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a Chan:紙媒生存靠什麼?

《壹週刊》賣盤,香港的傳媒工作者感觸良多。時代的確不同了,一本曾經是最代表香港人DNA的周刊,近乎大家每周的精神食糧,今天竟落在一名經營理念和思路、跟雜誌員工完全沒交集的商人手上,那還會是從前的壹仔嗎?忠實讀者對此肯定心裏有數。

但不賣難道繼續蝕下去嗎?肥佬黎畢竟是個生意人。我沒買紙本《壹週刊》很多年,不是不支持,只是支持的方式變成在虛擬網絡上。更何况,今時今日,網絡上可看的東西多的是,影響力又不及社交媒體廣,它吸引不了我繼續堅持下去。

面對紙媒影響力不及從前,這是全球媒體所面對的問題,絕不只是壹傳媒才有。但問題不是今天才出現,網絡發達也不是這一時三刻才發生的事。那末,為什麼媒體還這樣故步自封,不與時並進?我認為,關鍵在當老闆的,未有及時察覺問題重要性,既沒有建立數據庫又沒有組織社群,當網絡的衝擊像十號風球般橫掃而來,還未有準備迎戰這股翻天覆地巨變的媒體,不被全面摧毁,都面臨媒體生命在倒數的命運。

一向堅稱權威的時尚聖典VOGUE,今天也面臨生意不濟、讀者流失、影響力被稀釋等事實。但爛船慶幸還有三分釘,特別是其產業跟時尚不可分割,直接轉型做網上購物平台,優勢是有的。只是,社交媒體出現前,時裝設計師和國際大牌依賴的是雜誌,但今天線上市場推廣的選擇那麼多,索性直接跟消費者交流更直接。

那末,今時今日,要讀者自掏腰包買紙本讀物支持,還有什麼秘密武器?

答案很簡單,但其實又很老土,就是優質內容。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7日),原文題為〈存亡〉,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