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仔去屯門讀書:是否很傻仔?

話說2年前第一次到自然學校聽偉大教育家satish kumar 的講座,坐在樹影婆娑的操場上,親眼看到赤腳奔跑的小孩在操場上追逐,或跟陌生人搭訕聊天,有的小孩躺在乒乓桌上望著吊扇聊天,還有那個充滿幽默感叫聽濤軒的舊式廁所,已經對這間學校一見鐘情,暗自盤算以後要讓小孩來這裡上課。很多人會問,「為何要讀這間學校?會唔會激咗D呢?不用那麼極端吧!」「既然都要付私立學校的價錢,其實坊間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為了這間深山學校,要專程搬到屯門,值得嗎?連校車都沒有,孩子爸爸還要去港島東上班,不去難道會死嗎?」我其實都知道很難用理智的分析來平反或讓人理解這個決定,但還是嘗試整合了支持的理據: 愉快學習 健康生活 對現有教育體制無聲抗議 用行動支持熱血的教育工作者 型但好像也說不通。因此只能由衷地說,純粹的leap of faith。不是嗎?如果家長不是因為leap of faith,難道真的為了這破爛的聽濤軒把小孩送來嗎? 真的,就是對孩子、學校、和自己很多很多的信念。不敢說是百份百堅定,但至少不吝嗇。我們所作出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是建基於不同的信念,而這個選擇,需要很多的信念:相信自己能撐住主流的壓力,相信學校能教育孩子受用一生的情操和能力,相信孩子能在自然的土壤上自主學習成長。為了要來這間學校,我們勞師動眾搬離生活多年的社區,來到大西北,還沒來之前,我也每天問自己,是否真的要去?現在還可以縮沙的,兒子現在讀那所地區性的非牟利幼稚園也好像不錯呀,老師也很有愛心,也有外藉老師,兒子也學了很多東西,也很喜歡上學,學費扣除學卷後才幾百元,說真的我也沒甚麼好挑的,最重要的是步行五分鐘便到了,不用舟車勞頓上學。不是說屯門很糟,只是它的確離我本身生活中心很遠,有些東西,不是一台車能代替的。而的確是,對於這間學校,自己心裡也有過七上八落的矛盾。作為一位前度商業分析員,不禁又上身地去計算incremental cost vs. incremental benefit, 不計尤自可,一計無得輸,只是老公每天上下班坐車得機會成本已經輸曬。而incremental benefit 呢? 噢,是不用做功課且可以赤腳奔跑的愉快童年? 這份計劃書根本連逞上財務部批核的機會都沒有就被KO了。日算夜算,也算不出一個結果。雖然心裡在算,但身體是最誠實的,當看到大家都緊張兮兮地為小孩報考多間幼稚園時,又暗自納悶,實在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因此不信邪無聲抗議只報了這一間學校。那最後也只好一邊裝著很堅定的外表,一邊心裡犯嘀咕「我們是否很傻仔呢?」的搬了過來。直至認識了其他家長,互相了解了情況,才發現原來傻仔不只我一人,實在令我感到欣喜不已。我自以為孟母三遷很了不起,但其實從東搬到西也是碎料,有更多的孟父孟母從更遠的地方遷來,也有住在外區沒有搬來的,更不簡單,每天各出奇謀安排接送上下課。這條屯門求學之路真的不易走,如果不是很多很多的信念,更難走下去。這班反叛的逆流家長,對前路的未知也會感到困惑,因爲畢竟走在這條路上的腳印不多,沒有模範指標去跟隨。對於甚麼銜接升學等問題,大家也不是勇到漠不關心,但是那並不是最值得關心的。若果只因要迎合主流競爭的大環境,就要孩子們6個月大開始上playgroup適應,那倒不如愛在當下,讓愛無憾。也不是每個畢業的小孩也會到國際學校或出國升學,很多畢業生還是回到主流學校升學,也不見得是世界末日。沒有路是走不通的,路上沒有腳印,便用腳行出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阿仔去屯門讀書:是否很傻仔?

話說2年前第一次到自然學校聽偉大教育家satish kumar 的講座,坐在樹影婆娑的操場上,親眼看到赤腳奔跑的小孩在操場上追逐,或跟陌生人搭訕聊天,有的小孩躺在乒乓桌上望著吊扇聊天,還有那個充滿幽默感叫聽濤軒的舊式廁所,已經對這間學校一見鐘情,暗自盤算以後要讓小孩來這裡上課。很多人會問,「為何要讀這間學校?會唔會激咗D呢?不用那麼極端吧!」「既然都要付私立學校的價錢,其實坊間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為了這間深山學校,要專程搬到屯門,值得嗎?連校車都沒有,孩子爸爸還要去港島東上班,不去難道會死嗎?」我其實都知道很難用理智的分析來平反或讓人理解這個決定,但還是嘗試整合了支持的理據: 愉快學習 健康生活 對現有教育體制無聲抗議 用行動支持熱血的教育工作者 型但好像也說不通。因此只能由衷地說,純粹的leap of faith。不是嗎?如果家長不是因為leap of faith,難道真的為了這破爛的聽濤軒把小孩送來嗎? 真的,就是對孩子、學校、和自己很多很多的信念。不敢說是百份百堅定,但至少不吝嗇。我們所作出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是建基於不同的信念,而這個選擇,需要很多的信念:相信自己能撐住主流的壓力,相信學校能教育孩子受用一生的情操和能力,相信孩子能在自然的土壤上自主學習成長。為了要來這間學校,我們勞師動眾搬離生活多年的社區,來到大西北,還沒來之前,我也每天問自己,是否真的要去?現在還可以縮沙的,兒子現在讀那所地區性的非牟利幼稚園也好像不錯呀,老師也很有愛心,也有外藉老師,兒子也學了很多東西,也很喜歡上學,學費扣除學卷後才幾百元,說真的我也沒甚麼好挑的,最重要的是步行五分鐘便到了,不用舟車勞頓上學。不是說屯門很糟,只是它的確離我本身生活中心很遠,有些東西,不是一台車能代替的。而的確是,對於這間學校,自己心裡也有過七上八落的矛盾。作為一位前度商業分析員,不禁又上身地去計算incremental cost vs. incremental benefit, 不計尤自可,一計無得輸,只是老公每天上下班坐車得機會成本已經輸曬。而incremental benefit 呢? 噢,是不用做功課且可以赤腳奔跑的愉快童年? 這份計劃書根本連逞上財務部批核的機會都沒有就被KO了。日算夜算,也算不出一個結果。雖然心裡在算,但身體是最誠實的,當看到大家都緊張兮兮地為小孩報考多間幼稚園時,又暗自納悶,實在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因此不信邪無聲抗議只報了這一間學校。那最後也只好一邊裝著很堅定的外表,一邊心裡犯嘀咕「我們是否很傻仔呢?」的搬了過來。直至認識了其他家長,互相了解了情況,才發現原來傻仔不只我一人,實在令我感到欣喜不已。我自以為孟母三遷很了不起,但其實從東搬到西也是碎料,有更多的孟父孟母從更遠的地方遷來,也有住在外區沒有搬來的,更不簡單,每天各出奇謀安排接送上下課。這條屯門求學之路真的不易走,如果不是很多很多的信念,更難走下去。這班反叛的逆流家長,對前路的未知也會感到困惑,因爲畢竟走在這條路上的腳印不多,沒有模範指標去跟隨。對於甚麼銜接升學等問題,大家也不是勇到漠不關心,但是那並不是最值得關心的。若果只因要迎合主流競爭的大環境,就要孩子們6個月大開始上playgroup適應,那倒不如愛在當下,讓愛無憾。也不是每個畢業的小孩也會到國際學校或出國升學,很多畢業生還是回到主流學校升學,也不見得是世界末日。沒有路是走不通的,路上沒有腳印,便用腳行出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阿仔去屯門讀書:是否很傻仔?

話說2年前第一次到自然學校聽偉大教育家satish kumar 的講座,坐在樹影婆娑的操場上,親眼看到赤腳奔跑的小孩在操場上追逐,或跟陌生人搭訕聊天,有的小孩躺在乒乓桌上望著吊扇聊天,還有那個充滿幽默感叫聽濤軒的舊式廁所,已經對這間學校一見鐘情,暗自盤算以後要讓小孩來這裡上課。很多人會問,「為何要讀這間學校?會唔會激咗D呢?不用那麼極端吧!」「既然都要付私立學校的價錢,其實坊間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為了這間深山學校,要專程搬到屯門,值得嗎?連校車都沒有,孩子爸爸還要去港島東上班,不去難道會死嗎?」我其實都知道很難用理智的分析來平反或讓人理解這個決定,但還是嘗試整合了支持的理據: 愉快學習 健康生活 對現有教育體制無聲抗議 用行動支持熱血的教育工作者 型但好像也說不通。因此只能由衷地說,純粹的leap of faith。不是嗎?如果家長不是因為leap of faith,難道真的為了這破爛的聽濤軒把小孩送來嗎? 真的,就是對孩子、學校、和自己很多很多的信念。不敢說是百份百堅定,但至少不吝嗇。我們所作出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是建基於不同的信念,而這個選擇,需要很多的信念:相信自己能撐住主流的壓力,相信學校能教育孩子受用一生的情操和能力,相信孩子能在自然的土壤上自主學習成長。為了要來這間學校,我們勞師動眾搬離生活多年的社區,來到大西北,還沒來之前,我也每天問自己,是否真的要去?現在還可以縮沙的,兒子現在讀那所地區性的非牟利幼稚園也好像不錯呀,老師也很有愛心,也有外藉老師,兒子也學了很多東西,也很喜歡上學,學費扣除學卷後才幾百元,說真的我也沒甚麼好挑的,最重要的是步行五分鐘便到了,不用舟車勞頓上學。不是說屯門很糟,只是它的確離我本身生活中心很遠,有些東西,不是一台車能代替的。而的確是,對於這間學校,自己心裡也有過七上八落的矛盾。作為一位前度商業分析員,不禁又上身地去計算incremental cost vs. incremental benefit, 不計尤自可,一計無得輸,只是老公每天上下班坐車得機會成本已經輸曬。而incremental benefit 呢? 噢,是不用做功課且可以赤腳奔跑的愉快童年? 這份計劃書根本連逞上財務部批核的機會都沒有就被KO了。日算夜算,也算不出一個結果。雖然心裡在算,但身體是最誠實的,當看到大家都緊張兮兮地為小孩報考多間幼稚園時,又暗自納悶,實在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因此不信邪無聲抗議只報了這一間學校。那最後也只好一邊裝著很堅定的外表,一邊心裡犯嘀咕「我們是否很傻仔呢?」的搬了過來。直至認識了其他家長,互相了解了情況,才發現原來傻仔不只我一人,實在令我感到欣喜不已。我自以為孟母三遷很了不起,但其實從東搬到西也是碎料,有更多的孟父孟母從更遠的地方遷來,也有住在外區沒有搬來的,更不簡單,每天各出奇謀安排接送上下課。這條屯門求學之路真的不易走,如果不是很多很多的信念,更難走下去。這班反叛的逆流家長,對前路的未知也會感到困惑,因爲畢竟走在這條路上的腳印不多,沒有模範指標去跟隨。對於甚麼銜接升學等問題,大家也不是勇到漠不關心,但是那並不是最值得關心的。若果只因要迎合主流競爭的大環境,就要孩子們6個月大開始上playgroup適應,那倒不如愛在當下,讓愛無憾。也不是每個畢業的小孩也會到國際學校或出國升學,很多畢業生還是回到主流學校升學,也不見得是世界末日。沒有路是走不通的,路上沒有腳印,便用腳行出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阿仔去屯門讀書,但不是讀哈羅

經過整個暑假的折騰,終於孟母三遷,準備好新學年。決定讓兒子進入這間學校,是一個孤獨的決定。每當別人一聽到我們搬入屯門是爲了方便上學時,總是馬上會問:「哇,是否讀哈羅?」「嗯…是哈羅隔離再隔離, 行麥理浩徑過去約半個鐘吧…」幾乎沒有人聽過這所隱世學校,聽罷有更加O嘴:「你要兒子做農夫嗎?」「如果我有很多錢留給他的話,也許可以考慮讓他去唸書。」身邊的朋友大多不了解,也不求甚解,更多暗自認爲我們害了孩子。對與錯,暫時不得而知,我相信沒有所謂對錯,我們都是想把最好得給孩子,選甚麼學校,只是反映了父母的核心價值-對孩子的期望和你心中追求的價值。人生是多變和流動的,沒有所謂勝利的絕對終點,我們選擇了不同的起跑線,只爲能夠欣賞不同風光。自然學校的風光,在這個世代,的確是別樹一格。第一天開學,3歲的神仙魚沿著青山公路走路到學校,看到小學部的同學踩著滑板回校,再沿著麥理浩徑走上一百多級的樓梯上山,大汗淋灕,一大早已熱身準備好。自校的生活非常簡樸,沒有華麗的禮堂,沒有平板電腦教學,沒有外藉老師,連冷氣都欠奉!但在這個30多度的日子,坐在這山中的校園卻感覺無比清涼。這裡有很多蚊子,各色各樣的昆蟲,花瓶裡有孑孓,蜜蜂、青蜓、蟬、蜘蛛、蟲、螞蟻…課室裡有蟑螂,但童趣園的幼兒不怕蟑螂,三個小女孩,看到蟑螂,只隨便說了一聲:「蟑螂呀!」然後把手上的洋娃娃反轉意圖把蟑螂倒出來,然後蟑螂便自討沒趣的逃走了。這裡還有我最愛看到的,赤腳奔跑的小孩子。如果不是身至其中,根本不能相信香港會有這樣的一所學校。山下是五光十色的香港,山上是充滿樹和泥土氣味的一片淨土。神仙魚入讀的童趣園只有11位3-5歲的學生,他們都是普通的小朋友,愛玩愛跳愛發問,比起主流學校的小朋友,他們也許被太陽曬得黑一些,也許更搗蛋一些,不太守規矩,也比較嘈;他們不用穿校服,不用做功課,沒有書本和工作紙,如其說這是間幼稚園,不如說它是個家庭,老師是有很多很多愛的媽媽,小孩子在這裡不是學習知識,而是學習生活。那他們上學是作甚麼的呢?很多很多的自由玩的時間,幾乎都是free play,在課室玩,在操場玩,聽故事,準備食物。神仙魚上學第二天,已經手起刀落,把蘋果切成細塊,自己裝飯夾菜,食完飯自己去洗碗,每天如是,學習生活的細節。這天下雨,不能到操場騎單車,小孩們全部穿上雨衣,打開傘子,一行人到操場雨中漫步,看看地上的蟲,看看雨水打在蓮花池上。原來下雨也可以出去玩,原來下雨都可以很美。父母都是貪心的,想把最好給孩子是必然的事。想要他們沒有壓力、快樂自由地成長,但又想他們精通十國語言,文武雙全;希望他們創意無限,又希望他們能乖乖聽教,不要駁嘴駁舌,真是十分矛盾。我也不禁問自己,千辛萬苦來到這裡,其實我追求的是甚麼?有甚麼是一般的幼稚園買不到的?這古樸淳美的校園,兩個大操場,沒有冷氣的課室,每天堆得如山一樣高的兩大碟新鮮水果茶點,顏色繽紛的蔬菜和糙米飯午餐,還有湯或糖水,簡單卻精美的素食,儉樸的生活態度,不送玩具,不派糖果,不准吃零食,和那上山的百多級樓梯,都是在21世紀的香港很珍貴的,在外面找不到的。每天運動量很大,返學要行山,在操場跑步騎單車跳彈床,老師因應每個孩子的需要,讓他們做合適的事,有些女孩子不想在操場玩太久,老師會讓她們回課室包壽司準備午餐。大男生玩半個鐘都未夠喉,老師便讓他們痛快的玩夠一小時,直到他們玩到全身濕透,滿臉通紅,放夠電,回到課室便自然吃得像豬一樣,不只能吃完一大碗飯,而且還要搶著添飯!在這裡,不能浪費食物,掉到桌上的食物要吃掉,碗裡一粒米飯都要吃光。因爲不准吃零食,所以飯菜吃得特別多。玩得夠,吃得多,睡得也好,小孩子經過兩週的鍛鍊,一下子變得強壯結實。讓孩子的身體好好成長,是我們應該在乎的事。經過兩週的觀察和跟自己辯論,我想我已在孩子新長出來的肉上得到了結論。在這裡,一切回到生活的根本,自校的風光就是簡約不造作,Less is more。 教育 自然

詳情

投身社企的五大疑團

偶然會接到朋友或舊同事的電話,說他們的某某朋友,在大企業做了很多年,現在因爲某些原因,或公司重組、或家庭原因,已離開或計劃離開自己服務多年的工作岡位。 他們不想馬上在另一間企業找回同一份早出晚歸的工作,打聽下發現了「社會企業」這個東西。他們聽過一些有關社企的故事,但對「社會企業」這個名詞似懂非懂,覺得它也許是條出路,於是想問多少少有關社企的資料。因爲我也是中途出家的,因此成了這些人的參照點,以下的問題回答過不下數十遍。現在我以出家人的身份,嘗試解答很多有意出家的人的一些疑團。疑團一: 社會企業究竟是怎樣的工作?很多人對社會企業的認知,是停留在「係咪即係慈善野」的層面。至於具體是甚麼,還是很模糊,一時三刻也講不出來。最多聽到的是「公益」、「慈善」、「NGO」等詞語。社企可能在近年被各大媒體神化了,被演譯的案例都是帶有公益意味的。其實,社會企業只是一種商業的模式,它既非一種企業組織形式,也沒有嚴格單一的定義。任何性質的業務,從茶餐廳到call center,從髮型屋到公關公司,只要達到自負盈虧和社會效益的雙重底線,理論上都可以說是社會企業。因此,社企的工作,可以是在髮型屋當髮型師,可以是生態導賞團的導遊,也可以是顧問公司裏的會計員工。 所謂社企的工作,其實沒有特別跟一般工作很不同,你可以因爲認同機構的使命而爲它工作,你也可以用「打份工」的心態,當它是份一般的工作。但當然,認同機構的社會理念才會燃燒你的工作熱誠!另外,如果心中已有一個清晰的點子,也可以自己創業。創辦社企跟創般一般公司概念上是一樣的,也是需要盈利來持續經營,只是兩者在社會價值等理念上有不同的要求。疑團二:社會企業的工作模式是怎樣的?有很多人問,社企工作是否可以很有彈性?是否可以在家工作?是否兼職性質?是否自由工作?呼應疑團一:它可以是一般我們認知的工作,即全職朝九晚六的工作。如很多行業一樣,它也可以是兼職的,或項目性質的,或freelance的,或在work from home的,視乎那份工作的性質和要求。疑團三: 社會企業的工作有沒有薪水的?如上面兩個疑團,在一般社會企業裏工作,當然是有薪的。但也許因爲近年較多社企start-up的出現,它們一般來說資金不多,營運上和其它的初創企業一樣,也是充滿挑戰,甚至更加困難,因爲要達到財務和社會效意的雙重底線。在初創企業的前期,或者是一個項目,在沒有資金的情況下,要用市價去支薪,是相當吃力的。因此社企startup更需要靈活地尋找資源,跟團隊或伙伴合作以至支薪的模式要更創新和更有彈性 。也有很多時侯,一些人爲著共同理念走在一起,想要搞一些社會企業的項目,但由於資金不足,在還未有收入之前,無辦法讓團隊支薪,但共同的理念讓他們繼續「工作」,努力實現社會願景之餘,也想辦法讓項目能盡快自負盈虧,讓團隊能支薪。疑團四: 如何開展社會企業的新事業?很多想中途轉行的人都會說,想找一份有意義的工作,同時可以運用他們的工作經驗和專業知識,另外最好也有些彈性,薪金反而不是最重要。要轉行,除了需要心口一個勇字,沸騰的熱血,也要先好好認識社會企業這回事。有些人可能一開始以爲社企是慈善,但當發現社企也可以牟利時,便覺得跟他們心中的所謂「社企」有出入 。也有些人,接觸社企之後,覺得很虛無飄渺,也找不到理想中可以「訓身」投入的工作,考察完畢後便返回舊工作岡位。坊間有很多有關社企的培訓課程和工作坊,如仁人學社有啟發社會創業者的課程,不仿先去聽聽講座,跟業界人士聊聊,有了基本了解後再尋找機會參與社企項目,真的確定時機到了,再辭職也不遲。疑團五: 轉行做社企,是否一個逃離現實得途徑?近年,「中年危機」好像提早發生了。很多年過三十的人都開始思考工作乃至人生的意義。這些人都是希望工作除了賺錢以外可以更有意義,也希望打破沉悶的生活,尋找不一樣的生活模式。有些人對社企有憧憬,視之爲中年轉行的出路。 的確,社會企業對很多在社會上已有一定工作經驗的人看來是很吸引力,因爲它聽起來almost too good to be true!有意義的工作,又可運用自己的經驗,又可賺取收入,還可以改變世界!最近社企的形像還好像挺時髦有型呢!沒錯,現實是沒有完美的,凡事有辣有唔辣。要有意義,也許要放棄高薪;要彈性上班,就要放棄穩定; 要穩定,就難改變世界;要賺很多錢,就要過朝九晚八的生活;要創業實現理想,就要承受風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框框,你說我跳出來很輕鬆,我也覺得你要跳無人能阻你。不論是爲逃避現實也好,真的鴻圖大志要改變世界也好,要跳出來著實不易,都需要很多的勇氣。既然有勇氣尋求改變,主動掌握自己人生的下一步,你也不必刻意去審查自己的動機。我們都是凡人,先照顧了自己的感受,再去改變世界,也沒甚麼不妥吧! 社企

詳情

資源,永遠留給肯去挖的人

從去年十月至今,我們的startup已進展了五個月,進度不能說快,畢竟團隊五人各自有全職工作,我作爲主要的骨幹更是身兼幾職,湊仔的正職不容小覷,其他的工作也時費時費神的。雖然經常都有心有餘而力不足和放棄的念頭,但興幸隊友互相補充,互施壓力,不至於輕言放棄。有隊友真的很重要,要是one man team的話可能早就跑去先來個午睡了!這五個月的創業路,十劃都算搞了一撇出來,這個月算是做了第一單生意,而且是不只一單!雖然暫時還是蝕本生意,但已教我們很鼓舞,是一個milestone,刺激一下momentum, 可以繼續走下一步。自己落手做,才知道世上沒有容易的事。一張看來平平無奇,甚至有點醜的傳單,也是嘔血下生長出來的產物。五個月來,學會了的新事情也許比過去五年的多,久違了這條很斜的learning curve 。因爲是精益創業(lean start-up),精髓是以最少的資源來啟動計劃,為削減成本,事事自己動手搞,從頭學起,才發現自己很無知,甚麼都是學問。可幸在這年代,學問也只是一按之遙。知識都在那裡,只是我們學不學而已。甚麼設計、剪片、會計、法律,都是只要肯學就能學會的東西,唯獨是行銷不是坐在電腦前面就能學會的。一向知道sales的重要,但從來不懂,也不熱衷,也自覺沒有才能,但現在爲了大局著想,也只好跳出 comfort zone,硬著頭皮去sell。離開企業後的一年career break,原來不知不覺在老師/老闆謝家駒博士身上學了很多而不自知。其中學到最多,最深刻的是‘be resourceful’,是他整天掛在嘴邊的。‘be resourceful’,按照他認爲社會創業者必需具備的八大條件(詳情看‘八面玲瓏’)之一,意思是自己沒有資源,但有千方百計到處找資源的能力。身爲一位introvert, ‘be resourceful’真的有點難度。問人拿免費的東西,我的臉皮還真沒有那麼厚!人家會否覺得我很麻煩很貪心?會否覺得我有事鐘無艷?會否不好意思拒絕而難堪?人家沒有利益,爲何要花時間幫你呢?在企業的世界,人人只顧埋首做好自己的事,‘be resourceful’都會有些政治敏感,除非是職責上要幫你,或對人家有好處,不然很難說得過去。看到他到處去‘挖’資源,原來 ‘be resourceful’是可以做到的,關鍵就是要去‘挖’。‘挖’多‘挖’少都無所謂,東挖挖,西挖挖,如果人家很樂意的就‘挖’多點,普通樂意的就‘挖’少點,總之不要一次用盡quota就好了。當然,有來有往,自己也有時比人‘挖’下,那就更加好了。想想,不如當自己是個師奶(而事實上也是),開口問人拿著數就比較不尷尬。不開口就由自可,一開口居然手到拿來,人人都樂於相助!亦因此拿到很多免費資源,大家有力出力,有樣出樣,有時間出時間,讓事情可以發生。 如果沒有這些仗義幫忙的朋友,可能還在原地踏步。要做到‘be resourceful’,最重要的是網絡,或者有很大網絡的朋友(superconnector),可以把資源轉介給你。當然,所謂的朋友,其實是用時間真心經營過的一段段關係,不是面書上一半連名字都忘了的facebook friend。機會,永遠留給準備好的人。資源,永遠留給肯去挖的人。

詳情

林雪瑩:香港百仁的故事

去年今日,謝家駒博士邀請我負責展開一個名為《Impact100 》(中文為《香港百仁》)的項目。他認明了大約100位在香港跟社會企業和社會創新有關的人士,稱之為Impact100,他們各自在為香港的社企發展努力付出,都以改善社會問題為目標。謝博士想,如何能讓這班有共同理念的人互相認識學習,互相分享資源,以創造更大的效益,共同推動社企發展。他的願景是把香港打造為亞洲社企之都。Impact100喻意社會企業的群聚效應(Critical Mass),社會創革者的存在已達至一個足夠的動量,使它能夠自我維持,並為往後的成長提供動力。現在從100人開始,慢慢成長至200,300…Impact100的一個重點的是將在評台陸續刊登的人物專訪。群組裡除了有社會企業創業者或從業員,也有培育社會創業者的支援者,如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或企業孵化器(Business incubator),和在其他方面支持社會創新,對改變社會有抱負和行動的人士。我有幸負責這個項目,認識了這群背景各異,但理念相近的社創人士,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謙遜和誠懇,默默耕耘,做自己相信的事。從剛畢業的年青社會創業者,到已退休的社企先鋒,每個故事都深具啟發性。也許有人認為100個人在社會上根本微不足道,難以影響大局;也許有人會嗤之以鼻,不屑他們自冕道德光環;也許很多人覺得他們在做一些很傻的事,質疑改變社會是有可能的事嗎?更多的人還搞不清、也不在乎甚麼是社會企業,為何需要社會企業。近期熱爆的新書《Zero to One》提出看待未來的四種看法:對未來確定或不確定,樂觀或悲觀。社會創業者必定認為未來是明確的,並以樂觀的態度迎接未來。對他們來說,如果做好計劃並付出努力,定能改變社會,讓未來變得更美好。要知道世界上很多事,都是從很小撮人開始做起的。近代著名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說過:“Never doubt that 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committed citizens can change the world; indeed,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ever has.”連結:Impact100的人物專訪? 公民社會

詳情

林雪瑩:與孩子漫步於另一條跑道

以下是一些典型「媽媽會」聚會的對話内容。「你準備報那家幼兒園?幼兒園會影響他去哪家幼稚園,哪家小學,中學,甚至大學!而且你現在就要決定他要念國際幼兒園還是本地的,因爲如果念國際幼兒園,他的中文會很差,且課程也比較簡單,上本地小學可能追不上;但如果念本地幼兒園,他的英文會很差,到時想去國際學校就沒有希望了。不然可以兩邊都讀,上午念本地學校,下午念國際學校。」「噢…還未想那麽長遠,只在附近的屋邨學校報了名…」送兩嵗的小孩長途跋涉去坐車上學,可憐兮兮的。「那現在送他去哪間Playgroup玩?有無去baby gym?」「沒有去playgroup。也沒有去baby gym。只到樓下公園玩。」「一定要帶他去playgroup的!不然他幼兒園面試一定泡湯!早一點開始讓他學習社交技巧,反正當帶他去玩而已嘛!」「噢…那倒也是…」嘴上說着,可心裏暗暗反對──到公園玩可不用付兩百元一個鐘頭呀!而且花錢去playgroup,某程度上一定對小孩有所期待,期望他從playgroup學到甚麽東西。你大概不會期望他在公園學會唱歌吧。[caption id="attachment_25067" align="alignnone" width="400"] 與孩子漫步於另一條跑道[/caption]雖然大家都否認自己是怪獸家長,只是想以自己的認知來讓小孩接觸到最多最好的啓發,別要錯過學習的好時機──那就是打從出生那一天開始,之後的每一天都要好好學習,加強競爭力,以免輸在起跑綫。教養小孩,是否可以像搞社企一樣,避免在紅海中爭個你死我活,而是用藍海戰略(Blue ocean strategy),靠價值創新(Value Creation) 來突圍而出?以理論來説,就是並非以單純提高產品的技術競爭,去跟紅海的市場競爭硬碰,而是通過創造更多的價值來為顧客贏得成功,開啓一個全新的、非競爭性的市場空間。社企背着牟利與社會責任的兩條底綫,跟市場競爭在同一條跑道上賽跑,是件艱巨的事,成本很高,贏面卻不大。但能不能去另一條跑道,根本不在同一綫上起跑,不跟對手平衡地比拼?用同一理論套在教養小孩上,不靠單純提高小孩的知識與技能來競爭,而是用價值創新來爭取成功。你有你贏在起跑綫,跑得大汗淋漓,跟對手叮噹馬頭,我有我在另一條跑道漫步。走進書店,能找到讓人眼花繚亂的育兒書藉,裏面有千百種現代社會的育兒理論。我不知道中哪一套理論最好,能讓小孩最快到達終點。我只想攜着小孩的手,慢慢與他欣賞沿途的明媚風景。

詳情

林雪瑩:與孩子漫步於另一條跑道

以下是一些典型「媽媽會」聚會的對話内容。「你準備報那家幼兒園?幼兒園會影響他去哪家幼稚園,哪家小學,中學,甚至大學!而且你現在就要決定他要念國際幼兒園還是本地的,因爲如果念國際幼兒園,他的中文會很差,且課程也比較簡單,上本地小學可能追不上;但如果念本地幼兒園,他的英文會很差,到時想去國際學校就沒有希望了。不然可以兩邊都讀,上午念本地學校,下午念國際學校。」「噢…還未想那麽長遠,只在附近的屋邨學校報了名…」送兩嵗的小孩長途跋涉去坐車上學,可憐兮兮的。「那現在送他去哪間Playgroup玩?有無去baby gym?」「沒有去playgroup。也沒有去baby gym。只到樓下公園玩。」「一定要帶他去playgroup的!不然他幼兒園面試一定泡湯!早一點開始讓他學習社交技巧,反正當帶他去玩而已嘛!」「噢…那倒也是…」嘴上說着,可心裏暗暗反對──到公園玩可不用付兩百元一個鐘頭呀!而且花錢去playgroup,某程度上一定對小孩有所期待,期望他從playgroup學到甚麽東西。你大概不會期望他在公園學會唱歌吧。[caption id="attachment_25067" align="alignnone" width="400"] 與孩子漫步於另一條跑道[/caption]雖然大家都否認自己是怪獸家長,只是想以自己的認知來讓小孩接觸到最多最好的啓發,別要錯過學習的好時機──那就是打從出生那一天開始,之後的每一天都要好好學習,加強競爭力,以免輸在起跑綫。教養小孩,是否可以像搞社企一樣,避免在紅海中爭個你死我活,而是用藍海戰略(Blue ocean strategy),靠價值創新(Value Creation) 來突圍而出?以理論來説,就是並非以單純提高產品的技術競爭,去跟紅海的市場競爭硬碰,而是通過創造更多的價值來為顧客贏得成功,開啓一個全新的、非競爭性的市場空間。社企背着牟利與社會責任的兩條底綫,跟市場競爭在同一條跑道上賽跑,是件艱巨的事,成本很高,贏面卻不大。但能不能去另一條跑道,根本不在同一綫上起跑,不跟對手平衡地比拼?用同一理論套在教養小孩上,不靠單純提高小孩的知識與技能來競爭,而是用價值創新來爭取成功。你有你贏在起跑綫,跑得大汗淋漓,跟對手叮噹馬頭,我有我在另一條跑道漫步。走進書店,能找到讓人眼花繚亂的育兒書藉,裏面有千百種現代社會的育兒理論。我不知道中哪一套理論最好,能讓小孩最快到達終點。我只想攜着小孩的手,慢慢與他欣賞沿途的明媚風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