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醫最有交待

古代狀元得一個,當今狀元就可以無限個。過去十年,大學公開試狀元九成這樣揀科:醫科、法律、商管,今年變成一面倒揀醫。金融行業在2008年海嘯後轉差,ibanker 個名變成笑料,商管或什麼環球商業每況愈下,近乎棄婦。我比較理解法律科情況,此行業近年增長只有3至4%,但每年就有超過6%的新入行者,扣除租金和工資的增幅,實際上是負增長,一樣的公開試成績,有得揀,當然就不揀法律,雖然,學生哥不掌握這些數字,但行業工資他們也會知道一二。從醫對自己和家人都有全面交待,懸壺可濟世,收入高又穩,日後有室有家是必然,父母笑逐顏開,享盡風光顏面,醒目仔女,挑選讀醫,對天地良心高堂親友,交待有突。我個人認為,大學之道在明明德,青年時期研習文史哲比一下子走進專業有更大收穫,歲月很長,十八年華就習藝,繼而實現,青春就這樣流走,有點可惜。現實是,連我自己的孩子也引導不來,遭受社會大染缸的影響,人生沒有人民科學的浸染,只有專業技藝和物質報酬,是很可惜的。原文載於作者FB(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痛定思痛VS掩耳盜鈴)「官員的愚笨應對令我想起東京也曾有過類似居民鉛中毒的事件,就是1970年的『牛達柳町鉛害事件』…」全文:http://wp.me/p2VwFC-dRR#鉛 #官員 #啟晴邨 #水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ly 14, 2015 大學 職場

詳情

謝連忠:通訊局踐踏公眾資訊自由,再無存在價值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六條「人人有……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香港人有資訊自由,受法律保障,亦是社會價值中的根本之一,履行這個方針,政府責無旁貸,不履行便是失責失職。維持資訊自由的大原則和政策早已有之,辦法是 「非規管化」, (de-regularisation) 和 「促進競爭」 (pro-competition) ,而通訊局是捍衛這此原則的機關,執行相關政策。本來,政府否決向港視發免費電視牌,已屬於「反競爭」(anti-competition)的行為,有違政府在電訊和廣播政策上一貫的「促進競爭」做法,已拒絕貫徹法律中關於資訊自由的條文。又本來,港視從中移動手上買入了流動電視牌照,會令牌照下所代表的公眾資源,得以更有效地配置和發揮,港視主席王維基在行為上表現出的抱負和決心,足以証明。而公衆同時會因競爭緣故,而享受更多的資訊,乎合公衆利益。如此種種,應該受到政策執行人,即電訊局的歡迎,令人震驚和奇怪的是,事情並沒有這樣發展。我的舊文説過,港視的責任是遵照牌照條件行事,用戶以什麽接口平台和在那裏收看港視提供的電視節目,已非港視責任,因此,即使結果有超過五千住宅成功收看內容,已非監管者和節目提供者所及,這並非是一個什麽「灰色地帶」、「法例過時」、「監管落後」或「法律漏洞」,而是在政策執行和法律理解上,必須是以「非管制化」和「促進競爭」的原則來切入,這個做法,才能呼應和乎合法律保障下資訊自由的要求,精神方向是很關鍵的,硬要依照條例的字眼而拼死地演繹,糾纏於傳送制式、住戶接收、牌照性質,捨本逐末,罔顧應有的大原則和公眾的基本權利,是一種盲從,最終必然背棄了應有方針。而根據背景事實所知,事件乃源自無線電視今年一月向電訊局發出的書面投訴,無線是現有的電視牌照持有人,論點是基於自身利益出發,主要是指港視做法和不受廣播條例的情況對他們不公平 ,性質上是「反競爭」和以維護既有商業利益作動機 。在資訊自由的大前題下,公衆利益才是原則所在,行業中經營者間的待遇是否公平,從來都不是原則,更何況,即使過去,在廣播行業,已有不公平的事情存在,早已被監管者接納,讓位給公眾利益,這裡包括行會豁免業者跨媒體的擁有權,例如無綫同時擁有收費電視和免費電視牌照;又例如九七後劉長樂入股亞洲電視,廣管局和行政會議之所以特別批准豁免,都是為了促進競爭或防止壟斷,無疑是以公眾利益作大前題,這些考慮,如今在港視事件中,已蕩然無存。令人深感痛惜的是,通訊局在此事上公然反其道而行之,作出反競爭和積極規管的行為,間接維護既有業者的商業利益和持續性寡頭壟斷,這無疑是與公衆利益背道而馳,踐踏公衆的資訊自由權利,如今,通訊局已背棄了公眾責任,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壓迫者,再無存在的必要。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謝連忠:對香港電視的要求無理,強人所難!

香港政府的電訊廣播政策,一直說是採「科技中立」 (technology neutral) 立場,即不會規管廣播商使用的技術制式,包括傳送標準在內。現在通訊辦卻說由中移動沿用的CMMB傳送標準轉換至港視擬用的DTMB傳送標準,即等如令超過5000個指明處所接收其流動電視服務。通訊辦説法背棄「科技中立」政策立場。此外,通訊辦以傳送標準來推斷會有超過 5000 個指明處所(編按:住宅或酒店房間)接收,缺乏邏輯。通訊辦同時指出港視要「確保其電視服務不會被超過5000個指明處所的觀眾接收」。現今科技進步,用戶隨時找到某種方法接收電視服務內容,科技和技術也不斷進步演化,怎可能要牌照持有人來「確保」用戶少於某個數目呢?通訊辦的要求乃屬匪夷所思,這亦解釋為何政府的電訊廣播政策應該是「科技中立」,這亦是世界性的做法。為什麽要由政府以牌照處理電訊和廣播頻譜呢?因為頻譜是「有限的公共資源」,要公平配置。在這個前提下,若不涉及「公共資源」,不應該設有牌照制度,因,經互聯網 INTERNET 的影片播放,既沒有涉及「公共資源」,便不受《廣播條例》監管,這是條例 Schedule 3 說明的,Youtube 和各本地網台的內容播放便是例子。此外,《廣播條例》對超過5000住宅便要領牌的要求,不應是用來限制市民接收資訊的,港視只須乎合無線接收覆蓋的要求,符合牌照中條件,最後即使有超過5000住宅可以接收到廣播內容(亦是個必然結果),亦與港視牌照責任無關。因此,政府通訊辦要港視「確保其電視服務不會被超過5000個指明處所的觀眾接收」,全屬一項無中生有的要求,強人所難。更何況這並不削弱「公共資源」,通訊辦要解釋,港視節目若「被超過5000個指明處所的觀眾接收」,有何不妥?令亞視執笠,可能是個答案,那麼市民的資訊自由去了那裡?原文載於作者fb,標題為編輯所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