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動機論

跟人議論,或是辯論,最怕遇到動機論。動機論的意思是,無論對方理據是什麼,都基於其他原因,認定對方有不良動機,而無視對方觀點的合理性。簡單來說,就是一句:「你立心不良,所以你的說法一定是錯的。」在邏輯訓練之中,需要認識一系列邏輯謬誤,包括歧義謬誤、訴諸權威等,訴諸動機即是其中一項。從小看評論文章或觀看辯論比賽,有否提及對方動機都是衡量優劣的標準之一,所有訴諸動機者一律列為下品。最近有一個例子,是大律師公會就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發表措辭強硬的反對聲明。支持一地兩檢的親建制派當然群起攻之,最奇怪的是有些反對一地兩檢的人士也對那個聲明不以為然,原因是臨近公會換屆選舉,他們認為現屆執委發表「遲來的聲明」,動機只為拉票。我不知道現屆執委有沒有這個動機,我只知道,人大上星期三才正式公布決議,公會星期四發表聲明。從時序看,有什麼問題呢?之前所有關於一地兩檢的法律理據都是傳聞,甚至特區政府自己提出的方案都是錯的,如果公會在上星期三之前發表聲明有什麼意義?對我來說,那反而是未審先判。重申一次,我不清楚現屆執委有沒有不良動機,可能有吧,但不在考慮之列。如果事事以猜度動機為先,你永遠不可能得到理性的結論。除了要警惕權力,更要警惕喪失理性思考的能力。[謝子祺]PNS_WEB_TC/20180103/s00315/text/1514916231639pentoy

詳情

謝子祺:動員懶人

近期最大的爭議,當是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在制度上處於劣勢,動員群眾支持是他們唯一的出路。過去一兩星期網上充斥民主派的宣傳,各式各樣的懶人包,還有非常煽情的口號,將事件包裝成民主的末日。以我所知,懶人包的資訊大多不盡不實。如何可動員更多群眾,是永遠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非常主觀。但動員的手法有沒有違反原則,卻可以客觀討論。民主派說建制派修改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違反《基本法》關於立法會法定人數的規定,那麼有沒有人解釋建制派的法理根據是什麼?有沒有人解釋過什麼是全體委員會?有沒有做到「let the other side be heard」?建制派有他們的法律意見支持,民主派的支持者真的完全沒有需要知道?如果認真解釋,可能動員的人更少,但你會得到對問題有深入了解的群眾,而不是在關鍵問題上也靠懶人包的懶人。我始終認為,片面和膚淺的理解對解決問題並無幫助。我非常認同已故古巴領袖卡斯特羅的一句話:「我與八十二個人發起革命,如果我現在不得不再次這樣做,我將與十到十五個有絕對信仰的人一起幹。如果你有信仰和行動計劃,人少並不算什麼。」如果對大是大非的問題都用懶人包去了解,這肯定不是絕對信仰。[謝子祺]PNS_WEB_TC/20171220/s00315/text/1513707270929pentoy

詳情

謝子祺:DC改編電影的硬傷

一般來說,市場並不要求超級英雄改編電影有非常嚴謹的劇情,或是探討非常嚴肅的議題。畢竟大部分觀眾觀看這類電影都是想輕輕鬆鬆過兩小時,只要主角夠帥、場面夠大,劇本普普通通就可以,像諾蘭《蝙蝠俠》三部曲這種要求觀眾思考的層次只能說是喜出望外。DC改編電影最大的問題是,連這點也做不到,最基本的邏輯也不過關。正如上篇談到,去年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是典型的失敗劇本,作為DC世界第一套英雄crossover電影,在萬眾期待之下跟觀眾開了一個最大的玩笑。壞人為了對付超人,向他身邊的人埋手是必要技能,大反派Lex就捉了他的女友。超人憑超級感官很快就知道並現身,Lex再告訴他真正的王牌是捉了他媽媽。問題是,為什麼超人知道有人捉了女友而不知道媽媽也被捉呢?網上就有人調侃,說重色輕母是人之常情。再來,兩個本來生死相搏的英雄,突然之間化敵為友,轉折點竟然是他們的媽媽都叫Martha,也太離譜了吧,讓Martha成為了電影史上最出名的媽媽名字……這些劇本邏輯問題,到今年的《正義聯盟》稍有改善,劇本依然不出色,但未至於如上集一般違反常理,只能說是非常兒戲有失大片身分。但DC電影一個結構性問題,每集都要面對,就是超人實在太厲害,只有宇宙級的反派才有資格做他敵人,以超級有錢作為超能力的地球人蝙蝠俠又可以有什麼作為呢?[謝子祺]PNS_WEB_TC/20171206/s00315/text/1512497319513pentoy

詳情

謝子祺:DC電影之敗

上次談過,現在的大電影太注重視覺特效,為了不太3D的3D效果不惜工本,但連基本的故事也未處理好。有時真的很難明白,為什麼一套電影幾百人參與都覺得這樣的劇本可以過關,我認為這是近年DC電影系列最大的死因。去年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正義曙光》)是非常值得研究的案例。先說優勢,DC漫畫對改編超級英雄電影本來就有非常悠久歷史,七八十年代的超人和蝙蝠俠系列就非常成功。另外,DC坐擁兩位世界知名度最高的英雄,我相信很多人十年前根本沒有聽過超人和蝙蝠俠以外的英雄,他們也是美國軟文化輸出全球的典範之一。但劣勢也顯而易見,超級英雄電影由DC開創,但英雄組隊crossover則由對手Marvel發揚光大,十年內取得極大成功。這時DC再去做就只能跟對方的標準行事,做得像則失去原有風格,做不像則達不到市場期望。《正義曙光》的評價兩極,很多評論就認為這電影的暗黑風格不符合市場口味,其實所謂市場口味就是Marvel《復仇者聯盟》定下的標準。我不太認同這個分析,我覺得什麼風格都可以拍出了不起的作品,DC電影最大的問題是劇本邏輯不過關。我甚至覺得《正義曙光》的劇本是美國電影史上最大的玩笑,下次再談DC電影的根本問題。[謝子祺]PNS_WEB_TC/20171129/s00315/text/1511893738887pentoy

詳情

謝子祺:另類大和解

回歸以來,無論是民生還是政治議題,建制派和泛民在議事堂內都壁壘分明,大家的宗旨都是「敵人反對的我就贊成,敵人贊成的我就反對」。過去幾年在某些人主政之下,因為「上有好者,下有甚焉」,這種撕裂可說是前所未見。而這風氣亦蔓延至民間,每次有爭議事件,親人、朋友間因意見不同而起衝突矛盾可謂時有所聞。那人下台之後,留給香港人的遺產也許只有「仇恨」二字。有識之士都一再指出,香港的政治或經濟發展有什麼大動作之前,都必須先緩和矛盾,否則所有對話都會以兩派對罵收場。今年年頭三強選特首,無不以大和解為主打。當選者上任後也在幾件事上試吹和風,起初還算有點效果,但一遇上爭議事件——例如高鐵——便打回原形。她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眼見兩派劍拔弩張,終非好事,於是捨身成仁,在一個訪問中提出八十萬公屋單位已可滿足需要。此論一出,全城同聲反對,在星期一房屋事務委員會上,左中右建制泛民政黨一致聲討。民建聯議員更用上「倒行逆施」、「亂噏當秘笈」等字眼,本是執政團隊之一的行政會議成員也毫不留情地批評。確實已很久不見立法會內各陣營如此團結,新政府似乎已找到達至大和解的訣竅,便是將最最最愚蠢的觀點拿出來,令最唯唯諾諾的人也沒有維護的空間,就成了。[謝子祺]PNS_WEB_TC/20171101/s00315/text/1509473407534pentoy

詳情

謝子祺:全民閱讀理解

每次國家領導人有重要講話,國內官吏和人民都要洗耳恭聽,好好學習。領導人的說話字字珠璣、句句千金,香港有志大展拳腳的俊傑當然也要奉若神明,早午晚參拜。如果有關於香港的部分,難為了一眾傳媒,要和理解力奇高的政界人士大玩閱讀理解考試,分析當中每一個段落、每一組用字,甚至每一個標點符號的啟示,短短一二百字可以分析出幾千字來。不單是主席的聖諭,還有那些芝麻綠豆的主任和部委,發表很多冬天很冷夏天很熱的意見,也要慢慢咀嚼一番。這次十九大,主席金口說「全面管治權」,又引起大家的無限聯想。老實說,這些閱讀理解完全是浪費時間的自我陶醉行為。第一,無論你怎樣理解,出卷的人都不會出來告訴你正確答案,這樣的考試有什麼意義?第二,即使你猜中主席的心思,對現實世界又有什麼幫助?之前的十七大、十八大,做閱讀理解的人又可以預計到佔中、釋法、誰做特首嗎?每年都有總理工作報告,你又可以從關於香港的幾十字預計當年會發生什麼事嗎?內地青年作家韓寒幾年前的一篇文章,嘲笑閱讀理解這種試題說得太好:「一次我收到一封讀者來信,信裏面是一張他們學校的語文試卷,試卷裏有我的一篇文章的一個章節,文章的題目叫《求醫》,然後有八個選擇題。我從未想過我的文章可以入選試卷,於是很細心地完成了考卷,結果發現我只做對了三個選擇題。其中一個是畫線處應該填的是什麼詞,我不慎選錯。最最荒謬的是,我居然選擇錯了畫線句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我真弄不明白為什麼中國的語文喜歡把別人的文章一字一句加以拆解,並強行加上後人的看法,或者說是出題目的人的看法,當學生提出不一樣的觀點時,會有人說:錯,作者不是要表達這個意思。而且選擇的文章八成作者都是上個世紀就死了,真是死無對證了。」我們每次對重要講話的分析不正是一樣嗎?[謝子祺]PNS_WEB_TC/20171025/s00315/text/1508868488321pentoy

詳情

謝子祺:亂噏當秘笈

中環海濱年底將舉行第二屆電動車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上星期,海濱事務委員會轄下港島區海濱發展專責小組就相關事宜討論。據報道,身兼委員的南區區議員司馬文(Paul Zimmerman)強烈反對再舉辦Formula E,因為該項目鼓勵使用私家車和非法賽車,令南區出現非法賽車問題。後來再有傳媒問他詳情,他說反對的主要原因是一直要求政府擴闊中環海濱行人路和加強綠化,但政府卻花錢籌辦Formula E也不改善海濱。至於為什麼和非法賽車有關,他說曾有報告指澳門舉行賽車前,香港非法賽車就增加,而傳媒就「煲大佢呢個point」。這樣的大型項目,有贊成有反對是自然不過的事,即使我是賽車迷,也會顧慮對相關賽事的投入是否值得、香港市民是否真正得益。而我們對那些諮詢委員會要求就更高,贊成和反對也應有像樣的理由吧。那個會議有網上錄音,早前的報道絕對沒有誤解司馬文議員,也沒有「煲大」什麼,他有三個重點:一、如他回應提到,政府應該改善海濱行人路。二、Formula E鼓勵市民購買私家車。三、Formula E助長非法賽車。其實我不太明白為什麼要求改善海濱行人路就要反對Formula E,如果他的邏輯是改善海濱之前要停止舉辦所有活動……好吧,明白了。說鼓勵市民買車一聽就覺得好笑,賽事只舉辦了一屆,不知議員是否有數據顯示這一年私家車大幅增加,如果他能夠證明當中的因果關係大家都無話可說。我很多朋友駕駛私家車,也有很多朋友喜歡看賽車,但從來沒聽過有人因為喜歡賽車就去買車,如果議員認識這樣的狂迷我也想見識見識。至於非法賽車,再次證明不懂的東西就不要亂說。Formula E是世界性的運動項目,車手都是從極嚴謹系統培養出來的運動員,世界上只有二十個名額,難道他認為有人街道飛車後就可以參賽?或者那些身負過千萬贊助的車手會到南區非法賽車?正如網民所說:「咁都得,曹星如也鼓勵街頭毆鬥呢。」[謝子祺]PNS_WEB_TC/20171018/s00315/text/150826356495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