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覓地諮詢: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舉出十八個選項供公眾諮詢,但選項甫推出,社會共識未見,反而激化社會矛盾,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展開諮詢翌日,幾十人組成「香港高爾夫大聯盟」,要捍衛粉嶺高爾夫球場,就在聯盟啓動儀式上,其中一白衣人與支持收回球場建屋的工黨大打出手。高球場先變成政治舞台,再變喊打喊殺的擂台!高官並非蠢才,怎會不知上屆政府覓地建屋,粒粒皆辛苦,梁振英哽咽一幕呢?十八個選項各有利弊,例如填海和拓展郊野公園邊陲,好處是毋須處理業權,較快上馬,但勢必引起環保團體反對。假如和擁有農地的私人發展商合作,加快審批、提供基建等,又會惹來官商勾結的責難……點做都死!卻又不能像曾蔭權不做不錯,定會被巿民唾罵。諮詢只會暴露社會矛盾,而不能達至共識。覓地必須透過協商、折衷及讓步等,調停者需要有圓融的政治智慧及手腕。即使成功覓地起屋,萬一遇上利率上升,投資需求消失,樓價滑落,滿街負資產,便會重蹈董建華八萬五的覆轍,無辜揹上黑鍋。公眾諮詢挖出「十八個洞」來填滿巿民口水,玩足五個月,再將數據交大學研究分析,拖吓拖吓,樓巿剛好冧了,到時即使覓地得個桔,也無所謂。諮詢是釜底抽薪,雖然未見其利,先見其害,但起碼可轉移視線、拖延時間,是充滿政治算計的一着。[潘麗瓊]PNS_WEB_TC/20180430/s00196/text/1525025162770pentoy

詳情

區家麟:搶地大辯論

「貨櫃碼頭建上蓋起樓」愈講愈真。真不知道那些倡議者有無見過貨櫃碼頭的巨型起落架,本身已經二三十米高,要建十幾層樓高的平台再起樓?住客特享:每天呼吸貨櫃輪廢氣,欣賞震耳欲聾鳴笛聲、聆聽搬運貨櫃的撞擊奏鳴曲,滿城盡是貨櫃車,樓盤名可叫「海岸居」。有人說,概念創新,技術上可行,地鐵上蓋可以建屋,貨櫃碼頭當然都可以;我說,如果貨櫃碼頭可以建上蓋起樓,很多地方更容易。第一是馬路,馬路佔了香港城市面積兩成,馬路建上蓋,全面建屋,幾乎就立刻解決了土地問題,而且全港馬路都藏在住宅之下,行人不怕被車撞死了。第二,粉嶺高爾夫球場。政府可以在高球場上建十層高平台建屋,粉嶺高球場變成全世界第一個全天候場地,打風落雨都不怕,穹頂上可以播放藍天白雲,香港一奇觀。第三,解放軍軍營。軍營上建平台起樓吧,人們不只能安居,戰時更能成為人肉盾牌擋飛彈,聽說「愛國是人類的核心價值」,香港愛國者眾,捨身保護解放軍戰士者數不勝數,必搶高樓價。最後,是新界墳地。這些風水寶地,背山面海,陰宅陽宅皆宜。為免打擾先人,我們又建十層高的平台再起樓,擁墳地的家族可以優惠價購買。九代同堂一家親,陰陽同行we connect,此之謂孝義。荒謬?技術可行,概念創新,事在人為而已。[區家麟]PNS_WEB_TC/20180424/s00311/text/1524506605727pentoy

詳情

簡冬娜:炒黃牛列刑事,炒樓呢?

有時太認真,只會令人發笑,例如特區政府和立法會,其實是否現實生活中管不了麻鷹,所以才要管雞仔,譬如話黃子華棟篤笑出現炒黃牛飛問題,於是煞有介事研究修例,甚至說考慮列為刑事。演唱會是商業活動,也是消閒娛樂,並非生活必需品,出現黃牛飛,關乎供求問題。主辦方有八成門票留給贊助商與內部認購,固然是造成炒賣的其中一個原因,但拿多少貨出來賣不是有自由嗎?也是行銷考慮。黃子華、五月天受歡迎,門票才會炒得起,每年開演唱會的歌手多的是,香港搞棟篤笑的人少,也不獨黃子華,為什麽其他人就炒不起來?難道他們的主辦沒有扣起八成門票嗎?說實名制購票可杜絕黃牛,行政成本由誰來支付,在商言商,最後還不是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再說,約千元的演唱會門票動輒黃牛飛炒價逾萬,是否真的有市場?一如近年很多名牌手機推出,不是一樣有炒價,最終燶味處處,其實很多所謂有炒飛的演唱會,開騷前都有人割價求讓,市場的事本來就應該留待市場解決。如果炒黃牛飛應該列刑事,那麽炒樓呢?地產商、公屋富戶、囤地改則建劏房的業主……所有高樓價的共業者,住屋還是生活基本所需,不是更應該加重刑罰?但辣招嚴刑若真的能打擊樓市,香港樓價就不會不斷飈升了。[簡冬娜]PNS_WEB_TC/20180414/s00191/text/1523643383083pentoy

詳情

魯甦:政府只想在高球場蓋豪宅

千呼萬喚的粉嶺高球場發展方案,終於呈上土地供應小組。兩個方案,無論是局部發展或是全面發展,都是以中低密度為主。換句話說,發展高球場,只會讓發展商興建像古洞南的「天巒」和愛園別墅舊址的「高爾夫.御苑」一類的豪宅。激進左翼和民主派一廂情願地以為發展粉嶺高球場,就可以替代古洞北新市鎮或大量興建公屋,這兩個願望恐怕會落空。為什麼會如此?在整個新界東北發展大計中,覓地建屋只是幌子,發展新界北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深港融合。古洞北的發展,是要接通河套的發展。在剛剛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政府不是豪花數百億元給河套發展嗎?這也是為什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寧願推後打鼓嶺,也要強推古洞北的真正原因。香港是否真的缺乏土地?政府將啟德等大量靚地劃作私樓發展;北角邨、山谷道邨、黃竹坑邨等被劃為私樓;發展商坐擁過千公頃新界農地土地、政府為了丁權需預留大量土地給丁屋……土地供應小組只不過是為政府合理化盲搶地的政治把戲。■「自由談」歡迎投稿(約500字)投稿方法﹕電郵mpcolumn@mingpao.com或傳真2898 2539請附中英文全名、英文地址、電話、身分證號碼[魯甦]PNS_WEB_TC/20180309/s00200/text/1520532002859pentoy

詳情

趙崇基:樓市專家

香港地少人多,一屋難求,炒樓又是熱門行業,於是,有一事,人人是專家,那就是樓價。 不用正式統計,日常生活中,香港人最常聊到的話題之一,就是樓價。不論有樓冇樓,不論金融炒家、地產大亨、經濟學者、維園阿伯、牛頭角順嫂,對於樓價,人人都有一套理論,人人都是預測大師。 身邊有從事地產的朋友,滿以為熟悉市道,一直相信樓價不可能只升不跌,好幾個階段都估樓價會跌,有些甚至身體力行,在以為最高峰期將房子賣掉,等樓價下跌再出手。可是,他們的預測沒有一次準確,賣了樓的,在地產代理舖前,看着天天創新高的樓價,欲哭無淚。 我不是專家,從不炒樓,買樓只為自住或改善生活。對於樓市,我只相信最簡單的經濟理論,就是供求問題。 回顧歷史,所謂跌市,都跟香港人的信心有關。第一次是1966年,正值中國文化大革命,波及香港,樓價從高峰往下跌。八十年代初,美國加息,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未明,樓價又跌。之後是1997的暴跌,跌到2003年沙士,香港儼如末日。 每一次樓市大跌,都有歷史因素,就是人們對這個城市的信心,人心惶惶,自然不敢買樓,沒有需求,樓價自然會跌。這幾年,香港人對磚頭渴求不變,加上北方走資散水豪客,官商同坐一條船,樓

詳情

區家麟:法律僭建專家

聽說,僭建是香港普遍現象,屋宇僭建如是,法律僭建如是。 屋宇僭建,還原即可;法律的僭建,不止不會還原,更是變本加厲,深挖秘密地洞損害根基,樓頂天台瘋狂加建到火星。 例如「憲制秩序」四字,橫空出世,那是誰的秩序?誰來擬定?誰來詮釋?國家權力機關違憲,誰有權審查?基本法就是憲法框架下訂立,現在一聲「憲制秩序」,基本法條文就可以一風吹? 還有「國家行為」四字,西環法律精英謂,人大一個「說明」,都是「國家行為」,香港法院不能質疑。那麼,國家行為違憲違法怎麼辦?一聲「國家行為」,自己定的法律就「不再適用」,基本法與廢紙有何差別? 當然還有「一言九鼎」所謂不容挑戰,所有法律我說了算,正是「朕即是法」赤條條畫出腸版本。 香港眾多挾着「專業」名堂的律師學者,挖空心思為「朕即是法」提供「法律理據」與「憲法根源」,奴才心態令人嘔吐。試想想,回到三十年前基本法起草時吧,若當年北京政府坦白告訴香港人,所謂神聖基本法,要服從由我定的「憲政秩序」,「國家行為」我說了算,「普通法」靠邊站,任何異議我就是「一言九鼎」,香港人一早就反枱了。 騙徒行騙的手法層出不窮,但有些放諸四海皆好用,騙你一時,生米煮成熟飯,過咗海就

詳情

石琪:查家宅.證清白

俗語「查家宅」,通常是指查家世,甚至祖宗三代起底。但此語在今日香港應該照足字面理解:查明家宅內外和上下,有沒有違規僭建,以及不安全的破損。其實政府經常抽查市民的家宅,最普遍是驗窗、查簷篷,有問題便要修要拆。不必官方親自出動,只需發出公文,被選中的大廈家家戶戶便要在指定期限內,像驗車那樣由合資格公司檢查及修補。於是必然家家破財,那些公司生意滔滔。但一般來說,除非危及安全,官方不大理會有無僭建。大概因為港英時代慣於對僭建隻眼開隻眼閉,尤其是數十年前逃難者湧來,簡直縱容他們在山頭搭木屋,在市區天台搭棚屋,騎樓封起變廳房。這是歷史遺留的問題,現在舊區舊樓明顯有大量僭建物,難以全部執正清除。公屋和新廈的管理就比較規矩,不容僭建。目前最需要執正查驗的,反而是富貴人家,擁有獨立屋已經得天獨厚,竟然得寸進尺僭建,好像有恃無恐。直至家主要做特首或司長,才被揭發,成為醜聞。近年高官政要屢次因家宅問題出事,包括僭建或特惠,奇在仍有「高端」人士毫不醒覺,弄到水洗不清。可見查家宅比查三代案底重要,達官貴人都要自查家宅,證明清白。否則官方不查,也會有人檢舉,亦逃不過遙控飛來飛去的天眼。[石琪 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120/s00206/text/1516385004382pentoy

詳情

潘麗瓊:僭建與偽善

特首林鄭月娥開局順利,反對派由DQ事件開始便頭頭碰着黑,一直在等待一個黑仔「吳克儉」出現,好讓他們在政府中鑿穿一個缺口!終於等到了,是律政司長鄭若驊,甫上台便因僭建風波,被反對派連環狙擊。這一擊非同小可,萬一處理不善,鄭若驊被廢武功,未來如何處理一地兩檢及廿三條?回頭看僭建這「毒」門暗器。僭建不是刑事罪行,法例只要求還原。僭建在香港是普遍現象,除了毛孟靜等人水蛇春咁長的僭建名單外,日前又爆出反對派的港大法律系講師張達明,家曾有僭建,毛孟靜個案更是多年沒處理。再次證明反對派持雙重標準。若發生在自己身上,是有錯能改,善莫大焉;若在政敵身上,則是喊打喊殺的政治工具。行為是最誠實的,反對派根本不覺得僭建是嚴重問題,從未由根本處解決,例如要求政府嚴正執法、加重懲罰,或要求檢視安全等。為什麼呢?因為香港有太多人,包括反對派自己,觸犯僭建,是不能揭開的潘朵拉盒子,認真處理,會惹選民反感,影響選票。所以,「僭建」只會針對性作政治工具,當有僭建嫌疑的高官不懂招架,便連消帶打作「人格謀殺」提升到「誠信」問題。僭建不是拖垮香港的問題,政治鬥爭才是。政客何其偽善!不斷把香港捲入政治鬥爭,自我消耗,損失的是香港人。[潘麗瓊]PNS_WEB_TC/20180118/s00196/text/1516211769047pentoy

詳情

馬傑偉:劏房與劏屋

香港人是睇樓精。聖誕正日在澳洲,所在商舖休假,朋友竟然可以安排睇樓活動,服咗佢。 主人家移民墨爾本數年,一落地就睇樓,睇足一年,精選獨立屋,並推倒舊屋重建。今年是收成期了,給我們介紹他們的新居。重建有度好,間隔啱心水之外,還可以劏地,一家大宅劏開兩家。為什麼要劏?利潤高呀!兩宅獨立,各有入口及車房。地是自己的,本是一屋一層,現在分兩屋各兩層,兩宅共有四層,即是發水發大尺數,香港人最叻此道。 此乃貴區;貴者,往往就近有名校,即係九龍塘。整條街本來都是一層過的獨立屋,如今唐人帶起,加建、加層,高了十幾尺,鄰居不爽了,向「區議會」投訴。香港人已精通對策,若一人投訴唔使理,若三四個鄰居投訴,就要預備打官司。什麼小計小動作做齊,例如一天由早到晚,加高部分太陽陰影而不騷擾對方……各種情况計到足,官司一般可勝訴。一條街,幾年下來,已有三四戶參與發水行動。 朋友說,他們有良心,一開二,房間大,可接受的。有不少人一開三,劏地劏到奇形怪狀。我們一起去參觀其中一所「劏屋」,大廳窄,廚房佔了一半,很礙眼。我問,古怪屋,賣得出嗎?他說一定得!因為就近超強名校,中國來的新貴肯買。原來近大學也有「劏房」,studi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