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People Not Remember You

我有沒有記錯?第二場特首辯論,明明有兩次,選委們情不自禁,站立拍掌致敬。

一次,是薯片的總結之後。另一次,更早一點,在胡官完成所有答辯發言之後。前者,傳媒事後大書特書。後者,幾乎沒有人記得了。

感動,也很傷感。你知我知,這個辯論台,是胡官的最後舞台。對薯片和林鄭來說,選舉,在3.26投票後結束。胡官呢,就算是口中「仍然有八成信心」的他,心底都很清楚,自己的勝算,是零。而作為一個促進競爭的角色,隨着最後一次辯論落幕,就只能功成身退。

一直惋惜,整個選舉過程,我們都無暇對他付出應有的尊重。由一開始,大眾就認定他是陪跑,對他的說話、政綱,也沒有太過認真。

如果薯粉欣賞薯片,是因其「知其不可而為之」,那麼,在這一點上,胡官,不是比他更「不可為而為」嗎?

如果說,薯片比林鄭接近香港人的思維,那麼胡官在平反六四、推翻8.31、取消TSA等議題上的立場,不更說中了香港人的心聲嗎?

辯論場上,他清醒、到位、一語中的。但我們記得的,是林鄭如何被他奚落,而不是他的辯才和抱負。有人說他是薯片的助攻,有人說他來𠝹薯片的票,我更相信的,是他壓根兒不在乎別人怎麼講。

薯片的得力助手羅永聰說:「作為一個從政的人,最緊要的不是我們做到什麼、得到什麼,而是普羅老百姓如何記得我們。」How people remember you。

這句話,若應用在胡官身上,應改寫為:「作為一個從政的人,最緊要的不是別人如何記得我們,而是儘管無人記得,我們仍然願意去做點什麼。」

How people not remember you。其實,胡官本無必要蹚這池渾水。衷心致敬。

文:黃明樂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