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a Chan:一生勝於常人三世——鄧永鏘

一個地方命運的高低起伏,往往跟這地的人有多精彩有關。剛去世的鄧永鏘,在他有生之年的香港,正好是最繁華、在亞洲最具聲譽的國際城市。他的風趣幽默、游走中西達官貴人的好客本性,以及他學貫中西文化的頂級修養,令他成為真正的人上人。作為香港上流社會的中流砥柱之一,他是我見過最noble,最令人敬仰的一代人物。

在香港做傳媒的人,特別是跟時尚跟社交界有關連的,不會不認識鄧永鏘。大家一致認同,有他在的派對,記者會、發布會,定必是最好玩、最過癮,又可以讓記者交足功課。為什麼?因為他敢言,直腸直肚,又夠尖酸刻薄,sound bite娛樂性之高跟何鴻燊不相伯仲。我特別是喜歡他的串嘴,那種夾雜英式的witty humor,令人拍手叫好。也只有他的學養,才令每句出自他口中的話,字字珠璣。

他創辦的上海灘,曾經是最hype的時尚寶藏。那些耀眼得眩目的熒光色棉襖,當時幾乎是時尚名人過年必穿的拜年服。外國朋友來香港遊玩,指定行程之一是去畢打街的上海灘。那些年,中國風在時尚界尤其熾熱,我相信,很大程度跟David Tang打造的上海灘有莫大關係。

他的中國會呢,更是我見識過最有趣最有格調的私人會所。那些年的香港,幾乎大大小小的時尚發布會,外國設計師來港設宴會傳媒,舊中銀十三樓的中國會是指定場地。那時是誇張到一周必到一次,假如那時有社交媒體,它被我們打卡的頻率應該是最高。

得悉他病逝的消息,是在臉書上看到。朋友看到《金融時報》的消息,馬上發出來。當時還馬上確認消息真偽,因為還未見有香港媒體公布。也許,六十三歲的人生太短,但David Tang活着的一生,應該是超越了三世,在有限的人生中,活出了最精彩的自己。不愧是獅子座。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7日),原文題為〈不愧是獅子〉,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