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Magazine

《HK Magazine》停刊,有點驚訝,卻也是意料中事。這年頭,紙媒風聲鶴唳,沒有被淘汰的只是時間問題。洗牌效應還要持續一段日子,直至網媒找到真正出路,紙媒的位置也確定下來,勢力暫時重新得到平衡,然後等待下一輪顛覆。

但還是可惜的,這份英語刊物是此城最有趣的產物之一。世界上最好玩最豐富的城市,都有這種另類讀物,關注城市的一舉一動,視野和觀點都與別不同,走在主流之外。英語只是它表達的工具,其內容還是很貼地的。

它有些尖銳,但不傷人,最重要是它的幽默感。這是最難拿捏的,太多就顯得輕浮、低俗,太少就不好笑。但它也設定了讀者是某類老到的內行人,所以很多話不用說得太白太盡,點到即止,笑中有淚就夠了。最令人懷念的特色,使它可以成為某種best kept secret。

為什麼有人覺得這只是給「鬼佬」看的,連關心它的去向都是媚外?說這些話的人是不曾在香港生活過?或只是活在新界核心內圍足不出戶?英語不是洋人專利,通英語的港人多的是,而在此地生活的「鬼佬」難道不是香港人?如果這城市漸漸使人陌生,那是因為它天天忙於清除記憶、洗掉活過的痕迹。這一點都不好笑。

雜誌社的前員工希望可以留住電子檔的資料庫,二十五年,香港的近代城市誌。決定權在於大老闆阿里巴巴,一切用商業因素就能打發過去。甘心或不甘心也罷,都得面對城市的真實本相。不要乞憐,由它去。無欲則剛。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9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