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選擇令人苦惱

我們那一代,父母忙着搵食,教育程度又不高,子女有機會入大學,他們已開心得頭頂撞上天花板,怎會懂得跟子女討論選科?如今大學本科課程幾乎變成基礎教育,父母的教育水平又提高了,會跟子女到大學聽簡介會,會舉手發問:今年聯招學額為何減了N個等極其到家的問題。子女選科,變成一家人的大事。由於我在大學工作,不時有朋友問我收生的問題。這些人都是我那一輩了,他們是幫後輩問的。我想,大學每年都有簡介會,學生有興趣自己來聽好了,何須勞煩長輩?是長輩們太熱心嗎?就算有父母或叔伯四出打聽,在校內又有生涯規劃輔導,有「選擇困難症」的學生仍大有人在。別以為成績差才苦惱,成績好,選擇多,也會困擾。尤其有更多父母能負擔子女出國讀書,選擇倍增了,煩惱更多。我們從來叫學生及早了解自己的興趣與能力,想想將來希望投身哪個行業。若有初步想法,早一點找資料找門路,早作準備。和父母保持溝通,令對方有心理準備。雖說選科按興趣,有時未必能成事。若是客觀因素不容許,也不必執著。不必像《愛.回家》的朱凌凌,愛上攝影後便誓死與它一生一世,多辛苦都要轉主修。在大學讀一個不令你討厭的科目,閒時再鑽研興趣,將來亦大有可為,不必劃地為牢。[陳惜姿]PNS_WEB_TC/20180731/s00196/text/1532974887302pentoy

詳情

非思:《超人特工隊2》的政治隱喻:超級英雄合法化?

迪士尼彼思最新動畫作品《超人特工隊 2》在距首集十四年後上映。十四年,是什麼樣的概念?2004年,Facebook剛剛面世、而且尚未普及、社交媒體未興起、智能手機仍然是遙遠的事。講電影,漫威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等系列的超級英雄電影也未發展至今…… 《超人特工隊》首集上映,得到了空前成功,也令該作品得到當年奧斯卡最佳動畫。 近年,續集宣傳片終於推出,當初看過《超》的影迷無不感嘆,居然等了足足十四年才見到第二集蹤影 ── 看過第一集的小孩已經長大,世代氣候已經不同,現在欣賞這部電影,不論是首集還是續集,才發現懷緬童年之外,還發掘到各樣反映現世的政治隱喻。 【以下劇透,敬請留意】 英雄作為救續 超級英雄的救助,往往需要無助的市民方能成立。英雄擁有超凡於人的能力,在大蕭條後與二戰期間,超級英雄漫畫擴展為一大漫畫類型。這不止於其內容,更是因為人民對現世的絕望,在悲觀的社會現實中希望得到救贖。體制無法保護人民,於是公義需在體制外彰顯,而維護正義、儆惡懲奸的超級英雄就成為了市民的心靈寄託。《超人特工隊》在2004年推出,適逢美國在九一一襲擊的陰影中初癒,同時《超

詳情

張銳輝:目標清晰 放榜安心

今天是中學文憑試放榜的日子。現在的放榜日,已不像以往中五會考放榜般,學生隨時要準備拿着成績單,趕上路去報讀學校。因為不少大專院校,早在放榜前已開始招生面試,並向學生提供有條件取錄,不少是成績能達到基本入學水平即可獲得取錄。因此,做好準備的同學,未必要成績很突出,已可以手持着兩三個有條件取錄回校看成績,心情也就安穩得多。未能取得足以入讀資助學位課程成績的同學,尤其是原本成績不錯的,常會不情願去報讀副學位課程,覺得是一種挫敗。因此,在剛過去的周末,我校就請了一些「過來人」校友與中六同學們分享經驗。副學位課程可以是進入大學的踏腳石,因為現時大學可以透過非聯招方式以校內成績取錄就讀副學位的學生,而政府也給予大學資源,額外增加大三大四的學額,取錄副學位畢業生。其中一位校友的經歷是,副學位第一年的GPA取得3.9,即成功獲香港大學取錄就讀一年級。此外,副學位畢業時取得GPA3.5或以上的校友,不少也能升讀大學三年級,從而一圓大學夢。就算不升學,一些高級文憑資歷,本身已是一個專業職級,是就業的起步點。那天,校友給中六同學的勉勵是:只要有目標,即使一刻成績未如理想,可能暫時兜轉了,但只要肯努力,目標定能達到。[張銳輝]PNS_WEB_TC/20180711/s00204/text/1531247510749pentoy

詳情

陳文敏:英語水平

最近網上流傳幾篇文章,談到香港的英語水平低落,先有花了十年重修的大館,繼有近日由政府主辦的文學節,在展品介紹或推廣資料中,均出現文法錯誤或語句不通的情况。香港自稱是國際大都會,融會中西文化,但普羅大眾尤其是年輕一代的語文水平,卻往往和這國際大都會的身分不相稱。九七前,我們謔稱香港年輕一代的中文水平低落;九七後,中文水平未見提升,社會整體的英語水平卻急速下滑,不少年輕人連簡單的英語對話也無法進行,箇中原因,可能要留待專家去研究。但自九七以來, 不知是否出於政治正確的考慮,政府或民間都似乎在刻意迴避提升市民英語能力這問題。最近逛了幾間本地連鎖書店,偌大的書店英文書只有寥寥幾個書架,以往經營英文書的書店的規模和數量正在急速減少,不少書店亦難以分辨究竟是書店還是精品店 。英語始終是目前世界上最通行的語言之一,近年國內學生的英語水平不斷提升,香港學生的英語水平則不升反跌,這現象是值得注視的。閱讀是提升語文能力的最佳方法,閱讀習慣亦往往反映一個社會的文化素養,我們不想再看到「it was used as the prison hospital at the first」或「let’s art and literature bloom in Hong Kong」這些貽笑大方的例子。如果我們不再重視閱讀,或只滿足於閱讀翻譯文本,則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這個神話,也會隨着港鐵和機場這兩個香港神話而幻滅![陳文敏]PNS_WEB_TC/20180704/s00202/text/1530642128206pentoy

詳情

陳文敏:世有伯樂

前一陣子在大學咖啡店遇到黎青龍教授,隨後在報章得悉港大不和他續約一事。我和黎青龍教授不算稔熟,但他是一位我非常尊重的同事,也是肝臟方面享譽國際的權威。黎教授在港大服務了四十多年,桃李滿門,香港沒有多少醫生不曾是他的學生。多年來不少私家醫院不斷以高薪厚祿向黎教授招手,他都不為所動。雖然他已年屆七十,但仍然活力充沛,希望留在大學繼續教學和診症。以黎教授這種享譽國際的人才,若他願意留下,相信全世界不少大學都會認為是求之不得,但港大卻堅持要他轉為兼職僱員。對黎教授而言,他並不介意兼職合約下少得可憐的月薪,但在兼職合約下他不能再保持教授這職銜,而一句「大學要考慮續約是否符合大學的最佳利益,以及會否阻礙其他人士的晉升」更是如斯侮辱和冷漠!大學最重要的資產便是人才,好的人才方能提升大學的聲譽、研究和教學。這些人才願意留在大學任教,很多時都是基於一份理想和熱誠,他們着重的不是金錢的回報,而是大學對他們的尊重。過往港大有幸能吸引到一批頂尖的學者,可惜,近年港大似乎不再重視人才和經驗,以致流失不少資深的人才。這並非出於政治考慮,而只是僵化的官僚人事政策的結果。如果以處理黎教授的心態來處理人才,人心不思去才奇怪。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但若機構不懂珍惜,伯樂和千里馬最終還是留不住的。[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7/s00202/text/1530038063169pentoy

詳情

皮皮:虐兒

近期接連發生虐兒事件,每次看到報章報道都令人覺得心酸,小小年紀竟然遭受這種痛苦。之前五歲臨臨被親父及繼母虐待至死,現在是七歲林林被親母虐待變成植物人。類似事件,當事人大多生長在背景複雜的家庭,但為何親生父母竟能下此毒手?異地婚姻、夫妻離異、經濟環境不理想、孩子天生殘障,這種種都會導致人出現憤怒、憎恨、埋怨,這些情緒問題基於某些原因,不能得到合理的疏導,往往就會發泄在一些手無寸鐵、無招架能力的兒童身上。事情發生完全沒有被察覺,不知親戚朋友學校是不知情,還是知情不報,容讓悲劇出現。作為學校老師,除教導學生知識外,亦應多關注他們的身心健康,遇到可疑地方就應立即通報,因為小孩子年紀尚小,未必懂得表達感受,又或是害怕遭受更殘忍的對待。親戚、朋友、鄰居看見或聽聞有疑似虐兒事件都應舉報,這不是多管閒事,而是避免不愉快事情發生。父母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就應給予他們一個安全環境,讓他們健康快樂地成長。■「自由談」歡迎投稿(約500字)投稿方法﹕電郵mpcolumn@mingpao.com或傳真2898 2539請附中英文全名、英文地址、電話、身分證號碼[皮皮]PNS_WEB_TC/20180625/s00200/text/1529864832439pentoy

詳情

陳惜姿:青少年精神健康

正在看陳國齡醫生的新書《揭開神秘的面紗——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個案實錄》,陳醫生是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此書介紹不同精神病的病徵,特別是詳述青少年患病時的狀况,對了解這課題頗有幫助。精神病人經常被標籤,其實精神病是統稱,個別病名大家一點不陌生,如過度活躍、抑鬱、自閉、焦慮、進食失調症等。陳醫生寫的,是醫院裏病人的真實故事。名字是化名,發病、求醫、斷症、診治過程卻是真的。種種精神病裏,以抑鬱症最叫我擔心。研究顯示,九成自殺案例與精神病有關,其中大部分是抑鬱症。但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向教育局提交的報告顯示,2013至2015三個學年的自殺個案中,只有兩成人曾接受精神科服務。若能及早識別抑鬱症患者,可能會救回更多性命。有時候初中生不肯上學,家長無法接受,一味怪責子女,誰知學生可能已患上抑鬱,情緒低落得無法上學,連早上起牀刷牙洗臉都力不從心。若家長對抑鬱症有粗略認識,便能及時帶子女求醫,對症下藥。經過兩年前接連有學生自殺,大家對青少年精神健康都不敢再掉以輕心。陳醫生建議,將精神健康教育納入中小學正規課程中,由認識情緒開始,繼而教導學生各種精神病的病徵及治療方法,鼓勵學生有需要時勇於求助。[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25/s00196/text/1529864831238pentoy

詳情

馬傑偉:老人金奇譚

老媽子閒來無事,在屋苑平台廣結善緣,十個八個婆仔,食茶行街濕平。她們近日其中一個熱話就係生果金,大家四萬咁口,話政府加咗佢人工。高額長者津貼,由二千幾加到三千幾蚊,仲date back一年,即係今個月銀行打簿,無啦啦多咗萬幾銀,個個鬆毛鬆翼,發了筆小財。 然而,開心背後,怪事叢生。高齡津貼,六十五歲或以上合資格自動領取,如果資產少於十四萬六千,可以拿高額津貼,每月多了千幾蚊,所謂食得唔好嘥,不少老人申請,而資產審查係抽樣式,有些老人側側膊,博抽唔中佢;但經常提心吊膽,生怕「稽查」摸上門來。 另有一些,索性「分身家」,將多出來的存款,分給子女。如此一來,家庭關係好的,相安無事;家庭關係差的,錢銀傷感情。案例一,姊弟每人分得幾十萬,老人家說:「你哋幫我保管住先!」弟弟靜靜雞用來買樓幫補首期,東窗事發,老人流淚,姊弟反目。這已經不是很壞的例子。案例二,老人最偏心孻仔,幾十萬全數給了這個「孻心肝」。家裏無事就風平浪靜,但若大家族有人出事,例如大病、傷亡、生意周轉不靈,要錢了,一問,錢花掉了,孻仔唔生性,仲補一句,老竇終有一日,「呢筆錢遲早都係我架啦」。這一句,成為傷心傷肝的尖刺,是生果金所不能

詳情

陳惜姿:考試過後

六月是家長忙於替子女準備考試的季節,公餘就只有一件事──替子女溫習。尤其小五學生要考呈分試,更是緊張,因考試成績影響升中派位,不容有失也。五月底已從家長朋友聽來一些可怕的信息,說有小孩已做了二十份試卷;補充練習一本又一本,更不在話下。我沒認識太多瘋狂催逼子女的家長,相信有更多真人真事我不知道。考試終於完結,成績出來了。派卷當日,女兒有幾個同學因為考試失手,哭了出來。這些同學我認識,平日都是開朗活潑、聰明伶利的好學生,品學兼優文武全才,是老師的寵兒。她們要升上好的中學,一定沒問題。她們只是怕辜負父母的期望,所以哭起來。這些小朋友真讓人心痛。在新聞裏看過小學、中學派位,或文憑試、聯招放榜,有學生(甚至家長)會哭。是什麼時候開始,連小學考試派卷都會哭?在香港,連做小學生都艱難。那種不容有失的感覺,一直催逼着家長和學生。升中派位制度是殘酷的,呈分試考得好,選校才有優勢。考試如何重要,香港人怎會不明白?子女面對考試,家長加一點壓力是需要的,讓他們對自己有所要求,希望他們平日用心聽書,考試前努力溫習,盡力而為。但施壓時要拿揑得準,收放自如。若壓力過了頭,留下長遠的陰影,便得不償失。[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19/s00196/text/1529346302293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