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濕疹,時代之疾?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出疹,癢得要命,徹夜難眠,皮膚一塊塊的腫起來,看醫生,打針後就立刻好起來。慶幸算不上敏感,海鮮花生什麼毒辣容易過敏之物都會放進口,中招次數屈指可數,最可怕的一次,也不過吃了沙律後上半身脹紅,眼睛充血彷彿魔鬼附體,可一個小時後恢復正常,也沒深究到底沙律裏什麼配料致敏。皮膚敏感,從來很神秘,自己幸運而已,身邊人卻不然,記得中學時代,早會坐在旁邊的嬌小同學,每逢秋冬雙手龜裂,有時還會滲出血水,這是何等折騰,尤其對於女孩子。不曉得這是否後來說的濕疹,那久遠年代,沒聽過這名詞,現在朋友的孩子卻好像普遍都有。到底是食物、環境,還是什麼原因造成?濕疹不會要你立刻死,但嚴重者,生不如死。好友的兩個女兒自小就有,她也是皮膚多問題的人,一度怪責自己遺傳給孩子,長女尤其嚴重。聽過她說做敏感測試,花了幾千元,最終什麼也不能吃似的,小孩子戒乳製品最難,誰不喜歡蛋糕冰淇淋?她的長女甚至試過痕癢,抓傷身體,老師以為她受虐,要召見家長。現在孩子長大了,濕疹依然隨身,可她到外國升學後,不曉得歐洲天氣空氣都比香港好,還是小女孩沒家人管,髒得要命,揚言不會天天洗澡,反而她告訴母親,在外一年,濕疹從沒復發過。香港,一宗倫常命案,據說與濕疹有關,見網上瘋傳治理方法。但如果病的,是一個地方,一個時代,又豈是一兩項偏方能解決得了?[簡冬娜]PNS_WEB_TC/20180623/s00191/text/1529692030754pentoy

詳情

有辱無榮

最近曾鈺成好好火,由等埋發叔的政改表決開始,到梁特到立法會要求他執行議事程序,到其弟曾德成被退休,近一周以來,如果他戴個假髮,就是伶牙俐齒的怨婦,每天都明槍冷箭的不點名射擊目標,雖不明言,卻誰也猜得出他的泄憤對象;在香港做愛國陣營,傳統左派,大抵如他所言,只有辱,沒有榮。對於香港老左,「蛇齋餅糉」的標籤黏上千年萬能膠,即使用鏹水也難以割捨,何况不斷引入豬隊友?聰明絕頂如曾主席,當經驗豐富。跟蠢人相處不難,給點耐性就行,但跟自以為是的笨人一起,需要的是千年道行。也許對愛國陣營來說,國,就像宗教,決志信仰,往後只能絕對服從,不能質疑,只可跪拜,而且附帶不時生吞死貓的不公平條約?但說到愛國,在別的國家,黑白分明,在中國卻特別叫人迷糊,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繁體字,簡體字,共產主義,投向市場的共產主義,三民主義,獨立運動……說話有幾重意思,要聽背後的背後的背後,層次豐富得過頭,正正常常的人,在這種環境下生活得久,會分裂出不同人格,簡而言之,黐咗線。老愛國忠於信仰,倒是義無反顧的付出,頂多呻句有辱無榮;但辱是什麼呢?大國手眾目睽睽在人海中下沉抱膝呼痛,被質疑插水,他反斥「受辱」。但為剷除異己而不惜激化矛盾的人依舊在管治政府,輸了選舉的三姓家奴可跳班當局長,被推倒在地滿臉血的女子被控以胸襲警員罪成……這就是香港人活該受的辱嗎?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左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