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森﹕一地兩檢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

港大法律學院陳弘毅教授是我一直尊敬的法律學者,經常就法律問題特別是與《基本法》有關的問題,都能指出問題所在,增進市民對基本法的了解。但剛於本月1日在《明報》觀點版刊出的文章,題為〈持平理性務實面對一地兩檢法律問題〉,我是不敢苟同的,故寫下這篇回應。 只重服務而輕視港人擔心 講法「離地」 首先,陳教授指出一地兩檢安排的目的,絕不是擴大內地執法部門在香港的權力,或有意擴大內地法律在香港的適用範圍。他特別指出一地兩檢的通關程序,應理解為主要是一種服務多於執法權力的行使,而通關服務一定程度上是可由機器來處理,正如港人出境或入境的手續,只需把身分證放在機器裏然後讓機器檢驗其指紋,毋須接觸任何出入境的官員。故此,他認為這部機器提供的是一種服務多於一種權力的行使或法律的適用。繼而,他指出海關的檢查現在也一定程度上是由機器檢查行李的。 陳教授認為海關檢查本身是一種服務多於執法權力的行使,這種說法其實是相當靜態和片面的。港人乘搭高鐵,過了香港海關,進入設在西九的內地口岸區,若高舉「平反六四」的紙牌,或於行李袋中被檢出存有反對一黨專政的書刊,可能已被內地海關人員帶去扣留和問話了。所以在本港西九高鐵總站設有

詳情

泛民走第三條路的抉擇?

最近本港有論者指出泛民應走第三條路。這方面,有兩種說法,一是泛民應與中央談判,而不是只着眼於究竟是否支持或反對袋住先方案。持這論點的人士認為,中央不是盲目和不理智的,更認為中央並非鐵板一塊,正如2010年,中央在最後—刻,支持了由民主黨提出的一人兩票的建議,令政改方案及後得到通過。因此泛民是次不應放棄與中央進行談判。另一種說法,是指泛民立法會議員應在立法會就政改方案投票前,提出政改方案的修訂。論者指出這才是盡力地,克盡己責為市民爭取民主,而此舉亦會為政黨爭取中間選民的支持。筆者想對以上兩種建議,作一些回應。談判爭取一廂情願首先,筆者認為泛民與中央就政改的談判,以爭取真普選,根本是一廂情願的想法。雖然有論者指出,當年一人兩票於最後關頭,得到中央支持而得以通過,是與當年負責港澳工作小組習近平的支持有關。但筆者想指出,現時政局是此一時彼一時,可說是時移世易。當習近平出任國家主席後,中國已躋身於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之列。不久他提出了中國夢的願景,以法治國,用集權於一身的做法,採取安內攘外,遠交近攻的手法。於內部藉打擊貪污,清除敵對勢力,更嚴打國內維權運動,和大舉拘捕維權人士,並加强控制網絡傳播。對外,則採取遠交近攻的策略,如設立亞投行爭取金融領域話語權,以免被美國孤立。另方面又推展一帶一路的策略,以經濟懷柔手法,加强與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國的政經關係,以建立其於亞太的地位。中國評論家林和立兄,日前出書指出,習近平近年施政的作風,委實近似已故主席毛澤東,愈來愈保守。所以筆者看不到,近年中央不是鐵板一塊,和非想像中保守的迹象。有一點更令筆者相信泛民與中央談判,而期望中央可收回人大8‧31所定的框架,或作重大修改,是不切實際的想法。這是根據全國港澳研究所副會長劉兆佳日前對傳媒所表示的,特首選舉一定要有準確性和穩定性,而其選舉結果,只是作為中央委任特首時的參考資料而已。筆者認為劉兆佳的說法,是相當直接和坦白的。中共奉行一黨專政,至今仍不會接受本港可以藉真普選而出現政黨輪替執政的局面。據劉兆佳的講法,真普選或無不合理限制的特首選舉,其結果是沒有準確性和穩定性,故中央是不可能接受的。中央可以接受的選舉,其結果即誰人可當選,是要其有準確性和穩定性。因此,劉兆佳日前的表白,正解釋了人大於8‧31通過的框架,為何會有不合理限制和篩選的設限了。所以筆者認為,除非中央放棄此前提,收回8‧31的框架,否則泛民毋須與中央談判,一直堅持爭取無不合理限制和篩選的立埸,投票反對袋住先,就是了。其次,筆者想回應另一論者所提出建議,即是泛民立法會議員,應在立法會就政改方案投票時,提出修訂,把握機會爭取得幾多就幾多的民主機會。筆者是不支持這建議的。因為這個看似務實的建議,其實是放棄了基本的民主原則。這個建議用了務實的計算方法,如市民有幾多參與機會就要幾多。因此有論者指出,支持袋住先是明智的,因為袋一世也好過無得袋的計算。多了樹木失去樹林是否值得?筆者認為若泛民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提出政改修訂是不明智的,因為這個以小修小補的爭取方式,而放棄了民主的基本原則,是不可接受的。日前,內地《基本法》護法之一的饒戈平對傳媒表示,提委會的公司票改為個人票,中央是可以考慮的,而持上述建議的論者自然會高興一番。但筆者想指出,為何修訂其實也是萬變不離其宗,中央一定要保證,該等修訂不可以動搖特首選舉的準確性和穩定性的基本原則。因此提委會的公司票可改為個人票,或入閘門檻或可以降低和白票守尾門等修訂,均不可動搖特首選舉的準確性和穩定性。所以,無論如何,特首選舉一定會有不合理限制和篩選,而實際上市民在投票時,是沒有真正的選擇。大家不妨細想一下,為了一些小修小補的改善,而要通過要保障特首選舉準確性和穩定性的政改方案,又是否值得呢?這究竟是民主開放又或是民主倒退的方案呢?多了一些樹木,但竟然失去整個樹林,又是否值得呢?有論者亦會指出,通過了修改後的政改方案,一方面有了優化的效果,二方面全港登記選民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為何要反對呢?無錯,筆者是反對提修訂的,原因是不願放棄民主選舉的原則。本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一個開放的公民社會,相當重視《公民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故市民是應有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權。因此特首選舉是不應有不合理的限制和篩選,這些不是奢侈品,而是市民應有的公民權利。因此,泛民是不應該藉着一些看似優化的修改,而通過了有準確性和穩定性,而又有不合理限制和篩選的特首選舉方案。剝奪了市民的真正選擇權。筆者一向覺得,本港於一國兩制的框架下,與中央溝通和談判是有需要的。但人大8.31的決議,清楚顯示了中央將本港特首選舉上升至國家安全的層次,更認為泛民爭取真普選,是為了分權,或受外國勢力所支配。筆者認為人生而平等,市民擁有平等的公民權利。所以爭取無不合理限制和篩選的特首政改方案,是天經地義,亦是公民責任。要接受人大8.31通過的框架,才可以與中央談判,這個前提筆者是無法接受的。筆者有多位大學同學和於政界和學界認識多年的朋友,都先後認為可接受袋住先方案,或建議與中央談判和提出修訂,筆者已解釋了反對的理由。筆者始終認為,泛民立法會議員應齊心投票,反對袋住先的方案,努力地把握立法會關鍵的三分之一議席,至少保障政制不倒退,和維護本港的核心價值。面對建制派配合政府鋪天蓋地推動支持袋住先的宣傳,泛民與公民社會也應互相配合,以和平非暴力式持續爭取真普選,向民主標杆直跑。作者是港大榮譽助理教授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泛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