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環署,白鴿眼!

一周以來最令我感到氣憤的新聞並非蘇錦樑在電台訪問裡自吹自擂,那只排行第二。真正的「激氣新聞排行榜」是七十五歲婆婆被食環署檢控,為的是「賣」了一元紙皮給菲傭,代價是罰款兼沒收手推車。這樣的食環署,這樣的食環署前線執法者,簡直在侮辱和傷害香港。 婆婆被罰消息傳出後,再有傳媒報道,某老年男子亦曾在中環多次被罰,據他說,食環署長期派人駐守此區:「三次都是立即檢控,佢哋見到就拉㗎啦,冇情講!」每次罰款九百元,三九廿七,要了老人家的命,可惡之極。 有沒有注意「中環」這個關鍵字? 阿婆在中環被罰,阿伯在中環被罰,據傳媒報道,中環是被無情檢控的重災區,食環署人員長期駐守,見人就捉就罰,企圖趕盡殺絕,然而偏偏趕不盡也殺不絕,理由無他,只因阿婆阿伯需要食飯,更想自食其力而不領綜援,唯有冒險難、搵命搏、頂硬上。 中環是重災區,原因亦非常簡單直接:食環署高層(或其上的民政局高層)白鴿眼也,覺得中環是CBD,只可以讓一大堆豪華名貴的「老闆車」由朝早到傍晚在街邊違規亂泊,不可以讓衣衫寒酸的阿婆阿伯在路上彎腰推車,前者足以彰顯香港之繁華盛景,後者卻令香港市容百般失禮。說穿了,就是「階級有別」,亦即「階段歧視」,見高

詳情

新班子考驗?嚴選三大吸嬲政府部門

林鄭月娥新班子,想挽回港人信心殊不容易。回顧梁振英政府,在網上吸「嬲」無數,而數到吸嬲王者,則非以下3個政府決策局/部門莫屬。它們的惡行,分別是拉阿婆阿伯和無牌小販、懸掛颱風暴雨警告信號但無法令港人受惠,以及助長諸多深奧題目去考核小朋友。 朱婆婆賣1蚊紙皮被控事件,力壓「港版Celine Dion」與「炒貴刁」兩大要聞,獲得全城關注,並在傳媒與政黨出手下,迫使食環署再次跪低撤控。誠然,朱婆婆身世可憐,自力更生的香港精神也值得尊敬,市民如踴躍捐輸,能體現人間有情。但每每以大眾同情心,去凌駕政府部門的執法權,長遠來說未必是好事。 今時今日,食環署前線人員可謂動輒得咎。當事人一旦是長者,基本上已難以執法;而即使事主正值壯年,若然她哭聲淒厲,在圍觀者的手機鏡頭內呈現出寡不敵眾的態勢,執法者亦必然承受網絡公審。 對弱者一面倒溺愛,其實不見得是最好方案。長者推着滿車紙皮,在馬路上險象環生的場面,相信不少駕駛者都有切身體驗。對於弱勢,我們除了報以同情,是否也應該考慮社會秩序,保障大眾乃至弱者本身呢?許多急需協助的長者,抗拒綜援,會否也是公眾對「綜援養懶人」以及「自力更生最可敬」的輿論所造成呢? 另一

詳情

選擇性執法,針對性譴責

上星期,75歲的周婆婆無辜地因$1而被食環署檢控。雖然事隔8天後終被撤銷撿控,但對於一位耄耋而基層的老人家,食環這個舉動經已足夠將婆婆嚇個半死;事發當日,周婆婆的無奈、無助,與狼狽,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事實上,食環署已非首次針對街上自食其力的基層老人作出不合理檢控*,而上到法庭的案件往往均判無罪。話雖如此,但對於老無所依的當事人而然,被捲入官門的日子絕對膽顫心驚。 容我們退一萬步。食環署的而且確有權就上述案件的情況提出檢控。縱使不近人情,縱使無甚道理;惟當局實在大可以有權用到盡。上「梁」不正下樑歪,我們都懂的。 然而,在手機店外嚴重阻街、現貨現賣的水貨佬呢?還有其他形形式式、真正進行無牌販賣活動的人士呢?何以又未聞食環嚴正執法?這種「選擇性執法,針對性譴責」、欺善怕惡的手法,跟內地城管分別何在? 那些活在貧窮線底下,甚至需要流浪街頭的香港市民,簡直是一粒粒街頭的塵埃,在公共政策方面統共被掃到地氈底下去,沒有保障,看不見為淨。然而,現在即便是在一角默默地盡自己所有氣力自力更生,都要被官府針對留難,甚至以法律作為威脅工具,使他們不得寧日。這些執法人員究竟存一顆怎麼樣的心眼?我真看不透。 而

詳情

只許權貴泊名車 不許貧婦賣紙皮

近日,朱婆婆的故事在社會有不少迴響。她是靠拿她在街上執的紙皮去賣而維生的。大概一個多星期前,她在中環摩天輪附近執紙皮,之後一名外傭以1元買下朱婆婆的一些紙皮。就此,一群食環署人員現身,說要控告朱婆婆無牌販賣。當朱婆婆即場求情時,據說食環署人員當時對她說,就算賣1元東西都是無牌小販。案件原本要在今天上法庭,但在公眾對案件極大關注下,食環署最終撤銷控罪。 同樣是在中環,不少道路都會見到一部部名貴的私家車泊在不准泊車的位置,甚至是車行線的馬路上泊車。負責駕駛這些車輛的人往往都不是車主,而是司機。他們接載的都是非富則貴甚至有權有勢的「上等人」。我在中環工作多年,都不記得有見過這些車輛收到違例泊車的告票。但是在專業、商業圈子內,我亦聽過一種說法,就是對這些車的車主來說,就算收到告票都沒問題,亦不會有阻嚇作用,因為罰款對他們來說是「濕濕碎」。 一個中環,兩個階層,兩個結果。貧窮的無權無勢人士賣一點紙皮就被阻嚇、被檢控(今次朱婆婆的事不是鬧大了,大家覺得食環署會否撤控?);富貴的有權有勢人士就能若無其事而又方便自己地違例泊車。更諷刺的,就是後者不乏一些平時在私人會所、餐廳私人房內高談闊論地說「犯法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