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推墟巿?小心推基層落火坑

立法會前議員劉小麗忽然「蒲頭」,再以「撐基層墟市」為題遊行,大罵特首林鄭月娥,批評她沒有實踐競選承諾推動墟市云云。劉小麗向以「設立墟市,抗衡領展」為主打。那年農曆新年,她跑去當無牌小販而被控,一夜成名,後高票當選立法會議員,可見她抓住領展惹民怨,成功贏取政治本錢。推墟巿毫無新意,遠有陳婉嫻推「騰龍墟」,無疾而終;近有東華三院以非牟利形式營運的天水圍天秀墟,乃時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政治壓力下,撥款千萬港元建設的產物。它佔地三千八百平方米,以廉租八百至一千港元租出約二百個攤檔。據商戶說,每逢酷熱或大雨,皆十分「趕客」,自二○一三年二月開業至今,丁財兩不旺。政府另一近作「美食車」,同樣在掙扎求存的階段。「土地」是香港最貴重的資源,如果低價批出巿區旺地讓無牌小販推木頭車、擺地攤做生意,對於真金白銀在商場租舖做生意的商戶是否公平?像天秀墟這種小本經營的商戶,沒有太多資金去投資,只能賣低價值的東西。今天廉價貨有網購,貴價貨有商場,風吹雨打太陽曬的「街邊檔」,不容易有生存空間。活的經濟,不是靠政府「設計」,更非靠政客「亂吹」,而是靠靈活的生意頭腦,不斷的嘗試,慢慢演化出來。撐墟巿隨時是「推基層」落火坑,浪費公帑和土地資源。[潘麗瓊]PNS_WEB_TC/20171225/s00196/text/1514137717379pentoy

詳情

劉進圖:領展壟斷可一擊即破

房委會把全港公屋商場「打包上市」,形成了壟斷公屋居民購物的領匯房產信託企業,後易名領展。近月領展動作頻頻,一面把旗下商場分拆出售,一面到內地收購商業地產,惹來不少批評,質疑領展背棄公屋居民利益。對領展提出尖銳批評的,既有在野的泛民議員,也包括親建制的新民黨,但似乎沒有人能提出有效的制約辦法。其實要打破領展壟斷並不困難,房委會只需在各公共屋邨建立網購物流站、流動蔬果車、互助茶水亭,三管齊下,「領展霸權」可一擊即破。 互聯網購物近年大行其道,網上消費選擇極多,價錢較實體店便宜,配套的派送服務亦相當發達,內地不少實體商場因此大受衝擊,被迫朝「體驗式消費」轉型。香港亦正往同一方向發展,但公共屋邨有先天缺陷,就是許多單位白天沒有人在家,父母出外上班、孩子去上學,物流公司白天送貨沒人應門,晚上送貨人手安排不便,而整天在家的長者多不懂上網。如果公共屋邨內有可靠的網購物流站,代居民暫管網購商品,並協助年長住戶下單購物,公屋居民就可以不去領展商場的超市仍能買齊日常生活所需物品,既省時間又省金錢。 「一站一車一亭」 破領展霸權 新鮮食品方面,現時不少公屋居民喜歡光顧食環署的街市;屋苑附近沒有食環署街市的,

詳情

楊岳橋:網約車起動

有說,全港只有二三十個的士大佬會拒載和濫收車資。 這說法或許是事實。一年到晚,你我他都總有機會遇上二三十個拒載或亂收車費的的士司機。 消委會剛剛發表研究報告,建議政府循序漸進地從平台、車輛和司機三方面,規管網約車服務,讓Uber這類交通平台得以合法經營,使消費者有更多選擇。 這建議當然會對的士行業帶來衝擊,然誠如消委會總幹事黃鳳嫺所言:「若消費者不開心,就會離棄你的服務。」香港的士界的服務質素大家有目共睹,所以即使call Uber偶然較貴,廣大消費者也覺得物有所值,不想再貼錢買難受去截的士。 當然,網約車合法化的路還很長,還有很多細節要商量,其中一個議題就是怎樣避免有人把網約車「的士化」——即有雄厚資金的人購買大量新車,組成網約車車隊,變相令路面更形擠塞。限制每個人每間註冊公司只能登記某個數量的網約車、不能以全新落地的車來做網約生意等等,都是可以考慮的經營條件。 民主派撐網約車已經不是新鮮事,最近喜見有建制派同事亦高調支持。事實上為市民爭取選擇,從來都不應是政治化的事。必須強調,我們不是要拿網約車來打擊的士,若到頭來網約車的勢頭蓋過的士甚至完全取代的士,行業的服務質素也勢必會因失去競

詳情

日光:在元朗看見台灣

踏入十月,秋風送爽,一掃幾個月黏在身上的悶熱。入黑後,蚊明顯收斂,坐在街上舒服多了,是時候將好電影帶到月光底下,讓好作品有更多人欣賞、更多人討論。電影不光是娛樂,或許它能改變觀眾心態,從而改變社會政策。我和志同道合的元朗人組織「元居民」專頁,趁秋天舉行免費戶外放映會,讓街坊有機會觀賞獨立小眾電影,元朗人不用「出城」睇戲或參加讀書會。元朗不是文化沙漠,獨立電影不止有一小撮人觀看。周日黃昏,我們幾人在元朗屏昌徑舉紙皮大喊宣傳:「今晚八點唔使錢有戲睇啊!睇《看見台灣》,係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食完飯來睇吖。」推着垃圾車的嬸嬸停下來,對放映會好奇,問:「你哋係咩人啊?點解咁好播電影?有冇明星㗎……」開場時,嬸嬸真的坐定定等睇戲。看到垃圾堆填的畫面,她有點錯愕。昏黃燈柱下,有名黝黑的伯伯踏單車來,帶點孩童的興奮說,專程來看此片,他在台灣讀書和生活二十多年,默默凝視牆上的台灣風景,流露一種說不出的「鄉愁」。感性的A告訴我,聽到「台灣」伯伯的反應有點感慨,若我們不播,他可能沒有機會看到了。住樓上的街坊吃過飯也來看電影,高峰期有八十多人一起看。這鼓勵我們籌備十二月的放映會,播一部老少咸宜的本地紀錄片。映後談邀請了姚松炎教授,深入講解可持續發展的三層矛盾,街坊踴躍分享日常生活—實踐環保習慣時所遇到的困難,有時避無可避都要用膠。姚教授點出這就是矛盾之一,以他朋友為例,到超市買零包裝產品,結果買到的貨品只有很少。他說,每個人要減少四分之三的消費,才可減低氣候暖化的影響。他強調實踐環保生活的四大方向:一、減少消費;二、共享經濟(使用二手物資);三、Upcycling;四、回收。[日光]PNS_WEB_TC/20171013/s00191/text/1507831385710pentoy

詳情

張文光:螢火蟲之墓

千呼萬喚,淘寶網終於停售活捉的螢火蟲了。這幾年,國內有人在情人節、婚禮等慶典,放飛螢火蟲,營造唯美的浪漫。商人觸覺敏銳,以螢火蟲為主題的活動,持續幾個月,巡迴不同城市間,讓遊客彷彿置身銀河。想想,婚禮的燈熄了,萬千螢火蟲在身邊飛,惹來一陣驚呼,家長為孩子捕捉螢火蟲,為了孩子一笑,但螢火蟲早已奄奄一息了。人類的慶典竟成為螢火蟲的墓地。一個活動,一天殺害以萬計的螢火蟲;且不說運送過程大量死亡,持續多月的活動,流行全國的時尚,而死去的螢火蟲以億計算,不出十年,螢火蟲恐怕會絕迹中國了。這是物種滅絕的最快紀錄吧。螢火蟲常棲息於陰暗潮濕的潔淨水邊,成蟲發光,是為了求偶繁殖,壽命不過十多天。過去,人類的光害、水源的污染、河流的乾涸,已使很多螢火蟲失去棲息之地。如今,螢火蟲還未繁殖,便大規模捕捉了,滿足人類一夜的浪漫,滅絕是不可避免的命運。可憐的螢火蟲,美麗的螢火蟲,滅絕在集體的愚昧和歡娛中,值得嗎?中國富裕了,快樂的玩意多了;中國人也多,一個流行的玩意,也可成為自然生態的災難。如果玩意成為商品,在淘寶網完成大量的交易,足以悄悄地毁掉地球物種。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魚翅、象牙、穿山甲、藏羚羊已是證明,如今,長長的名單上,不過加添了螢火蟲而已。為什麼人類不能讓物種自由自在地長留天地?不能成為地球負責任的萬物之靈?記得美國西雅圖酋長的宣言嗎?那是十九世紀中期,他被迫賣出部落的土地給美國政府時,告誡白人要敬重大地的講話:「野獸是我們兄弟,我們只為求活才獵殺他們。即使蚯蚓,也使土地鬆軟溫柔,讓人可踩在上面。如果獸類全失,人類將寂寞而死。獸類身上發生的,必將在人類身上發生,萬物都屬同一呼吸。」「你們怎能夠買賣天空、土地的溫柔、羚羊的奔馳?空氣的清新和水的漣漪,如何賣給你們?當野牛死盡,你還能買回來嗎?」人類為了生存,難免要吃食動物,但不要趕盡殺絕,更不要為一夜浪漫,讓螢火蟲在歡呼聲中消失。[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71005/s00193/text/1507139346383pentoy

詳情

馬家輝:連「環補」也做不了

深圳忽然改動收生政策,特區馬上方寸大亂,生源短缺,座椅空蕩。深圳忽然拒收廢紙,特區馬上手足無措,空箱高疊,廢紙連場。似乎深圳打個噴嚏,特區便會傷風感冒。 怎麼辦? 當然有人會說「這證明必須切割,自給自足,門前清,不求人」云云,彷彿孤城獨立即可解決問題,據地為王,香港萬歲,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亦不沾河水。如果世上有這麼簡單的靈方妙藥,吞吃一顆,不老不死不病不窮,那太好辦了,任誰都會舉腳贊成。問題是,在切割靈丹未現的時候,總得想方設法安排現實出路,而一旦有了妥善安排,切割是否仍為靈丹,實在難說。 靈丹與毒藥,如同希望與絕望,按魯迅的形容是,皆近「虛妄」。虛妄只能滿足幻想,可沒法解決難題,以虛妄為樂,得到的往往只是災難,虛妄無法鋪成美好的出路,而如果美好的出路需以災難為墊路基石,便沒資格稱為美好。仇恨與壓制,不離不棄,既是政治的拼鬥策略問題,更關乎痛苦的倫理責任,而後者,其實更該成為首要的抉擇考量。 在廢紙成牆的日子裡,開車於市,看見老翁老婦把拾來的紙皮箱推行路上,心裡是加倍的難過。或許有些人並不太老,但彎著腰,低著頭,不容易辨識容顏年紀,就是淒涼與蒼涼,有著末世的預警。在繁華鬧市裡,一個號稱

詳情

朱漢強:一劑「廿四味」 篤爆廢膠回收出事

面對中國年底收緊進口24種回收品的政策(註),腦海中浮現出以下畫面:一碗勁度十足的廿四味。有環保園租客提起,她每個月都會北上代表公司跟客戶交流,最近一次上去,六成人不見了,不少人被補。原因是,廠房不符國家排污規定。 這劑涼茶,不只苦澀咁簡單。 中國回收禁制 掀廢紙風暴 不是說回收禁令年底才實施嗎?習大大4月主持的中央改革領導小組會議,決定中國不再做發展國家的垃圾桶。對這個決定,任誰都不敢怠慢,未等法令出台,上千計的環保督察走遍大江南北,凡有不符入口回收品執照的處理場,要不停產取締,要不自行休業整改,反正就是絕不手軟。 香港廢紙出口商近日風風火火鬧罷市,有業者在閉門會議上說,這源於內地有紙廠過不了環保的關,無法接貨,全球出口中國的廢紙貿易幾近停擺,香港自難倖免,以致裝卸區堆起兩層樓高的紙陣。內地缺貨,加上人仔貶值,內地廢紙價已大幅加至每公噸3100元人民幣。這層層疊疊的紙磚,運得上內地就變成鈔票,長期積壓便見財化水,最糟是淪為垃圾。 這碗廿四味,業者甘苦自知。 說實在,香港的廢紙質量不是最好,估計還經得起年底回收政策的考驗,無奈是遇上內地急驚風式的「掃場」,受到短暫牽連。 如果這場廢紙風

詳情

張文光:大地的傷疤——《看見台灣》之殤

紀錄片《看見台灣》的環保導演齊柏林,航拍《看見台灣Ⅱ》時罹難,他的逝世令人哀痛。《看見台灣》讓世界感受台灣之美,流露他對台灣大地的深情,電影最感人的一章,是揭露台灣的清境山城,如何被人類的自私和貪婪,以旅遊開發之名,將美好的山岳蹂躪和破壞。電影真實展現清境的質變,曾經是群峰環抱、雲霧蒸騰的原始山岳,人為留下不能癒合的傷疤:違法的豪華旅館堆疊山路旁,葱蘢的樹林砍伐為人工草地,滿山遊客踏遍了懸空步道,熙來攘往的山路車聲不絕,璀璨的燈火照亮山城的不夜天。一個寧靜美麗的山林,毁在城市人休閒而過度的開發的浪潮,沒有規管,沒有制約,沒有明天。齊柏林的電影警醒了台灣人。當監管清境的聲音與商業利益的集團,還在議會和傳媒拉鋸時,齊柏林竟然不幸離去了。但《看見台灣》喚醒的台灣人,該不會沉默無聲吧。回望清境的質變,看到歷史的荒謬:沿着清境山路往下走,會看到一個殘舊的墓地,那是日本殖民時期,台灣賽德克族人用全族的生命,反抗日本人掠奪山林的流血之地。那一次反抗,就是著名的霧社事件。當時,日本軍隊進駐原住民的山林,掠奪樟腦和檜木等財寶,欺負和奴役原住民,賽德克族的領袖莫那魯道,忍無可忍,率領族人在霧社學校運動會,殺去了一百三十多名日本人。日本軍隊的反擊極為殘酷,用毒氣彈作滅族的殺戮,殺去了六百多族人,莫那魯道的最後一戰,絕望地槍殺家人後自盡,寫下原住民的一頁悲歌。如今,莫那魯道的墳墓和雕像,寂靜地立在清境山路旁,冷看當年用生命守護的山林面目全非,非因日本的侵略,而是旅遊改變了青山。改變非一朝一夕,國民黨統治台灣時,清境曾作農場安置雲南和緬甸撤回台灣的軍人,往後,政府賣出土地,美麗的清境成為旅遊熱點,豪華旅店和民宿應運而生,各據一方,搶佔景觀,將清靜的山頭變成高山的鬧市。遊客踏破清境的亂象,記錄在《看見台灣》裏,如暮鼓晨鐘,沉睡的人心剛醒,齊柏林卻逝去了,遺憾如一聲嘆息,迴蕩在清境的雲霧青山。[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70905/s00193/text/1504548536480pentoy

詳情

施政報告須對抗全球暖化(文:李偉才)

昨日(23/8/17)「天鴿」襲港,由政務司處舉辦的一個《施政報告》(環境政策)諮詢大會被迫取消。作為「350香港」的召集人,我本預備應邀出席,並向大會提交一份有關對抗全球暖化的意見書。如今會議告吹(理應改期但未獲通知),我決定先將意見書公開發表,並聽聽大家對此的意見。意見書全文如下: 致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環境局局長: 「350香港」對「香港2017-18年度《施政報告》諮詢:環保政策部分」之意見 全球暖化引至的氣候災變和生態崩潰,是影響著人類生死存亡的一項重大而迫切的挑戰。由於暖化的最大元凶,是燃燒大量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氣)所釋放的二氧化碳,因此盡快取締化石燃料的使用,成為了當務之急。 由於化石燃料仍是現代文明的主要能源,取締化石燃料(「去碳」)的難度無疑極高。但正確地認識問題是解決任何問題的第一步,而對於牽涉整個社會利益的這個問題,有關的認識必須為全民(而不是一小撮專家學者)所擁有。 事實卻是,目前坊間甚至專業的主流媒體,對全球暖化仍然時有質疑,而大眾對於「去碳」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仍然不大了了。這反映了政府在公眾宣傳和教育方面嚴重不足(例如至今沒有一次「城市論壇」討論過這個如此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