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專政

「專政」這回事,憲法是怎麼寫的?憲法《序言》:「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是多黨合作,不是「一黨專政」。憲法正文第一條是「人民民主專政」,也不是「一黨專政」。就算剛修改的條文,也只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特徵」不是「專政」。正常人的閱讀理解,憲法無所謂「一黨專政」,人大新貴卻謂,主張結束一黨專政的人不符憲法,社會應討論是否讓他們參選或擔任公職。本來無一物,係要左到盡才算愛國愛黨又紅又專。還記得九七回歸前,很多香港人擔心回歸後自由褪色,問過這樣的問題:回歸後還能喊「結束一黨專政」嗎?回歸後還有公平公開的選舉嗎?這些年來,我們可以肯定,以後的日子你或許還可以投票,點票過程或許無人作弊,但香港的選舉已離「公平公正」愈來愈遠。由禁談「港獨」到「自決」也成敏感詞,燒紙皮道具就誣衊你燒《基本法》,「結束一黨專政」就是違憲。紅線飄移,愈勒愈緊,事前要簽確認書,當選後永續追溯,啟動法律程序玩弄你。不經不覺間,公平的制度已遠我們而去。發展下去,人臉辨識系統認住每個不滿「一黨」的人,大數據記住你一言一行,寒蟬效應深入骨髓。憲法無寫,但你已被一黨牢牢專政。[區家麟]PNS_WEB_TC/20180327/s00311/text/1522087484592pentoy

詳情

區家麟:為主席憂心

當三位一體的習主席舉起右拳,宣誓忠於憲法時,我不禁為主席憂心。本來,法律作為武器,大家都不需認真;現在又說憲法是阿媽,是國家根本法,就職要宣誓,問題就來了。發誓不是食生菜,發假誓很大罪,不真誠會遭DQ。根本大法的最根本第一條第一款,道明國家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三位一體習近平,既非工人亦非農民出身,他大概是紅二代,管治班子也非工農聯盟為基礎:主席宣誓忠於憲法的當下,同時就顛覆了自己。一個非工人階級的領導人一宣誓就任,就違反了憲法第一條,也代表發了假誓,恐怕罪加一等。此外,憲法第五條第四款表明:「一切違反憲法與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到此為止仍無人追究,不按誓詞去「維護憲法權威,履行法定職責」,該當何罪?又有人大新貴說:凡提出有違憲法的主張的人,例如「結束一黨專政」,皆不能選議員或擔任公職。那麼三位一體習主席提出修憲時,其主張也有違原來憲法的本意,怎麼辦?現實中,違憲又如何?憲法仍然是武器,黨要服從憲法,也可以不服從憲法;黨可以隨時修改憲法,但不用問你意見;憲法規範每個人,但不會用來框限權力。不需冠冕堂皇大談法治與憲法,說一句「我惡晒」就夠了。[區家麟]PNS_WEB_TC/20180326/s00311/text/1521999258821pentoy

詳情