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田彥一:尋找最新一集蜘蛛俠拍手位

蜘蛛俠Reboot、Reborn、輪迴重生,可憐的實驗室蜘蛛,投胎幾回業報善哉還是注定做一隻變種實驗品,一咬就令「科二代」異稟大能,然後又一大段recap童年時老竇乜乜乜,你唔悶我唔悶「索尼」都悶啦!今集譯名「回歸」乜乜物物,以為又要睇佢入實驗室撳唔知邊個掣打爛邊個樽,意外成為超感官人士,點知驚喜連場觀眾拍晒手,老外第二三四五六次創作又翻它一翻都重見有貨,唔到你唔服。 (以下劇透) 早在Reboot那兩集已經講到成長與身份認同問題,今集再回帶返到學校砌樂高積木玩sit up蒲波場,講怪咖談自信,是意料中事,豈知連IRONMAN都無意理會的大壞蛋,原來是自己個準女朋友個做外判工人判頭的老竇,實在是百年一遇但偏偏老是常出現的情節……不同的是,電影一開波就講明:係政府打橫來,用「國家安全」名義來取締民間辛苦投標得來的工程,可惡的美帝全部白種人一殺入「外星人入侵災後現場」,連片頭時間不到十分鐘就有「抗命」成份──儘管多種族工人判頭已經講明單工程係政府批出,簽晒合約,點會知道美帝政府一殺入場就變相話份合約已經係歷史文件冇現實意義,趕走所有工人,衰過特府賤過共匪。 工人失業怎麼辦?良心判頭為要人人

詳情

相田彥一:評論評論的評論才是評論

情境示範,歡迎續寫—— //網上標準影評:一部電影花幾多錢竟然拍成這樣。 評論這則影評的評論:花錢多少與電影好壞無關。 網上回應:咁我畀一蚊你,你拍畀我睇。// 筆者:以上三人以為自己是投資者。 //網上標準影評:電影與原著/史實差太遠。 評論這則影評的評論:作品的藝術與現實成份應該分開。 網上回應:成本書逐頁scan擺入菲林播幾分鐘畀你睇好唔好?// 筆者:好多人以為識字就係影評人。 //網上標準影評:這是近年最好看的電影之一。 評論這則影評的評論:跳到這種結論就是怕得罪片商。 網上回應:這是最廢的影評,沒有之一。// 筆者:我的中指是十隻手指之一。 //網上標準影評:奇斯洛夫斯基電影《十誡》曾有這樣的一個片段…… 評論這則影評的評論:這是電視劇。 網上回應:寫波蘭導演名已經佔六個字,之後每次應該用「他」,都照寫原名,有種影評叫「呃稿費」。// 筆者:遺憾的是,沒有提到杜斯托也可夫斯基。 //網上標準影評:……媚媚道來……橫空出世…….嘔心瀝血…… 評論這則影評的評

詳情

「《字花》聲明」 揭開文學工作者實況

來自墳場新聞的一陣陰風,吹響了隔年必議的「藝發局養懶人」論。事緣香港作家鍾偉民的「文學綜援」觀,認為支持文學出版的香港藝術發展局,長久以來在支持一群無法自力更生、不受大眾歡迎的文學創作者,墳場新聞版主青永屍(下稱「墳總」)和應,遂假託中國現代文學史的奠基者夏志清來說話,並指有文化人「領了(資助)但不工作」,認為這種人是乞兒。墳總通古駁今,似能知天下事,稍後有文化人反駁,則立即勸說「以和為貴」,一眾文學愛好者為之側目,同時引來一群人圍攻文化人,又有多個知名作者「聽說」文化人要起底,查出墳總是誰,一時群情加劇。然而,至今未有人證實,到底「聽說」是聽誰所說,總之認真就輸了,這股網上風潮就是要抹黑那個乞你憎的人!「聽說」,就是這樣。輔仁媒體一文,引述香港藝術發展局資料,指文化人鄧小樺獲得數以百萬計的公帑營運雜誌《字花》,更指另一份文學雜誌都屬她「旗下」,資料引述錯漏百出。《字花》旋即在facebook專頁發佈聲明,公開所有工作人員的薪金,相田彥一發現,不少全職工作人員,例如行政總監洪永起,月薪得一萬。洪永起是資深傳媒人、專業編輯,曾供職《信報》,近年入職行政總監,薪金一直不是秘密,傳媒界朋友都佩服他的勇氣;因墳總的指責所醞成的風波,揭開了文學工作者的真實狀況,現藉評台轉載《字花》聲明,供各界細閱這一群不為利益而只為夢想的文學愛好者,在為香港做著什麼事業--【聲明】鑑於今日下午有媒體未經求證,錯誤推測關於「水煮魚文化」及《字花》所獲資助去向,為免讀者被有關媒體誤導,特澄清如下:1. 「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為根據《公司條例》註冊,並根據「稅務條例」第88條獲豁免繳稅的慈善團體,並非屬於任何個人名義旗下之公司。若有個別善長願意捐助「水煮魚文化」,我們將開出有效收據,捐款逾港幣$100可作退稅之用。2. 「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於2014 – 15年度,獲藝發局資助$71萬出版文學雜誌《字花》及進行文學推廣,這$71萬的支出包括:工作人員酬金,分別是行政總監洪永起(全職,月薪$10000),執行編輯譚穎詩(全職,月薪$12000),行政助理陳仲賢(兼職,月薪$6000),美術總監陳家永(兼職,每期$2000),美術設計(兼職,兩名,每期合共$9000),特約記者(兼職,一名,每期$2000),酬金連強積金及勞工保險,全年合共約43萬。而《字花》印刷費每期約$25000,最近數期我們獲友邦紙行慷慨贊助封面用紙,所節省的成本則用於刊物製作上,如在封面增加特別設計效果,令《字花》在製作上得以精益求精。全年印刷費為$150000。而《字花》每期逾十萬字,每年六期,稿酬一年支出合共為$168000。此外,「水煮魚文化」於2014 – 15年度合共舉辦42場活動,總支出約$70000。有關活動包括資助兩名香港作家到台灣參與台北國際書展、大專文學巡迴推廣活動、文學寫生、文學報佳音等。平均每場活動的支出為$1667。另有$82000為公司其他日常支出,包括辦公室租金(每月$4800)、《字花》及其他行政信件郵寄費用、上網、文具、列印機所用之打印墨及A4紙等。以上支出總數為$90萬。而藝發局資助為$71萬,餘下$19萬則為《字花》銷售收入(約$15萬)及廣告費收入($4萬)。為免再有媒體或個人誤用過期資料,落得未經查證之惡名,這裡我們也披露2015 – 2016年「水煮魚文化」獲藝發局資助出版《字花》及文學推廣的資助額約為$100萬,較前一年增加的資助,分別為我們將兼職的行政助理改為全職員工,並且將會推出全新的文學網站,希望能夠藉著網站鼓勵及發掘更多作者,開拓香港文學的未來。至於鄧小樺小姐在這$71萬資助中所獲得之報酬共$782(50期稿酬,稿題為〈語言之超越及其不可超越〉)。3. 藝發局單項資助$83300為我們在中學推行的「在雲上播種:中學多媒體詩歌表演」,為以多媒體形式進行文學的跨界表演,共在8間學校進行,參與的藝術家包括詩人、形體、音樂、錄像等,鄧小樺小姐並沒有參與是項活動,亦沒有於是項資助中獲得任何報酬。4. 2013/14藝術行政人才培育計劃的$165,000資助,用意是為業界培養藝術行政人才,因此在招聘上限制應徵者大學畢業不得超過三年。而是項資助用於聘請「水煮魚文化」見習藝術行政主任王韻詩小姐(月薪$13000)。5. 鄧小樺小姐為「水煮魚文化」藝術總監,但並不參與「水煮魚文化」或《字花》的日常運作。「水煮魚」事務由行政總監洪永起負責,《字花》編務由執行編輯譚穎詩負責,藝術總監的職務主要包括監督公司運作,及為公司訂立發展方向與藝術方針、開拓資源等。我們於此不罔斷有關媒體錯誤推測藝發局資助款項去處之意圖,亦不判斷其媒體水準,惟望於此一黑暗時代,媒體能夠緊守尺度,不論立場如何,以事實說話,以理服人。洪永起行政總監水煮魚文化2015年3月31日今次事件,鄧小樺成眾矢之的,輔仁該文指她獲得過百萬,實際上她只獲得一筆數百元的稿費,事實勝於鴻辯。輔仁媒體總編輯常言香港文壇腐敗。無論文壇有多壞,還未及那些不負責任的網媒,和那些知名作者(包括墳總),不顧事實,任意訛傳、攻擊。願意接受這種薪金而為文學工作的文化人與年輕人,並沒欠他們什麼,是他們欠他們一句道歉。圖片來自《字花》專頁延伸閱讀:朗天:從詩歌的終結看墳場藝文事件字蝨 Kritik:「文學綜援論」筆戰時間表費勇:誰在消弭的地域間尋出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