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喜艾:金曲

假期閒着,打開收費電視盒子,看了一九八八年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解像度低,字幕生硬,司儀的無線咪高峰在節目尾聲換了有線咪,我一邊看一邊想像,在無線咪算是高端科技的年頭,香港的電視台能每年搞一場亞洲矚目的盛事,的確很巴閉。那一年,張國榮梅艷芳各奪得男女歌手獎,金曲有Beyond《大地》和林子祥《真的漢子》,那是什麼年代?是我仍未有記憶的年代。於是,我再跳看一九九二年,我的記憶裏至少記得這一幕:十首金曲有七首由四大天王分奪,到最後一項金曲獎,剛到香港想闖出名堂的王靖雯引頸以待,最後她那曲《容易受傷的女人》成為了經典。頒獎禮不過相隔四年,台上已是兩代人,面目全非。多得互聯網,我一邊聽黎明初出道紅透的《我的親愛》,一邊找到那足以換走一整代歌手的轉折——八八年初,譚詠麟宣布不再領獎,張國榮以大熱姿態奪得男歌手,然後,多蟬聯兩屆之後,張國榮在九○年宣布告別樂壇,而梅艷芳也宣布不再領獎;憑《傻女》得獎的陳慧嫻,暫別樂壇出國讀書;至九一年尾,Beyond到日本發展,在香港幾乎銷聲匿迹;翌年年中陳百強倒臥家中,昏迷一年後離世。下筆之時,今年頒獎禮剛結束,網上議論紛紛,而台上又已換了幾代人,不過都面目模糊了。[陳喜艾]PNS_WEB_TC/20180102/s00191/text/1514830132447pentoy

詳情

陳喜艾:碼頭木

十月四日,星期三,日本設計振興會的Good Design Award宣布今年得獎名單,香港入圍的有八項,當中以灣仔碼頭防撞木再造的木家俬為設計的餐廳奪得Good Design Best 100獎項,我收到這消息時,立刻就發了一個短訊給上水古洞的志記鎅木廠,恭喜王師傅再創奇蹟了。志記七十年前由王志創立,第一個廠址位於北角碼頭一帶,及後曾經落戶柴灣,經歷幾次搬遷,最後在1980年代搬進上水古洞現在的廠房。七八十年代是香港鋸木業的黃金期,王志去世後,子女繼承父業,至1990年代因為全球掀起對熱帶雨林的關注,加上北美國家對出口原木的保護政策,香港木業迅速走下坡,入口商結業,鋸木廠踏入倒閉潮。金融風暴往後幾年,是志記最難熬的日子,每天收到追債電話,欠下的差餉以年計。王氏兄妹沒放棄,他們說,轉捩點在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殺到,媒體尋訪古洞,發現了香港所剩無幾的鎅木廠,知名度為志記帶來了新客源—以往,志記的客戶大多是建築商、殯儀館,現在除了做家俬,還在設計界、藝術界紅起來了。過去一年, 因為寫碩士論文,我常常拜訪志記,曾經從早上六時半就跟着王師傅到木廠開工。炎夏,木廠當然沒有安裝冷氣,他與唯一的伙計在風扇下挑選木材、搬到巨型機器前鎅木,再刨整打磨,我光是坐着看,一整天下來都疲累不堪,也早忘了腳下踏着積存幾厘米厚的木屑堆裏有木蝨。直至黃昏,我跳上車就昏昏欲睡,而王師傅還要提起精神駕車駛回港島東區的住所。今年六十七歲,王師傅不止依然堅守着鎅木廠,還把它推向另一高峰,這該就是香港人常說的香港精神了。[陳喜艾]PNS_WEB_TC/20171010/s00191/text/1507572755383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