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第四產業

華盛頓的Newseum聞名已久,今次終能造訪。七層樓的新聞博物館,表揚新聞工作者多年來捍衛新聞、言論和出版自由的功績。適逢小兒子從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畢業,感受尤其深刻。美國雖有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但如果沒有傳媒不斷監督,《華盛頓郵報》披露的「五角大樓文件」、牽連尼克遜總統的水門事件,和現仍在不斷發展中的特朗普總統通俄門,都會因建制擁權者肆意隱瞞致不見天日。缺少了保障公眾知情權的第四產業,既得利益者就可以為所欲為。放諸內地,政府若是認真打貪而非旨在肅敵,就應該放寬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容許記者調查官場的貪腐,施行獨立的監督角色。身處新聞博物館,不期然想起最近兩名香港記者在內地被打,特區政府窩囊地只表達「關注」,叫克盡己任竭力記錄真相的記者情何以堪。最近記者協會慶祝金禧,請來了南韓資深記者孫石熙主禮,其帶領的團隊揭發連串醜聞最終令總統朴槿惠下台。他勉勵香港行家「有時候或會陷於麻煩,但這是個過程,機會總會來的」;南韓傳媒經歷過更惡劣的時期,但都熬過了,守得雲開見月明。南韓獨裁專制年代記者受盡壓迫,但仍能堅持揭示真相的精神,甚至願意付上性命。相比之下,香港傳媒雖有老闆歸邊和自我審查的威脅,但絕對不是無希望。歷史是一個過程,今天違反普世價值的掌權者,遲早會被時代淘汰。[梁家傑]PNS_WEB_TC/20180524/s00202/text/1527099419732pentoy

詳情

蔡子強:記協五十:「逆風堅持」的路上要不畏寂寞

上周六,對於香港記者協會(記協)來說,那是一個五味紛陳、冷暖自知的日子。 五味紛陳 冷暖自知 那是一個喜氣洋洋的日子。在這一天,記協慶祝成立50周年。 那也是一個義憤填胸的日子。同一天,記協就北京公安襲擊now新聞台記者及特區政府的噤聲,發表聲明強烈抗議。 那是一個濟濟一堂的日子。記協的舊雨新知,包括9位當過主席和眾多當過執委的朋友,以至創會主席的女兒Maria Spackman,以及當過創會執委的陳橋先生等,都特地前來為記協賀壽。 那也是一個冷清孤立的日子。同日下午,特首林鄭月娥在一眾官員眾星拱月簇擁下,出席教協慶祝成立45周年活動。但到了晚上,除了新聞處長朱曼鈴之外,所有官員都芳蹤杳然。據說大約3個月前,記協已發出邀請,但一眾官員卻紛紛不約而同推說無暇出席。還記得在兩個月前,在另一個新聞界的類似慶祝場合,特首、司局長不單傾巢而出,更粉墨登場上台大玩遊戲,與今夜成了一個強烈對比。難道真的是不怕孤立,才可獨立? 生於憂患 50周年,換句話說,那就是於1968年成立。心水清的讀者,恐怕都能察覺到那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不錯,那正是六七暴動期間。 記協其實正正是因為六七暴動期間,記者在採訪時

詳情

潘麗瓊:暴徒變英雄

梁天琦暴動罪成,最高可判十年監禁!有傳媒把他捧成英雄,「為理念獻身拒潛逃……」、「廢青變英雄」,甚至拒絕將旺角暴動定性為暴動,僅稱為「旺角大衝突」。一個罔顧記者安危、漠視新聞自由的暴徒,被新聞界自己捧為英雄?難道大家忘記當日有旺角暴徒因不忿被影到他們暴動行為,而打爛記者的攝錄機和相機,破口大罵,更有記者在採訪中受傷。作為暴動主角的梁天琦,事後並未就記者在暴動中受暴力對待而道歉,更揚言記者在採訪旺角騷亂時受傷是「抗爭的沙石」。一個高呼「抗爭無底線」、隨時可犧牲所有人,包括代表公眾知情權的記者、維持治安的警察、巿民的性命財產的暴徒,就是英雄?一個聚集烏合之眾、撬爛道路、向人擲磚的爛仔,就是大家可以信任的政治領袖?梁天琦憑什麼呼籲大家「保護香港」?根據林子穎拍的紀錄片《地厚天高》,梁天琦說,是大學畢業前夕感到前路茫茫,患上抑鬱症,後來認識黃台仰,「抱着改變社會的希望參加立法會補選」,病情因而好轉。連自己前途都不知方向的青年,就可以帶領香港走出方向?無法駕馭自己情緒的人,卻去搖旗吶喊,操控群眾情緒?破壞法治的人,卻去競選做立法會議員?梁天琦的荒謬,傳媒的迷失,莫過於此。[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21/s00196/text/1526839692569pentoy

詳情

陳惜姿:新聞界自求多福

香港記者協會成立半世紀,正慶祝創立五十周年,本來可喜可賀,但記者這份工一天比一天難打,新人入行不久又轉工,能擔起中層大樑的行家買少見少,實在是荊棘滿途。 做記者,工時長薪水低已是本質,人身安全也受威脅。一周內兩記者在內地採訪被打,港府官員不聞不問,冷言相向。林鄭班子雖不如梁振英,會發律師信警告批評他們的記者,但他們也絕非支持香港新聞界。 記者被打後,特首林鄭說四川省政府相當開明,已勒令打人者道歉,息事寧人。政務司長張建宗說港澳辦已作協調,請大家給他們時間。律政司長鄭若驊更妙,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詫異地說:「好奇怪,好難相信會發生。」事情確已發生,她作為律政司長只大喊難以相信,又有何用?打人者犯法,為何不追究? 香港新聞界一路走來,遇過幾多挑戰,發展至今天的規模得來不易。高官不支持傳媒,無異於自毁長城。香港新聞界具監察功能,而非充當喉舌,這是香港和內地城市的分別。 每年參加新聞比賽頒獎禮,都聽到主禮的港府高官對新聞系學生的勸勉,有一年,林鄭詰問學生為何熱中報道雨傘運動;又有一年,張建宗提醒學生不要只報道一帶一路,還要寫寫大灣區。可悲地,這就是他們對新聞界新血的叮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

詳情

區家麟:審查有洞

若然說中國新聞審查嚴苛、傳媒信息片面,很多內地朋友必然一臉不同意,也許還會覺得自己上網很自由。這正是審查黑手高明之處。新聞封鎖太高調,會出現「史翠珊效應」。美國藝人芭芭拉史翠珊,十多年前不滿一個民間組織航拍加州海岸照片令其大宅曝光,侵犯私隱,遂興訟禁制,但史翠珊敗訴。案件引人注目,數以十萬計網民湧到網站查看其大宅照片,結果欲蓋彌彰,適得其反。美國學者Roberts新作《滅聲》(Censored),形容中國的審查方式,是「Porous Censorship 」,姑且名之「孔洞審查」,即是審查系統未至於鐵板一塊,而是有孔洞,敏感信息還有散播的方式。例如中國技術上可以禁止民眾翻牆,拘捕敢言者的手段可以更殘酷,還未做,乃因避免惹來大反彈,反而損害政府公信力,加上現時以「資訊氾濫」的方式淹沒民眾觸覺,令人感覺資訊目不暇給;政府刪了什麼、媒介缺了什麼重要信息,平常人不易察覺。Roberts的研究發現,內地積極翻牆尋找信息的人,比例極小,都屬學歷高、掌握網絡技術、關心政治的一群;絕大部分人都是「理性地無知」(rationally ignorant)。選取信息時,只求方便、容易、減少成本,網絡慢了,很快就放棄,以為網絡不暢,根本不知道原來是政府刻意為之。大家不要天真,熟練的攻心手段,正蔓延到你身邊。[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15/s00311/text/1526321714251pentoy

詳情

區家麟:中國偉大貢獻

強國崛起,開創新時代人類政治文明,其中一個貢獻,正是豐富了人們對新聞審查的認識。美國學者Margaret E. Roberts新作《滅聲》(Censored),形容擅長審查資訊的中國政府,是一個「迹近完美的案例」,因中國新聞審查之技,包羅萬象,高科技應用超前,傲視全球專制同儕。作者把審查行為,歸類為三個「F」,製造恐懼(Fear)、增加阻力(Friction)與資訊氾濫(Flooding)。「製造恐懼」正是透過法令與高壓手段阻嚇,如微博封號、以言入罪等。但精明的審查黑手,會把威迫利誘的手段集中用於關鍵發布者,如媒體把關人及意見領袖,很多人為了趨吉避凶,乖乖就範。「增加阻力」的手段,如減慢網速或封鎖網站、不讓你搜索敏感詞,雖然你可以買軟件翻牆或重複嘗試,但要額外付出時間與金錢,等同一種「資訊稅」。大部分人無耐性,遂放棄追蹤政府不想你知的新聞。留意由國家控制的香港連鎖書店,好些敏感話題書籍已不能上架或入貨極少,難以買到,正是「增加阻力」之妙用。「資訊氾濫」,則發放大量無關宏旨的信息,如洪水暴發,轉移視線,平常人無時間無心力分辨真假輕重。大家有眼見,眾多新興親建制媒體,主打軟性新聞、消閒資訊,娛樂至死。此舉有效淹沒政府不想你知的信息,有消聲效果。認識審查新法,正是防止被愚弄的第一步。明天待續。[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14/s00311/text/1526235589039pentoy

詳情

吳志森:無綫新聞 事事旦旦

沒有看無綫新聞,大大話話可能已有二十年。不看的原因,你懂的。可以選擇更高質素的新聞的話,何必浪費時間,虐待自己。多年前,有觀眾不滿無綫新聞的報道水平,尤其對政治敏感新聞的自我審查愈來愈嚴重,趁戶外直播時段,舉牌抗議,「無綫新聞 事事旦旦」那一天起就不脛而走,家傳戶曉。無綫新聞的自我審查,可謂罄竹難書,但每一條新聞都經過反覆研究,精心策劃,絕對不是「事事旦旦 」,但今次把特朗普的sound bite錯誤翻譯,九唔搭八,就絕對可以用事事旦旦來形容。特朗普的講話,毫無文采,絕不深奧,甚為市井。「We believe that our liberty is a gift from our creator that no government can ever take it away」,顯淺易明:我們相信我們的自由是造物主賦予的禮物,沒有任何政府可以拿走。但無綫新聞把liberty譯作「特權」,creator變成「法庭」,打出的中文字幕:「我們相信我們的特權是來自法庭」,匪夷所思,無法理解,唯一的可能,如果不是有心搗蛋,就只能用「求求其其」來解釋了。我在無綫新聞工作了九年,負責專題報道,對國際新聞編輯,非常尊重。他們國際知識豐富,工作態度認真,翻譯水平甚高。把外電新聞影片,剪輯編排,配上粵語旁白中文字。遇到疑難,翻查資料,反覆核實,對翻譯的準確性尤其嚴謹。追求準確,不能出錯,這其實是對新聞工作的最低要求。但俱往矣,無綫新聞事事旦旦,或許只是香港沉淪墮落的冰山一角。[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511/s00193/text/1525976653372pentoy

詳情

謝子祺:謬論不是廢話

剛過去的周末,美國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指中國民航局要求美國國內航空公司修改台灣、香港及澳門的標示以符合中方要求,是Orwellian nonsense。我起初在網媒看到這段新聞,將Orwellian nonsense翻譯為「奧威爾式廢話」,覺得有點不妥。後來陸續看到其他傳媒報道,有的也是譯nonsense為「廢話」,有的則是「胡言亂語」或「謬論」。事有湊巧,譯「廢話」的都是我平時覺得水平比較低的傳媒。一般來說,nonsense就是不合理,Cambridge Dictionary的兩個解釋分別是①an idea or behaviour that is silly or stupid;②language that cannot be understood。對我來說,這兩個都不是中文裏「廢話」的意思。我們一般所說的「廢話」,有兩個條件需要符合,一是非常對,二是人盡皆知。最著名的例子當然就是「媽媽是女人」這句子,任何人都會以廢話視之,但就不會說這句話不合理。其他例子還有「在股票市場賺錢的方法是低買高賣」和「雙贏是最佳方案」等等,都是非常對而沒有提供實質資訊的句子,因為大家真正想知的是如何做到低買高賣和如何達至雙贏。回到Orwellian nonsense這例子,譯為廢話本身就是一件不合理的事,因為外交場合本來就是充滿廢話的地方,什麼「兩國合作是最佳出路」、「和平是共同願望」等等。只有當認為對方的做法不合理才會嚴詞批評,所以「胡言亂語」或「謬論」才是恰當的翻譯。後來Google了一下nonsense的中文,第一個結果就是「廢話」。唉,翻譯是要用腦的。[謝子祺]PNS_WEB_TC/20180509/s00315/text/1525803205000pentoy

詳情

鄭明仁:林鄭月娥看什麼報紙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香港報業公會最佳新聞獎頒獎典禮上,向在場幾百名新聞界老中青打氣。她說每天總要花四十五分鐘翻閱九份報紙,看完後滿手油墨,但她還是要繼續看,因為讀報才可知道哪一則新聞放在什麼位置,是頭條還是簡訊。報紙的新聞一般是按新聞重要性編排出來,大小長短分得一清二楚,這是從網上看不出來的。林鄭這番說話乃行家之言,也是長期讀報的心得。要在四十五分鐘內睇九份報紙,只能是蜻蜓點水,瞄一瞄標題而已。不過,林鄭每天都有「早禱會」,由部門首長匯報有什麼大事,因此她一定知道有什麼大新聞。香港現在每天出版的新聞報紙有十二份,如果撇除Financial Times(金融時報)和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這兩份相信林鄭必讀的外國報紙之外,她還看什麼報紙呢?來來去去應該不離大家知道的那幾份,我反而有興趣知道林鄭不看哪幾份中文報紙,但相信她不會公開講。林鄭在頒獎典禮上不斷討好前線記者,說大家採訪時要注意安全,又說已叮囑警務處盡量給前線記者提供方便。林鄭好識做,聽者也心領。結束演講前,她也當眾替香港新聞博覽館「劏鱔」(義務宣傳),說該館今年底開幕,將會是新聞界的盛事。我在此作一些補充:新聞博覧館坐落上環必列啫士街,荷李活道文武廟後面,前身是公理會堂,是孫中山先生受洗和居住過的地方。[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05/s00319/text/1525457524092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