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為「低學歷新移民」平反

一些言論常常討厭「低學歷新移民」,覺得他們拖累GDP,對香港沒有貢獻。我不是「左膠」,也不是「新移民」。我想起的,是這幾年在新加坡看到的。

例如,NUS旁邊一家很好吃的印尼菜館,大大隻字寫著請不到勞工,要每月休息幾天。又例如,這幾天,新加坡也有一宗熱話:一個在英國University of Manchester一級榮譽畢業的新加坡人,在熟食中心創業開小店,大半年玩完,因為他請不到人。這就是香港小部份「自視中高學歷」的「人士」很想要、很想追求的「新加坡」--GDP夠高、平均學歷夠高、門檻夠高,但中下層可享受的日常生活(例如美食)就受害。

要運作一座城市,靠的是勞力,不是學歷。每個城市也要人做各種工作。恐懼新移民會支持建制,使泛民被擊敗,守不住立法會內的否決權,這值得憂慮。但是,笑說低學歷人士不應該來香港,則是另一種觀點,代表的不是「本土」,而只是「學歷」和「專業」的崇拜。我一直覺得,這是simple-minded的觀點。只要對「高質移民」有一點認識,都知道「高質移民」來到香港,絕不可能投身小香港的本土政治,也不會作長遠的經濟及文化投資,而極有可能是享受跨國的文化娛樂,看大國際新聞,送子女在國際學校讀書。跨國網絡的精英,不會對本土有太大興趣;相反,如果「基層移民」在香港打拚,子女在香港就學,所建立的網絡倒是真正在地的(即使可能在不同政治立場是保守的)。而假如他們最後成功向上流動,成家立室,更有可能反而珍惜城市。當然,這推論不是必然。但關注本土未來的人,不應該這麼簡化地評論新移民(除非另有agenda要爭奪網絡公共空間的話語權、或社會運動的領導權的評論者,則作別論。)

說來,我之前數年幾乎每天都吃的新加坡茶檔,去年也執了。新加坡老闆娘跟我說,主因就是請不到人。這個茶檔經營到最後,靠的就是一個中學畢業的緬甸青年。緬甸人沒有打算「融入新加坡文化」,不懂說Singlish,甚至不是華人,是連「新移民」也稱不上的「低等」的「外地人」。他就是工作勤快,有責任感。到茶檔最後一刻,他是唯一看管清拆工作的負責人。我因為好奇,想知道茶檔拆卸的過程,去了看他,跟他喝最後一杯。

他回緬甸後,新加坡的老闆娘再特地請他回新加坡,做老闆娘另一家shipping的公司。他Facebook的profile pic,從茶檔制服換成了白領,正正是在「向上流動」。

原文載於作者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