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領事為何對港獨謹言慎行?

美國新任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最近在回答如何看待「港獨」的提問時,明確表示支持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美國總領事在港獨問題上沒有撩事鬥非,而是謹言慎行,主要原因在於:如果外國領事公開支持港獨,等於是逼中國政府在香港實行「一國一制」。這當然是他們不願意見到的,中國政府也並不情願這樣做。外國領事知道搞港獨的嚴重後果。這也提醒香港社會,如果不能有效遏制港獨歪風,而是任其肆無忌憚地損害國家的統一和安全、衝擊香港繁榮穩定,這也等於是在逼中央將國安法引入香港。香港社會對此不可不察。國際社會盼港繼續一國兩制唐偉康9月下旬出席美國商會午餐會,發表題為「建立在成功基礎上的美港關係」的演說。這是他就任近一個月以來的首次公開演講。他在演說中肯定一國兩制高度成功:香港與美國關係的成功有賴於香港的獨特性;「獨特性」的最重要一環,在於其強大法治、透明度和開放,這是造就商業和貿易得以在香港成功的基礎;維持這種獨特性則有賴於一國兩制的落實。值得留意的是,對於問及如何看待香港出現的港獨主張,唐偉康強調,美國堅持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一國兩制值得維護和重視。事實上,被認為「喜歡搞事」的美國駐港澳前總領事夏千福,卸任前在社交平台直播與網民臨別對話被問及如何看待一國兩制,他當時亦指出,美國政府強烈支持一國兩制,認為這有助香港繼續成功和穩定。在港獨歪風嚴重困擾香港社會的時候,外國領事公開肯定香港成功實踐一國兩制,受到香港社會廣泛關注。那麼,外國領事為何對港獨問題謹言慎行?這至少有3方面原因:第一,一國兩制是對香港最佳的制度安排,成功實踐獲得舉世公認。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在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得到進一步鞏固和提升,國際影響不斷擴大,被公認為全球最自由開放的經濟體和最具發展活力的地區之一。實踐證明,一國兩制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好制度,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讚譽。第二,一國兩制符合包括外來投資者在內的外國利益。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擁有包括金融、法律、投資等方面世界一流的專業服務,以及與國際接軌的商業制度和市場。一國兩制實踐至今,保障了資金的流動和進出自由、保持了自由港地位。憑藉這些條件,外國多年以來紛紛鼓勵企業來港拓展業務。許多國家的經貿和投資重點,就是服務該國在中國內地與香港之間的商貿關係。種種事實說明,外國藉一國兩制優勢,獲得了各方面的利益。唐偉康在演說中便指出,香港與美國在金融業及航運業關係密切,香港也是美國企業吸引中國內地資金的重要中間人。支持港獨就是逼中國實行一國一制第三,一國兩制是為實現國家和平統一而提出的基本國策;如果外國公開支持港獨,就是支持分裂中國,這只會逼使中國政府在香港實行「一國一制」,以確保國家統一。一國兩制之中,「一國」是「兩制」存在的前提和條件,否定「一國」,也就不可能有「兩制」。如果外國政府公開支持港獨,直接威脅中國的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這實際上是逼中國政府放棄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這是逼中國政府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倘若如此,香港的一國兩制優勢將蕩然無存,外國亦會失去在港的經貿機遇和利益,相信這絕非外國所願見。雖然港獨主張不會得到國際社會和香港社會認同支持,但不等於可放任不理,更不等於可以無視港獨勢力對香港造成的危害。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提醒香港社會,不能因為港獨不可能得逞或不可能成事便姑息,關鍵在於他們是不是做了違反法律的行為、會不會造成社會危害。張曉明強調,在港獨這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上,「一定要講是非、講原則、講底線,而絕不能夠養癰為患」。事實上,任由港獨歪風蔓延,港人就要為其在政治經濟民生方面造成極嚴重後果埋單。記得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主張「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引起爭議之後,有人提出將《國家安全法》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以維護國家的統一和安全。眾所周知,中央對國家統一問題高度關注,有人在香港肆無忌憚鼓動港獨,已經觸動了中央的敏感神經、踩了一國兩制的紅線。港人是時候想一想:如果港獨在香港肆虐不受控制,這不是在逼中央採納比寬鬆的23條本地立法嚴厲得多的引入國安法的建議?香港社會如果不願意看到這種局面的出現,就必須合力遏制港獨。作者是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4日《明報》觀點版 基本法 一國兩制 港獨 一國一制

詳情

被忽略的七分之一

每7個香港人之中就有一人支持「全面由中國直接管治香港」。這項發現,來得有點突然,叫人措手不及。這是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上月底發表的民調結果。按這項調查,只要打正紅旗號鼓吹國家全面接收香港,在比例代表制下,於下月立法會選舉應該可以穩取每區一席。該項調查亦發現:每6個港人之中就有一人支持港獨;有七成人支持香港維持一國兩制;超過八成人不認為香港獨立會發生。這六分之一支持港獨者、七成擁護一國兩制者,以及逾八成不信港獨成事者,都被傳媒大書特書。所有主流傳媒均按其政治立場分別以「六分之一」或「七成」或「逾八成」作為標題。但支持「中國全面直接管治香港」的七分之一市民則被遺忘了,只有數份報章在內文輕輕帶過。何解?從新聞角度來說,港獨經過近年的一輪360度炒作,在年輕人之間開始發酵,故此獲得17.4%港人支持,並不令人大感意外。但支持「中國全面直接管治香港」,則不論回歸前或回歸後,都屬政治禁忌,從未被宣揚過,亦不曾被炒作過,但居然可以吸引13.8%受訪者支持,則是頗為令人詫異和費解的新聞。正是因為「中國全面接管香港」未經傳媒炒作、未經評論員的詳盡分析、未經網上瘋傳、未經議會的嚴肅辯論、未經大學學生會的批判、未經街頭的熱血洗禮,但居然可以默默無聲的吸引了七分之一的支持者,有理由相信這些支持者是經過獨立和批判性思考而作出的政治取態。這是最堅實的支持。中間溫和派縮小 極端主義膨脹傳媒為何不報道這股新興力量?傳媒的報道講求客觀、持平、準確,而三者相加並不等同中立。本港傳媒多有明顯的政治傾向,故此他們在報道這類民調新聞的時候,自然會各取所需,以配合他們的立場。親泛民的報章,自然會突顯「17%受訪者支持港獨」,而親中或親建制報章自然聚焦於「七成人支持維持一國兩制」。在各大報章中沒有一份在標題突出有七分之一受訪者支持「中國直接管治香港」。親中和親建制報章不突顯這點,因為這有違「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國策。而親泛民報章亦當然不會突顯這點,而且七分之六的港人都不會希望國家直接管治香港,因為國家的言論自由、法治精神等仍然有待完善。在隨機抽樣的民調中,受訪者回應的數據,總以常態分佈,亦即是以聖誕鐘形態的曲線分佈。常態分佈左右兩端代表採取極端立場的回應,通常只佔整體受訪者幾個百分點(當然亦要視乎鐘形曲線是高瘦形還是扁平形)。「支持獨立」和「支持中國全面接管」都是明顯的極端回應,而兩者相加超過30%,是相當高的數值,顯示民意兩極的膨脹。莫說回歸前,就是佔中前,也從沒有人公開鼓吹港獨或支持國家全面接管香港。但今天兩者相加竟然高逾30%,突顯了中間溫和派的縮小和極端主義的膨脹。支持港獨受訪者的輪廓較為有迹可尋。該項調查發現港獨支持者主要是年輕人,而教育水平愈高的愈趨向支持港獨。至於七分之一支持「中國直接管治香港」的受訪者,他們較多認同自己是親中派;他們之中亦可能有較多新移民。每天持單程證來港的限額是150名,每年便是5.4萬人。雖然這幾年限額並無用盡,但每年仍有4萬多持單程證來港人士。回歸19年便已達80萬新移民。他們來港定居,但對國家認同感會較強。他們反感港獨分子而作出「中國全面接管香港」的抗議回應亦可理解。當然也有例外,如梁天琦雖然從內地來港,但卻支持港獨。有論者分析指政府的強硬措施觸發了港獨意識;但物極必反,港獨意識亦會導致「中國全面接管香港」的民意反彈。香港就是這樣撕裂的。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2日) 愛國 一國兩制 港獨 一國一制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