偉:仲有冇香港電影?

成龍話,只有中國電影。金像獎當晚,黃秋生話,年年都有香港電影。秋生串成龍,大家都咁話。不過,事後秋生否認有批評成龍之意。古天樂的得獎感言情詞懇切,呼籲同業拍好港片。看他肉緊的表情,彷彿在說,港產片你唔好死呀!仲有冇港片?理智上好似好複雜;但其實情感上的愛惜與惋惜就更加複雜。老老實實,大家有眼見,今年觀眾看過幾多部入選電影?身邊的朋友都說,前幾年,看金像獎的觀眾,都會愛上兩三部入圍作品。今年看港片的人少,對電影本身情緒投入不大。但當晚嘉賓致詞,大家又有感慨、感動。藝人為港片打氣,觀眾好有同感,大家有heart有good will。之後的討論更激烈。黑仔、古仔、毛毛終於抱得小人歸。楚原金句,洗版幾天,迴響不絕。《明月幾時有》十分難得,描繪香港新界十分本土的歷史,主角係大陸演員,合作單位中港有份,劇本也避過審查。最後一幕,的士佬梁家輝垂垂老矣,黃昏華燈初上,他沒入熙熙鬧市,平靜又醇厚,飽滿有港情。仲有冇香港電影?當然有,年年都會有,只不過必須在邊沿摸索生存之道。就算香港大陸化,這裏仍然有特殊的土壤,會養出與大陸很不一樣的香港仔香港女。今天特有的悲情、本土青年的躁動、中港融合的火花,都會在政治高壓的時局中,尋找抒發的縫隙。[馬傑偉]PNS_WEB_TC/20180419/s00192/text/1524075228960pentoy

詳情

黃金花 文:MAY TAM

金像獎於前夜圓滿結束,除了許鞍華實至名歸,最最高興的是於《黃金花》飾演自閉兒子的舞台劇演員凌文龍勇獲最佳新演員,及飾演其母的毛舜筠初奪最佳女主角。電影圍繞屋邨師奶如何面對已成年的自閉症兒子與出軌的丈夫,題材不屬主流,據說幾經辛苦才斟得有心人投資。演員皆是實力派,呂良偉、毛舜筠、凌文龍三人演活了一個千瘡百孔的家庭。事實上,我城對這類型弱勢家庭的支援是否足夠實是「有目共睹」,片中自閉兒父親的原型余大俠曾於訪問表示,特殊院舍宿位要排十七年才有宿位,而其中一申請條件是照顧者年齡達五十五歲以上。加上在香港這彈丸之地,照顧一個中度弱智的自閉兒可說是「困獸鬥」,人口稠密更令照顧者深明人言可畏。電影想反映的是照顧者所承受的壓力,而生活的困境亦令女主角生出想要殲滅情敵的念頭。此片英文名譯作「Tomorrow is Another Day」,亦是電影裏飾演友人的劉美君用以勸導女主角看開的對白,「無嘢嘅,瞓醒咪可以從頭嚟過囉」。活到某個年紀的人都知道,其實,睡醒了,問題依然存在,艱難生活還是一樣要過。片中女主角堅持每天跟兒子一起跑步,看着她咬緊牙關奮力前進,讓人很是動容。生活縱是荊棘處處,但為着你愛的人,只能堅信自己能熬過去。明天會否更好,我們無從預見,但可以肯定的是,熬過了今天的你,一定比昨天的你堅壯自強。[MAY TAM]PNS_WEB_TC/20180417/s00203/text/1523902477168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