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被人聲討的通識科

近日通識科再度成為焦點。一來,特首選舉臨近,每名參選人也有關注這一科的發展。另外,立法會選舉過後,攻擊通識科的議員常客繼續「施襲」,2月13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檢討通識科運作狀況,而類似的聲討,已不止一次。 無可否認,世上沒有完美學科,通識科課程也有需要完善的地方。不過,觀乎近日對通識科的批評,並非主力期望完善學科,而是將目標指向一個簡單終局:矮化學科角色,甚至除掉其主修科地位。 就此,筆者首先整理多月以來各項對通識科「動手術」的建議: (1)具體界定課程知識內容範疇,鞏固學術基礎;(2)建立「審書機制」,學校採用認可教科書;(3)考評加入更多數據分析元素,不至偏向人文分析;(4)卷一卷二全為選答題試卷,學生有更多選擇;(5)將六大單元重新規劃,學生只需選修部分單元;(6)文憑試評分設新制度,只設「及格」和「不及格」;(7)將此科變為選修科;(8)取消此科。 參考以上資料,可想而知,通識教師自然會思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以致令部分人經常建議各種「手術」方案? 責備前未有了解實況 很可惜,現時通識老師少有機會參與坊間專業討論。近月,社會充斥「離地」激進想法,強烈高調責備通識,否定通識價

詳情

食水鉛超標︰另一場校園爭議風波?

想不到2015年開學日子,中、小學校園會被食水鉛超標事件困擾,若然處理不當,恐怕老師、學生、家長忙於應對,演變成另一輪爭議。事實上,早在暑假期間,食水鉛超標事件已是其中一個全港焦點,由啟晴邨屋苑開始,各區市民或多或少也會擔心飲用水質量問題。尤其針對孕婦及幼童,問題更趨嚴重,大家恐怕食水鉛超標會對這些群體帶來長遠健康影響,不得不正視,盡早解決。既是如此,不難想像,食水鉛超標事件所帶來的困擾,很快便會延伸至幼稚園、小學、中學的持份者之間,無可避免。「有沒有超標」以外的關注點觀乎事情發展,校園「驗水」,與及校園「安裝、更換濾水器」的需求,只會愈來愈多。早前,政府當局已着手處理幼稚園驗水問題,已是嘗試正面回應社會訴求。不過,就着小學、中學的同等訴求,當局亦須加快正視,避免錯失解決問題的良機。首先,當然是小學、中學的「驗水」及「安裝、更換濾水器」的具體建議措施或方案。例如政府會否將幼稚園驗水計劃延展至小學、中學層面?或者政府會如何具體建議學校自行處理驗水問題?除此之外,就着「食水鉛超標」會如何影響學生健康水平,政府當局很難單靠零星的公開講座,或者依賴家長自行參考衛生署的網頁指引,讓一眾家長釋懷。就此,當局能否盡快針對幼稚園、小學、中學,分別發出相關指引,教育公眾,好讓受影響,或懷疑受影響人士得知如何面對可能出現的食水鉛超標問題,了解問題的嚴重性,以及其解決方案?避免間接將問題假手於人惹爭議若然政府當局不能及早回應事件,恐怕會令事件的嚴重性升級,影響會擴大。舉例,近日部分學校動用資源自行驗水,並對外作出公布。另一方面,學民思潮亦鼓勵中學生自行進行驗水計劃,並提供免費援助方案。對一般市民而言,大家很理解學校、學生為什麼對問題作出關注,亦不會干預學校、學生自行用具體方案處理健康問題。正因如此,如果政府當局仍未正視這種情况,不同學校驗水方法不一、標準參差、各有公布及解決方式,只會將問題變得更為複雜。又例如,學生若然決定自行驗水,過程中如果與校方溝通、配合處理不當,甚或學生會候選內閣爭相以「驗水」作為競選政綱,有可能增加學校老師與學生,以至學生與學生之間的張力。最終,食水鉛超標問題愈演愈烈,所謂公共衛生議題,又要演變成爭議性議題。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鉛水

詳情

通識文憑試︰香港社會,同樣被考核

這幾天,通識科再度成為社會焦點,整個過程可被分為「三部曲」。上星期,先有立法會動議辯論要否全面檢討通識科;接着,3月31日教育局舉辦課程中期檢討諮詢會,當中涉及一份關於考評改革的諮詢方案;最後,就是4月1日的文憑試,大家繼續關心︰今年會否出現香港政治議題,或其他具爭議性議題?最後,坊間最重視的議題︰公開試題目揭盅了。必答題並沒有出現香港政治議題,選答題亦未有找到任何關於香港政制發展,甚至佔領運動內容。 通識公開考評 沒有可能滿足社會各界期望那麼,上述出題形式,能否滿足社會各界期望?看似,未能夠做到。不過,細心思考,不禁反問︰怎有可能滿足社會各界期望?歸根究柢,通識考評的設計,目的不難被理解︰考核文憑試考生關於通識學習的成果,並須充分呈現課程精神及宗旨,以及持守一些關於考評的專業原則(例如題目深淺程度是否合宜、中英文試卷題目意義是否一致)。當然,坊間其他持份者也會關心考題,不過,若然通識考評須照顧所有持份者的訴求,沒有可能,亦不公道。舉例,再度檢視今天考題,有部分極度關心政制發展的人士失望,甚至質疑考評局被「河蟹」。無他,考題並沒有出現「政制發展」、「佔領運動」等議題。不過,也有另外一些人士對考題不滿,認為考題問及一些關於內地三農、遊客行為表現議題,有可能予人一種負面觀感,影響考生對內地的理解。觀乎不同人士的失望因由,有其理據。不過,如果社會各界只顧着自身持份者角度,對通識科,似乎對這個課程、這份考卷,以至所有相關持份者不公。最後,大家不得已要面對一個無可避免的不公批評︰每年考卷擬題,必定不夠好。因為考卷題目總會令某些人失望。當然,筆者並非認為社會各界不應對通識考評提出意見,一些合乎專業原則的意見,考評局必須聆聽。不過,若然批評理據脫離教育專業,對整個社會,不見得有建設性。筆者認為,每年通識公開考評,不但是文憑試考生的考試,更是香港社會的考試。對香港社會而言,所考內容是︰各界究竟能否堅守教育專業,公正公道評價公開試卷?如果香港社會不能考好上述「考試」,對香港教育發展而言,當然不是好事。部分人士只是關注有否發現「自己想見到」的試題內容、題型,進而批評考題,即使理據充分,但理據的基本基礎,已脫離教育專業。所以,「拉布」題目是否好題目、「肥胖」議題是否好題目、沒有出現「香港政治」議題的考卷是否有問題,當然可以討論,只要大家一直堅守專業合理原則,自當出現有建設性的成果。不然,最後受苦的,還是一群用心學習的學生,且迫使教育界捲進一次又一次無辜出現的爭議當中。作者是資深通識老師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通識

詳情

許承恩:施政報告建議大規模教改:須三思

參閱《文匯報》11月28日的報道,特首下一份施政報告「不排除取消把通識科為必修科的規定,加入中國歷史科目,讓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國家歷史,加強對國家的歸屬感」,並且「必須加強對《基本法》的認識,以免年輕人受『有人心』刻意歪曲利用。」若然上述報道成為事實,即代表大規模教育改革,再度開展。除了全港學生必修必考主科改變,培訓工作、教材預備、升學機制須重新安排配合外,也意味着公開考評設計、文憑試整體國際認證工序須重新規劃,實為「大手術」。可惜,偶一不慎,報道指出「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國家歷史,加強對國家的歸屬感」,以及「以免年輕人受『有人心』刻意歪曲利用」,不見得會如願,且有不少難以補救的負面效果。 中學課程大規模重組:影響甚巨如果通識教育由必修必考科轉為選修,並以中國歷史取代其地位,當中涉及大量涉及全港的資源投放,行政安排。一方面,此一改動意味着過往約15年很大部分「三三四學制」心力投放付諸流水,曾作過的教師培訓、教材開發、大專配套,悉數錯配;另一方面,新改革急趕「上馬」,由於未有準備,可預見須花不少時間重新諮詢、設計、培訓、解讀,引發大量爭議,未見其利,先見其弊。况且,此一改動,幾可等於打擊回歸以來由前特首董建華開展的教育工作,無辜大力否定回歸後一國兩制下特區政府的教育政策成果及努力,實在可惜。 中國歷史教育:愛國教育?筆者於大學歷史系研究院畢業,教育學院主修科目亦是中國歷史,自當熱愛中國歷史。不過,正因如此,筆者更須指出一種誤解:讀中史可徹底解決青少年「祖國歸屬感」問題。第一,讀中國歷史,不但不會無端熟讀今天中國實况,更會探討更多中國歷史上治亂興衰負面事件。老師當然會教朝代政權崛起,也會教歷史陰暗面,包括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屆時,中學界將面對更多關於中國歷史的價值觀爭議,被「政治化」。試想,在互聯網普及的背景下,教育局及出版商如何出版不偏頗的教材,以至確保青少年對中國有恰當評價?第二,香港中國歷史教育,並非由零開始。現時,中國歷史科有不少關注點,例如:中國歷史科與世界歷史科的內容重疊問題與兩者關係;中國歷史教學法的優化;香港史的角色與比重等,仍有待討論。况且,根據教育局資料,在2014/15學年,已有392間中學(88.29%)在初中設有獨立的中國歷史科,為什麼仍未見有「熱愛中國」成果?關於此點,尚未有深入探討,不宜急於盲目加強中國歷史教育。若然現在仍未解決上述問題,急於求變,會否無辜勞累現在及未來的中國歷史老師?况且,中國歷史課程很難涵蓋今天中國發展,更時常被各界質疑教材、教學內容是否偏頗,豈不更少機會了解今日國情,且激發社會怨氣? 急於求變:「後佔領」時代另一次大撕裂除此之外,現時為敏感時刻,不同議題已被政治化。始終,各界批評通識的論點並不新鮮,批評最激烈人士過往亦少有如此積極發言,如果此時突然作出這種大規模修改,很難讓人認為此一修改只與教育專業相關。最可悲是,通識教育只是「代罪羔羊」。偶一不慎,選修建議再度激發社會神經,誤解為政治干預,陷歷屆政府、現屆政府、甚至中央政府不義,引發出另一連串抗爭事件,就算最後成功逼令通識選修,香港已元氣大傷,青少年工作,更難開展。 通識教育:也涉及基本法及國情教育其實,通識教育單元範疇也有涉及基本法教育及今時今日國情教育,想不透為什麼要捨易取難,反倒要中國歷史老師古怪地教授「現時」中國實况,或突然加入另一科「基本法教育」。現時通識科正進行課程檢討,而老師一直承認在通識課堂有教授基本法及國情,何不優化此一既定事實,支援老師、家長、學生之餘,亦避免勞民傷財?作者是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通識

詳情

許承恩:施政報告建議大規模教改:須三思

參閱《文匯報》11月28日的報道,特首下一份施政報告「不排除取消把通識科為必修科的規定,加入中國歷史科目,讓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國家歷史,加強對國家的歸屬感」,並且「必須加強對《基本法》的認識,以免年輕人受『有人心』刻意歪曲利用。」若然上述報道成為事實,即代表大規模教育改革,再度開展。除了全港學生必修必考主科改變,培訓工作、教材預備、升學機制須重新安排配合外,也意味着公開考評設計、文憑試整體國際認證工序須重新規劃,實為「大手術」。可惜,偶一不慎,報道指出「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國家歷史,加強對國家的歸屬感」,以及「以免年輕人受『有人心』刻意歪曲利用」,不見得會如願,且有不少難以補救的負面效果。 中學課程大規模重組:影響甚巨如果通識教育由必修必考科轉為選修,並以中國歷史取代其地位,當中涉及大量涉及全港的資源投放,行政安排。一方面,此一改動意味着過往約15年很大部分「三三四學制」心力投放付諸流水,曾作過的教師培訓、教材開發、大專配套,悉數錯配;另一方面,新改革急趕「上馬」,由於未有準備,可預見須花不少時間重新諮詢、設計、培訓、解讀,引發大量爭議,未見其利,先見其弊。况且,此一改動,幾可等於打擊回歸以來由前特首董建華開展的教育工作,無辜大力否定回歸後一國兩制下特區政府的教育政策成果及努力,實在可惜。 中國歷史教育:愛國教育?筆者於大學歷史系研究院畢業,教育學院主修科目亦是中國歷史,自當熱愛中國歷史。不過,正因如此,筆者更須指出一種誤解:讀中史可徹底解決青少年「祖國歸屬感」問題。第一,讀中國歷史,不但不會無端熟讀今天中國實况,更會探討更多中國歷史上治亂興衰負面事件。老師當然會教朝代政權崛起,也會教歷史陰暗面,包括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屆時,中學界將面對更多關於中國歷史的價值觀爭議,被「政治化」。試想,在互聯網普及的背景下,教育局及出版商如何出版不偏頗的教材,以至確保青少年對中國有恰當評價?第二,香港中國歷史教育,並非由零開始。現時,中國歷史科有不少關注點,例如:中國歷史科與世界歷史科的內容重疊問題與兩者關係;中國歷史教學法的優化;香港史的角色與比重等,仍有待討論。况且,根據教育局資料,在2014/15學年,已有392間中學(88.29%)在初中設有獨立的中國歷史科,為什麼仍未見有「熱愛中國」成果?關於此點,尚未有深入探討,不宜急於盲目加強中國歷史教育。若然現在仍未解決上述問題,急於求變,會否無辜勞累現在及未來的中國歷史老師?况且,中國歷史課程很難涵蓋今天中國發展,更時常被各界質疑教材、教學內容是否偏頗,豈不更少機會了解今日國情,且激發社會怨氣? 急於求變:「後佔領」時代另一次大撕裂除此之外,現時為敏感時刻,不同議題已被政治化。始終,各界批評通識的論點並不新鮮,批評最激烈人士過往亦少有如此積極發言,如果此時突然作出這種大規模修改,很難讓人認為此一修改只與教育專業相關。最可悲是,通識教育只是「代罪羔羊」。偶一不慎,選修建議再度激發社會神經,誤解為政治干預,陷歷屆政府、現屆政府、甚至中央政府不義,引發出另一連串抗爭事件,就算最後成功逼令通識選修,香港已元氣大傷,青少年工作,更難開展。 通識教育:也涉及基本法及國情教育其實,通識教育單元範疇也有涉及基本法教育及今時今日國情教育,想不透為什麼要捨易取難,反倒要中國歷史老師古怪地教授「現時」中國實况,或突然加入另一科「基本法教育」。現時通識科正進行課程檢討,而老師一直承認在通識課堂有教授基本法及國情,何不優化此一既定事實,支援老師、家長、學生之餘,亦避免勞民傷財?作者是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通識

詳情

許承恩:通識選修:解決青少年問題?

近日,就2015年特首施政報告的諮詢,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議員高調建議將高中通識科改為選修科,香港專業聯盟主席劉炳章先生也提出須增加「《基本法》教育」元素,並考慮另一個可能性,就是將中國歷史列為必修科。上述建議,極有可能大規模影響「三三四學制」教育改革方向,為大幅度「課程教改」,影響全港學生,須小心處理。就此,不妨細心思考,問︰此時此刻,上述建議究竟能否有效解決現今青少年問題?會否反而增加更多青少年問題?或者,如果部分建議是可行的話,應如何實行,才能真正解決問題?通識選修﹕急進教改,得不償失通識科有其必要存在價值,亦為「三三四學制」改革的重要元素。猶記起,通識科由舊學制預科選修科目演變成今時今日的必修必考主科,已經歷了近20年的討論及實踐。尤其在最近10年,社會曾對通識科必修必考角色提出過不少疑慮,但最終這一科仍能開展,獲得社會一定程度認同。現時,急忙建議將通識科變為選修,除了打倒、浪費香港教育界及社會各界10多年來的改革成果外,亦會增加更多政治矛盾,一旦處理不妥,被誤認為「政治干預」,有可能令事情演變為「國教科風波2.0」,製造出另一個「上街」因由,先見其弊。優化高中通識課程﹕雙贏策略現時通識科正進行課程檢討,就往後的長期檢討方向,若然能確保討論過程不被「政治化」,堅守教育專業原則,深信可達至雙贏成果。舉例,現時所有通識老師必會教授與基本法相關的議題,事實既是如此,何不思考如何深化這一部分,以至學生能更有效接收「基本法教育」信息?另外,葉劉淑儀議員批評通識科沒有知識基礎,此一批評可圈可點。通識課程重視知識基礎及概念運用,要求學生運用知識與概念回應提問。不過,筆者承認不少通識老師期望課程文件能更清晰解讀知識及概念,甚至作出明確定義。就此,有心人士可多提出建議,例如如何在課程文件當中加入國情、歷史內容,有助學生更全面理解課程。人文、歷史必修:引發新問題至於將人文、歷史科變成必修科的建議,須三思而後行。舉例,談及政治灌輸,這些科目必會引發更大爭議。例如︰教育局應如何確保課程內容「沒有偏頗」?如何確保教師政治中立,不會過分偏重教授「盲目唱衰」或「盲目唱好」中國共產黨的內容?如果有老師帶領學生參與「六四」活動,抑或,公開考試題目着重考核中國共產黨歷史缺失內容,會否有人強烈反對?另外,筆者在大學及研究院均有修讀中國歷史及世界歷史,為歷史系畢業生。自己也曾擔心,一般大眾,尤其是一些並非熱愛文學、歷史科人士,對文學、歷史知識有以下印象︰學生感到沉悶,且習慣死記爛背,亦覺得課程內容較艱澀及「離身」。因此,如果議員建議將這兩科變成必修必考科目,必須深入探討、諮詢及研究,切忌急進。甚或,各方可思考多種可能性,例如︰先探討改革初中人文學科、兩史科目內容,或者將上述學科先變成初中必修科?政黨切忌急進﹕應謙虛聆聽各界意見葉劉淑儀議員提出「通識選修」建議與「佔中」事件無關。可是,葉劉議員的建議確實在這段日子高調提出,更要主動強調與「佔中」無關,這種刻意解釋,反而予人「此地無銀」觀感,偶一不慎,將引發另一輪政治爭議。另外,觀乎葉劉議員多年參與香港事務,尤其在2006年接受過美國高等教育「回流」香港期間,表現出自己很樂意謙虛聆聽各界意見,務求提出具建設性的建議。可是,就通識科變成選修科的建議一事上,筆者期望葉劉議員能提供進一步理據及研究成果。而且,筆者與很多老師一樣,即使我們是通識教師組織活躍分子,發現葉劉議員在批評之前,根本未有時間先關心通識教育科的實踐實况,包括聆聽我們意見。我們亦未發現葉劉議員的建議當中包括有普遍學生、老師、家長、市民的意見,實為可惜。再者,葉劉議員提出須「增設人文必修科目,讓學生在中國歷史、世界歷史、中國文學及英國文學當中選一科必修」。要知道上述建議為一重要建議,影響香港整體課程規劃。不過,回顧上述建議,不論在教育專業、師資培訓、照顧學生學習差異、可行性範疇上,均未有進一步解釋,實在可惜,略見草率,以至欠說服力。舉例,上述建議,除葉劉議員外,有多少熟悉教育專業人士提出支持?當中5個持份者,包括通識、中國歷史、世界歷史、中國文學、英國文學對此建議有何評價?還有,要知道將中、世史分為兩個中學學科,絕對不是世界各國,包括中國教育界的普遍處理手法,既是如此,再強迫學生選中國歷史或世界歷史成為必修科,會否製造另一層面的分化,以至影響香港青少年的世界觀及國家觀?無可否認,與其他「三三四學制」高中課程一樣,通識科正值課程檢討,需要各界專業意見。就此,筆者深信教育當局歡迎各界為通識科發展提出專業意見,包括如何加入「基本法教育」元素、國情歷史內容等。可是,提出意見人士切忌因為近期政治事件,或其他個人主觀因素,作出鹵莽建議。一方面,這些建議將破壞多年以來教改成果,更無端急速帶來新一輪教改。另一方面,這些建議有可能引發另一輪政治風波,將議題「政治化」,為香港政府及市民添煩添亂。作者是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教育 通識

詳情

通識老師許承恩:我們沒有偏好政治

近日,通識科再度備受批評,最近一次為現任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擔憂通識科被「異化」,以至偏向純粹研究政治議題,或偏向某些方面的資料蒐集。就此,筆者理解上述觀點,亦同意通識科不應純粹論政,更切忌被「政治騎劫」,以至變質。不過,現實是︰通識老師未有偏好政治議題,一直很努力將課程精神實踐出來。無可否認,通識公開試眾多題目當中會有一兩題與政治相關,但這也不代表我們會盲目討論政治。參考「課程文件」,通識科重視議題探究,課題涉及六大單元。那麼,今年開學後,學生在通識課會討論什麼?舉例,我們沒有偏教香港政治議題,課堂裡會關心和討論︰「演藝名人吸毒、婚變所引發的價值觀討論」(單元一︰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政制發展討論」、「地溝油事件」(單元二︰今日香港);「中國雲南地震」(單元三︰現代中國);「以巴衝突」、「世界盃」(單元四︰全球化);「伊波拉病毒」(單元五︰公共衛生);「機場第三跑道興建」(單元六︰能源科技與環境)。其實,對通識科老師來說,我們未會偏教,亦未敢偏教,因為這樣有違通識精神。我們只是依據議題探究原則,運用概念,好令學生探究日常重要議題,學習如何成為有責任感、有承擔感的公民。至於價值取向,通識老師反倒擔當一個重要角色,教導學生不要偏執一方。舉例,報章報道「佔中」,通識老師會提出社會上有「反佔中」的事實;有學生激進地表達罷課訴求,通識老師也會從另一角度討論,讓學生明白反對罷課的因由。由此可見,縱然,筆者很理解有人擔心通識科淪為「政治工具」,亦不排除有人希望藉通識科灌輸其價值取向,但在現實生活中,絕大部分通識老師仍堅守專業關口,此等擔憂,未有發生。既是如此,請擔憂通識科被政治化的人士可放心。深信一眾專業通識老師就是希望可安心、專心教好學生,不會令這一科在政治舞台中擔當任何取態角色。作者為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通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