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樣基本法 香港死路一條

北京官員近月就擴展中央對香港的管治權不斷放風放話,繼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見香港律師會時指中央正研究如何完善釋法程序後,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饒戈平於4月說完要完善釋法機制後,6月再進一步指,應考慮制訂特首任命法及釋法實施細則,令釋法「制度化、常態化」,成為中央保障「一國兩制」的「法律利器」。 其間,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北京出席「《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時更清晰、更具體,指明要制定和細化中央對特區至少「6個權」的規定,當中包括對特區法律備案審查權、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任命權、基本法解釋權和修改權、特區政制發展問題決定權、中央政府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權,以及聽取行政長官述職和報告權等,以落實基本法的具有操作性的制度和機制,確保基本法得到全面準確貫徹執行。 中央官員接連的放風放話,不斷提出擴張管治權的說法,並非偶然,而是一種有計劃、有組織的安排,以製造輿論與氛圍,為繼2014年中央發布一國兩制白皮書後,再發布「白皮書2.0」鋪路。 基本法限制中央介入香港內部事務 事實上,張德江等人有關的言論,是徹頭徹尾將基本法倒轉演繹,如果一旦展開如張德江所講,要制定和細化中央對香港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