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仲良:自義與法治

早前逛書展,有人拖篋游走,有人擠在通道打書釘。筆者瑟縮一角,拿起《林語堂雙語文選》,微黃的書頁,恰到好處的字體行距,字裏行間,散發陣陣書香。看到封面那個叫人難以抗拒的「Less 40%」爆花標貼,意志更堅,終於買下此書。讀過幾篇林語堂先生的作品後,筆者並非「佩服」,而是「拜服」。嚴格來說,林語堂先生的雙語作品不算翻譯,因為有些英文版本是以洋人為對象,所以談及一些中國文化和典故時,英文版本都會詳細解說,好讓受眾明白,而論點的編排也與中文版有別,讀起來通順易明。儘管相隔百年,但當中有好幾篇文章,與近來社會議題不謀而合,其中一篇討論法治的,題為「半部《韓非》治天下」,筆者就寫個短評,老實不客氣「抽水」一次了。文章標題是改自「半部《論語》治天下」,相傳宋朝的開國功臣趙普獨愛《論語》一卷,他曾言:以半部《論語》輔助宋太祖趙匡胤奪天下,以餘下半部《論語》輔助太祖治天下。然而,從文章的標題可知,要治理天下,林認為韓非子的法家思想更有效。儒家思想主張「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認同階級觀念,君臣所為應恰如其分,臣民不能僭越,這種思想對當權者有利。再者,當權者提倡儒家思想,不會得失任何既得利益者,自然不會招來非議。因此,歷朝當權者都擁護儒家思想。儒家思想深入民心,結果,應驗了「自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君尊民卑。「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相反,法家的思想認為人性本惡,所以要用法理來約束人,以免他們為了一己私利而胡作非為。法理本身就是監察施政、社會運作的「尚方寶劍」。然而,如果當權者提倡法治,勢必損害權貴的利益,人民也會以法理來質詢當權者,因此當權者都抗拒法家的思想。林語堂先生引用了《禮記》和《韓非子》的句子為例證。《禮記.曲禮上》的「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指出官員應可豁免刑責,而平民不可享有禮遇。然後,林語堂先生引用了《韓非子.有度》的「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作出對比,唯有法,才可達至賞罰分明,人人平等。林語堂先生可能有見當時的環境而有感而發,然而,他並非針對權貴或「鋤強扶弱」,重點是「法律之下,人人平等」的概念。或官或民,或富或貧,或智或愚,都受到法律的約束。如果套用在今天的情况,我們固然不能因為政見相左而把守法的反對者起訴入罪,但反過來說,我們也不能因為包容異見而把違法者輕判免刑,一切皆有法可依。每逢司法機構審理矚目的案件,大家心裏明白,無論裁決如何,都會「順得哥情失嫂意」;然而,如果我們的法官為了討好任何一方而屈膝,為了博取掌聲而折腰,這樣等同削足適履,才是真正損害法治。也許,法律制度仍有不善之處,例如高昂的訴訟費用或可能存在的漏洞,有待逐步修正,使之完善。然而,若單純一個判決不合己意,便把法治精神certified,就是「自義」而非「達義」了。[文.麥仲良]PNS_WEB_TC/20170902/s00184/text/1504287324030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