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香港人感動江宜樺

江宜樺是台灣行政院前院長,二〇一六年七月應郭位校長邀請來城大任教,稍後便會任滿返台。離港前夕他在亞太台商聯合總會以「有所思 筆架山下」為題演講,總結他這兩年在港教書和生活的感受。他以「擠迫、快速、包容」來形容香港,而他亦高度評價城大學生的學習態度。香港人的包容,江宜樺印象特別深刻。他從香港的「搭枱」文化說起,有一次他和家人去蓮香飲茶,見識這間朋友所說「一生人要去一次」的茶樓,他驚訝一張圓枱竟擠着三批不相識的茶客,幾乎肩並肩,各人卻能互相忍讓。茶餐廳不識者面面相覷而坐的情况也差不多,他說這在台北不可能發生。最令江宜樺感動的,是香港人對外傭姐姐們的包容。他朗誦羅智成去年底發表於台灣《聯合報》的文章〈香港最美的風景〉:「常聽人家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充滿人情味的人。有時候我覺得,香港最美的風景也是人,假日歡聚於鬧區的那些移工。」羅智成所說造就香港最美風景的移工,就是我們所說的外傭。江宜樺對於香港人可以長期包容外傭在鬧市造成的擁擠雜亂,讓她們辛勤工作後有個歡樂空間,深受感動。他認同羅智成所說,相較於歐美社會近年來的排外,香港人文明的表現遠超他們,這是將心比心的善良,和來自人性的體諒。投訴外傭假日霸佔道路的議員們,請記住:香港最美的風景是人。[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29/s00319/text/1527530767905pentoy

詳情

鄭明仁:香港「家己冷」社團

香港潮籍人口多年來一直超過一百萬,潮屬社團也有一百個,為了匯聚「家己冷」力量,十七年前成立了香港潮屬社團總會,總會幾天前在會展中心舉行第九屆會董就職典禮,特首林鄭月娥百忙中抽空主禮。可能受了維基百科的誤導,主辦單位認定林鄭的老公林兆波也是潮州人,還以為可以把林鄭視作潮州鄉里的媳婦,然而這是美麗的誤會,林鄭當晚澄清「第一先生」並非「家己冷」。講起香港潮州人,最有名的當然是香港首富李嘉誠和國寶級國學大師饒宗頤,饒公今年二月仙逝,潮屬總會就職禮上重播饒公生平片段緬懷饒公。事實上,香港潮州人人才輩出,政商文化報業都有響噹噹人物,特區政府問責官員和議會裏的潮籍人士也多不勝數。香港潮州社團之中,潮州商會是老大哥,它成立於一九二一年,再過三年便到一百年。大半個世紀以來,商會在香港開辦學校,興建潮州義山,編印潮州文獻,積極參與社區活動。現今香港潮州人也面臨母語危機。像李嘉誠、饒宗頤、林百欣等老潮州從鄉下來港打拼,潮州母語當然琅琅上口,他們的第二代或許還可以聽和講,到第三代就出現母語斷層了。潮州商會雖然有潮語學習班之設,但潮州話是很難學的方言,一定要由娘(母親)或者老人家身教,否則拉牛上樹,難矣。香港潮州人,加把勁,搶救潮州母語![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26/s00319/text/1527272620369pentoy

詳情

鄭明仁:Danny陳百強二十六年前出事當晚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八日晚上十一時左右,筆者任職的《成報》採訪部電話響起,我拿起來聽,話筒傳來男子低沉聲音:「喂,有一個後生男歌星出咗事,昏迷送院,你哋check吓啦!」正想追問,對方已收線,我從經驗判斷不似惡作劇。距離截稿時間尚有一個多小時,心裏盤算着這宗大新聞如何追訪,為避免打草驚蛇,我決定親自上陣,我當時是採訪主任。單憑神秘人這一兩句報料線索很難跟進,除非臨時調動報館所有的採訪車去各間醫院查訪,但這樣一來肯定會驚動其他行家,獨家新聞便會通天。如何是好?啊!忽然想起一個在政府重要部門工作的老友,於是夤夜致電叫他替我問政府醫院急症室有冇收過類似病人。老友說:「仁哥,唔好玩我啦,冇名冇姓冇事發地點,醫院唔會睬我㗎,而且又唔知送邊間醫院——」我馬上扮死狗說:「大佬,你肯幫手,實得嘅。」我知道他有渠道可以查得出,果然,午夜十二時老友回電:「陳百強,Danny ,家中昏迷送瑪麗醫院,情况危殆!」嘩,新聞太爆炸了,應該上頭版頭條,可是《成報》翌日頭版版位已給廣告商買了,總編輯韓中旋只好在頭版廣告右上角用黑底反白字標示新聞題目:「歌星陳百強昏迷家中送院危殆」,新聞刊在第二版。報紙出街後,全港轟動。Danny入院後便沒有醒過來,昏迷了年半後於九三年十月廿五日離世。[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17/s00319/text/1526494636390pentoy

詳情

鄭明仁:林鄭月娥看什麼報紙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香港報業公會最佳新聞獎頒獎典禮上,向在場幾百名新聞界老中青打氣。她說每天總要花四十五分鐘翻閱九份報紙,看完後滿手油墨,但她還是要繼續看,因為讀報才可知道哪一則新聞放在什麼位置,是頭條還是簡訊。報紙的新聞一般是按新聞重要性編排出來,大小長短分得一清二楚,這是從網上看不出來的。林鄭這番說話乃行家之言,也是長期讀報的心得。要在四十五分鐘內睇九份報紙,只能是蜻蜓點水,瞄一瞄標題而已。不過,林鄭每天都有「早禱會」,由部門首長匯報有什麼大事,因此她一定知道有什麼大新聞。香港現在每天出版的新聞報紙有十二份,如果撇除Financial Times(金融時報)和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這兩份相信林鄭必讀的外國報紙之外,她還看什麼報紙呢?來來去去應該不離大家知道的那幾份,我反而有興趣知道林鄭不看哪幾份中文報紙,但相信她不會公開講。林鄭在頒獎典禮上不斷討好前線記者,說大家採訪時要注意安全,又說已叮囑警務處盡量給前線記者提供方便。林鄭好識做,聽者也心領。結束演講前,她也當眾替香港新聞博覽館「劏鱔」(義務宣傳),說該館今年底開幕,將會是新聞界的盛事。我在此作一些補充:新聞博覧館坐落上環必列啫士街,荷李活道文武廟後面,前身是公理會堂,是孫中山先生受洗和居住過的地方。[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05/s00319/text/1525457524092pentoy

詳情

鄭明仁:崔銀姬案傳媒亂作一團

遭北韓特工從香港綁架往平壤的南韓影后崔銀姬,周一在南韓病逝,結束傳奇一生。崔銀姬一九七八年一月十一日被誘騙來香港,藉口洽談拍片。她下榻中區富麗華酒店,一月十四日離奇失蹤,事件曝光後香港傳媒老鼠拉龜,不知從何入手。筆者當年入行當記者只有幾個月時間,沒有資格參與採訪這宗國際大新聞,只能留意各報每天的報道。最初兩三個星期,各報各顯神通,大批南韓記者也雲集香港,大家起初都是倒瀉籮蟹,南韓領事館、香港警方毫無頭緒。當時的情景就只有南韓記者採訪香港記者,香港報紙翻炒南韓報道。有一天,香港某報頭版頭條報道稱崔銀姬(記者閒談都以崔銀雞稱之)已遭撕票埋屍大嶼山,近百記者馬上湧往大嶼山「尋屍」,警方也信以為真,結果當然是白走一趟。另外,有報紙派記者二十四小時陪伴南韓記者,希望第一時間取得南韓的消息。至二月十日,南韓領事館放出風聲說崔銀姬已遭「政治綁架」,三天後,崔銀姬前夫申相玉抵港會晤領事館人員後,證實崔已被綁架往北韓,但沒透露詳情,傳媒又各自爆料,有的說人質是經澳門入大陸再轉往平壤。事實上,北韓特工早已把崔銀姬誘騙到淺水灣,坐大飛上了公海的北韓貨輪載往平壤。崔抵北韓當天便獲金正日(金正恩父親)接見,原來金正日醉心電影,於是便把崔銀姬綁架到北韓替他拍戲。[鄭明仁]PNS_WEB_TC/20180420/s00319/text/1524160265529pentoy

詳情

鄭明仁:最近常用的三個英文字

R.I.P.或RIP這三個英文字母,極不想見到,但最近卻經常在社交媒體群組裏看見,自己在這幾個月裏也用上多次。R.I.P.源於西人墓碑上的簡單墓誌銘,意思是Rest In Peace,拉丁文是Requiescat in Pace,翻譯為中文就是「願他(她)安息」或「息止安所」。朋友過身,有時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安慰說話,就在WhatsApp按入RIP,一切盡在不言中。如果略嫌這三個字母太簡單,或想用中文送上安慰語,最通用的就是「願他(她)一路好走」或「一路走好」。如果不確定應該用「一路好走」還是「一路走好」,不妨用「安心上路」。這幾個月,用R.I.P.和「一路好走」送別的朋友,單是新聞界前輩已有莫光、梁綿滔、韓智文、何源清、雷波、黃陽午等人。最近走了的一位新聞界好友是盧紹祺,他剛剛踏入五十六歲便遽然離世。盧君有「老虎仔」之稱,人如其花名,大隻威猛,平日和新聞界友好消夜喜飲幾杯,紅酒、茅台不拘,一直相安無事。上月廿六日在港鐵站突然暈倒,送院急救才發現胃生了一個大腫瘤,動手術會有危險,幾天內病情急轉直下,四月三日凌晨生日當天離開人世。老虎仔多年前已出任編輯,五十六歲在報界來說本是當打之年,飽經歷練,作為新聞把關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噩耗傳來,友好們紛紛送上R.I.P.,願老虎仔一路好走,安心上路。[鄭明仁]PNS_WEB_TC/20180405/s00319/text/1522865908986pentoy

詳情

鄭明仁:李嘉誠與《壹週刊》

二〇一八年三月的香港,乍暖還寒,時晴時雨時霧,前路不清。三月十六日,李嘉誠宣布退下奮鬥了七十多年的戰線;之前一天,黎智英的《壹週刊》出版了最後一期的紙本,二十八年歷史的雜誌就此告別人間,《壹週刊》以後只維持網上版。李超人與肥佬黎這對鬥足二十八年的寃家,終於退出或逐漸退出各自的舞台。李嘉誠雖云會另披戰衣繼續做他的慈善事業,但行善之餘,以後會有更多時間和周凱旋把臂同遊?估計《壹週刊》也會調整對李超人的焦點,更多關心他的愛情生活。二〇〇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壹週刊》圖文並茂獨家報道李嘉誠、周凱旋手牽手漫步羅馬街頭,李周戀情公告天下,報道出街後,全城八卦轟動。一直以來,李嘉誠都很「關心」壹傳媒旗下包括《壹週刊》和《蘋果日報》記者的前途,每當知道記者來自壹傳媒,李嘉誠總會當頭棒喝,勸記者「棄暗投明」,不要打肥佬黎的工,但李先生每次都是得個講字,沒有offer,記者無法「棄暗投明」,只得繼續跟肥佬黎搵食。李嘉誠集團從來不在壹傳媒的報紙雜誌落廣告,肥佬黎每年也就少了數以億元計收入,雖然可惜但仍然企硬,直至《壹週刊》走到末路也不低頭。據說多年前,曾有中間人想撮合李嘉誠和黎智英坐低飲杯潮州茶,雙方最後因為某種原因沒有見面而失去一笑泯恩仇的機會。[鄭明仁]PNS_WEB_TC/20180324/s00319/text/1521827985669pentoy

詳情

鄭明仁:李敖痛罵香港政府唔識貨

李敖不止一次公開說過要入籍香港成為香港人,而且坐言起行,於二〇一二年十月透過「優才計劃」入紙申請移民香港,但遭香港官員玩死,李敖到死也不能成為香港人。二〇一一年七月李敖來香港書展演講,他在台上雖然批評香港的民主是「有問題的民主」,他說「香港離倫敦愈來愈遠,離台北愈來愈近——香港跟台灣學的是粗糙的民主」,但他也稱讚香港「是我們的希望」。二〇一四年七月李敖重臨香港書展演講,演講後我到後台休息室探望他,提起他的移民申請被拒時,李敖和在場的吳思遠導演即時扯火,齊齊痛罵香港政府唔識貨,沒理由拒絕接受這位華文世界的才子。李敖申請入籍時,吳思遠是以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長身分作為推薦人,向時任入境處長陳國基推薦李敖。李敖七十年代在蔣介石威權統治時期坐過政治獄,香港入境處要他證明自己是良民,這是強人所難。另外,李敖著作等身,入境處要他提供所寫著作,包括證明自己的英文程度,李敖認為是很大侮辱,決定放棄,不再與入境處糾纏下去。李敖口沒遮攔,狂妄自大,以特區政府謹小慎微的辦事方式,又焉敢把這位「文化狂人」引狼入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唯有犧牲李敖大哥了。李敖後來發晦氣說,即使以後香港特區政府邀請他入籍,他也會say no!李敖死了,這事不會發生。[鄭明仁]PNS_WEB_TC/20180321/s00319/text/1521569299127pentoy

詳情

鄭明仁:戴口罩自衛

過去幾個星期我出街都戴着口罩,不理會別人的奇異眼光,命仔要緊。曾有研究發現:距離自己六呎範圍以內的人如果打噴嚏也可經空氣播毒。乘港鐵、巴士、小巴等公共交通工具時,更應戴上口罩,因為在這些密閉空間裏中伏的機會極高。我留意到很多人打噴嚏或咳嗽,不習慣用手或紙巾掩口鼻,有些缺德者更大模斯樣旁若無人在車廂表演咳功,如果他們是流感病人,其他乘客不中招者幾稀矣。二〇〇三年二月至六月香港爆發沙士疫潮,全城搶購口罩,市民外出必定戴上口罩。今次流感雖不能和十五年前的沙士相比,但流感來勢洶洶且有機會由乙型轉為甲型H3N2,可能令到流感針的防衛力降低。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苦口婆心勸喻市民注意個人衛生,他說感冒和流感主要透過飛沫傳播,如果接觸患者咳嗽、噴嚏的分泌物,然後觸摸自己眼睛、鼻子或嘴巴,可能便會中招,因此他勸告患者或市民必須戴適當的口罩。現時一般人對戴口罩者都是敬而遠之,我試過戴口罩坐港鐵,旁邊的空位沒有人敢坐下。我告訴大家,現在戴口罩者很多都不是患者,他們只是怕被傳染。反而,患者不是個個都戴口罩,不知這是什麼心態。醫生建議大家注射流感針,但在疫苗供應短缺時,更應注意個人衛生,况且疫苗只是其中一種預防方法,不是全能。重點預防方法除了注意衛生之外,還是正確使用口罩。[鄭明仁]PNS_WEB_TC/20180219/s00319/text/1518976356330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