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思:《超人特工隊2》的政治隱喻:超級英雄合法化?

迪士尼彼思最新動畫作品《超人特工隊 2》在距首集十四年後上映。十四年,是什麼樣的概念?2004年,Facebook剛剛面世、而且尚未普及、社交媒體未興起、智能手機仍然是遙遠的事。講電影,漫威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等系列的超級英雄電影也未發展至今…… 《超人特工隊》首集上映,得到了空前成功,也令該作品得到當年奧斯卡最佳動畫。 近年,續集宣傳片終於推出,當初看過《超》的影迷無不感嘆,居然等了足足十四年才見到第二集蹤影 ── 看過第一集的小孩已經長大,世代氣候已經不同,現在欣賞這部電影,不論是首集還是續集,才發現懷緬童年之外,還發掘到各樣反映現世的政治隱喻。 【以下劇透,敬請留意】 英雄作為救續 超級英雄的救助,往往需要無助的市民方能成立。英雄擁有超凡於人的能力,在大蕭條後與二戰期間,超級英雄漫畫擴展為一大漫畫類型。這不止於其內容,更是因為人民對現世的絕望,在悲觀的社會現實中希望得到救贖。體制無法保護人民,於是公義需在體制外彰顯,而維護正義、儆惡懲奸的超級英雄就成為了市民的心靈寄託。《超人特工隊》在2004年推出,適逢美國在九一一襲擊的陰影中初癒,同時《超

詳情

張銳輝:目標清晰 放榜安心

今天是中學文憑試放榜的日子。現在的放榜日,已不像以往中五會考放榜般,學生隨時要準備拿着成績單,趕上路去報讀學校。因為不少大專院校,早在放榜前已開始招生面試,並向學生提供有條件取錄,不少是成績能達到基本入學水平即可獲得取錄。因此,做好準備的同學,未必要成績很突出,已可以手持着兩三個有條件取錄回校看成績,心情也就安穩得多。未能取得足以入讀資助學位課程成績的同學,尤其是原本成績不錯的,常會不情願去報讀副學位課程,覺得是一種挫敗。因此,在剛過去的周末,我校就請了一些「過來人」校友與中六同學們分享經驗。副學位課程可以是進入大學的踏腳石,因為現時大學可以透過非聯招方式以校內成績取錄就讀副學位的學生,而政府也給予大學資源,額外增加大三大四的學額,取錄副學位畢業生。其中一位校友的經歷是,副學位第一年的GPA取得3.9,即成功獲香港大學取錄就讀一年級。此外,副學位畢業時取得GPA3.5或以上的校友,不少也能升讀大學三年級,從而一圓大學夢。就算不升學,一些高級文憑資歷,本身已是一個專業職級,是就業的起步點。那天,校友給中六同學的勉勵是:只要有目標,即使一刻成績未如理想,可能暫時兜轉了,但只要肯努力,目標定能達到。[張銳輝]PNS_WEB_TC/20180711/s00204/text/1531247510749pentoy

詳情

陳文敏:英語水平

最近網上流傳幾篇文章,談到香港的英語水平低落,先有花了十年重修的大館,繼有近日由政府主辦的文學節,在展品介紹或推廣資料中,均出現文法錯誤或語句不通的情况。香港自稱是國際大都會,融會中西文化,但普羅大眾尤其是年輕一代的語文水平,卻往往和這國際大都會的身分不相稱。九七前,我們謔稱香港年輕一代的中文水平低落;九七後,中文水平未見提升,社會整體的英語水平卻急速下滑,不少年輕人連簡單的英語對話也無法進行,箇中原因,可能要留待專家去研究。但自九七以來, 不知是否出於政治正確的考慮,政府或民間都似乎在刻意迴避提升市民英語能力這問題。最近逛了幾間本地連鎖書店,偌大的書店英文書只有寥寥幾個書架,以往經營英文書的書店的規模和數量正在急速減少,不少書店亦難以分辨究竟是書店還是精品店 。英語始終是目前世界上最通行的語言之一,近年國內學生的英語水平不斷提升,香港學生的英語水平則不升反跌,這現象是值得注視的。閱讀是提升語文能力的最佳方法,閱讀習慣亦往往反映一個社會的文化素養,我們不想再看到「it was used as the prison hospital at the first」或「let’s art and literature bloom in Hong Kong」這些貽笑大方的例子。如果我們不再重視閱讀,或只滿足於閱讀翻譯文本,則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這個神話,也會隨着港鐵和機場這兩個香港神話而幻滅![陳文敏]PNS_WEB_TC/20180704/s00202/text/1530642128206pentoy

詳情

陳文敏:世有伯樂

前一陣子在大學咖啡店遇到黎青龍教授,隨後在報章得悉港大不和他續約一事。我和黎青龍教授不算稔熟,但他是一位我非常尊重的同事,也是肝臟方面享譽國際的權威。黎教授在港大服務了四十多年,桃李滿門,香港沒有多少醫生不曾是他的學生。多年來不少私家醫院不斷以高薪厚祿向黎教授招手,他都不為所動。雖然他已年屆七十,但仍然活力充沛,希望留在大學繼續教學和診症。以黎教授這種享譽國際的人才,若他願意留下,相信全世界不少大學都會認為是求之不得,但港大卻堅持要他轉為兼職僱員。對黎教授而言,他並不介意兼職合約下少得可憐的月薪,但在兼職合約下他不能再保持教授這職銜,而一句「大學要考慮續約是否符合大學的最佳利益,以及會否阻礙其他人士的晉升」更是如斯侮辱和冷漠!大學最重要的資產便是人才,好的人才方能提升大學的聲譽、研究和教學。這些人才願意留在大學任教,很多時都是基於一份理想和熱誠,他們着重的不是金錢的回報,而是大學對他們的尊重。過往港大有幸能吸引到一批頂尖的學者,可惜,近年港大似乎不再重視人才和經驗,以致流失不少資深的人才。這並非出於政治考慮,而只是僵化的官僚人事政策的結果。如果以處理黎教授的心態來處理人才,人心不思去才奇怪。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但若機構不懂珍惜,伯樂和千里馬最終還是留不住的。[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7/s00202/text/1530038063169pentoy

詳情

鄭美姿:平反六四

入行十幾年,每年到了五月中下旬就開始忐忑:六四要做什麼古仔?最久遠的那些年,試過找八九六四出生的小孩,記得也有行家找過電話號碼以「8964」收尾的case。過了些年月,巿民對六四似乎有所丟淡,行家之間沒有夾定,但大家都捨棄噱頭,正正經經找來一些當年在廣場、目擊了屠城的受訪者做訪問。又過了些日子,我們開始談承傳,就是訪問老師如何在中小學裏講述六四。 這是時間的軸。不過最近四五年,我們突然不再按着這條時間的軸去發展。社會和校園,都蜂擁出來文字的牢獄。有些字眼,「講吓」都大禍臨頭,我們怕得噤聲。培正中學大樓掛起了直幡,黑布白字,寫着「毋忘六四」,被記者攝入了相機。嘩,是何等勇氣之作!縱使在我念小學的九十年代,在校園談毋忘和平反,明明就毫無忌諱。 德信小學多年來堅持為六四死難者祈禱,校長受訪時說:「學生需要知道有這事。」這些case以前並不難搵,但到了今日,願意觸及六四的校長,已變成珍品。 我在一個中學雞群組,發信息問:「有誰想去六四晚會?可以join我。」一學生回:「我不會去了,晚會變了質,被人利用!」另一學生回:「每年六四都考試,今年終於有得去!」晚會是廿九年來唯一沒變的東西,變了的是政治

詳情

陳惜姿:中聯辦與香港出版業

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三大書局所隸屬的聯合出版集團,由中聯辦全資擁有,這事在二○一五年被《壹週刊》揭發,當時引起過一番迴響。那時受人關注,是因為幾本由「黃絲」作者寫關於佔中的書,在上述幾間書店不易找到,記者追查聯合集團的股權誰屬,方發現中聯辦是幕後老闆。最近話題又再被炒熱。港台視點31記者查閱公司註冊文件,發現天地圖書持股量達四成的大股東僑商置業有限公司,原來也是聯合出版集團全資持有。即是說,三中商以外,中聯辦也擁有天地圖書四成股權。三中商在港有四十七間分店,分店位處貴價地舖或商場,是全港最大規模的書店,其他小本經營的書店望塵莫及。集團集出版、發行、零售於一身,財雄勢大,在市場具領導地位。可以想像,集團想捧紅一本書,十分容易;想要一本書消失,不讓它被讀者看見,亦不難。這情况不只在一般市面,在本港很多大學亦只見商務,不見其他。染指書籍出版和零售市場,很多人想到政治任務。其實在消閒書市場以外,還有教科書市場,那是「搵真銀」的生意。近年來學校派的書單,都是三中商的居多。集團規模大、書種齊全、訂貨量大有折扣優惠,一年兩個學期,家長莫不乖乖奉上支票。那是不必也不能有太多疑問的例行動作。[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01/s00196/text/1527790146677pentoy

詳情

LeBron James:我都沒有信心能夠打入總決賽  整理:高天鷲@SlamTalk籃Team

編按:NBA (美國職業籃球賽)總決賽於香港時間六月一日早上舉行第一場比賽,賽事七場四勝制。比賽最少需打四場,此前,專門講評香港及美國籃球壇的網台節目籃Team說地,在討論區提到最近一則專訪,引起球迷討論東岸騎士主將LeBron James。我們邀請版主之一——高天鷲,引介這一則熱議的訪談對話,關於一位球壇「成功人士」如何毫不容易地度過這個球季…… 一份熟悉的味道,連續4年NBA總決賽都由Golden State Warriors與Cleveland Cavaliers上演終極大戰,但這將是小皇帝 LeBron James最困難的一年。除了第二輪與Toronto Raptos的系列賽以大比分4-0外,跟Indiana Pacers及Boston Celtics皆要浴血奮戰拼至彈盡糧絕到最後一刻才分出勝負。明星隊友Kevin Love於Game6因腦震盪後要進入保護程序缺席與Celtics的第七場生死戰,更逼使Tyronn Lue祭出隱藏已久的終極戰術「LeBron 48分鐘戰術」,才能於客場險勝綠衫軍晉級最後一輪比試。此前綠衫軍在隊史系列賽大比分領先2-0的時候從未輸過一輪季後賽,被無

詳情

張銳輝:到法院上法治課

每年都會安排中二級同學到法庭旁聽,以往到鄰近的荃灣法庭,不過前年十二月底,這所唯一仍運作的舊式裁判法院,終於也光榮退休了。於是,今年就要多花十五分鐘車程,到長沙灣的西九龍法院去。同學們得知將要到法院旁聽,就興奮地嚷着想聽謀殺案、風化案(!)等等。但當提醒他們旁聽的是裁判法院之時,也就明白不會遇到上述嚴重案件。同學們的家課,則是要上網查閱將會旁聽的案件,從而體會公開審訊的法治原則。走進偌大的法院大樓,原本雀躍的孩子們也不禁肅靜下來。聽了兩個法庭的審訊,同學們看到了有些被告在犯人欄內,有些卻在欄外;也看到了不懂廣東話的被告有即時傳譯、聽力不佳的被告伯伯既有擴音耳筒,法庭書記更走到他身旁解說;更看到法官訓勉一個高買的年輕媽媽:雖只輕判罰款,但要留有案底,未來要改過做孩子的好榜樣;同學們也發現同一位律師為好幾個被告求情,於是猜到那位應是當值律師了。什麼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麼是無罪假定、什麼是法律援助服務等等抽象的法治概念,都能具體展現出來。不過,不少同學印象最深刻的體會,竟是審訊過程的認真和細緻。是的,成熟的司法制度、尊重法治精神,正是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下一代必須珍惜及傳承。[張銳輝]PNS_WEB_TC/20180523/s00204/text/1527012270428pentoy

詳情

黃明樂:摺埋通識科

上回提及,文憑試通識科的及格率愈來愈高,學生的心態,也由認真思考演變為流水作業的填充式操作。「兩個論點一個駁論再加引言和總結」的框架,但求塞滿,胡混過關。最明顯的問題,是大家徒然浪費時間操練,漠視內涵。更大的問題卻是,萬千莘莘學子,就真的以為:框架就等於通識。此話何解?作答框架,每科都有。例如歷史科,總是要從經濟方面、社會方面、政治方面等等去作答。但我們都很清楚,這只是格式,不一定能夠盲目套用於真實歷史中。在真實的分析裏,也不一定是框架愈整齊分析愈獨到。通識科呢?由於它就像空氣,無處不在卻也無以名狀,唯一「揸拿」,就是框架。潛移默化,變成了審視問題的金科玉律。記得不下一次,當我在各大學教授「政府工AO/EO筆試/面試工作坊」,高材生們聽罷,呆了兩秒,問:「請問這個政策的兩個論點一個駁論是什麼?」「為什麼一定要有兩個論點一個駁論?」「因為爭議都是這樣分析的。」我啼笑皆非。由文憑試到大學畢業,事隔四年,還記得框架的,肯定都是勤奮的學生。但他們卻因為迷信框架等於真理,而失去了最珍貴的洞察力和判斷力。試想像老闆叫你分析沙士、金融海嘯、政改、雨傘運動……政治,就如人生,所有爭拗與危機,都比兩個論點一個駁論複雜多了。[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522/s00196/text/152692562681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