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共享」之亂

自稱為「共享」單車的Gobee.bike結業,是共享經濟失敗嗎?其實這些「共享」單車和共享經濟完全無關,整天說「共享」單車是新經濟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一般來說,共享經濟有兩個特點,一是活用已有但閒置的資源,所以不會大量新增工具和成本;二是沒有主要供應商或僱主,參與者以個別身分參與市場。這種經濟模式不但為了增加收入,更重要的理念是環保和參與者的自主性,有這些新理念才是新經濟嘛。一聽就知香港的所謂「共享」單車是九唔搭八,舊生意用了一個新潮的名字,那些半桶水政客就以為是新東西,更好笑的是有個什麼共享經濟聯盟為他們背書。好像一間餐廳以前是打電話訂位,現在是用App訂位,就叫自己「共享」餐廳。外國是真有共享單車的,有些人平時用單車上班,到假日就租出去,或者相反,平時放租假日享用。沒購置新物品,也沒有大老闆。所以Gobee.bike根本不是共享,只是自助。我討厭的原因是他們佔用公共資源做私人生意,而且要所有香港人承受全部亂象。他們和傳統租單車公司最大的分別是霸佔公共地方擺放、沒有交租、不用請員工,但從來沒想過怎去解決副作用。只要對香港稍有認識,就會知這種講求自律的自助生意行不通。早前去紅館看了一場表演,走的時候每一行都有垃圾,香港人的質素是不配自助的。[謝子祺]PNS_WEB_TC/20180808/s00315/text/1533666631269pentoy

詳情

吳志森:炒黃牛飛

子華神《金盆𠺘口》笑終人散,黃牛黨炒飛判刑,餘波蕩漾。大眾報紙頭版大字標題:「涉炒子華門票還柙 南京來港10年月入2.5萬 IT優才淪黃牛黨」。粗黑大字,搶盡眼球。這個標題信息量異常豐富,大學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院系,都有研究價值,老師更可以作為功課或考試題目,考考學生的功力。第一句是事實的陳述,表面爭議不大,但查實按現時法例,炒康文署轄下場館的黃牛飛並無犯法,是從事與入境身分不相符活動入罪。第二句想指出涉案者是內地人,來港十年,但賺錢能力顯然不高。若是強國權貴子弟,二萬五當然零用錢都不夠。但對於畢業十年的本地大學生,二萬五已算不錯的收入,不少仍是可望而不可即。若用月入二萬五來突顯這位炒黃牛的強國人冇鬼用,可能同時刺痛了本地大學生。第三句說出了涉案者從大陸來的途徑和身分。叫得優才,又是IT界,冇理由撈得咁霉,更要淪為黃牛黨。一個「淪」字,已把炒黃牛飛與偷呃拐騙等量齊觀,但卻比殺人放火稍遜一籌。但子華神話齋:「搵食啫,犯法呀!」囤積居奇,善價而沽,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運作的基本模式。炒黃牛與炒樓炒股票,都要睇準時機,平買貴賣,一樣要本錢,要眼光,也有睇錯市入錯貨炒燶的風險。兩者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只有搵餐晏仔與食大茶飯的不同而已。IT優才炒黃牛被視為「淪落」,當然有對強國人幸災樂禍的諷刺意味。但香港炒舖炒樓炒股票發達的,就被尊稱為舖王樓神股神,引來幾許羨慕目光。我無法明白的是,大家同樣在資本主義的金錢投機遊戲,為何一個天堂一個地獄,就連這份一向視自由經濟為上帝的大眾報紙,也有着令人費解的混亂邏輯。[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806/s00193/text/1533492779738pentoy

詳情

吳志森:覆巢之下

特府財爺陳茂波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冇信用兼霸凌,希望美國能回歸理性。看起來陳茂波確實勇武,帶頭開名批判特朗普,比林鄭的隱晦批評更進一步。但細看陳茂波的遣詞用字,原來是鸚鵡學舌,跳不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框框,只是向中央表態顯示忠誠而已。美國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頭炮五百億,未及招架,又加碼二千億。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香港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但中美貿易戰,來自中國的轉口貨物已受影響,金額高達一千三百億,特府官員稱要嚴陣以待,但會佈什麼陣式對待,除了一句空口號,便一無所有。這場硬仗打下去,香港單靠「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覆巢之下無完卵,起不了什麼作用。九七前,美國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將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有了美國這條法律,芯片禁運也好,提高關稅也好,貿易制裁也好,香港雖未至完全置身事外,也可減少影響,保存元氣。美國對香港和中國有這個區別對待,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美國定期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看看可以「區別對待」的元素是否存在、狀態如何,才決定是否繼續。當中港加速融合,京官不停指手劃腳,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港官口脗似足京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名存實亡……一國只有一制,不再需要區別對待,《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會馬上取消。[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9/s00193/text/1531937316487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美中貿易逆差的真相

醞釀多時的中美貿易戰在7月6日正式揭幕,美國開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中國亦隨即宣布對美國同等價值商品加徵關稅。不過,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並未引發全球股市震盪,當日全球主要股市表現「冷靜」。雖然美股表現反覆,曾一度下挫逾700點,但中港股市均不跌反升。我相信這是由於中美貿易「口水戰」已持續多時,市場有足夠時間逐步消化負面影響。 近日,經濟分析師George Kesarios在知名美股投資網站Seeking Alpha上發表一篇文章,指美國蘋果公司也要為美中貿易逆差負上一定的責任。據美國統計,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為3752億美元,而蘋果公司去年的營利為900億美元,佔了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的24%。但George Kesarios指出現時計算貿易逆差的方法極具誤導性,無法反映中美貿易的實況。 按HIS Market估算,蘋果生產iPhone X的成本為370美元,其中近90%來自南韓、日本、台灣、美國及歐洲等地的零件供應商,中國富士康公司負責的最後組製工序只佔成本的3%至6%。然而當前的貿易統計數據只看中國的出口總額,錯誤將大部分製造成本算到中國上。若將其

詳情

葉劉淑儀:債台高築的美利堅

上篇提到,美國人習慣了富裕的生活,不惜靠借貸也要維持自己的生活水平。美債是受歡迎的投資工具,一旦美元貶值,大家都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難怪中國一直力推人民幣國際化,目的想必是要擺脫「債仔」美國的操控。美國政府欠債多眾所周知,然而他們陷入債務深淵之深可能超乎大家的想像。根據美國的一些數據分析指出,美國政府2018年的官方債務數字高達34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120%,預計20年後將達到GDP的240%,可謂天文數字。更令人吃驚的是如果將社保及醫保等淨債務計算在內,今年的總債務高達110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390%!要滅債,只有加稅及縮減開支兩個途徑。然而美國是民主國家,官員及議員都是民選的。為不開罪選民,很少人會提加稅或縮減開支。特朗普在選前曾誇下海口要在8年之內還清美國的債務,但他的稅改法案及大灑金錢的預算案將令美國在未來10年每年產生平均2.1萬億的赤字。其實美國是有人知道自己的國家身陷破產邊緣,有評論指出其他人尚未察覺到是因為負債的影響尚未反映在他們的生活質素上。社保基金將於2034年消耗殆盡,而醫保基金亦將於2026年「乾塘」。美國的經濟其實已經千瘡百孔,政客為討好選民而揮霍無度,最終將拖累全世界。特朗普現尚可以軍事及經濟實力,威迫全世界配合他的保護主義政策,實已帶領大家來到危機的邊緣。港人必須深刻反思在這局勢下如何自強,投資要格外小心。[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709/s00193/text/1531073865510pentoy

詳情

潘麗瓊:政府應否出錢,讓全民睇波?

世界盃,捲起全港睇波的熱潮,可恨免費電視台TVB「計唔掂條數」,放棄競購世界盃轉播權。今屆獲得轉播權的NOW TV是收費電視,ViuTV則只免費播放十九場波,令球迷吊癮,如果不願意奉上近千元睇波費,便要東撲西撲,到商場排長龍霸位,到酒吧或茶餐廳付錢看波。 即使甘願頻頻撲撲,但俄羅斯和香港有時差,晚上十時至十二時那場波打完,下場波凌晨二時才啟播。難道在酒吧和商場磨爛蓆、捱眼瞓直至凌晨四五點?唔上唔落,不知應否舟車勞頓返家洗臉小睡好,還是直截了當,帶着一身汗臭和熊貓眼返工返學好。 望穿秋水才有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試問一生人看世界盃能有幾多次?舒舒服服地睇波,只是普羅大眾營役一天後,公餘課餘的卑微願望。偏偏好事多磨,巿民為了睇波,要排隊爭位,流離失所。何苦呢? 既然庫房水浸,政府為何不買世界盃轉播權,造福全港巿民呢?這總比起幫學生付DSE費,要一大堆申請手續簡單直接得多。連國內同胞都可以透過中央台看世界盃,為何富裕的香港人,忽然變成有波冇得睇的賤民? 有人說,可能是政府不想與民爭利,又或者此例一開,以後英超聯、歐冠盃、南美盃、NBA……陸續有來,長貧難顧,還是隻眼開隻眼閉算了。 冇波睇成為全民

詳情

張文光:異鄉人

世界盃開鑼了,夏夜美好。開幕禮的歌舞稍歇,吉祥物Zabivaka登場,原型來自西伯利亞的平原狼,意謂「射手」或「得分者」。原是俄羅斯產品,但樣本未如理想,開幕前一個月,急找中國幫忙,找到三十間工廠,製造一百萬小型的Zabivaka發售,還有一百個大型的Zabivaka,在現場與球星拍照,帶給世界歡樂。一個月的時光,中國工人由做模、試樣、生產到完工,一針一線,日以繼夜,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當工人看到Zabivaka在開幕禮亮相時,帶點自嘲說:「我們以另一種方式參與世界盃。」言者自得其樂,聽者有點神傷。早前,法國康城影展,一部受關注的中國電影《路過未來》,描述各地的農民工,離鄉背井,到深圳一帶打工,一去幾十年,老病被辭退了,留下他們的子女,繼續農民工的命運。一代又一代,活在冰冷的工廠和陰暗的房舍,埋葬了多少青春和夢想?飛升的租金樓價和高昂的醫療費用,讓農民工永遠不能歸屬與安居。深圳,無論如何現代,都是路過的城市,只有今天,沒有未來。這些活在底層的農民工,數目竟近三億,他們用血汗和青春,像工蟻一樣,撐起中國的世界工場,實現新世紀的中國夢。但城市冷酷,無論深圳、灣區、廣東還是外省,農民工像用完即棄的紙巾,老病者離去,換來青壯者,流入異鄉漂泊的大潮,生死哀哭,任全球化的巨輪將夢想輾碎。故鄉,成了春節短暫溫暖的寄望;城市,是陌生人相濡以沫的異鄉,沒有人關心生產線的過客,沒有人疼惜過客的悲歡。中國的現代化過程,人民付出實在太多。[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80620/s00193/text/1529432642136pentoy

詳情

陶囍:責任和愛

網上瘋傳一段訪問,有人問地盤工人為何在惡劣天氣工作,「是因為愛還是責任」?眉眼有點風霜帶着倦意但不失型仔的哥哥說:「係窮呀!XYZX!」爆出四字粗口時,流利而霸氣,笑笑口,幾調皮。短短十多秒,大快人心,哈哈大笑完,忍不住再看一遍。 係窮呀,講咩愛呀?責咩任呀?理想?飯都開唔到理咩想呀? 真是至理名言。有時文青上身,是但噏,夢想理想勇氣大愛責任包容等等詞語可以不假思索衝口而出。瘋傳片段的前文後理不清不楚,不知問和答的人在什麼場合對話,但只是寥寥數語,就演活了所謂離地和貼地的鴻溝。 由是想到這些年流行起來的後物質主義,大意是世代更替,新一代追求和執著的,不一定跟物質生活有關,更多趨向精神層面的,或關懷社群,或成就自我。有一陣子我也嚮往過這境界,心想如果世界有這轉向,物慾退場,理想抬頭,豈不快哉?不過不用多久,就發現後物質生活成本特別「高昂」,若無穩健的經濟基礎,後物質作為理論即使很吸引,實踐起來相當艱難。 地盤工人一句豪言,冷水照頭淋,生活就是鬼叫你窮呀頂硬上啦。有趣的是,當你態度從容,神氣活現,會令人覺得窮得有質素,有錢又唔係大晒,話裏透出了愛,流露了責任,於是,雖然連同粗口總共只說了七

詳情

吳志森:我唔知喎!

港鐵沙中線豆腐渣工程,愈揭愈臭。原來早在去年九月,分判商發現工程出現問題,電郵負責監督工程的路政署,以及其頂頭上司運輸及房屋局尋求協助。後來路政署找不到分判商了解細節,後分判商又表示問題已經解決,不用再跟進,結果不了了之。直至九個月後,才由媒體揭發有人刻意剪短鋼筋,醜聞愈鬧愈大,官員才開始介入。分判商向政府發出警號,後來雖然稱問題解決不需跟進,若官員有足夠警覺性,事不尋常,應主動了解,但官員卻怠惰不作為,什麼都不做,直至紙包不住火,才如夢初醒。去年九月林鄭政府已經上任,陳帆局長亦已埋位工作。最荒謬的是,面對如此重大醜聞,先由張建宗司長出面,再由局方發出新聞稿澄清:局長辦公室並未將分判商的電郵知會局長,陳帆對此並不知情。陳帆負責房屋運輸,路政署歸他管轄,港鐵建造營運也是他的職務範圍,即使下屬沒有將如此重要的信息通知他,即使陳帆真的全不知情,就表示他一點責任都沒有嗎?分判商的電郵,已到達局長辦公室,什麼要緊急上報,什麼可視作等閒,下屬也搞不清楚,陳帆至少要負管理不善的責任。陳帆已不是公務員,是政治委任的主要官員問責局長,千錯萬錯是下屬的錯,但政治責任,無論如何都推卸不到。香港特區為官之道,卸得就卸,最厲害的一招,就係:「我唔知喎!」沙中線豆腐渣醜聞,涉及工程質量,事關重大,人命關天,陳帆局長知道與不知道該電郵的存在,根本無關宏旨,也不會減輕政治責任。為官避事平生恥,煞有介事澄清「我唔知喎」,只反映心中有鬼,政治道德歸零。[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13/s00193/text/1528826515117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