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飛鳥俠》與港人的「身口不協調症候群」

怎樣去說《飛鳥俠》這部驚世鉅作呢?有人說是黑色喜劇,有人說是極盡諷刺,有人說是演員悲歌。對我來說,那就沒有他們形容得那麼複雜。我很相信,劇中的Riggan正正是大家的寫照,不只是演員。不論是小小的臉書使用者,抑或是所謂網路紅人、政治明星,等等等等,都是人格分裂的。想批評現在種種荒謬現象,但同時又要跟著這些荒謬現象走。用一句話可概括:「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尤其是這位前電影《飛鳥俠》主角,憑著當年英雄片潮流而出名。他玩了三集《飛鳥俠》,玩膩了要辭演,控訴了荷里活行業怎樣怎樣墜落,但又時時刻刻FF(幻想)自己昔日如何風光,懷念當年怎樣時勢造英雄。他根本找不到一條本著良心,又可以東山再起的路。更加諷刺的是,他又對以前成名路程非常重視,只要得到傳統媒體的讚許,便會自hi到尾;對於現時要靠gossip才有機會成名這條偏門行徑,卻是嗤之以鼻。不過到了最後,他仍是靠穿內褲奔走街頭、企圖跳樓、甚至用真槍假戲真做等方式,最後博得失去多年之民眾的目光。現今世代,比起荷里活和百老匯更加荒謬。例如某大電視台,日日播不知所謂的電視劇,時時見到無厘頭的新聞報導,大家隔空對著那個台罵罵罵,不過仍然邊罵邊看。三年前的《盛女愛作戰》,大家還有印象乎?有一些網友,聽見自資出碟的李逸朗唱《傻女》,耳朵不喜歡了,就一窩蜂大加鞭撻,說唱得粗製濫造,又難聽,乜乜乜乜。但是這些網友,卻是要不斷分享給朋友見識,等他們「中伏」。還有一間以「民主」打正旗號的所謂「媒體」,表面上罵中央有甚麼不好呀,大陸社會有多黑暗呀,blah blah blah。殊不知其老闆原來是(前)上市公司CEO,兼在大陸有業務,還要在「佔中」前「恐懼」地走佬,「佔中」後又「誤判」回來。啊!真奇怪!以上荒謬情景,比電影更精彩,但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日後的世界,患「身口不協調症候群」的人只會增多,不會減少。笑甚麼?你也是Riggan! 影評

詳情

韋健:沙田市中心藥房,梗有一間喺左近

重點提示:1. 沙田市中心藥品店密度比七仔更誇張,達25間。2. 當區所有註冊藥房達15間,比七仔多兩倍。3. 藥行/藥坊/藥店(非註冊藥房)有10間。4. 連鎖註冊藥房(估計)有9間。5. 擁有最多藥品店的是沙田廣埸,註冊藥房達5間,藥行/藥坊/藥店有4間。6. 同樣是沙田廣場,有一條短短通道,那邊就有4間藥房。今時今日的沙田市中心,相信很多沙田友都搖頭嘆息,我平日回家,都是直接穿過而已。八個月前,我曾經提及逛書店「要行多幾步路」,今次就談談另一個極端,就是講到口水都乾的藥品店。眾所周知,沙田市中心,尤其是港鐵沙田站一帶,是大小藥品店的集散地,現時藥品店數量和密度,比七仔更誇張(七仔只有五間)。但當中有多恐怖,區外人可能感受不到,所以我特別調查一下,給大家大開眼界。-註冊藥房多得驚人-首先,當然要去政府網站查找一下註冊藥房(「獲授權毒藥銷售商」)名單。它只有英文版,以及要用Ctrl+F方便尋找。我用了「SHATIN」去找,再人肉篩選位於沙田市中心的六大商場(即希爾頓中心、偉華中心、新城市廣場、沙田中心、沙田廣埸、好運中心)的所有註冊藥房,結果就找到十五間註冊藥房,數目竟然多過七仔!如果再以商場劃分,最密集的竟然不是新城市廣場,而是隔鄰的沙田廣埸。希爾頓中心:1偉華中心:1新城市廣場:2沙田中心:3沙田廣埸:5好運中心:3註冊藥房總數:15? -大部分註冊藥房為連鎖式經營-十五間當中,有不少是連鎖式經營,因為當區的租金,你懂的。「萬0」和「屈人寺」不用多說,而其他的由不同集團所經營,只要留意藥房名稱後半部分有「 O/B (集團名) LTD.」再Ctrl+F相關名稱就可以。當然有些集團為了隱藏連鎖式經營之事實,就幫不同位置藥房取不同名稱,但同時取「字輩」來方便辨認;又或者用相同藥房,但不同公司名。粗略估計,有九間是連鎖式經營,不過以免幫他們做宣傳,就不公開其名稱了。-藥行/藥坊/藥店達雙位數-除了註冊藥房,還有一些都是賣西藥的藥行、藥坊、藥店(統稱「列載毒藥銷售商」,包括所有賣西藥的地方,例如便利店及超級市場),即係無「紅十字Rx」標誌的商舖。同樣入政府網找找就可以,經人肉篩選,不要無相關的超級市場、保健店,屬於這類型的藥行/藥坊/藥店有十間,部分是「萬0」及「屈人寺」 。連同註冊藥房,賣藥品的就有廿五間!希爾頓中心:1偉華中心:0新城市廣場:1沙田中心:3沙田廣埸:4好運中心:1藥行/坊/店總數:10?-沙田廣埸一條通道就有幾間藥房-你無看錯,沙田廣埸真是儼如藥房街。尤其是,從沙田站那邊過來,經後方通道直行,在太興轉右直達沙田中心之方向(圖上藍線),沿途有八間藥品店歡迎大家。那邊平日有超多大陸客過來掃貨,假日更嚴重,就算隨便選一日前往,你都會見到一些說普通話的人,以及一堆大小行李。因為通道已經很窄,只有三四米闊,再加埋他們,已經塞到核爆。在近沙田中心方向出口之通道,更有三間註冊藥房,及一間藥坊。附近37號舖(近翠華餐廳)由某藥業經營,雖然主要賣奶粉尿片,不算是藥品店,但同樣吸引不少大陸人,有時有大小紙皮箱佔領一部分通道,不說地點,你可能以為這裡是上水。故此不難解釋,為何老字號唯一麵家都要走。?沙田友去藥房,真是「話咁快就到」!香港人體質差,天氣又凍,容易病,這個時候有那麼多藥房陪伴我們,提供健康所需之餘,還關顧那些黑心商品受害者,很貼心。阿爺真的用心良苦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商場

詳情

韋健:《大英雄聯盟》與雨傘乜乜乜

(劇透提示)筆者期待的《大英雄聯盟》近日終於「赴港」。這套是本年最好的動畫之一,到底電影有多好,網路上恆河沙數,在此不贅。反而要說的是,是到底跟後「雨傘」時代有何關連?雨傘運動/革命,政局動盪,梁特之心,昭然若揭。社會撕裂,unfriend潮起。警察暴行,人人喊打。如斯情景,情何以堪。一個自私自利的意念,足以累到個人或群體,而這些受害者,就會還手或者轉害更多人,惡性循環,沒完沒了。劇情提到,醫神發明者濱田正,因為一場意外而去世,令到其十四歲弟弟阿廣失去了最後至親。阿廣為查真相,於是改裝醫神,他得知兇手身份竟是自己最敬佩的人後,更想馬上幹掉他。若不是醫神的導引,醫好阿廣的心,否則阿廣要背謀殺罪。事實上,兇手累死阿正的背後,還藏著另一復仇計劃,而這仇是源於一名實業家的一個自私決定。同樣地在香港,一男子的決定,製造了黃絲藍絲綠絲紅絲,互不相讓,水火不容。「反佔中」應援團屢出怪招對付異見者,師奶阿伯受某些媒體煽動,對爭取真普選之人嗤之以鼻。而前線的一些警員,因為一男子加一隻禿鷹,對黃絲和雨傘參與者「殺無赦」,連普通路過的也不放過。結果,一張張血淋淋的照片,顯現了他們的「極醜惡」。另一方面,一些雨傘運動/革命支持者,亦視所有警察為不可饒恕的,「落地獄」之聲此起彼落,有些地方更出現「Kill police」字句。有點擔心近期美國人為黑人青年報仇的殺警事件,在香港重現。原來,電影一幕幕復仇場面,已經在雨傘時代中悄悄地上演。香港很需要醫神來導引我們。此時此刻,我想到早前馬英九總統分享過的,當年臺灣白色恐怖的一則故事。有一名女子叫黃新華,父親突然被民國政府抓去,以叛亂罪槍斃了,而正懷孕的母親則坐牢五年,在獄中生了黃小姐。失去了父親,母親受盡折磨,但黃新華沒有恨政府,只因母親「不教恨,只教愛」。她覺得,仇恨害人又害己,令自己更苦,倒不如以愛看世界。同樣地,阿廣在醫神的導引下得到啟發,知道其兄發明原意是醫人,是為他人謀福的,於是痛改前非,放下屠刀,更反過來先幫該位殺兄的兇手做一件事,然後才繩之以法。不過,以愛代替恨是知易行難的事。在雨傘運動/革命失敗以後,社會仍是撕裂,世代矛盾在媒體的煽動底下加深了,更多紅色恐怖蜂擁而至,我們應該怎樣做?以及,如果不以牙還牙,是否會阻礙到爭取真普選的進程?我們這一代人還要好好學習,筆者只是拋磚引玉,畢竟我們人性很脆弱,沒辦法。愛與和平,莫忘初衷。香港很需要醫神。韋健 民國一〇三年節禮日 影評

詳情

韋健:《怪誕小箱俠》:怯,你就輸咗成世!

《怪誕小箱俠》(The Boxtrolls)是關於一班「弱勢社群」面對壓逼仍掙扎求存的故事。這齣片不夠「怪誕」,但在這個公民抗命如日中天之時看一看,別具意義。《怪》片是定格動畫龍頭萊卡(Laika)最新一作。故事是說一班藏在地底的小箱怪,面對「紅帽男」小隊的圍捕和地面人的白眼,而跟著其養子阿蛋掙扎求存的過程。小箱怪之所以被歧視和圍捕的原因,是被懷疑跟一食人案和一擄走小孩案有關。「紅帽男」頭兒戴杜察(aka大盜賊)便捉下小箱怪,然後時機一到便一次過殺害,期望向鎮長邀功,晉身白帽貴胄之列。一個人的私心,便成為眾小箱怪之苦,無論被捕的抑或未捕的都要惶恐度日,不得安寧。這樣看來,是否跟香港現在的情況一樣呢?只不過,我們做的只是權貴資本的奴隸而已。舉個例,你做到像隻牛,辛苦賺來然後交稅,但那些稅原來用來養那些無能高官,許仕仁、湯顯明之輩便是香港人的「戴杜察」。又或者,網上傳言稅收的一部分,原來是用來作維穩費,那麼你又怎樣想?不要忘記,香港的高地價政策,令到你買的每樣東西,有不少是隱形稅款,不信的話去Google搜一下。另外,小箱怪明知會有危險,但一見人類就先縮在紙箱內,猶如縮頭烏龜。他們縮完就不能行,當他們上地面拿補給時,便容易成為「紅帽男」的點心。在香港,也不難找到類似小箱怪的人,逆來順受、明哲保身可能是香港人特色。政改是否「袋住先」?「我討厭政治!」有遊客隨地大小二便?「包容吓啦!」港鐵車費加故障加?「等多幾班車啦!」笑甚麼?你也是小箱怪。縱使小箱怪有幾咁蠢,但至少還有阿蛋「守護」。他是人不是怪,不能縮入紙箱,卻有智慧有良知;他不懂社交禮儀,卻明白生存法則。當戴杜察集齊所有紙箱怪並計劃一次過壓扁,命懸一線之間,阿蛋仍聲嘶力竭,呼籲小箱怪別再坐以待斃。我們社會或許需要更多像阿蛋的人。我們這一班新生代,不一定是貴胄或名人,也不一定要和理非非或者乖乖聽話,但只要給這個社會的人,有掙扎求存的希望,可以扭轉劣勢,便是有用之大才了。故事末端,幸好小箱怪懂得設掩眼法,捨去身上紙箱逃走,而得以保存怪命。他們失去紙箱保護,卻更能驍勇善戰,靈活調配人手破壞戴杜察的成名奸計。他們各司其職,一些截斷戴杜察機械人,另一些盡力救人,也有一些取水破壞機械人上的焚化爐。同時有戴杜察手下變節,協助反擊。最後獲得勝利。這樣場面,在這幾日來的公民抗命活生生地上演。我們要的,是好像小箱怪拼命打大佬的那樣鬥志。過去是否為縮頭烏龜,現在都不重要了。我未知抗命如何,但從學生走入公民廣場,到佔領街道遍地開花,起碼不需跟隨過往所謂明星的指揮,自行調配,反而能將一些本身不關心香港的人,甚至執行任務的警員一一喚醒過來。事實上,觀眾看小箱怪搏鬥很過癮,我希望今次抗命也是如此。看完以後,我一直想,公民抗爭,好像小箱怪求生,亦像《激戰》擂台打鬥。是否取得成功,關鍵在於怯懦與否。學張家輝話齋:「你行得上台,唔好怯呀,怯,你就輸咗成世!」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影評

詳情

韋健:從《雅舍小品》看「未雪」

近日港鐵直通車撞死狗,令不少人為之憤慨,亦讓我們再次反思對待動物的應有態度。事實上,現今現代化的社會,人類的物質生活提升了,然而我們卻更不懂得重視每一個生命,多年來不知有多少無辜的生命被害。一兩年前觀塘先後發生流浪貓慘遭打傷,或被餵藥擲落樓慘死的虐畜案,再之前旺角又有一隻小貓竹籤刺入腹部虐殺,令人髮指。也有很多人因為一時衝動而收養寵物,最後卻覺得興致缺缺,而棄養這些動物。那麼,我們應如何面對?近代大文豪梁實秋的《雅舍小品》早就告訴我們了。《雅舍小品》(共四集)是他膾炙人口的散文集。此書每篇作品都是關於身邊瑣事、生活隨筆。但是,有關動物權益的文章佔較多,所以有時也可以作為給愛護動物者的好書。書中不少文章都對動物有憐憫之情,例子不勝枚舉。譬如〈豬〉講述女傭愛護和細心照料兩隻豬的情況,面對年關降臨將而要被宰時,更噙著淚水為牠洗最後一次熱水澡,令人聞者心酸;〈鳥〉談到他看見終日困在鳥籠的苦悶的雀鳥,又看見在寒冬戰慄孤苦的麻雀,心中不免為之哀戚,連他也「不忍看」;〈一隻野貓〉說夫人韓菁清面對街上一隻被遺棄的家貓經常跟著她,又髒又有傷,於是請求梁實秋收養牠,字裡行間顯示出對野貓的情;〈一條野狗〉說梁實秋夫婦在街道上遇見一條饑餓不堪卻「大腹膨享」的母狗,就順手投食物給這條野狗,並勸說樓下餐館主人收留野狗母子,然而有一天梁實秋得知那條母狗被捕狗人員抓走了,令他三日來心情沉重,無法釋懷。以上故事,見證到愛護動物的可貴。然而,既然我們能愛護動物,為何仍然對另一面的多次虐待動物事件容忍呢?值得令人反思的有〈虐待動物〉一篇。在此文中列出種種人類對動物的屠殺虐待,只為一飽口腹之慾,叫人驚心動魄。市場裡的魚販,指著一條活生生的魚問你要哪一塊,問完就割下那一部分賣出去,之後再放回水中,等待下一個顧客光臨;賣田雞的更恐怖,一手把活生生的田雞捉在手,「喇」的一聲把牠皮肉分離;梁實秋小時候家中的轎夫剋扣草料,令騾子吃不飽跑不動,有時更取出錐子,在騾子臀部刺了一下令牠飛馳而前,鮮血一滴滴的沿大腿而下;製作北京填鴨的人,會將特製食糧強行灌入鴨子肚裡,然後鴨子幾乎不會自己進食了,被放在小屋待死。「天地之大德曰生」,但天地在多數情況下又很「不仁」,有些人製造動物的生命時輕而易舉,而要毀掉生命時也毫不顧惜,令他滿腔悲憫。上述文例只是冰山一角,但可以見到,梁實秋對不單所有動物有同情悲憫的仁心,更利用文字直接表示個人對愛護動物的看法,更能符合孟子所主張的惻隱之心。「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他的字句帶來了不少啟示:「一個人不可以有意無意的把不必要的痛苦加在動物身上,人們就是這樣,一點都不顧他人感受。人類為了自私的享受而不惜製造痛苦,這只是顯示人性之惡的一面。」(〈虐待動物〉)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A. J. Toynbee,一八八九-一九七五):「萬物皆有尊嚴,如果人類侵犯其尊嚴,就等於侵犯人類本身的尊嚴。」動物都有生命,都有生存的權利。由官僚主義而導致的車撞狗一事,可以見到大家不因重視唐狗的生命,而將趕時間擺在最前,最後落得悲慘的收場,既是對動物的無理對待,也不利於人性的培養。如果墜軌的是人類,命運又會如何?愛護動物就是愛護生命,是社會文明進步的一種標誌。我們應該樹立愛護動物、愛護生命的良好風尚,以提升自身文明質素。就算牠們誤闖路軌,阻礙列車行駛,也不可以作為冷淡處理的藉口,該設法將影響減至最低,讓牠免受車輾之苦。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為何不能做到「親親而仁人,仁人而愛物」呢?是不能也?抑或是不為也?

詳情

韋健:CG動畫=賺錢?

前幾日「我有戲講」Tomc撰文談荷里活動畫,身為美帝動畫電影粉絲嘅我,見到有人大談呢啲極冷門嘅嘢,都幾開心。佢話嗰啲手繪動畫已經Game over,相對嚟講,「用電腦整既卡通片一直都係票房保證」。不過,係咪所有CG(電腦)動畫都可以印得到銀紙?對於佢嘅論述,我有一啲補充。1. 「《魔雪奇緣》成功扑中市場」?《魔雪奇緣》成功之處在於佢扮得唔似公主片。好多人都唔知,《魔雪奇緣》本來係傳統迪迪尼公主片,個市場本來得女性觀眾,只係迪迪尼將公主片做另類包裝,隱藏本來形象而已。〇九年,迪迪尼推出《公主與青蛙》,單睇個名,已經嚇走哂男性觀眾,結果只賺兩倍半,對比廿年前手繪動畫《美女與野獸》能夠製造十七倍銀紙,簡直差天共地。2. 「夢工場一直都相當進取」?我唔知「進取」嘅定義係乜,但係我知道如果一間動畫公司係咁將過去好收得嘅翻炒再翻炒,咁就唔係叫「進取」,而係保守。自從《馴龍記》之後,夢工場好似腦閉塞咁樣,唔係續集狂收錢,就係原創動畫慘淡收場。齋睇夢工場動畫排行榜,頭十位來來去去都係《史力加》、《荒失失奇兵》,頭四名更係由前者包辦。另一方面,近年四部原創動畫,除咗《古魯家族》之外,其餘三部都仆直,結果造成天文數字上嘅減值,重要令到夢工場開始蝕錢兼要炒人,連累埋股價從今(一四)年初高位已經回落三成有多。需減值的動畫及減值額(美元):《五星大聯盟》(2012):1.65億《極速Turbo》(2013):1350萬《百寶狗先生與細蚊》(2014):5700萬夢工場動畫嘅黃昏其實已經到咗。《馴龍記二》近排上映,佢一向被視為鹹魚翻生嘅關鍵,有網友指,若然繼續仆直,長遠來說會可能繼續蝕落去,最嚴重會執笠。小弟尚且買定花生,等睇好戲。3. CG動畫一定係搖錢樹?如果你覺得CG動畫一定係搖錢樹,我只能話「少年你太年輕了」。重記得有六部CG動畫响舊年暑假一齊嚟個「六國大封相」,你打我又打,我打你再打,如斯亂鬥場面,可謂前無古人。結果埋單計數,只得續集電影《怪獸大學》同《壞蛋獎門人二》順利贏出,《飛機總動員》因為成本低而不過不失,其餘就都輸得好甘。無計嘅,CG動畫成本愈嚟愈貴,戲飛又愈嚟愈貴,無可能睇哂咁多片,有得揀都揀質素有保證嘅續集啦。雖然話六部可以回到本,但比著我,整續集收得好過原創,咁不如繼續玩續集玩落去。除非整到好似《無敵破壞王》嘅破格動畫,又或者好似《沖天救兵》可以涉及唔同年齡層,否則真係愈嚟愈難賺錢。CG動畫行業花生處處,不妨多留意一下。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韋健:「沙田友去書店,行多幾步路啦!」

香港地被稱為「文化沙漠」,並非浪得虛名。無他的,只因這裡是「亞洲國際都會」,金融地產旅遊業是香港的命脈,甚麼文化工業讀書之類的,佔不到GDP的一小百分比而已。今時今日的沙田市中心,已經變成了中國旅客的超級市場,金舖藥房開到成行成市,已經不是新聞。當你從沙田港鐵站出來,就會即時見到謝瑞麟和周大福,以及FANCL和SK-II;但是從沙田站行去書店,卻比登天更難。以前的日子,新城市有兩間書店,它們雖然位處在不同的樓層,卻在同一位置。我還是中學生的時候,一出沙田站,就這樣直行到近羅馬廣場的電梯位,上一層右行就可到大眾,落一層就到商務,既方便又快捷。因為位置相近的緣故,通常我在大眾逛完,就乘電梯落兩層到商務。但凡有心水的圖書,都會習慣在這兩間格價,哪裡較便宜的去哪裡。家中不少藏書,都是從那兩間買的。不過,自從新城市開始有大量旅客之後,到了三年前(二〇一一年)的七月,大眾搬走了,去了母雷公咁遠的HomeSquare。一年後(二〇一二年) 的十月,商務也要搬遷,這個消息大家應該不會陌生,因為當時人人都以為新城市真的容不下一間連鎖書店,結果給傳媒大肆報導。在幾個月之後,商務就在第三期一田樓下,即是在玩具反斗城鄰近重新開業,樓底高了,空間又大了,還設有一間小餐廳。不過,我不單沒有因此開心,反而叫我很失望。今時今日到商務和大眾,兩個都在邊緣位,不單遠了很多,還要上上落落。要去商務的話,就先到羅馬廣場電梯位,並右轉經過很長的通道到第三期,之後再落兩層電梯,接著橫過整個中庭才到。不要忘記那裡有很多遊客,人流很擠逼,要有過五關斬六將的勇氣才能過去,需時更起碼要十分鐘。若果要去大眾,這就麻煩很多。你先要經過沙田站附近的很斜的斜道去排頭村,再要過馬路到HomeSquare,然後上三層,再左轉幾次,最後才在芸芸家具店之中找到一間縮水版大眾,需時比以前多了十分鐘。看倌不信的話就要看看以上的Google Map,就知道要去商務和大眾,真的很費氣力。看到嗎?這是沙田友的悲哀。你可以說這是開放市場自由買賣,價高而有潛力的,就可以得到舖位,沒甚麼好抱怨的。但是你不是住沙田,就不知道我們原本的生活模式,已經被旅客全然改變。我和其他沙田友一樣,面對著密度媲美七仔的金舖藥房、被擱在邊緣的書店、和已消失的小店,也有無盡的唏噓。也許,學蘇錦樑話齋:「可能書店嚟講,要行多幾步路嘅!……樂觀啲去睇,內地客市場龐大,對香港經濟係重要嘅!」不單能能夠製造一個或多個就業機會給有需要人士,還可以讓沙田友多了一個運動的機會,既可鍛煉體魄,還可舒展身心。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

詳情

韋健:《百寶狗先生與細蚊》:I repeat, can you hear the teenagers sing?

顧名思義,《百寶狗先生與細蚊:時光機大歷險》講的是「《多啦A夢》式」時光穿梭遊學經歷,加上兩位主角的父子情誼,所以劇情涵義非常明顯。但我看完之後,總是覺得跟二月上映的《LEGO英雄傳》一樣,訴說當今年輕人向上流動受限的事實,所以標題還是沿用上篇影評,繼續將這議題拓展下去。劇情提到才華橫溢的百寶狗,本著同樣經歷,七年前在雨中收養甫出生即被遺棄的細蚊。他透過其蕃薯時光機帶細蚊往歷史長河遊學,令細蚊變得很聰明。但其智慧引起同班的繽妮妒忌,於是對方透過他被狗養育的事實欺負他。細蚊為了證明自己的經歷,就趁繽妮一家探訪之時,使用時光機帶她回到過去,卻在那邊節外生枝,並導致時空分裂,於是只好找百寶狗聯手補救,展開了驚險的歷史之旅。雖然細蚊是七歲小朋友,但好像比較早熟。劇中的他受繽妮的帶領之下,多次嘗試打破「非常父親」曾下達的不要親自嘗試新事物的禁令,以證明自己已長大,擁有獨立思想。他除了自己跟繽妮私自乘搭時光機,自己也親手操控達文西的飛機。而後來他亦寧願跟百寶狗鬧翻,亦堅持自己親自參與木馬屠城。多次的反叛,令到父子關係持續亮起紅燈,冰釋前嫌是他們的當務之急。說到這裡,大家可以得知電影的訊息非常明顯,就是透過細蚊的反叛,提醒家長放手讓子女成長,要給多一點空間發揮潛能,過份的保護只會適得其反。不過,故事的訊息真的停留在家庭的層面嗎?大家可以想深一層,之所以百寶狗不肯放手,就是因為他不信任細蚊會有獨立自主的能力,可以自行解決問題。其實這一種怪現象,不單在家庭裡發生,在香港社會,還會出現在職場,甚至在社會體系裡,這導致年輕人向上流動機會受限,很多年輕人未能在年少時發揮,到年老接棒時已大器晚成。這一點,我用以下一些例子會比較清晰。「寰雨膠事錄」網站曾記載,法國十五歲少年競選學院院士,奧地利更有廿七歲政壇新星當外交部長,比起香港的陳克勤卅二歲當選立法會議員,還早了五年。不要忘記,美國奧巴馬卌七歲當總統,英國甘民樂卌三歲當首相,比梁振英五十七歲當特首,更早十幾年。至於香港呢?可以說是有,但這個現象通常只會出現在演藝圈之中,其餘行業都甚少出現。可惜並非所有年輕人也是有演藝細胞的。為何香港年輕人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有人說是因為人口老化,另有人說工廠北移導致經濟結構單一化。但我更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社會上有很多像百寶狗的「老而不」,透過不同藉口掩飾不肯放手的霸道之心,阻擋年輕人上位發揮的機會。中華文化經常提倡「君為臣綱、夫為妻綱、父為子綱。」強調在上者有絕對的權威,小至家庭和公司,大至國家皆是。這觀念至今仍籠罩在一班五、六十後的大人頭上,配合他們的「精英主義、自我中心、捨我其誰的心態」(呂大樂),除了有利他們繼續掌握現時香港最高權力,亦抱著高高在上的傲氣對待和指責年輕人的「不上進」,他們「上了位之後就「鋸梯」,令七、八十後(作者按:還有九十後)即使有能力都無機會。」(紀曉風)這可以解釋到為何年輕人頻頻轉工的成因,當他們發現自己大材小用,長時間沒有得到上司的提拔和信任,經多次爭取仍沒有進展,惟有另謀高就,轉換環境闖出一片天。就如細蚊多番向百寶狗證明自己的能力,但對方仍嚴辭否定,堅持細蚊仍需要被管教,最後落得細蚊反叛的下場。這就是我們年輕人的窘境。如上篇影評所說,我們的發展就斷送大人所設的制度裡。在這世代裡,大人們做了州官,可以透過大眾傳媒亂放火,常說我們能力不足、缺乏經驗、撞板多過食飯、兼且好吃懶做、沒有上進之心,還叫我們北上找機遇;然而我們卻成為了卑微百姓,就連點燈訴苦的機會也沒有,就算中國有很多機遇,但我們有北上的本錢嗎?我們年輕人雖然年紀輕輕,但我們其實有上進的動力,加上無限的創意,配合世界潮流,如果大人不懷疑我們,兼放手讓我們上位發揮,必可達致雙贏局面,我們可以向上流動發揮潛能,大人可以從中得到更多回報。既然西方公司如蘋果、麥當勞和彼思都可以靠年輕人的努力而成功駕馭全世界,為何香港的大人不能呢?《百寶狗》故事真的能夠給大人一記耳光,提醒著大人不要因為年紀和經驗就可以趾高氣揚,把年輕人成為大人的玩具,窒礙年輕人的發展。我們年輕人,是時候向大人再次吶喊:「Can you hear the teenagers sing?」延伸閱讀:《信報》獨眼香江專欄:〈六成人指向上流遜十年前 五六十後聯手「鋸梯」阻上位〉(紀曉風),二〇一三年三月五日

詳情

韋健:記者是扼殺言論自由的兇手?

((相片來源:Johnny Leung@USP 社媒))這一年來,很多關乎傳媒界被收緊言論自由的事發生,例如《明報》換總編輯、《信報》抽走「獨眼新聞」稿件、《am730》和《蘋果日報》先後被抽廣告、以及商業電台李慧玲先被調職再被解僱、劉進圖被斬案,令部分香港人擔心自由大倒退。但很詭異的是,我們看不到一個具有組織性、由傳媒界本身自發的應對和反抗行動,而相關機構的很多前線員工更默不作聲。即使好像《明報》有多位員工聯署並穿黑夜示威和集會,但最後也無疾而終,只好等待三月換總編的日子。很多香港人對他們非常失望,甚至有人譏諷他們是沉默羔羊。觀乎全球傳媒機構,近似的事件時有發生。例如臺灣的中國時報集團,早幾年被親北京的旺旺收購,當時的傳播學界發起連署譴責旺旺,在短短三天之內有二十三間院校、和百多名學者抗議,還有反媒體壟斷大遊行,但是在《中時》、中國電視公司和中天電視的員工卻似乎沒有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該集團最後被收購,而《中時》到最近被無國界記者點名批評其對臺灣的新聞自由構成威脅。難道這是說記者就是助紂為虐,扼殺言論自由的兇手?一九五五年,美國的社會學家布里德(Warren Breed)發表了一篇論文,提出了「新聞室的社會控制」這概念,明確指出在傳媒機構之內有一隻無形之手控制。那隻無形之手不是源自外部,而是內部的「新聞室政策」,即是內部規範、編採寫方針。布里德還指出,一位新入職的記者或許會有滿腔熱血,想揭示社會的不公,但受傳媒內部規範的制肘,他們通常事與願違,不過要為求保著飯碗,寧願乖乖地遵守規範,跟著裡面的方針做人。除了飯碗,他還臚列一些理由支持其觀點:一、渴望上位:有些記者想升職,就會乖乖聽話,便可平步青雲。二、無形待遇:做記者除了薪金,還可以藉機接近達官貴人、達成虛榮感等無形待遇,這已滿足部分記者了。三、新聞追逐賽:新聞報導分秒必爭,還哪有時間理會內部政策的漏洞?以上觀點,大致描繪到記者受到社會化的過程。這詳細補足朱凱迪早前提出的「私人機構事務外人無權置喙」和「換總編輯是平常事」的兩大理由。將理論放在香港現今情況,就可以解釋為何記者寧默而生不鳴而死的原因。記者不搞大型活動是因為擔心會觸碰傳媒內部禁忌,擔心觸碰是因為這會招致秋後算帳,而秋後算帳往往是老闆決定,這是導致記者就範的最佳武器。有了這尚方寶劍,老闆就可以自由地做商業決定,換總編不需過問下屬,想靠攏當權者愈來愈容易。記者「工資低工時長」,但能夠擴闊自己的人際圈子,大多數記者都只會視其職位為進入公關或者其他高薪職位的踏板,只要捱了幾年,過了海便可成為神仙,挾著工作經驗另謀高就。就如朱凱迪所說,「工作條件差令不少新聞工作者以從事公關工作為最終歸宿,做公關就不要有稜角,也是不好得罪人。」此乃絕望真相也。香港傳媒不同於金融地產,是賺錢艱難的行業。但因著其戰略價值,大眾非常依賴傳媒,傳媒就成為了當權者必爭的陣地。傳媒老闆也是為求利益,就選擇依附當權者,而記者為求安樂茶飯,不得不遵從老闆決定。就這樣由上而下,記者只不過是老闆的代罪羔羊。如果老闆的決定是關乎言論自由的存亡,記者不去反抗,就只有行幫兇的道路。布里德的結論指出,記者可以透過向有權決定政策的出版人施壓以解決問題,但這放在香港就不可行。看完前輩羅恩惠〇九年的分享之後,就更確信這情況將會持續下去。除非記者本身主動出擊,否則靜等傳媒沒落,除此兩條路外,就無其他。延伸閱讀:香港獨立媒體:編輯室周記:從明報事件面對商業傳媒通病(朱凱迪)傳媒透視:犬儒與病態—一個前TVB記者的自省(羅恩惠)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