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帳戶復活後記

舊Facebook帳戶(葉一知)於2016年1月23日晚上,復活了。一切資料仍在,除了幸運,也多謝大家的關注和幫忙,文末再一一道謝。

這次事件得到很多人關心,原因不是我,而是事涉言論自由。事起於我,故有需要向各位交代一些重點,才是負責任的表現。

首先,有些舊帳戶的朋友不知道發生甚麼事。這就是Facebook被停的可怕之處,如果你無法作聲,你已是消失得無影無蹤,一下子可以把一切刪除掉。1月20日帳戶被停用後,我只能用後備帳戶和twitter告知大家發生甚麼事,但我很少用這些帳戶,follow的朋友不多,所能告知的人也極少,我更像一下子失去了一萬個朋友的消息。不過,我當時認為只要我交文件,帳戶會重啟,有相關經驗的朋友說隨時要一至兩星期,於是我決定耐心等待算了。結果三日後,對方以我年齡不足說刪除我的帳戶(轉頭更說刪除了不能恢復,很抱歉如果你原來夠秤的話……)。詳情已在前文提及,仍有興趣的可在這裏看到:http://wp.me/p2VwFC-g6t

第二,其實Facebook並沒有通知我帳戶已回復,最快知道的是其他網友。我是從網友才得知自己「復活」了。當然,Facebook也沒有向我解釋。不過,出手襄助的莫乃光議員,轉達了Facebook的回覆,因為他把這段回覆放到留言上,即已公開,故我將之轉載到此:

「我接觸Facebook後,他們展開內部調查,數小時後剛給我的「公開」回應如下:

“We can confirm Yip Yat Chee’s (Ye Yi Zhi) Facebook account has not been suspended nor has it been check pointed for age verification. The email message that the user received for age verification has not come from Facebook.” – from Facebook

我個人懷疑,葉一知收的電郵可能是針對性的釣魚訊息(phishing),希望你沒有把任何個人資料傳給對方。如果可以找回你原本收到自稱來自Facebook的電郵,連同那些電郵的full header,我和資訊保安專家朋友可以分析一下。」

莫乃光先生大概是23日晚上7時多留言的,跟網友通知我舊帳戶復活的時間差不多。

Facebook大概的意思是,他們沒有停我帳戶也沒有要求我證明年紀。莫乃光先生懷疑是phishing。

關於這一點,其實之前也有網友提過,但我認為機會不大,但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亦已把事情的截圖整理交給莫,那就讓專家去研究好了,現階段相關截圖也不便在此公開。我認為機會不大,只是基於常識——對方有非常完善的系統結構,系統的設定和運作嚴謹得無懈可擊,更重要是,擁有如此嚴謹的phishing系統,卻沒有向我索取更重要的資料。我交出的資料除出生日期外,基本上在網上是不難找到的,而出生日期本來就不是甚麼重要資料,很多人也會把生日在Facebook公開。如果對方再問我索取多些資料,我反而有戒心,但對方竟然很快告訴我年齡不足要刪除我的帳戶,在我強烈反對和發火後,又不再拉鋸,不開出restore的條件(例如你交多些資料等等)。所以,這令我很難相信是phishing。

至於究竟是甚麼事,我暫時不下結論。當然,如果Facebook願意調查,我樂意協助和對質,但我相信不會有調查了。最緊要,勿讓我「被協助調查」便可。

後記還未完,下一篇我會說說有關實名制的問題。不過,在結束之前,我希望先在此處向各位表達謝意:

1. 感謝每位關心的朋友,你們的留言、Inbox訊息的支持,都令我感動。

2. 感謝幫忙轉發文章的朋友、團體、網站等,特別是我冒昩tag了或inbox向你求助的朋友,很感激你把這件事轉發出去,不單讓更多人關注,更重要是讓所有人警惕。也感激所有可能在暗中幫忙而我不知道的朋友。你們的行為,不是令我得益,而是在守護香港僅有的言論自由空間。

3. 感謝各網媒轉載,讓我原來的Facebook朋友得知事件,包括《評台》、《立場新聞》、《獨立媒體》、《852郵報》和《輔仁媒體》(排名不分先後)。如有遺漏,是本人之過,請見諒。

4. 在這裏點名多謝三個人:史兄、Takki Ma和Jansen Lu,這幾個是少有與我見過面的網友,在帳戶被封那天,他們給予我很多意見,提供協助,讓我知道應該怎樣做。衷心感謝你們。

5. 最後,我要向莫乃光議員再次表達衷心的感激,感謝他幫忙將問題轉達Facebook,在網絡廿三條鬧得熱哄哄之際(二讀那天正被封),仍抽空幫忙,實在感激之至。

最後,這次事件令我想起兩件事。第一,如果資訊科技界的議員是建制派,我實在不知怎樣求助。很多本土和年輕一代也要靠網絡去宣揚理念,如果資訊科技界議員不是民主派,可想是多麼危險的事。

第二,「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這句話,在是次事件感受更深,大家不能互相扶持,就連僅有的空間都會拱手相讓。互有政見,左派右派,毫無問題,問題是,近年太多擁有同一目標但路線不同的人互相互訐,私怨太深,好像把對方致於死地才甘心。我一直不認同這種方法,也不參與這種方式,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堡壘,其實只是用沙堆砌,脆弱不堪,一戳,便是一盤散沙。如果出事時不互相幫忙,空間一收,便甚麼理念也不用再說。

***

這個後記,還未寫完,今天另一個言論更大膽、活躍於網絡多年的評論員林忌,又被檢舉。這次懷疑因為發帖內容出事,但一如既往,Facebook的處理非常黑箱,你根本不會知道真實原因是什麼。正如潘小濤接受《蘋果》採訪時說:「衰咩都唔知,而且無得上訴。希望Facebook增加透明度,公開他們的規則,包括多少投訴方會處理,投訴人身份和理由等。」

我想,Facebook也是不會理睬。

延續上文,說到第三點,是關於言論自由的。帳戶被封引起很多人關心和轉發,那不是我個人有甚麼獨特之處,而是整件事太荒謬太恐怖,但當你看見近年香港發生的事,加上書店失蹤五子和電影《十年》後,這些事也未必是天方夜譚了。

大家可以清楚看到,言論自由(還有法治、民主、人權和其他自由和權利)是非常脆弱的,即使憲法(基本法)列明,獨裁政權想破壞,自有其意想不到的辦法。李波事件簡直是「翻臉不認人」,當權者及其鷹犬完全把契約精神丟棄,跟你耍流氓耍無賴,憲法法律,不管就是不管,吹得我脹咩?我失去了幾天發言權,感受真的很深——一種習以為常的自由突然被剝奪,是非常痛苦的。我很希望大家意識和明白,我們必須珍惜擁有的自由,不要拱手相讓,要全力保護、捍衛。也希望年輕一代明白,不要習慣被剝奪了自由的環境,多思考,多認識自己應有的權利。一個社會最可怕的是:人人活在籠牢,卻覺得那是常態。

第四,和第三有關,就是Facebook的實名制。實名制有沒有問題?如果在美國,我相信沒有問題,但如果在大陸或不斷受其壓迫的香港,問題就很大。

實名制本來是要保護使用者,但在某些社會條件下,能造成削弱言論自由的客觀效果,甚至成為當權者的打壓工具。這次我應該是被REPORT(我當然無法知道,Facebook對此一向三緘其口)沒有使用真名(如前所言,我在工作和媒體上用筆名遠遠多於真名),而這種經驗很多人都有。問題來了,如果我發表了一些違規違法的言論,例如發佈色情照片,那麼我被投訴,被停帳戶,邏輯很清晰(雖然透明度係零),完全不可能有任何怨言。但如今是,我發表政見,惹來五毛舉報,但舉報並非針對我的內容,而是針對與內容無關的其他規則,而最後被停止使用一段時間,甚至永久停用,這就造成打壓言論的效果。這就是實名制的問題。

有人會即時反駁:為甚麼不用真名?我的情況比較特別,因為寫作人傳統上有用筆名的習慣,毫不稀奇(金庸、陶傑、林夕等等全都是筆名)。撇除這個情況,其他人不用真實姓名,大概希望暢所欲言,或不讓現實生活中其他不熟悉的朋友探究其私隱、想法。用真名,特別在香港,是越來越多顧忌的,因為香港有一群奴才,愛以言入罪,例如你的老闆或上司是藍絲,發現你掛了黃絲頭像,明天便照肺(相反黃絲卻很少這樣做,因為只有藍絲永遠不懂得尊重政見),曉以民族「大義」,甚至對你印象轉差,開始虧待你,希望你快點離職。更嚴重的,如果公司跟大陸有生意來往,老闆隨時解僱你(最近便聽到一個個案,一個剛當選的區議員被老闆要求辭職)。又有人說,你不讓老闆知便可,但如果是實名制,老闆或上司好容易就找到你,即使沒有使用真名,在這個充滿奴才的中國人社會,隨時有「好友」篤背脊,打小報告,把你整死。其實莫說「好友」,單有陳淨心、黃安這些文革遺風,也可整死你。

這些文化,只要看看近兩年在香港發生的種種,讀讀中國四大名著,必會了解,但美國人及與其價值相同的文明人未必了解,因為他們認為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政見自由是崇高的權利和價值,不容侵犯,一個外國人因為政見而被整頓、解僱,必會引起公憤。但在中國人社會,哪怕是香港,他們會跟你說「食得鹹魚抵得渴」,專用這個錯誤類比來合理化事情——這些人認定追求民主自由是一種如鹹魚般發臭的壞東西,你追求是你有嗜痂之癖,故你有甚麼後果就是「抵死」,這種人就是奴才。如果他們生活在幾十年前,大家開始厭惡盲婚啞嫁,追求自由戀愛,他們也會批評一個嫁錯郎的女子「食得鹹魚抵得渴,誰叫你追求自由戀愛呢?」,這些奴才寧願要盲婚啞嫁。即使今天,一個穿短裙的女孩子被人強姦,他們同樣會說「食得鹹魚抵得渴」——在奴才心中,一切都可以用這句話圓滿解釋。

所以,在極權社會或不幸被極權擠壓的香港,使用真名令人顧慮,難以暢所欲言。因為Facebook的機制是:沒有人舉報,用甚麼名字也沒事,有人舉報,便要你交出證明,交不出便封帳戶。所以只講吃喝玩樂做百分百港豬,用甚麼名字也不會有事的;但一講時事,啱聽而吸引一班人,便可舉報你,即使你的言論從來沒有問題,也可以port死你,圍觀的奴才還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你投訴那是打壓言論自由嗎?Facebook一定不會承認,而只會承認你的個人資料不符規定。這就是漏洞!

很多人建議,不如轉用twitter、Google+或另覓其他社交網站。老實說,現階段難過登天。我有twitter帳戶,其字數限制根本不能令我暢所欲言。我也有Google+帳戶,也用很多Google產品,但Google+完全不行。Facebook不單有難以取代的界面和操作,而且滲透率絕對是最高,要言論不止於「圍爐」,只有用Facebook才能把火種傳開。兩害相權,便只能在Facebook那些霸道、模糊又不透明的規則下,盡量爭取發表空間。至少,Facebook還遠遠不是微博。

最後,令人憂慮的是,可能會越來越多人被無理Report!大家撐住,我們只有進,已不能退,一退,便萬劫不復。

P.S.還有,經過今次事件,學精了,請大家like這個PAGE:

https://www.facebook.com/yipyatchee/

兩邊資訊九成九同步,最重要是,那是一個後備,如果我又「被唔夠秤」,這個PAGE仍可運作。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上篇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