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德威:基金經理修邊科?

資產管理公司的基金投資經理,坊間又叫「基金經理」「芬佬」是不少大學生或虎爸虎媽望子成龍的理想職業。唔少人都以為要做基金經理或投資分析員,大學理所當然要讀經濟學、金融財務、會計、工商管理等「搵錢」科目。但只要大家花少少時間上網搜尋一下,就會發現不少國際大型「金融財閥」的投資經理同分析員都並非主修「搵錢」學科。 小弟在一間基金公司工作,常要聯絡公司在英國同美國的基金經理同分析員,過去幾年發現一樣有趣的情況。美國同加拿大的投資分析部同事,大部份都讀上面提及的「搵錢」科目;不過英國及歐洲投資部同事就好唔同。細看他們的學歷,大學竟然主修香港人口中的「唔等使」學科,包括歷史、哲學、地質學、數學、物理等等。細問之下,原來他們認為投資金融財務分析只是職業技能,可以在基金公司邊做邊學,或者自己報讀特許金融分析師(CFA)等公開考試,所以他們會選擇其他學科去增加自己的視野,幫助自己在畢業後在就業市場中脫穎而出。 「唔等使」學科的優勢 基金公司為何聘請這些「唔等使」學科的畢業生呢?好簡單,投資公司本身可以提供金融財務知識的訓練,所以這些搵錢學科並不太值錢。相反,公司要一些具備不同技能和閱歷的學生作為新血,為

詳情

楊岳橋:也談銀紙

新鈔設計引起熱議,令人想起十元膠鈔推出之時醜得被冠以「花蟹」之名,而現在大家都對它習以為常,用得不亦樂乎了。 銀紙,只要它流通性高、抗貶力大,設計是美是醜,也許根本不是重點──它的公仔畫得再醜,我們還是無法抗拒它吧! 然而鈔票設計確有存在必要,一當然是為着防偽,津巴布韋元無論貶值到哪個谷底,也需要設計來抵抗假鈔。其次,鈔票會塑造你對一個地方的第一印象。無論是一萬円上的福澤諭吉、一美元上的喬治華盛頓,還是歐羅上的各種建築和橋樑,你往往是人還未到當地,已經透過紙幣「神遊」了一遍。 第三點我覺得是最重要的,就是人類對美的追求。道德上再看不起金錢,說它有銅臭(連紙幣也有銅臭,很冤枉),但因為是每天都必須接觸的東西,總不能對它的外表心懷厭惡。 說兩個得意的鈔票故事:Ootje Oxenaar在六十至八十年代所設計的一套「荷蘭盾」,其中的一千盾所畫的人物是哲學家斯賓諾莎,其鬈曲的頭髮線條暗藏了Oxenaar的中指指紋!有錢人每用一次,就接受一次設計師的「中指敬禮」! 一九八五年,緬甸獨裁者吳尼溫廢除五十和一百元紙幣,換成七十五元(因為當年是他七十五歲生日);兩年後再廢除二十五和三十五元,換上四十五

詳情

馬家輝:文明的選擇

長生企業老闆被捕,是女人,照片流出,幾乎毫不意外地有網民在照旁加字:「蝎子尾上刺,黃蜂尾後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彷彿仍在封建年代,牆上仍然掛著老黃曆,對於女性的羞辱踐踏像不經思索即可說出;多年來的性別平權意識沒有寸進,而把照片輾轉流傳的人,不管擁有多少個學位頭銜,仍然像沒受過教育般囂張荒唐。世上無樂土,人間無天國,地球上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皆有悲劇鬧劇,但測量一個社會的文明指數,並非有沒有悲劇鬧劇或有多少悲劇鬧劇,而是觀察這個社會對悲劇鬧劇作出什麼回應反應。是予以補救,抑或只懂發怒?是把怒氣對準焦點發出,從而改善景况,預防未來再次發生,抑或讓怒氣四濺,把無辜的人推向困境,承受無妄之災?是認認真真地依法抓人審人判人,抑或只基於輿情而草草結案?是即使領導不開聲亦會執法調查,抑或只因領導下了硬指示始動手辦事?是把調查結果如實公布,毋枉毋縱,抑或只宣布抓了幾個人、判了多少年?諸如此類,此類諸如,唯有選擇用文明的方式來回應悲劇鬧劇,始有機會修補文明的漏洞,令文明往前推進而非原地踏步,甚至更壞更差。也只有如此,才對得起在悲劇鬧劇裡的犧牲者和受害者,也才可減低未來出現更多犧牲者和受害者的可能性。每回出現關乎大眾健康的悲劇鬧劇,我們充其量只聽見抓人判人的消息,卻極少見關乎調查的細節和監察機制的改善,彷彿只要讓民眾出了氣便可了,下一波的風險是遙遠的日後事情,眼下不必管,或只用嘴巴說說便成,反正不會有太多跟進了解。於是,所謂調查,所謂回應,只變成一場雷厲風行的「除魔」行動,卻沒想過是什麼樣的環境使得妖魔存在和壯大。斬草不除根,當歪風來了,當然一吹又生。沒法了,遭受一波又一波的健康恐襲,內地父母的選擇——若有能力 ——自是把子女帶到香港打針。繼子宮頸針、美白針、流感針之後,香港或將再成內地人的「健康避風港」,唯望此城有能力承擔衝擊,別令本地居民因此吃虧。咦,深港邊境的購物城不是十室九空嗎?說不定可考慮改建為「打針城」,鼓勵有興趣的醫療業者在當地集中「接客」,一來方便南下的消費者,二來可免加深香港的擁擠度,這是聊勝於無的下策,而無奈,已成此城主調,沒有其他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27/s00205/text/1532628112098pentoy

詳情

鄭美姿:盲毛是誰

視障學生要出書,書名叫什麼才貼題?兩年前的七月,出書的路對這班學生來說,是一帶一路那麼遠,但那時候,我們已開始FF(網絡用語:解作幻想)。書未出現,文章未開筆,我們卻在WhatsApp裏,為此討論了上百條信息。開始時,大家的建議離不開:光明、心眼、彩色世界,搞笑版的則如金睛火眼。然而這些書名不是不好,就是有點過分堂皇。堂皇不是不好,但確實有點消化不良。於是大家筆鋒一轉,調子立即變得很藍,學生E說,不如叫「瞎子」?學生B回覆,或者叫「獻世」吧?事緣他們之間,曾有人因為上巴士時出了些亂子,被當眾辱罵「獻世」,因此大家說着說着,又重提這兩個字。這時候,心光學校的何老師出手,她提議:「不如叫盲毛?」盲毛兩個字一拋出來,我們群組裏幾位健視的老師,雖然隔住一隻手機,似乎都心有靈犀,意念上喜歡到不得了,但始終顧忌視障學生的想法,而同時又對他們充滿信心。神奇地,向來口水多過茶的群組,自此沒為書名問題再作討論。大家沒有說過「盲毛」兩字好或不好,話題飛快地又給轉換了。與此同時,盲毛已無縫地融入了我們平常的對話之中。直到今日我才問他們其實點諗,盲毛異口同聲答:「幾好喎。」《盲毛看世界》一書在書展推出,一班盲毛明日三點,將在會展A區搞簽名會。[鄭美姿]PNS_WEB_TC/20180721/s00314/text/1532110543807pentoy

詳情

吳志森:覆巢之下

特府財爺陳茂波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冇信用兼霸凌,希望美國能回歸理性。看起來陳茂波確實勇武,帶頭開名批判特朗普,比林鄭的隱晦批評更進一步。但細看陳茂波的遣詞用字,原來是鸚鵡學舌,跳不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框框,只是向中央表態顯示忠誠而已。美國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頭炮五百億,未及招架,又加碼二千億。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香港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但中美貿易戰,來自中國的轉口貨物已受影響,金額高達一千三百億,特府官員稱要嚴陣以待,但會佈什麼陣式對待,除了一句空口號,便一無所有。這場硬仗打下去,香港單靠「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覆巢之下無完卵,起不了什麼作用。九七前,美國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將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有了美國這條法律,芯片禁運也好,提高關稅也好,貿易制裁也好,香港雖未至完全置身事外,也可減少影響,保存元氣。美國對香港和中國有這個區別對待,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美國定期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看看可以「區別對待」的元素是否存在、狀態如何,才決定是否繼續。當中港加速融合,京官不停指手劃腳,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港官口脗似足京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名存實亡……一國只有一制,不再需要區別對待,《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會馬上取消。[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9/s00193/text/1531937316487pentoy

詳情

區家麟:香乜嘢煙

「香」煙?為何是「香煙」?不叫「臭煙」?最近社會討論電子煙規管立法,每見新聞或評論有人用「香煙」二字,我都會慨嘆,煙草商長年累月潛移默化的洗腦宣傳真厲害,把臭說成香,把毒物變成時尚。眾多號稱自己中立持平客觀的傳媒,都不經不覺中伏,把煙草產品形容是「香煙」等同把酒精飲品形容為「美酒」,你聽過「海關緝獲走私美酒」的新聞寫法嗎?為何「香煙」二字卻戒不掉?請不要告訴我「香」字意思是煙仔含「香料」,不是「香氣」意思。利用歧義暗渡陳倉,正是賺得盆滿缽滿煙草商的公關計謀。翻查電子報刊文庫粗略數算,電子煙爭議的這個月內,講述煙草事宜的新聞及評論,約六成至七成均用到「香煙」字眼,有189篇,用法包括「走私香煙」、「傳統香煙」、「香煙包裝」、「叼着香煙」等,連政府新聞稿也避不開,相信其中一個原則乃「香煙」是禁煙法例的字眼,用於法律語境中,「香煙」才叫準確。也再反證「香煙」二字之深入民心,連草擬法例的眾多專業人員都中伏;改用煙支、煙仔、煙草等字眼,可能有點「翹口」,但改變可以由傳媒開始,大家慢慢就習慣了。近年禁煙範圍不斷擴大,保障了市民的身體健康;現在是時候,傳媒不要在語言符號上被煙草商佔便宜,保護大家的心靈健康。[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16/s00311/text/1531678938927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美中貿易逆差的真相

醞釀多時的中美貿易戰在7月6日正式揭幕,美國開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中國亦隨即宣布對美國同等價值商品加徵關稅。不過,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並未引發全球股市震盪,當日全球主要股市表現「冷靜」。雖然美股表現反覆,曾一度下挫逾700點,但中港股市均不跌反升。我相信這是由於中美貿易「口水戰」已持續多時,市場有足夠時間逐步消化負面影響。 近日,經濟分析師George Kesarios在知名美股投資網站Seeking Alpha上發表一篇文章,指美國蘋果公司也要為美中貿易逆差負上一定的責任。據美國統計,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為3752億美元,而蘋果公司去年的營利為900億美元,佔了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的24%。但George Kesarios指出現時計算貿易逆差的方法極具誤導性,無法反映中美貿易的實況。 按HIS Market估算,蘋果生產iPhone X的成本為370美元,其中近90%來自南韓、日本、台灣、美國及歐洲等地的零件供應商,中國富士康公司負責的最後組製工序只佔成本的3%至6%。然而當前的貿易統計數據只看中國的出口總額,錯誤將大部分製造成本算到中國上。若將其

詳情

鄭美姿:失落的記者

碰上畢業幾年的新聞系學生,她腼腆地打個招呼,倒是我按捺不住熱情,追問她「後來怎麼了」。她驚喜地問:「你認得我呀?」真的,我忘記的更多,但對她頗有印象。女生能幹有心,兩年不見,我很想知道她畢業後的故事。但為了方便閱讀,讓我先補充一點前傳。女生小四就決定當記者,考上新聞系,上課時常常聽當過記者的老師講編採室的架構、做新聞的熱血、上司的破口大罵,還有輿論對社會的改變。她覺得自己準備好了,拍過畢業相就當個好記者。她進入網媒工作,認真睇新聞、追蹤新聞尾、觀察生活、思考弱勢社群,想替「沒有話語權」的人發聲。新聞狀似排山倒海而來,但要從中找到故事、人物、議題,其實更是大海撈針,而海面總是波光粼粼,是一根針,還只是陽光的折射?像假又像真。可身邊都是年輕記者,資深的不是含淚轉行,就是飾演十個煲一個蓋的角色。她自己諗古仔,做完寫幾多字?原來網絡世界無限大,新聞毋須權衡輕重始決定篇幅分量,愈多文就愈多點擊。於是她能寫就盡寫,能分稿就盡分。自己寫完自己上載網頁,毋須美術編輯代勞。一旦發現有錯字,自己再默默上網修改。報道開始了,報道結束了,中間只有網民偶爾剝幾粒花生贈興,但有血有肉的上司呢?說好了輿論改變社會呢?石沉,漣漪只是傳說。[鄭美姿]PNS_WEB_TC/20180714/s00314/text/1531506743701pentoy

詳情

區家麟:Waste Time

特首一句waste time,令全城思考光陰之寶貴。小弟往日製作新聞紀錄片,常警惕自己也勉勵後輩的做事最根本宗旨:千萬不要浪費觀眾時間。大台製作長篇新聞專題,若有半小時廢料,等同浪費一百萬人每人半小時的光陰,罪大惡極。林鄭治下,浪費時間之舉,首推土地大辯論。網羅有識之士勞師動眾搞大龍鳳,前設了一定要覓地千二公頃、前設了軍事用地不能碰;問卷設計誘導性,選來選去無得選;最後報告懷胎數月,林鄭出口術要早產,要填海。浪費了多少官員的時間、浪費了多少討論的口水。特區體制,浪費時間的能耐與無聊廢話之級數,直線飈升。最近有西環契仔建議被主席趕離場的立法會議員,應加重懲罰,或要「停賽一年」;又有紅底智囊謂終審法院是政治法庭,法官要作政治判斷。兩種論述都引英美民主社會作例子,前者謂英國議員有類似先例,後者說美國國會都激烈辯論最高法院法官人選。這些理據真的惹笑,若認真討論,又是一場消耗光陰的盛宴。英美政治體制,議員好歹都是民選,有認受性,權力受監察;香港那位隨便可以趕走議員的立法會主席有多少票?答案是零票自動當選,扭曲制度下政治霸王餐吃得開心。這個制度,令六七百萬人二十年的時光失竊,損失慘重,真正waste time。[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09/s00311/text/1531073869800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